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非凡的本领

    更新时间:2018-03-20 07:08:29本章字数:3251字

    马胖儿倚仗叔叔是黄金岭县人大主任,他身边还有“呆霸太子”撑腰,根本没有把楚展笙放在眼里。

    他又往楚展笙面前凑了凑,牛气冲天的说道:“在老子眼里,你一个乡巴佬屁都不是,用的着你替我们道歉吗?赶紧给我滚犊子,别在这儿碍事,不然老子对你不客气。”

    楚展笙最恨这种仗势欺人的人,看着马胖儿那令人作呕的一脸横肉,还有他狂妄自大的眼神,楚展笙胸中早已怒火中烧。他为了顾全大局,尽力忍耐着,但说话口气不像刚才那么友善,逐渐强硬起来。

    楚展笙用手指点着马胖儿,说道:“叫你们走,就赶紧跟晓亘哥一起走,哪有这么多废话。就你这副熊样,要不是我帅伯伯家有事儿,我怕给大人们添麻烦,不然早把你从才郎村踹出去,还能容你在这样撒野、猖狂吗?”

    楚展笙的话将马胖儿彻底激怒,他嘴里辱骂着:“哎呀我操,老子今天是遇上不怕死的鬼了,今天非得给你这个死泥腿子一点教训不可,让你知道你马爷爷也有三只眼,也不是好惹的。”

    马胖儿边说边抡起大巴掌直奔楚展笙的右脸打过来,楚展笙不慌不忙,一弯腰躲过去,紧接着飞快的转到马胖儿身后,飞起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马胖儿身体特别笨重,被楚展笙从后面狠狠的偷袭,身体难以保持平衡,向前跑出去十几步远,一头栽进路旁的壕沟里,啃的满嘴是泥土。

    看到马胖儿的狼狈样,帅晓亘带头哈哈大笑。马胖儿不是个傻瓜,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本事,他们这伙人本来就是一群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都是欺软怕硬的货色。今天领教到楚展笙的厉害,吃一点小亏。马胖儿哪敢再逞强,于是就趴在路边,揉着屁股,在那儿装模作样的呻吟着。

    马胖儿的另外两个同伙仍然不知天高地厚,一起扑向楚展笙,被他一脚踩一个,一手拧一个,痛得他们嗷嗷直叫,连声高喊饶命。

    楚展笙不理睬其他人反应,严厉对马胖儿的这两个同伙说道:“赶紧跟这位司机叔叔道歉!”

    那个司机看看这些孩子,整理一下被他们撕扯的有些褶皱的上衣。冷冰冰的说道:“跟我道歉没有用,车上坐着老首长呢!今天这儿事你们闯了大祸,恐怕连你们父母都吃不了兜着走。”

    楚展笙听说车上坐着老首长,连忙放开那两个公子哥,快步来到轿车旁边,看到车里果然坐着一位白发苍苍,脸色铁青的老人。老人的双眼只看着车前方,毫不理会刚才在车外面发生过的一幕幕闹剧。

    楚展笙让自己被盛怒控制下的心情,迅速平静下来,再仔细看看车里的老人,不禁让他目瞪口呆。

    好半天才缓过神来,结结巴巴的小声问道:“您是大洋爷爷?”

    听见楚展笙的问候,车上的老人如同听到响雷一般感到震惊,他忍不住扭头看着车窗外面,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小男孩。

    看到老人强烈的反应,又进一步看清他的面容,楚展笙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

    楚展笙连忙自我介绍说:“大洋爷爷,我爷爷是楚昌,欢迎您老再回才郎村。你先在这儿稍等一会儿,我找人去把奶奶叫来,你们老姐弟先见见,然后我带您去找我爷爷。”

    听说这孩子是楚昌的孙子,魏大洋的心情彻底放松了,他亲切的朝楚展笙点点头。

    说道:“好的,我就在这儿等着邓大姐。”

    楚展笙回过头来,他想把帅晓亘、马胖儿等人彻底震慑住,以免再生事端。

    于是威风凛凛说道:“车上有民生爷爷和楚昌爷爷的老朋友,你们都老老实实的呆在这儿。谁要敢再无理取闹,别怪我不客气,立刻把你们请出才郎村。”

    他又吩咐翁宝彤和卢江歌:“你们俩儿赶紧去找奶奶,就说大洋爷爷回到才郎村,就在这儿等她呢。”

    楚展笙等翁宝彤和卢江歌走后,又转身回到轿车旁边。

    魏大洋已经把车窗放下来,惊讶的问道:“小伙子,看你的年龄不大,有十多岁吧。我已经十几年没来过黄金岭了,咱爷俩之前在哪儿见过面吗?你是怎么认出我来呢?”

    面对魏大洋的疑惑和质问,楚展笙坦然一笑,老老实实的解释说:

    “大洋爷爷,情况是这样的。爷爷经常给我们讲一些有关民生爷爷,还有你们十七位英雄爷爷的光荣事迹。他说你们打仗勇敢,英勇无畏,从悦龙川开始,一路所向无敌,横扫大半个中国,最后渡过琼州海峡解放了海南岛。爷爷讲的绘声绘色、惟妙惟肖,我听的仔细认真、耳熟能详,慢慢的就把十八位爷爷的形象牢牢记在了心里。”

    魏大洋听楚展笙这么说,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世上哪有这样的孩子,听过长辈们讲过的故事,就能记住故事里面人物的形象。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未免有些太离奇了,魏大洋决定找机会考考眼前这个奇特的孩子。

    楚展笙根本没想到大洋爷爷心生考验他的心思,他毕竟年少轻狂,不懂得适可而止,继续卖弄的说道:

    “我不仅能记住十八位老爷爷的光辉形象,还知道每一位爷爷的绰号,当听说‘渡琼老十五’的这个名字,我就想到一定是大洋爷爷,您老人家来到了才郎村。”

    魏大洋见楚展笙没有心机,说的很坦诚,开始打心眼里喜欢这孩子。

    他问道:“小伙子,你民生爷爷长相是啥样,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楚展笙毫不犹豫回答他。

    魏大洋笑着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张珍藏了几十年,陈旧的已经发黄的相片,递给楚展笙看。

    问道:“你仔细看看这张相片,上面哪位是你民生爷爷?”

    楚展笙接过相片认真的看了一会儿,指着中间一位英俊魁梧,身穿便装的青年说道:

    “这就是民生爷爷。”

    魏大洋重新看了看相片,楚展笙果然没有说错,老人不禁在心里啧啧称奇。不过,这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是很容易理解的现象。这孩子出生之时,帅民生尚在人世,他们可能见过面,在孩子幼小的心灵深处牢记着老英雄的形象实属正常。

    况且这张相片是战友们在海南岛送别老团长复员回乡时候照的,帅民生站在中间比较突出的位置。相片上的人只有他身穿便装,客观上减少了辨认的难度。

    随后楚展笙指出相片中另外一人的身份,令魏大洋更加震惊,这时候才完全相信,楚展笙的确是仅凭在脑海中,根据楚昌的描述形成的印象才认出他们这十几位战友的。

    楚展笙指着相片中一个戴着眼镜,小个子战士说道:“这是朱爷爷,我爷爷说他是最有文化的小抗联。解放后一直在西北干发射火箭的活,后来积劳成疾,在那边以身殉职。”

    他又指着相片上另一位战士说道:“这位是唐爷爷,当年最擅长用炸药包炸敌人的碉堡,我父亲当年在珍宝岛见过他。---”

    随着楚展笙一一指认相片上的老战友们,魏大洋不知不觉的陷入深思。一幕幕往事在脑海中被楚展笙勾起,两股热泪在忍不住从他满是皱纹的眼圈中流了出来。看到老人越来越悲伤的神情,楚展笙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冒失,意识到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过分显摆能耐,导致老首长的心情变得越来越不好。

    楚展笙赶紧停止再说下去,看着面前已是老泪纵横的魏大洋,在心里不停的自责,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这位老爷爷。

    此时已经有人通知聂东方,说帅晓亘和几个小朋友来到才郎村,在村口欺负一位远道来的客人,被楚展笙出手教训,双方正在那儿争执。

    跟帅晓亘在一起的这些孩子,都是黄金岭县官宦子弟、富家少爷,聂东方害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急忙亲自赶过来劝阻他们。

    她远远的就看到楚展笙站在一辆崭新的奔驰轿车旁边,正拿着一张旧相片,与车里的一位白发老人声泪俱下的说着什么。平时十分嚣张的帅晓亘、马胖儿等人乖乖的站在路边看着,看来他们已经被楚展笙治服,不敢再继续胡闹。

    聂东方没有认出车里的老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与楚展笙是什么关系。正在她想上前弄清楚真相的时候,邓金凤在翁宝彤和三丫头搀扶下匆匆忙忙的赶来。

    邓金凤离老远就喊道:“大洋兄弟!真的是大洋兄弟吗?十多年没见了,你还好吧?”

    看到邓金凤步履蹒跚地朝这边走过来,车上的魏大洋连忙擦干眼泪,赶紧从车上下来,由楚展笙搀着快步迎过去,四只苍老的手掌紧紧握在一起。

    老人流着泪说道:“金凤姐,真的是我,我是你大洋兄弟啊。金凤姐,您的身子骨还行啊!楚二哥他老人家的身体也还好吧?兄弟这么多年,真的挺想老团长,挺想楚二哥和金凤姐。”

    邓金凤同样老泪纵横,脸上却挂着笑容。

    说道:“老喽,身体就不争气了,浑身都是病。你二哥好着呢!我估计他此时正在帅大哥的坟前,想再给他多烧些纸钱。等帅大哥的坟迁走,我们这些老胳膊老腿再想孝敬他,那可就是难上加难了。你二哥早就念叨你,说大洋兄弟重情重义,今天一定会千里迢迢的赶过来。你还真的不禁念叨,他说来你还真就来。听说你去了中央,当上跟主席一样大的官,从北京回来,要走那么远的路,是不是挺辛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