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不寻常的任务

    更新时间:2018-03-14 15:08:28本章字数:3262字

    莫扬对楚展笙惊惶失措的样子不以为然,继续说道:“你这样的中耕方式不正确!现在豆苗长到这么高,垅沟里的土壤已经完全被豆叶遮住,接受不到足够的阳光,还怎么增加地温?这遍中耕主要的目的是灭掉新出生的小草,给明年的管理留下良好的基础。所以犁铧不用放的太深,尽量不要把过多的湿土翻出来,这样的中耕效果才会更好,速度也会更快。”

    听完莫扬的讲解,楚展笙尤如醍醐灌顶,暂时放下对她的戒备。

    说道:“依照阿姨的说法,玉米地里的中耕更简单,二遍、三遍都不用趟,直接追肥就可以啊。”

    楚展笙聪明好学,想问题、做事情可以触类旁通、举一反三,这一点深得莫扬的喜爱,情不自禁的多看了几眼这个能够永远帮她保存青春美好的少年。

    继续耐心的讲解着:“理论上是可行的,不过这样做的前提是,必须有非常良好的田间管理基础才行。”

    说着,她看到楚展笙担心她口渴,把盛满清水的军用水壶递过来,她摇摇手说:“谢谢,我刚洗过澡,不渴。”

    接着她还是以专业的角度,说道:

    “良好的田间管理就是利用其他有效手段,包括使用高效灭草剂,把田间的杂草彻底清除干净之后,才可以进行免中耕作业。”

    “那么阿姨您说,在给玉米追肥时候,肥与苗之间距离要多远才合适?”楚展笙又问道。

    莫扬笑着说道:“玉米属于高株作物,根系非常发达,侧根不但浓密而且长度比较大,追肥的距离便于灵活掌握。一般情况下,使用农家肥追肥,距离要近一些。用尿素追肥可以远一些,因为尿素有在土壤中快速溶解的特性,便于须根远距离吸收。”

    看到莫扬鼻尖浸出汗珠,不辞辛苦,不顾蚊子的叮咬,一直站在大豆地里为他讲解理论知识,楚展笙心里格外感动。想起中午在炕上风情万种的她,楚展笙有些害羞,再一次品尝到心猿意马带来的美妙感觉。

    楚展笙连忙从拖拉机上跳下来,用手臂轻轻揽一下莫扬的腰,温柔的说道:

    “莫阿姨,请您到拖拉机上,坐着跟我讲,我还有更多的问题想请教。”

    楚展笙轻柔的动作,甜蜜的语言,再度让莫扬春心荡漾。在地上站这么久,莫扬的确感觉有些累,对于楚展笙的盛情也不推让,在他的帮助下,莫扬爬上拖拉机,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

    朝楚展笙微笑的说:“你还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知之必答。”

    经过刚才一番亲密接触,两人都觉得有点不自在,尤其是初开情窦的楚展笙,害怕抵制不住莫扬那妖娆的身段和美艳的面孔诱惑,唯恐再次犯错。他赶紧借故调整悬挂犁的深度,避开莫扬妩媚又迷离的眼神。

    又问道:“莫阿姨,我到现在也弄明白,到底是春起垅好,还是秋起垅好?”

    莫扬扭转身看着他,不假思索的说道:

    “根据黄金岭县的气候条件和土壤状况,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当然是秋起垅比春起垅更好。”

    “我听说附近的农场出现了一种叫旋耕的作业方式,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有啥优点吗?”楚展笙接着问。

    莫扬看到楚展笙心里的问题还真不少,都是关于种地的技术性问题,看来这个小伙子对种地是蛮上心的,怪不得小小年纪能开垦出来这么多荒地。莫扬把心里最初那种扭曲的爱,逐渐变成发自内心的钦佩和爱护,从心里想再多帮帮他。

    这时楚昌、楚雄爷爷带着帅青山来到迷雾岛,在院子那边向他们招手,大声喊他们回去吃晚饭。

    楚展笙和莫扬这才惊讶的发现,高高在上的太阳早已经落山,黄昏即将来临。原来时光竟然可以过的这么快,越是投缘,越是相处愉快的两个人,越容易被时间戏弄,无法发觉它的流逝。

    楚展笙朝长辈们挥舞着手中的扳手,大声说道:“爷爷,帅伯伯,你们先吃,我把农具调整好。再把这几条垅趟到头就回去。”

    说完他爬上拖拉机,坐到驾驶员座位上,莫扬仍旧留在他身边,陪着他耕完最后几十米。

    一直等在地头的三丫头,心里惶惶然,她最担心莫扬去找楚展笙算账,他们两人如果吵闹起来,惊动帅青山和楚昌爷爷,引发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三丫头距离拖拉机比较远,听不清莫扬和楚展笙在那儿说些什么,不过看他们的表情和举动都挺亲密,挺愉快。当她看到楚展笙亲手将莫扬扶上拖拉机那一刻,三丫头高悬的心总算放下来。

    所有的忧虑都已烟消云散,事实证明三丫头的判断十分准确,她心里却感觉到一股酸酸涩涩的滋味,十分难受。不禁对莫扬的行为产生厌烦和忿恨,嘴里小声骂道:

    “死莫扬,臭莫扬,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儿,也不知道羞耻,还敢往笙哥身边凑和。那么大岁数的老姑娘,不赶紧找对象结婚,跑到才郎村来祸害笙哥。什么玩意儿啊?你咋不去死呢?”

    回到大院,翁宝彤煮好一大盆面片汤在等着他们,这是酒后男人们最喜爱、最实惠的食物,更是楚展笙每次干活回来的时候,最及时、最可口的美味。他不顾有些面片还烫嘴,狼吞虎咽的一口气吃了两、三碗,直到吃的大汗淋漓,感觉似乎要撑破肚皮才算过瘾。

    其他人也没少吃,就连回到县城以后,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生活的帅青山也吃下去两大碗。他觉得吃饱了,但又舍不得那口齿留香的感觉,忍不住又吃了半碗。他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舒畅的伸个懒腰,感觉酒劲醒了大半。

    帅青山看到莫扬吃完饭,正在那儿帮着宝彤和三丫头收拾餐具。对她说道:“小莫同志,你跟我到东屋来一下,有一项重要的工作我想委托给你。”

    莫扬不清楚这位威风八面的县委书记,为什么会这个时候单独见自己,心里难免有些紧张,在那儿犹豫半天不敢动。翁宝彤和卢江歌同样害怕今天中午的事情败露,都呆在那儿看着莫扬。

    不知内情的楚昌,看到几个姑娘奇怪的表情,觉得有些迷惑。

    他笑着说道:“你们这都是怎么了?小莫姑娘,人家县委书记欣赏你的才干,打算委以重任,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难道不想把握吗?”

    得到楚昌的鼓励,莫扬有了定心丸,她鼓起勇气,走进东屋。

    楚昌又吩咐楚展笙说道:“等会儿莫扬姑娘出来,你就带着她和宝彤、三丫头开船回村里吧!我和你帅二叔在岛上住一宿,明早你上学之前赶过来,把我们接回村里就行。”

    “我不急,等我把岛上的地都趟完再回去。”楚展笙说。

    爷爷把脸色沉下来,对他说道:“你这不是在胡闹吗?等你趟完地,那得到晚上几点啊?宝彤和三丫头都在这儿,回去那么晚,你卢伯伯和翁爷爷不为她们担心啊?你们早点回去吧,那些没趟完的地不用你管了。”

    没过多久,莫扬从东屋出来,后面跟着如释重负的帅青山。

    他笑着对楚昌说道:“楚二叔,天已经黑了,咱们送这几个孩子上船回家吧?”

    “好啊!送走这些孩子,咱爷俩儿顺便欣赏欣赏岛上星光璀璨的夜色。”楚昌说着,站起身往外走。

    帅青山紧跟在身后,好奇地问道:“莫非楚二叔又发现了什么新天象?”

    “国运昌盛,参商不移。偶有奇观,必送鸿运。丰收在望,百顺玄机。”没等爷爷说话,楚展笙插嘴说了这几句,不禁让帅青山和莫扬惊叹不已。

    帅青山回头盯着楚展笙问道:“展笙也懂星象?”

    楚昌无比自豪的笑着,又谦逊的说道:

    “他一个毛孩子,能懂什么星象?我这一大把年纪,也只通个皮毛而已,笙儿知道的那一点学识,更是皮毛上的皮毛。”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若是一窍不通,如何能出口成章,妙语联珠。”受楚昌祖孙二人的影响,帅青山也跟着一起拽文嚼字。

    “唉!”楚昌先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说道:

    “你父亲帅民生在世之时,曾经对笙儿有过这样的评语。他说这孩子面相秉异,骨骼清奇,是大材,但绝非栋梁之材,难堪大用。既然是官路不通,财路不顺,再没有一点歪才,长大后如何安身立命啊?”

    看着楚昌一提到楚展笙的未来,就表现出来倍感失落,一副垂头丧气的神情。

    帅青山安慰他说:“天生我材必有有用,吉人自有天相,二叔不必为这孩子过分担忧。我看展笙这孩子已经够出色了,有能力,有魄力,小小年纪开出这么多荒地,取得这么大成就,非常人所能及了。”

    楚昌和帅青山故意放慢脚步,跟在楚展笙、三丫头,还有莫扬与翁宝彤后面,保持一段距离。

    楚昌低声问帅青山:“看样子,莫扬姑娘答应帮你的忙了?”

    帅青山忧心忡忡的说道:“答应是答应了。可是我担心她与翁奶奶素不相识,跟翁家更是没什么交情,想做好这项工作,难度实在不小。”

    楚昌笑着鼓励帅青山,说道:

    “五岳,请你相信二叔的眼光,莫扬这姑娘错不了,将来必成大器。你要把握好,她就是你的左膀右臂,是你事业蒸蒸日上的强大助力。你放心吧!我敢保证,她一定能漂漂亮亮的完成你交给的这项任务。”

    听楚昌说的这么自信,帅青山心里也有了底气,这时他感觉有些内急,就打算到路旁的密林中方便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