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寻找大洋爷爷

    更新时间:2018-03-19 08:15:58本章字数:3189字

    听到莫扬说话时高傲的口气,盖丽婉更加惊讶。她一时慌乱,竟然暂时把聂老师的身份给忘了,连忙问道:“哪个聂老师?” 

    莫扬微笑着说道:“就是刚才你见到的,帅书记的夫人聂东方老师。今天的场合需要两个人帮着楚展笙记收白礼账,盖科长要是没有别的大事,就请留在这儿,跟张晋秘书一起帮帮楚家的忙,帅书记和聂老师会感激你们的。”

    名义上是帮楚展笙写礼账、收礼金,其实是为县委书记帅青山服务,莫扬和盖丽婉都是心知肚明。通常做这些事的人都是领导的亲信,或者可靠的直系亲属,这可不是一般荣耀的差事。

    盖丽婉万万没想到,这样可遇不可求的好机会能够悄然地降临到她的身上,盖丽婉欣然的接受了莫扬的安排。

    看到莫扬在楚昌家中,帮着帅青山操办这么大的事情,就连写礼账的人都要她出面来安排。盖丽婉对莫扬刮目相看,难免会产生误会。

    “怪不得莫扬运气这么好,突然被调到县民政局工作,而且是连升三级,原来她与楚、帅两家的关系如此亲近,非同一般。”盖丽婉在心里暗自嘀咕着。

    有这样大的背景,莫扬能够平步青云是理所当然的。

    盖丽婉暗暗庆幸,自从莫扬来金子岭工作,她一直处处关照着这位来自北京的小妹妹。好心有好报的话一点不假,莫扬毫不犹豫的安排她帮聂东方收礼金,让她在全县干部面前大放异彩,获得梦寐以求的机会讨好项青山。

    莫扬马上找人安排一个宽敞、明亮的房间,放上干净的桌子和板凳,桌面上还准备了香烟和茶水。卢隆早就给张晋和盖丽婉准备好一本用白纸装订的册子,还有一支精致的毛笔和浓黑的墨汁。

    张晋熟练的用他漂亮书法,在账册上工整的写上莫扬的名字,在后面一栏写上数额五十元。

    听说有人写礼账、收礼金,人们陆陆续续的赶过来,不同程度的表达各自的心意。很快礼账上出现一个奇怪的名字,引起大家的格外注意。

    “渡琼老十五,300元”,人们看到这个奇怪的名字,又看到这么多的礼金,都感到惊讶,不禁纷纷猜测这个人会是谁。有人猜是外号,可是哪有随礼用外号记账的。还有人猜是日本名字,帅青山又怎么会有来自日本的朋友呢?

    听说这个名字,翁宝彤同样感到好奇,她还特意跑去看看账册,果然没错。她隐隐约约记得,楚展笙和爷爷楚昌都说过类似的名字,好像还有叫“渡琼老大哥”、“渡琼老十一”的,他们会不会是同胞兄弟呢?

    翁宝彤见到刚刚从迷雾岛上回来的楚展笙和卢江歌,就把这件事儿当作奇闻告诉了他们。楚展笙听她说完,不禁大吃一惊、喜出望外,他知道使用这个外号的人的真实身份。

    这个人就是帅民生生前的亲密战友,帅青山仕途的强力后援,原来东北军区的司令员,如今调到中央任要职的魏大洋。

    这个魏大洋不仅是跟帅民生一样的老革命英雄,还是爷爷楚昌的老朋友。在文革末期,就是他们两个一明一暗、一官一侠,紧密配合,互相帮助,竭尽全力维护帅民生、帅青山父子和一家人的周全。

    无论在楚家,还是在帅家,魏大洋都是最尊贵的客人。这么重要的大人物,轻装简从,悄悄的来到才郎村,还要使用绰号来记礼账,说明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出于礼貌和安全两方面考虑,楚展笙必须尽快找到这位大洋爷爷,及时把他带到楚昌爷爷身边,以免出现意外给帅、楚两家造成负面影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楚展笙不敢掉以轻心,又不能大张旗鼓的寻找,只能一个人在楚家屋里、院里、邻居家中仔仔细细寻找,遗憾的是在这些地方都没有看到大洋爷爷的身影。

    他又看到村里来了好多轿车,大多数的车上面还坐着人,他们都是赶来讨好帅青山的官员或者商人,因为嫌楚家院里人多吵闹,就回到车里,或者三五成群的在车旁闲聊,焦急的等待帅家下一步的安排。

    楚展笙就和翁宝彤、卢江歌一起,从楚昌爷爷家门前开始,逐辆车仔细察看。

    当他们快到村口时候,看到前面路上堵着一辆面包车,车头前面围着一些人,似乎还有人在那里争吵、厮打着。

    这个时候不能在才郎村出现任何乱子,否则,很容易对帅青山的工作和形象造成坏影响。于是楚展笙快步走过去,准备先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儿,然后在想办法妥善解决。

    再走近一点,楚展笙认出这些人当中有帅青山的宝贝儿子帅晓亘,还有他的两个双胞胎妹妹晓玲和晓红。在他们面前,有两三个小青年正在与个司机模样的年轻人在一起,双方互相推搡、扭打着。

    一见到他们几个人,楚展笙和翁宝彤、卢江歌都不由得心头一紧。

    翁宝彤甚至还气呼呼的说道:“哪里有这几个混世魔王,哪里准没有好事儿。”

    卢江歌看看路旁那些看热闹的客人,连忙提醒她,说:“宝彤姑姑,说话注意点,别让外人听到。”

    “晓亘哥,晓玲、晓红,你们啥时候到的,不赶紧去爷爷家,在这儿干吗呢?”楚展笙冷静的跟那些人打招呼。

    看到帅晓亘他们三兄妹那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还有娇生惯养的嘴脸,楚展笙虽然觉得很讨厌,可他们毕竟在小时候一起生活了好多年。他们去城里之后,一直没有中断来往,彼此还有些感情。

    所以楚展笙对他们很客气,匆匆忙忙过来了解情况。

    晓玲对楚展笙格外亲热,迎面朝他走上来,脸上堆满笑容,问道:“展笙哥,你是出来接我们的吗?”

    楚展笙不想让她失望,见机行事的说道:“是啊!看到你们这么久还没来,我怕聂阿姨担心,就出来看看。出了啥事儿啊?把你们堵在这儿不走。”

    心直口快的晓玲对楚展笙说道:“展笙哥,我们刚回来没多大会儿。晓亘哥看到路旁有一辆新车挺漂亮,就想借来开出去兜一圈。谁知这辆车的司机忒小气,说什么也不肯借,现在马胖儿哥他们几个正在那儿跟这个司机协商呢。”

    楚展笙对帅晓亘的性格、为人都挺了解,帅晓亘可能因为早产发育不良的原因,天生就十分木讷、呆滞,性格偏执、狂躁、易怒,他和楚展笙一样,身上都有着让人嗤之以鼻的怪癖和嗜好。

    楚展笙从小喜欢挖地,帅晓亘从小喜欢汽车,对汽车引擎发散出来的汽油味情有独钟、如痴如醉。

    回到城里以后,随着父亲帅青山地位的不断上升,这种怪癖更是变本加厉。不管何时何地,只要看到他喜欢的汽车,必须想方设法弄到手,任意开着玩几天。黄金岭县有车的单位和个人,有的忌惮帅青山的权势不敢得罪他,有的想借此机会讨好县委书记,不得不对他这种霸道的行为忍让或娇纵。

    听完帅晓玲的话,楚展笙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苦口婆心的对帅晓亘说道:“晓亘哥,今天是什么日子不知道吗?能来才郎村的都是帅伯伯和聂阿姨的好同事、好朋友。你们这样对待客人,多不礼貌,让人多寒心,你们就不怕给帅伯伯、聂阿姨丢脸,惹麻烦啊?”

    别看帅晓亘在县城号称“呆霸太子”,可以胡作非为、横行霸道,可是回到才郎村他必须收敛。他毕竟是在这里出生的,最美的童年又是在这里渡过,对才郎村的一切仍然有深厚的感情。

    同时他也了解楚展笙和本事,身上有许多高强的本领,跟他作对很容易吃亏,所以帅晓亘从小就对楚展笙心存敬畏,怕的要命。

    帅晓亘不敢在楚展笙面前耍阔少爷的脾气,又不甘心听楚展笙的话,于是他就在那儿傻乎乎的笑着,不理会楚展笙说些什么,这是他小时候用来对付楚展笙的绝招。

    楚展笙不在意帅晓亘对他傲慢、冷漠的态度,继续劝道:“晓亘哥,那几个小兄弟是跟你一起来的吧?你让他们别再纠缠着人家司机了,赶紧跟对方道个歉。别把事情闹大了,连累大家伙难堪。”

    “要说你说吧,我说不了他们。”帅晓亘终于开口,冷冰冰的回应了楚展笙。

    楚展笙只好对马胖儿那伙人,说道:“赶紧住手!你们既然是跟帅晓亘一起来的,就注意点形象,别给大人们丢脸。”

    那个马胖儿听到一个乡下孩子竟然敢数落自己,就想在帅晓亘面前表现一下他那些所谓的本事,于是转身走到楚展笙面前。

    说道:“你他妈算个鸡巴啊,敢管亘哥的闲事。你是不是吃饱撑的,没事儿找挨揍来了?”

    这边已经怒目相对,战争一触即发。那边帅晓亘却兴奋起来,拍着手大笑,嘴里说道“好啊,一个在县里牛逼,一个在乡下牛逼,你们俩儿打一架,看看谁比谁更牛逼。”

    看到帅晓亘有这样的举止言行,智商肯定有问题,楚展笙又好气又好笑。他也不想跟这个气势汹汹的马胖儿有冲突,就心平气和的说道:“你是跟晓亘哥一起来的客人,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们走吧,先去爷爷家里找聂阿姨。我替你们跟这位司机叔叔道个歉,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