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楚莫初配合

    更新时间:2018-03-17 06:42:05本章字数:3250字

    翁奶奶笑着说道:“你个小崽子,又想忽悠太奶奶是不?那姑娘真的能让俺这老太太,坐在自己的家里看《林海雪原》吗?俺咋就不信呢?到现在她连个电影屏幕都没挂出来,光看她在那儿摆弄机器呢。”

    翁宝彤在旁边解释说:“奶奶,那不是电影机,是录像机和电视机。那电视跟俺爱国哥家的电视不一样,俺爱国哥家的电视是黑白的,这个是带色的,是莫扬姐姐特意从她们单位给咱们借来的。”

    听了宝彤的解释,翁奶奶疑惑的说:“是吗?”

    翁奶奶边说边好奇的伸长脖颈,想更凑近电视机一点,再仔细看看。这时候莫扬把影片播放出来,由于她第一次摆弄录像机,操作很不熟练,没注意到电视音量的大小,播放的时候声音有些大了,把一屋子里的人们都吓了一大跳。

    翁奶奶打个寒噤,说道:“哎呀妈呀,这玩意儿还真能整出动静来。”

    说着,她仔细看着屏幕上出现的人物,眉开眼笑的说道:

    “还真是《林海雪原》啊!坐在自家炕上就能看到杨子荣上山抓坐山雕,真带劲!”

    楚展笙转到翁奶奶后面,主动去给她捶背,高兴的说道:

    “太奶奶,看完了这个,咱们看《小兵张嘎》好不好?看看小朋友们是怎么打小日本的。”

    “要说打小日本,顶数你民生爷爷和楚昌爷爷最厉害,他们一身好功夫不说,主要是脑瓜子好使,会用计谋,常常耍的鬼子团团转。不像俺家炕上这个笨蛋,死脑筋,就知道硬拼。”翁奶奶说。

    楚展笙就想勾起翁奶奶回忆,打开了她的话匣子,为莫扬创造更多见缝插针的时机,以便进一步赢得老人的信任。翁奶奶果然回想起来很多往事,还用鄙夷的眼光斜视着瘫在身边的大儿子翁正舟。

    翁正舟性格倔强,十分不服气的说:“帅民生那么厉害,不也是死在俺前面。俺再笨,也能活到九十九。”

    翁奶奶和翁正舟母子两人都无法自由活动,常年瘫在炕上,所以经常这样斗嘴解闷。翁奶奶眼睛盯着电视机屏幕,看都不看一眼翁正舟。

    嘴里说道:“你就吹吧!要不是宝彤这孩子孝顺,咱娘俩早就让阎王爷叫走了。”

    楚展笙在她身后大声说道:“太奶奶,你是老英雄、老模范、老先进,你这么厉害,阎王爷不敢叫你去,只有一个地方敢让太奶奶您去--”

    楚展笙故意留个悬念,充分调动翁奶奶的想像力。

    “这还用猜吗?你个小鬼心眼俺还不清楚。你说的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园吧?可惜啊,俺这笨胳膊笨腿的,人家请俺,俺也上不去啊!”

    “放心吧!太奶奶,要是王母娘娘真来请你,我背你去。”楚展笙笑着说。

    翁奶奶其实也是很幽默的人,她说道:“俺才不敢用你背上去呢,你这个小鬼头没安好心,上去非得把人家蟠桃园给刨了,占着开荒种地。俺自己上去更容易,两腿一蹬,你们把俺往火葬场一送,一股烟飞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翁奶奶把话说完,楚展笙马上转到她的面前,学着孙悟空的抓耳挠腮的样子,做了好多鬼脸。看到他滑稽的样子,一屋子人哈哈大笑。翁家十多年来,一直沉闷、压抑的气氛,瞬间被他打破。

    莫扬立刻抓住这个机会,从跟翁奶奶聊电影剧情开始,再联系到每个老人年轻时候的经历,逐渐消除了翁家一群老人们对她的戒心,很快就掌握了翁家每一位老人的性格特点和心理状态。

    这一天下午,楚展笙刚上过第二节课,翁宝彤和莫扬就开车匆匆忙忙的来到学校,把他和卢江歌叫到僻静的地方。

    焦急的说道:“你和三丫头能不能现在就跟我们回去,送我去一趟迷雾岛?”

    卢江歌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儿?要笙哥这么着急地送你去迷雾岛。”

    莫扬看了看四周人不多,就小声的说:“帅书记家里的大老板来了,正在楚乡长家里商量迁坟的事。卢主任让我来找笙儿一起去迷雾岛,看看帅书记和楚伯伯还有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指导意见。”

    莫扬说着,眼睛看着三丫头的脸色,希望她尽快表态。看到莫扬紧张又着急的神情,楚展笙和卢江歌都猜到她口中的大老板,指的就是帅青山的妻子聂东方。

    卢江歌想了想,说道:“莫阿姨,你和宝彤姑姑先开车回去做准备,我和笙哥跟老师请完假,马上骑车回去。”

    “好吧!那我们先回去准备,你们尽量快点赶回去。我发觉大老板的心情不怎么好,咱们千万别自己往钉子上撞。”莫扬觉得跟他们几个关系不外,所以好心提醒了两句。

    等翁宝彤和莫扬上了车,楚展笙才叮嘱说:“宝彤姑姑,回去别忘了给船上座机加满油。”

    聂东方坐在楚爱国家里,心不在焉的与楚爱国、景海棠夫妇,还有卢隆在一起说话、聊天,他们都在焦急地等着楚展笙和莫扬从岛上回来。

    过了很久,楚展笙和莫扬推门进来,脸上还挂着汗水,嘴里喘着粗气,很显然他们是从江边一路跑回来的。

    看到楚展笙进来,聂东方急不可待的把心里的所有的问题,一古脑说了出来:“笙儿,见到你帅伯伯了吗?他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迁坟那天他能不能回来?”

    楚展笙脸色阴沉,表情严肃,平静的说道:

    “聂阿姨,您先别着急,帅伯伯的身体现在好了很多,有我爷爷在岛上照顾他,不会再出任何问题,请大家尽管放心。不过帅伯伯的病情还没有完全康复,暂时不宜离开迷雾岛,所以在给民生爷爷和倪伯母迁坟时候,他还不能回来。帅伯伯要我先代替他,向大家道个歉,他说他让大家跟着受累了,实在是对不住!。”

    听说帅青山在给父亲和前妻迁坟的时候,仍然因为身体健康问题而无法离开迷雾岛,屋里的这些人心情格外沉重。一方面为他的身体健康感到担心,另一方面摸不清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平白无故的给大家增添了顾虑,不敢放开手脚做事。

    楚展笙停顿片刻,看看大家凝重的表情,又说道:

    “帅伯伯和我爷爷都有具体的意见,请莫扬阿姨代为转达。大家听听是否合理,如果感觉到哪里有不妥之处,尽管提出来,由我和莫扬阿姨再回迷雾岛上与帅伯伯、楚昌进行沟通。大家可以一起研究,妥善解决。”

    听说让莫扬转达意见,聂东方的脸色更加难看,她对帅青山身边突然出现的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一无所知,就连楚爱国夫妇和卢隆大哥对这个女人的情况也不太了解。

    帅青山如此重用和信任她,确实让这些人大感意外,难免会在心中暗暗猜测他们之间的关系。

    “你们看看这位大书记,真是要当甩手掌柜啊!迁坟这么大的事儿,都要请美女穿针引线,跑腿送信了。”

    聂东方按捺不住心里的醋意,冷冰冰的说道。

    聂东方看到大家都沉默不语,又看到莫扬毕恭毕敬的站在门旁,正在等着她允许发言。

    聂东方冷笑一声,对莫扬说道:“既然帅书记和楚二叔都有指示要你传达,你尽管说出来吧,我们照办就是了。”

    得到聂东方的许可,莫扬没有移动位置,仍然与楚展笙一起站在门旁。

    她一字一句,口齿清晰的说道:

    “帅书记委托楚乡长和我,一起协助聂老师筹备和操办这次活动。帅书记决定请才郎村的乡亲们帮忙,将两位故人的尸骨请出来,及时运往火葬场予以火化。骨灰暂时存放于县殡仪馆内。等帅书记病情彻底康复以后,再择日送回老家安葬。”

    楚展笙趁莫扬说话的工夫,把一只板凳放在她身后。莫扬大大方方坐下,双腿并拢,双手自然的放在膝盖上面,手指相互轻轻的揉搓着,用以缓解紧张的情绪。

    她继续说道:

    “帅书记要求我们在迁坟过程中,注意以下事项。一、必须尊重才郎村当地的风俗习惯,迁坟过程按照当地传统程序进行,不得搞特殊化;二、不许铺张浪费讲排场,不许在才郎村之外办酒席或者其他形式的聚会;三、除才郎村几位老亲友的资助之外,不许再借此机会收取礼金,或者收取其他形式的捐赠;四、不许趁此机会搞其他形式的迷信活动;五、允许新闻媒体做适当报道,但内容仅限于尸骨进行火化和寄存这两个方面。”

    听到帅青山的这些要求,聂东方脸色铁青。照此做法,她和儿子帅晓天(袁添财的现名)在前两天谋划的隆重仪式和预订好的酒店都派不上用场,本来趁此机会打算收取一大笔礼金的愿望也落空。

    看到聂东方脸上表情的变化,莫扬不敢再继续说下去,在那忐忑不安的等着聂东方表态。

    聂东方发了一会儿呆,看着莫扬问道:“青山书记的意见和要求都说完了?”

    “是的!帅书记就让我和楚展笙同学帮着转达上述这些意见和要求,其他工作方面的指示我再通过电话转达给张晋秘书。”莫扬赶紧如实回答聂东方的问话。

    聂东方看了看身边的楚爱国夫妇和卢隆,又问道:“楚二叔有什么具体要求和意见?”

    莫扬不由自主的抬头看看身边的楚展笙,看到他正在用信任的眼神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对她的鼓励和赞许。莫扬明白,在这样的场合中,她的确可以代表帅书记和楚昌,一股骄傲之情在心里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