• 第15章 酒后真情怀

    更新时间:2018-03-12 06:59:32本章字数:3494字

    就在这时候,满头白发,腮下一缕银色长须,精神仍然矍铄的楚雄爷爷从大院里迎了出来,楚展笙和三丫头急忙快步跑到老人家身边,一左一右地在两边搀扶着他。

    楚展笙用手不停地在老人面前比划着,还大声说着一些简单的词语,辅助他和楚雄爷爷之间的交流。经过一番努力,楚雄爷爷明白楚展笙想要表达的意思。

    得知帅青山已经来到大通岛上,楚雄爷爷分外高兴,急不可待的想要去见他。楚展笙只好先把楚雄爷爷送到大通岛与楚昌和帅青山团聚,他再回到迷雾岛上来干活。

    等楚展笙匆匆忙忙的赶回来,翁宝彤已经把拖拉机停在地头,正在那儿跟莫扬探讨一些有关种地的理论知识,一些研究大豆和玉米在生长过程中出现的各种情况。

    翁宝彤看到楚展笙刚回来,就不声不响的上拖拉机继续趟地,连忙跑过去拦住他。

    心疼的说道:“昨晚你在芦花洼子干了大半宿,今天又起大早来这儿,现在困了吧?你先到屋子里面睡一觉,剩下的活包在俺身上了。”

    楚展笙对翁宝彤说道:“我现在还不算太困,还能坚持一会儿,等吃完午饭再睡吧。宝彤姑姑,您和三丫头一起陪着莫扬阿姨说说话,在四处看看。她是跟帅伯伯一起来的贵客,咱们可不能怠慢了人家。”

    翁宝彤看到楚展笙的精神状态还可以,正好她又听说莫扬是悦龙川农业科技大学的毕业生,懂得很多关于农业生产方面的理论知识,自己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正想找一位老师请教。

    于是她把拖拉机交给楚展笙,专心陪着莫扬到大豆地里和牛圈周围参观,如果发现了什么问题,可以及时向这位专家级别的女干部请教,请莫扬帮忙解决。

    听说这两座岛上的耕地、奶牛、拖拉机,甚至还有村里爷爷、奶奶居住的大房子,以及那辆崭新的皮卡车,都是楚展笙从小时候开始,通过一锹锹挖土,一点点开拓出来的耕地,年复一年地积攒下来的财富,莫扬感到不可思议。

    卢江歌还自豪的告诉莫扬,笙哥不仅在大通岛、鸡心岛、迷雾岛上拥有大部分土地,在才郎村附近还拥有一百多垧开荒地。一个初中学生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莫扬感到无比震惊,震的她血脉贲张、恍然如梦,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奇迹是真的存在。

    在中午吃饭的时候,莫扬从楚昌、盖长风等人口中再次得到证实,卢江歌所言非虚。楚展笙的确通过各种手段,将才郎村附近的大部分荒地据为己有,并一度引发附近几个村屯的开荒浪潮。如今在下店乡及周围的地区,所有适合开垦的荒原,几乎都被人开垦成了良田。

    身为县委书记的帅青山,对下店乡出现这样的现象不予置评,既不否定也不肯定,任由事态随形势的发展而不断变化。

    而上级和下属们怎么看待在下店乡出现的开荒浪潮,帅青山从来都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怎样才能让黄金岭的百姓们尽快富裕起来?他在意的是怎样才能把黄金岭建设的兴旺发达、繁荣富强。他要求自己所有的思想和行动,必须以此为宗旨,以此为自己奋斗的终极目标。

    此时此刻莫扬把这位县委书记的心思琢磨透了,由衷的敬佩帅青山的能力,以及高瞻远瞩、胸怀大局的气量,心里对帅青山又增添了几分崇拜和爱慕。

    今天中午的酒菜特别丰盛,食材又都是岛上出产的野菜、野味,以及从周围河道里面捕捞的新鲜鱼虾、河蚌等等。

    吃饭之前,盖长风还煞有介事的报过菜名。

    其中有鱼籽狍肉丝、杀生狗鱼肉、清蒸奥花、浇汁大板黄,后来又增加鲜鱼丸和凉拌嘎拉(河蚌)丝,这些是水里游的;还有野鸭咸蛋、油焖老稚鸡和飞龙汤,这是天上飞的;再就是野猪排骨、炒黄花菜、鲜芥梗咸菜等地上长的和跑的。

    莫扬平生第一次吃到这么有特色、有风味,这么怨鲜香可口的菜肴,不禁心花怒放。又加上对楚展笙身上那种神奇的魅力心驰神往、意乱神迷,而且还要对县委书记表现出万般的崇敬和讨好。种种原因的作用下,她竟然把六十度老白干当做琼浆玉液,放开酒量陪着县委书记和楚昌干杯。

    莫扬鬼使神差地将自己喝的酩酊大醉,神智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已经到了无法控制自己行为和语言的程度。

    她恍恍惚惚听到楚昌对帅青山说道:“这姑娘还真挺能喝!就这几杯老白干喝到肚子里,一般的大老爷们都扛不住,现在都得喝趴下。这姑娘还能坐在这儿跟咱们聊天,还真行。”

    又听道帅青山以爱护部下的口吻,含含糊糊的说道:“二叔,咱们不能再让人家喝了!一个姑娘家第一次跟我出门,倘若喝出个三长两短来,我不好跟组织交代啊。”

    莫扬还在逞强,挥舞着双手说道:“放心吧!帅书记,我还能喝几杯。不管在什么场合,我绝对不会给您丢脸啊!”

    楚昌赶紧吩咐楚展笙说:“莫扬姑娘真的没少喝,再喝就会伤到她身体。你先把她送到迷雾岛上休息,宝彤和三丫头都在那儿,让她们好好照顾她。我和你帅伯伯相聚一次不容易,想再喝几杯。”

    楚昌想了想,又嘱咐楚展笙说,“把她送回迷雾岛以后,你先找一些牛奶,煮熟了给她喝下去。千万要好好照顾莫扬姑娘,不可出半点差错。”

    莫扬已经是烂醉如泥,卢江歌搀着她走路都十分困难,只好由楚展笙一路背着她。

    再次伏在风度翩翩的少年脊背上,重复体验那种神奇美妙的感觉,醉熏熏的莫扬飘飘欲仙,又似乎是灵魂出窃,出现了肉体和神智若即若离的感觉,让她一时很难分清是醉态之中,还是在梦态之中。或者又是一个旁观者,居高临下的再欣赏一个迷失自我的人,正在随心所欲的放纵自己的躯壳。

    莫扬感受到楚展笙的脊背,似乎跟他的意志一样坚实、跟他的体性一样宽厚、跟他的柔情一样温暖、跟他的强壮一样安全。莫扬紧紧依偎在楚展笙的脊背上,想睡觉、想发泄、想发疯、想做梦,她再也弄不清自己在做什么,或者想要做什么。

    朦胧中,楚展笙的背影越来越高大,高大到如同一匹若隐若现的矫健骏马,任由莫扬驾驭着,在无边无际的原野上狂奔、驰骋。跑着跑着,莫扬又感觉坐进一顶舒适的大红花轿,晃晃悠悠的在灯红酒绿、浮光耀影的人世当中浪荡自如、潇洒自在。

    只有新娘子才会坐花轿,醉梦中的莫扬似乎有所惊觉。却发现自己果然是凤冠霞帔、花团锦簇的一身新娘装扮,可是花轿外面的新郎是谁?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从窗前闪过,有她爱慕过的同学、有她仰慕着的同事,甚至还有刚刚认识的县委书记,以及背着她第三次走过独木桥的楚展笙。

    管他新郎是谁,莫扬今天就想放纵一回,就想做一次真正的新娘,尝尝新婚燕尔是何等的快乐。现在能心甘情愿背着她的人,一定是她一生中最值得相信和依赖的人。

    楚展笙哪里能想到,在他后背上的莫扬这一路上,会产生这么多离奇的感觉或错觉。回到迷雾岛上那栋凉爽舒适的房子里,他把莫扬放在温暖的炕上,留下卢江歌照顾,就忙着出去找牛奶。

    这时候翁宝彤回来给拖拉机加油,看到莫扬烂醉如泥,非常难受的模样。她出于一片好心,吩咐卢江歌说:“笙儿再继续熬下去,身体恐怕受不了。等他回来,你千万让他多睡一会儿再去干活。”

    她又指了指墙角一柜子上面的抽屉,说道:“那里面有楚二伯特殊加工的五加皮,是专门用来醒酒,压酒劲儿的,很管用。等会儿她吐完之后,你给她吃一些,就不会这样难受了。”

    翁宝彤刚走,楚展笙就拿着牛奶回来,卢江歌告诉他,宝彤姑姑让他抓紧时间先睡一会儿。

    楚展笙一边忙着煮牛奶一边说道:“听宝彤姑姑这么说,我还真感觉挺困的,真得睡一觉儿才行。”

    莫扬此时感觉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挣扎着趴到炕沿上,迷迷糊糊的说着:“我想吐。”

    楚展笙说道:“三丫头,你就让她吐出来吧,那样能舒服一些,酒醒的快。西墙柜子抽屉里有一包五加皮,你给她拿一些放在嘴里嚼,等会再给她喝些牛奶,情况就会好多了。”

    说完他就倒在莫扬身边的炕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呼呼的沉睡。

    莫扬趴在炕沿上,嘴唇对着卢江歌为她准备的水桶,大口大口的把吃下的酒菜都吐了出来。感觉稍好一点时候,卢江歌给她递来一碗清水漱口,又把刚从抽屉里找出来的一包草药,拿出几块喂给她吃。

    嚼着这些草药,莫扬感觉嘴里苦苦的,爽爽的,还带着浸人心肺、清爽酣醇的幽香,嚼着很舒服,忍不住就咽到肚里面。

    卢江歌又把楚展笙热好的牛奶慢慢喂给她喝,喝完一大碗牛奶,莫扬感觉舒服多了,越发昏昏沉沉的想睡。

    谁都没有料到,三丫头给莫扬吃下去的不是五加皮,而是楚昌存放多年的老山参。牛奶有效的保护好莫扬的肠胃,让她能够在酒醉中继续做着春梦,老山参强烈的药效很快发挥作用,给她本来就已躁动不安的心潮,再度火上浇油。

    激情让莫扬这个梦中新娘变得野蛮起来,突然翻身抱住刚刚睡着的楚展笙,开始疯狂的亲吻。同时迫不及待的解开腰带,把长裤脱到膝盖处,骑到了他的身上。

    卢江歌被莫扬疯狂的行为吓傻,目瞪口呆的看着莫扬按住楚展笙肆无忌惮的亲热,急的她躲到角落里直哭。她看到楚展笙被惊醒,两人相互撕扯、推搡了一会儿,莫扬软硬兼施,最终还是让毫无防备的楚展笙屈服。

    一场惊心动魄的男欢女爱,在一个未蔼世事的少女眼前上演。

    到最后,卢江歌弄不清是莫扬筋疲力尽,还是心满意足,只见赤裸裸的她,一头扎进楚展笙的臂弯,继续呼呼大睡。

    还不停的抚摸着楚展笙的胸膛,梦呓道:“老公,老公,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