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夜深人归

    更新时间:2018-03-15 16:30:42本章字数:3341字

    楚昌连忙拉住他说:

    “这片树林里,到处暗藏着远古时期的神秘机关和陷阱,稍有不慎,非死既伤,就连我平时都不敢在里面随意走动。这个世界恐怕只有笙儿一个人对这里最熟悉,所以只要紧跟在他身后,才是最安全的。”

    楚展笙走在最前面,卢江歌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寸步不离的跟着,后面是翁宝彤手挽着莫扬。莫扬在小房的东屋与帅青山密谈之后,出来对翁宝彤格外亲热,她这一路都挽着宝彤的手,家长里短的和她聊着、天。

    翁宝彤最初还以为,莫扬怕她把中午的丑行在帅青山面前揭露,所以出来后极力讨好她。后来宝彤才知道,今天帅青山交给莫扬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这个任务与宝彤特殊的家庭密切相关。

    与来的时候下船方式一样,楚展笙一一把三个姑娘扶上船。楚昌和帅青山在岸上帮他把船推进水里,叮嘱说:“开船慢点,千万要注意安全。”

    夜间驾船行驶,随时可能会发生很多意外。所以楚展笙不许莫扬再坐船头,让她和宝彤姑姑一起,手挽手,肩并肩的坐在船梁上。三丫头乖乖的蹲在她们身后的船舱当中,因为她知道,楚展笙为了早点回到村里,他还想再去南龙岗继续耕地,会把小船开到最高速度。

    果不其然,一出大宽通,楚展笙就把发动机的油门按到底。小船昂着头,有如离弦之箭,在微波荡漾的江面上飞驰,莫扬初次体会到这种劈波斩浪的狂放。雾气茫茫,水天一色,两岸的景色在黑暗中已是模糊不清,随着小船的前进和转弯,仰望夜空中飞旋的星星,真有一种物换星移的感觉。

    回到楚昌家中,楚展笙和三丫头、莫扬连忙进屋,去问候正在焦急等着他们回来的邓奶奶。翁宝彤留在外面,将那辆皮卡车的引擎发动,莫扬这才知道楚展笙急匆匆的回来,并不是着急休息,而是急于去村旁的一块开荒地去中耕。

    翁宝彤更是着急回到她自己家里,照顾那三位卧病不起的老人。她现在已经能堂而皇之的帮着楚展笙管理土地,楚展笙对她也是非常的慷慨,几乎每年给她丰厚的报酬。

    那辆长城皮卡车,就是在今年开春时候,楚展笙专门为翁宝彤买的交通工具,有了车,更加方便翁宝彤帮助楚展笙管理耕地,还有维修家里的农用机械。

    直到现在,莫扬被楚展笙勤奋的品格和旺盛的精力彻底折服,她想更全面的看看这个另类少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她更想跟着翁宝彤一起去,提前了解一下她家的真实情况。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宝彤开着皮卡车先把三丫头送回家,又把楚展笙送到父母楚爱国、景海棠家中,她和莫扬才回到自己的家里。

    楚展笙跟父母打声招呼,就去发动那台用十几头牛换来的,已经使用五、六年的旧拖拉机。父亲楚爱国穿好衣服想要去帮他,被楚展笙拒绝,他不能影响父母白天的工作,不能因为他没有出息的嗜好连累家里人跟着一起受累。

    景海棠心疼儿子,把准备好的食物放到拖拉机驾驶室内,千叮咛,万嘱咐,她说道:“这么晚出去耕地,开车一定要慢,安全是第一位。感觉困就赶紧回家休息,千万别蛮干、别逞强。感觉饿了就停车吃饭,别空着肚子干活。”

    楚展笙来到拖拉机旁边,抬起右手风趣的向楚爱国和景海棠敬个军礼,然后笑着说:“爸、妈,你们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说完他灵巧的跳进拖拉机驾驶室,熟练的挂上行驶档,将拖拉机开出院门,一个转弯后加油,向村口开去。

    在这样旱季当中,才郎村的内外的道路状况都很好,既宽阔又平坦,楚展笙开着拖拉机很快就能赶到南龙岗开荒地。他必须在雨季来临前的这几天里,把所有的大豆田和甜菜地都趟一遍。

    坐在闷热的驾驶室内,听着发动机一成不变的轰鸣声,楚展笙感觉有些困倦,每当这时,他就会强迫自己高歌一曲,用来提振精神。

    楚展笙参加课外娱乐活动的机会几乎是零,会唱的歌也没有几首,翻过来调过去的就是那两、三首歌,除了《信天游》,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偶尔还能唱两句《热情的沙漠》。

    难怪三丫头经常取笑他:除了会嗷嗷喊的,再就是呼隆呼隆响的,其他的啥都不会。

    来到南龙岗,楚展笙跳下拖拉机,先徒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块开荒地,在地头上点燃两堆篝火,这才重新回到拖拉机上开始耕地。他今晚按照莫扬白天教给他的新方法作业,收到立竿见影的好效果,原本计划用两个晚上完成的工作量,现在一个晚上就能完成。

    两个多小时过去,这里的地已经耕完一大半,楚展笙远远的看到有两束车灯的光芒从村里射出来,正朝着他耕地的方向快速移动。楚展笙知道这一定是宝彤姑姑忙完自家的事情,开车赶来陪伴他,顿时心里感到无限的温馨,无以伦比的幸福。

    这次来陪伴他的不只是翁宝彤一个人,还有今天刚刚相识的莫扬。

    翁宝彤把车停到路边,下车往那两堆篝火加了一些柴草,就站在地头等着楚展笙。等拖拉机开到地头,翁宝彤把楚展笙从驾驶室里叫出来。

    说道:“俺二姐今天炸的油条,贼拉的好吃。俺给你带来了两根儿,赶紧去皮卡车上吃了吧,剩下的这些地俺去趟。”

    翁宝彤说完,直接跳上拖拉机,在地头转了一圈又开进大豆地里,一轰油门,扬长而去。楚展笙站在地头,伴随着凉风,感觉到饥饿和困倦比在干活时候更加严重,不由得打个冷战,连忙钻进皮卡车里。

    莫扬把两根油条递到楚展笙面前,十分关心的说:“饿了吧?快吃吧,这是宝彤她自己那份没舍得吃,专门省下来留给你的。”

    翁宝彤以前经常这么做,不管家里分什么好吃的,她都会把自己那份留给楚展笙。楚展笙已是习以为常,每次他只是象征性的吃两口,把剩下的大部分再留给宝彤姑姑。今晚也是如此,他吃了两小口尝尝味道,又把油条仔仔细细的包好,放地皮卡车的工具箱里。。

    他从车里找到水壶,喝了一大口水之后,对莫扬说道:“我不怎么太饿,就是太困了。”

    “像你们这样干法,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莫扬无比心疼的看着楚展笙,期期艾艾地抱怨道。

    楚展笙微微一笑,说道:“就这几天时间,抓点紧,必须在雨季到来前,把所有的地块都趟完才行。现在这样已经算好时候了,前两年开荒比这更苦。曾经有一次,我七天七夜吃住都在这台拖拉机上。后来拖拉机出现故障,我才有机会回一趟家,在热乎炕上睡个囫囵觉。”

    听到楚展笙忆苦思甜,莫扬也跟着大发感慨。

    说道:“今晚我才知道,不光是你的生活又累又苦,宝彤姑娘家里生活更艰难,日子更苦。”

    “天天要侍候三个身患重病,瘫痪在炕上的老人,放在谁家都够呛,都是无法承受的负担。”楚展笙也跟着莫扬一起感慨,他的语气突然一变,问莫扬:

    “莫扬阿姨,帅伯伯交给你的任务挺艰巨,我和爷爷都替你捏着一把汗。今晚开局怎么样?有啥收获没有?”

    “你怎么知道帅书记交给我的任务,跟宝彤姑娘的家庭有关?”莫扬纳闷的问他。

    楚展笙诙谐的一笑,调侃说:“我掐指一算,莫扬阿姨可以担当重任。能帮助帅伯伯攻下翁太奶奶这一家,既顽固不化又封建迷信的堡垒的人,非你莫属!”

    莫扬被楚展笙的话逗得“咯咯”大笑,笑得花枝乱颤,忍不住伸手到楚展笙脸上轻轻掐一下。

    说道:“你还掐指一算!那你算算你自己,长大后会有几个老婆?”

    莫扬早就察觉楚展笙与翁宝彤、卢江歌之间的亲密关系非同寻常,她本以为是楚展笙少年得志,风流成性,她哪里知道三个孩子之间复杂繁乱的感情纠葛,夹杂着出生入死、患难与共的洗礼。

    她仅凭一见钟情的冲动,还有对自己直觉的迷信,就冒冒失失把贞操交给一个素昧平生的少年枭雄,暂时还不知道做的是对还是错?通过一天的接触和观察,她坚信她这种荒唐的做法,正在往对的方向进展。

    至少在这个少年身上,有着许多常人不及的本领和优点,这些本领和优点正是她平生最欣赏、最爱慕的男性身上所闪烁的光芒。虽然无法托付终生,可是她把自己的青春最美、最宝贵的部分寄托在了楚展笙身上,是她永远的骄傲与自豪。她的纯洁和美丽,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能焕发出迷人的魅力,都能值得拥有一份最甜蜜的回味。

    莫扬已经把楚展笙当作精神爱侣,对他与其他女孩的暧昧关系,本能的产生了一种烦感和妒嫉。刚才她说出的话,表面是在开玩笑,其实是对楚展笙的嘲讽和抱怨。

    楚展笙何等聪明,当然能听出莫扬的弦外之音,心头突然一阵慌乱。

    与翁宝彤、三丫头,还有帅晓嫣之间极其复杂,难以理清的感情纠葛,又何尝不是楚展笙人生中的最大烦恼。所幸他的年纪还小,暂时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学习和开荒方面,他与这几个女孩的关系不管如何复杂,都是纯洁、稳固,经历过生死考验的。

    莫扬的横空出现、大胆妄为,彻底地将这份平静打破,原来被禁忌的东西是如此美妙。男女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朝夕的相伴,也不仅仅是无私的互利互助,原来还有更加快乐的过程。这些意想不到的结果,值得任何人去大胆尝试,去勇敢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