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心事重重聂东方

    更新时间:2018-03-21 10:47:56本章字数:3198字

    魏大洋说道:“金凤姐,我是坐飞机到的悦龙川,在那儿跟朋友借一辆汽车,连夜赶过来,谈不上多辛苦。金凤姐,您千万要保重身体,多爱护自己。”

    这时候,魏大洋忽然有一点小感慨,就叹气说道:“今天我回到才郎村,能见到金凤姐和楚二哥,就没有白折腾这把老骨头一回。行了,金凤姐,咱们姐弟暂时先聊到这儿。我这就去找楚二哥,跟他一起祭拜祭拜我们的老团长。”

    他亲切地拍拍楚展笙的肩膀说:“小伙子,带我去找你爷爷吧。”

    又转身对邓金凤说:“金凤姐,这是你家大孙子啊!”

    邓金凤想起两位姑娘对她说过,刚才帅晓亘他们几个与魏大洋带来的司机发生过冲突,连忙赔礼道歉地说:

    “大洋兄弟,他是我大儿子楚爱国家的孩子。孩子年龄小,不懂事,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大洋兄弟多担待一些,原谅孩子们的冒失。”

    魏大洋莞尔一笑,拉着楚展笙的手说:“这孩子仁义,聪慧过人,还有一身的好功夫,不愧是我二哥亲手调教出来的少年奇才。”

    邓金凤看到魏大洋说完要上车,不想再理会在场的其他任何人,她连忙把聂东方拉到身边介绍说:

    “大洋兄弟,这是五岳的媳妇聂东方,你们还不认识吧?”

    魏大洋听到聂东方是帅青山的妻子,连忙转过身来,热情的与聂东方握手,刚想跟她多说几句话。

    帅晓亘在一旁突然插嘴说道:“东方妈妈,这老头太抠门,有好车不借给我开,咱们理他干吗?”

    聂东方听晓亘这么说,吓得面如土色,连忙向魏大洋道歉,说道:“魏叔叔,这就是帅青山跟倪校长的儿子晓亘,孩子今年刚上初中,有点任性,说话耿直,请魏叔叔千万别见怪。”

    聂东方介绍完帅晓亘的身份,魏大洋微笑着打量一番帅晓亘,脸色平静的说道:“这孩子憨头憨脑的蛮可爱。”

    说完他就不再跟耿东方多说话,拉着楚展笙上了轿车。司机刚才心里憋着气没消,顺着楚展笙指引的方向,猛按两下喇叭,提醒前面的人把路让开,一脚油门踩下,轿车风驰电掣的扬长而去。

    聂东方望着汽车一骑绝尘,不见了踪影,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她脸色铁青,斜着眼睛看看身边的帅晓亘,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通过刚才邓金凤与魏大洋的对话,聂东方已经很清楚这位老人的真实身份。如今这位魏司令已经调到中央军委担任要职,他昔日的战友和同事们都是身居高位,这样一位权倾朝野的人物,别人讨好和巴结还来不及,没想到在这儿让帅晓亘这个小混蛋不经意间得罪的彻底,的确让聂东方感到措手不及。

    聂东方已经从晓玲那里了解到事情的全过程,这点小事情倒不至于让魏司令与帅青山之间产生隔阂。很可能还会让魏司令因此证实帅晓亘智商和性格有问题,更加同情和心疼帅青山,也许会给予帅青山更多的关照和帮助,把坏事变成了好事。

    真正让聂东方恼火的原因是帅晓亘与楚展笙之间的对比,在魏司令面前帅晓亘不但一无是处,而且是蛮横无理,所有的风头都被楚展笙给抢走了,而她的亲生的儿子、女儿帅晓天、帅晓玲、帅晓红,受到帅晓亘的连累,彻底失去与老首长相识的好机会。

    如果将来在这些晚辈当中,楚展笙处处都压着大家一头,那可就成了非常严重的问题,聂东方现在想想都感到不寒而栗。

    聂东方恨铁不成钢,想到晓亘、晓天两兄弟平时的所作所为,气得咬牙切齿。别看帅青山表面对待子女非常严厉,心里却对晓亘极其的溺爱,把他当眼珠子看待,当心头肉一样心疼。

    帅晓亘智商有先天缺陷,性格又异常孤僻,在家里家外肆意妄为,无人敢管,聂东方这个继母更加不能管。她对晓亘虽有哺育之恩,可毕竟不是她的亲生骨肉,晓亘的残疾更不是她造成的,晓亘的将来是好是坏,她无需承担太多的责任。

    “二嫂,发什么呆呢?你们都聚在这儿干嘛啊?”

    聂东方听出身后是肖天龙的声音,连忙转过身来。果然看到金子岭县民政局长肖天龙在打招呼,在肖天龙身后还跟着一辆进口越野车,他父亲老肖正站在车旁跟邓金凤聊家常。

    聂东方连忙赶过去与老肖握手,亲切的说道:“肖叔叔好!”

    老肖已经退休,举止谦和,说话得体,跟聂东方握完手,又寒暄几句。

    才问道:“青山的病情怎么样了?今天能不能回来啊?迁坟这么大的事情,楚二哥一定不会袖手旁观,只要有这位老神仙在,万事都能办得顺顺利利。”

    聂东方苦笑着,一脸茫然的说道:“青山还在迷雾岛上,病情没啥太大的变化,估计今天还是不能赶回来。楚爱国已经去迷雾岛上面照顾他,替换楚雄大伯和楚昌二叔回来,今天的事情的确离不开他们两位老兄弟。”

    老肖又凑到聂东方耳边低声问道:“大洋首长已经到了才郎村,你们有没有见到他?谭军长打电话给我,说大洋首长身边只有一名司机,没带任何警卫,他很担心首长的安全。我已经向谭军长保证过,大洋首长年青时候在才郎村驻扎过,对这里情况很熟,跟乡亲们很亲,不会有半点闪失。”

    老肖的话,让聂东方感到羞愧,心里方寸大乱,连忙掩饰说:

    “请肖叔叔放心,我已经跟魏叔叔见过面,并且安排人送他去了坟地,在那儿他很快就能跟楚叔叔会合,很安全的。”

    她赶紧又问肖天龙:“火葬场那边都准备好了吧?”

    肖天龙点头说道:“火葬场那边一切就绪,随时可以将民生首长和倪校长的尸骨运去火化。”

    得到肖天龙的承诺,聂东方赶紧回到楚家大院。看到卢隆率领着一群乡亲,开着楚展笙的四轮拖拉机。拖拉机的拖车上装两口精巧的小棺材,以及必要的挖土工具和祭奠用品,在莫扬的指挥下,正准备离开楚家大家,赶往坟地。

    聂东方来到他们面前,以帅民生儿媳妇的身份向卢隆和众位乡亲表示敬意,还以无比关怀的口吻叮嘱老乡们要注意安全。

    院子里,景海棠带着楚爱欣、楚爱乐、楚爱军,还有卢江歌在那儿等着,他们身上都穿上了颜色苍白,干干净净的孝服。聂东方没看到晓天,猜到他提前陪着风水大师去了坟地,聂东方立刻吩咐跟在身后的晓亘、晓玲和晓红,赶快穿上跟楚家兄弟姐妹几个一样的孝服。

    然后她才问景海棠:“海棠妹妹,咱们是不是现在就去坟地啊?”

    景海棠不慌不忙的说道:“耿老师,先不用着急。等到需要咱们去坟地的时候,笙儿会回来通知咱们的。”

    肖天龙比较了解帅家的情况,在悦龙川地区没有直接亲属。他看到帅民生子女辈分当中,除楚家的兄弟姐妹之外,就聂东方孤伶伶的一个人。

    于是肖天龙走到聂东方身边,大大方方的说道:

    “帅伯伯生前对我恩重如山,待我如同亲生儿子一样疼爱。东方嫂子,能不能给我一块孝布?让我也给民生首长当一回孝子,报答老首长生前的知遇之恩。”

    聂东方对当地的风俗习惯不熟悉,看着景海棠问道:“海棠妹妹,这样行吗?”

    景海棠认识武装部的老肖,当然也知道肖天龙的身份,对肖家与帅家的非同一般的关系有所了解。

    于是她说道:“有什么不行的!天龙兄弟能这么说,当然是没把自己当外人,尽孝心是好事,应该成全他。”

    景海棠又吩咐身边的莫扬:“小莫,你去西屋,拿一条长一点的孝布给天龙兄弟,帮他用活结系在腰上。”

    莫扬转身进屋,很快就拿出一条洁白的坯布出来,亲手帮着肖天龙将孝布系在腰上。

    看到肖天龙和莫扬彼此都挺陌生,见面时候连个招呼都没打过,说话时候也没有一丝亲近感。景海棠和聂东方都感到奇怪,按理说肖天龙是莫扬的顶头上司,莫扬年纪轻轻就做到副科长,跟局长的关系绝不至于冷淡到如此程度。

    现在怎么看他们两个怎么都是素不相识的人,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交往呢?跟顶头上司不熟悉、不亲近,莫扬这个副科长是怎么当上的?聂东方脑海中再度浮现出巨大的疑惑。

    这时候楚展笙匆匆忙忙的从坟地回来,恭恭敬敬的对正在沉思的聂东方说道:

    “聂阿姨,爷爷让我带你们去坟地。爷爷还特别交代,今天的情况比较特殊,所有去坟地的女人和小孩,都要在胸前系上一块红布。”

    楚展笙没有解释让他们这么做的具体原因,他又吩咐卢江歌说:

    “奶奶事先已经把红布准备好了,就放在炕柜上面,麻烦你去取来分给大伙。”

    三丫头回到屋里把红布取出来,在楚爱乐的帮助下分给大家,同样也分给楚展笙一块。楚展笙本来想说自己去坟地用不着戴红布,转念一想这么做不妥。

    今天的事情他不是主角,不应该再犯刚才的错误,不能让自己太抢眼,太引人注目,免得引起某些人的猜忌和不快。

    聂东方接过红布,熟练的系在胸前,她稍等一会儿,问道:“都系好了吗?”

    景海棠等人纷纷回答:“系好了”“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