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巧收白礼账 

    更新时间:2018-03-18 07:29:19本章字数:3187字

    莫扬鼓起勇气,继续说道:

    “楚伯伯有如下意见供聂老师参考,第一要准备上好的棺木盛殓尸骨,由帅、楚家两家的后辈及才郎村的乡亲们护送到火葬场火化;第二要在才郎村楚伯伯的家中举办酒席,招待参与帮忙迁坟的亲友和老乡;第三,迁坟所需费用,全部由楚展笙承担。”

    “为避免给帅书记的工作带来负面影响,楚伯伯要求酒席仅限在迁坟当日的才郎村内操办。其他时间和地点,若是出现以迁坟名义举行的酒宴和活动,与帅、楚两家无关。楚昌伯伯还表示,迁坟当天他和楚雄伯伯从迷雾岛回来,亲自护送民生书记和倪校长的尸骨去火葬场火化。”

    楚爱国听说帅青山让他参与协助聂东方操办迁坟之事,心里非常的不痛快,表现出极不情愿的神色。他生性耿直,平生最讨厌趋炎附势的人。

    帅家迁坟绝对是轰动黄金岭全县的大事,免不了会惊动一些领导和当地的达官显贵,楚爱国不想在帅家私事上出风头,让人觉得他在有意巴结帅青山。

    他又听说迁坟当天,父亲和伯父都从迷雾岛上回来,不禁喜出望外。他知道,父亲和大伯不可能将重病在身的帅青山独自留在岛上,等到迁坟的那天,必须临时找一个人去迷雾岛照顾帅青山。

    楚爱国赶紧表态,对卢隆说道:“卢大哥,您见多识广,操办红白喜事儿的经验比我多,在才郎村更是一呼百应,由你替我帮着聂老师操办迁坟的事儿,效果会更好。我想去迷雾岛上陪伴五岳哥,这个时候他身边不能没有人照顾。”

    他又转身对妻子景海棠说道:

    “家里不是还有五千块钱吗!你都拿出来交给莫扬同志,办这么大事情用钱的地方多,咱们不能让笙儿独自负担。”

    楚爱国逃避、不合作的态度,让聂东方心里感到的不快,她明白楚爱国还是因为袁大有的死,在怨恨着她和帅青山,直到到现在还不肯原谅他们夫妇。聂东方一直看在楚家和帅家荣辱与共的世代深交,还有她跟景海棠曾经姐妹的情分上,才没有撺掇帅青山疏远楚家。

    如今在迁坟这么大的事情上,楚爱国还要摆谱,装清高,聂东方真的很生气。

    聂东方心里暗暗想着,你楚爱国不肯出面帮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卢隆正巴不得找机会讨好帅青山。卢隆的办事能力和威望不比你们楚家父子差多少,最重要的是卢隆比你楚爱国更听话。

    为帅家迁坟的事情,卢隆可谓是不遗余力的帮忙。他掏钱买一些上好的红松木板,从下店乡找来最好的木匠师傅,精心打造出两个精巧的棺材。这两个小棺材既能分别容下项民义和倪友贤的遗骸,又便于长途运输,到火葬场后还能顺利的送进化尸炉内焚烧。

    他还暗中嘱咐亲友们,帅家迁坟当天要多出钱,多出力,少说话,不要与楚家的人争风头。在现场要学会手疾眼快,多注意照顾那些陷入悲痛的帅家亲友,还有县、乡两级政府及各单位的领导。

    帅家迁坟的日子就选在这个星期天,天刚亮,楚展笙驾船把父亲楚爱国送上迷雾岛去照顾帅青山,还要把楚昌、楚雄两位爷爷接回才郎村。由于帅青山的病情突然加重,需要楚昌进一步进行诊治,所以就多耽搁了一些时间。

    等他们离开迷雾岛,楚昌吩咐楚展笙开船走才郎河,不用回村里,抄近路直接去帅民生的坟地,提前再祭拜一次。又吩咐楚展笙回到村里以后,马上开车去下店乡买一些帅青山急需的药品,再送回迷雾岛上备用。

    楚展笙又开船、又开车的往来奔波,早就顾不上回村里帮助莫扬,只能由她独自面对这个十分陌生、庞大又复杂的场面。

    聂东方在帅青山的秘书张晋陪同下,早早的就来到才郎村楚昌家中。此时在楚家门外的街道旁边,停放的汽车已经排起长龙。许多单位的领导,还有黄金岭县各方面有头有脸的人物,陆陆续续的赶到才郎村,以显示他们与帅书记的亲密关系和深厚友情。

    楚家宽敞的水泥面大院上面罩着一块巨大的塑料彩条遮雨布,今天是用它来遮蔽阳光用的。院子旁边的一间仓房内,几口大锅下面熊熊燃烧着火焰,几个厨师在旁边紧张地忙碌着。

    院子里有好多男男女女们也在往来穿梭,不停的忙着,他们在卢隆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干着自己该干的事情。

    邓金凤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好,早上勉强陪着聂东方说会儿话,就让翁宝彤陪着她去楚爱国家里休息。

    景海棠一直陪在聂东方身边,她对丈夫楚爱国消极的表现极其不满,只好让自己多辛苦一些,尽量不让聂东方感到寒心。

    两位昔日的好姐妹,面对面坐在窗子下面的椅子上,一边扭头看着外面忙碌的人们,一边聊着家常。

    这时候莫扬走进来,先看看景海棠,又对聂东方说道:

    “刚才张晋秘书对我说,县里有许多亲友和同事赶来帮忙,看到这场面都感觉伸不上手。大家就想掏点份子钱,表达一下心意。让我来问问聂老师,要不要找两个可靠的人设一个礼账桌?”

    “帅书记是怎么安排的你不知道吗?干吗还来问我。”聂东方酸溜溜的抢白一句莫扬,然后对景海棠说道,

    “海棠妹妹,这次为我家老爷子和倪校长迁坟,花了你们不少钱。花钱不说,你们全家老少都在尽心尽力的的帮忙,我和青山感激不尽,日后也不知道啥时候能还清你们的钱,报答你们的这份恩情。海棠妹妹,我觉得应该设个白礼账桌,你们先把这些礼钱收下,等我和青山经济情况好转,再把所差的钱补给你们。”

    “你这不是胡闹吗?”景海棠连忙摆手拒绝,严肃的说道:“东方姐,你说这话可就见外啦!你家老爷子和我家老爷子亲如兄弟,我家爱国跟你家青山是患难之交。还有咱俩的关系,一直好的像亲姐妹,还用我再说什么吗?我们楚家爷几个跟你们帅家有缘,几代人的交情,出点钱出点力是理所应当的。再说,民生书记是笙儿的干爷爷,生前没机会,现在理当尽孝心,是义不容辞的事儿。你们夫妻的感激之情我们心领,今后要有报答的想法,就大可不必了。”

    莫扬是绝顶聪明的姑娘,听完聂东方与景海棠的对话,心里已经雪亮。

    于是她说道:“要不我现在去找一下老卢大哥,让他安排两个人来写礼账吧?” 

    景海棠阻止她,说道:

    “老卢大哥接触的都是一些乡下粗人,会写字的都没几个,更没有几个会记账的,你就别让他为难了。我看小张秘书就挺可靠,字写的好,人头又熟,县里来的人他都认识,不会出什么差错。你再帮他找一个搭档,这事儿就解决了。记住了,你一定要让大家明白,这份礼是随给我家楚展笙的,与帅书记没有直接关系。”

    听到景海棠这样安排,很明显是楚家人对可能会出现的高额礼金不放在心上,没有半点觊觎之心。聂东方彻底放心了,一股窃喜涌上心头,她怕被人察觉,连忙把喜形于色的面孔转到窗外。

    这时楚爱乐进来说道:“袁添财带着一位风水先生来,到处找聂老师呢。”

    听她说完,大家不约而同的一愣,楚爱乐马上意识到刚才说错话,连忙惭愧的看着聂东方,改口说道:

    “噢,是帅晓天带着风水先生来了。”

    “你让帅晓天带着先生去前院老孙家休息,那人少安静,不像这里人多嘈杂,忙忙活活的不方便。”景海棠吩咐小姑子说。

    聂东方说道:“海棠妹妹,晓天请来的这位大师很有名气,跟悦龙川地区很多大人物都很熟儿。我先去问候一下,免得怠慢了大师。”

    景海棠朝她点点头说道:“你快去吧!一会儿来的客人越来越多,有些人必须你亲自接待才行,今天这些事儿够你忙活了。”

    “这叫什么事儿啊?几个当家的大老爷们躲到江岛上,让咱们几个四六不懂的老娘们在这儿瞎张罗。海棠妹妹,你说咱们这辈子是不是非要受苦受累的命啊?”

    聂东方一边抱怨着,一边起身往外走。 

    景海棠与莫扬相视一笑,景海棠嘱咐说道:“莫姑娘,你也快去忙吧!写礼账的人不能含糊,别出什么差错让客人们看笑话。”

    回到乱哄哄的大院,莫扬有些犯愁,一时间真不知道找什么人比较合适。才郎村的人她不熟悉,县委和民政局的人她也不熟悉,帅家的亲友她更是一个不认识。她打算先去找到张晋再说,也许他能找到合适的人选。

    她抬头看到楚家大门口站着一个身材苗条,面容姣好的中年女子,刚刚跟匆匆忙忙出去的耿东方寒暄过,正准备转身离开。

    莫扬认出那女子是农业局财务科副科长盖丽婉,连忙叫了声:“盖科长。”

    盖丽婉闻声,看到莫扬笑容满面的朝自己走来,惊讶的问道:“莫扬,你不是调到民政局了吗,怎么会在我表姑家里?”

    莫扬听说盖丽婉是邓金凤的亲戚,更是喜出望外,也顾不上跟老同事解释原因,直截了当的说道:“盖科长你来的正好,聂老师现在正缺少一位你这样的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