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最佳解决方案

    更新时间:2018-03-24 19:33:22本章字数:3587字

    翁正舟声嘶力竭地叫骂两天两夜,终于造成了他想要的严重后果。翁奶奶最终还是被他气的一口气没上来昏死过去。经村里卫生所的周大夫诊断,认定老人家已经离开人世。

    翁奶奶临终之前,几次握住翁正禄的手,千叮万嘱要把她的遗体送到火葬场去火化,翁奶奶劝说儿子要支持帅青山的工作。

    她给出一个充分的理由,她说她生来就怕冷,怕虫子,尸身被埋在冰冷的土里,随时都会遭受虫子的叮咬,会让她死后不得安生,闭不上眼睛。

    翁正禄表面上答应着母亲,心里还是赞同大哥翁正舟的想法,趁着火葬场的大烟筒还没有修好,赶紧把母亲埋进坟墓。

    翁奶奶突然去世,很快惊动正在下店乡指导工作的莫扬,她立刻带领下店乡政府的民政干部们赶到才郎村,强行阻止翁奶奶下葬,与翁家子女及亲朋好友们在坟地里面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幸好帅青山病情有所好转,拖着虚弱的身体从迷雾岛赶回才郎村,及时阻止了事态的进一步升级。

    翁正禄的理由很简单,既然县里火葬场出了事故,不能及时火化老人的遗体,那他们就有权力、有机会先让老人入土为安。

    莫扬阻止他们将翁奶奶土葬的理由也很充分,虽然因为火葬场的事故,让去世的老人遗体不能及时火化,可是火葬场已经安装了冷藏设施,翁奶奶的遗体可以先送去冷藏,等烟筒修好以后再进行火化。

    而且莫扬还做出承诺,在烟筒没有修好这段时间里,冷藏翁奶奶遗体的费用全部由县民政部门来承担。

    双方各执一词,说的都有道理,在翁家的坟地前面久久争执不下。

    令帅青山和莫扬都感到意外的是,平时口口声声说支持他们工作,会尽心尽力帮助他们的楚昌和翁宝彤,这次却临阵倒戈,公然跟他们作对,坚决不同意将翁奶奶的遗体送去殡仪馆冷藏,在那儿等待火化。

    其实楚昌和翁宝彤也都在想方设法阻止翁家子女荒唐行为,避免他们急不可待的将翁奶奶草草的埋葬。

    无奈楚昌是外人,对翁家的事情不宜插手太多。翁宝彤又是年龄较小的晚辈,在家中的长辈们面前说话没有太大的份量。

    翁宝彤始终不相信奶奶是真的去世,她担心匆忙下葬或者送去冷藏,都会让奶奶完全失去苏醒的可能,那样的结果过于残酷,翁宝彤的心里根本无法接受。

    楚昌比较理智,他对帅青山、莫扬等人说出可以土葬翁奶奶的道理。

    翁奶奶一生劳苦功高、德高望重,待人和气,人缘极好。论功劳,她是名副其实的烈士;论贡献,她是不折不扣的榜样;论品德,她是大公无私的楷模;论交情,她是帅家父子的恩人。

    当年毛主席尚且能法外施恩,特批许世友将军的遗体免于火化。你帅青山就不能来个上行下效,特事特办吗?用你县委书记的权利,特批这位老英雄、老模范进行土葬,完全是可以做到的事情。

    况且中央的强制火化政策并非一刀切,边远的山区和少数民族聚居区允许土葬,这就说明政策还有许多弹性。只要大家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商量,总会能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

    什么事情都要讲究以理服人,楚昌把大道理摆出来,帅青山和莫扬等领导和政府干部们都是哑口无言,帅家人的情绪也很快冷静下来。

    根据楚昌的建议,双方同意暂时先把翁奶奶的灵柩停放在坟地里,等候政府与翁家子女们商量出来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之后,再进行处理。

    于是帅青山和翁正禄回到村里商讨解决办法,楚昌留在坟地里面,吩咐翁家子女们,还有那些赶来帮忙的亲朋好友、老乡们,在这里临时搭建一个灵棚,摆上贡品,大模大样的祭奠翁奶奶。

    此时的翁宝彤已经哭的死去活来,如同泪人一般,寸步不离地守护着翁奶奶的灵柩。

    看到翁宝彤伤心欲绝的样子,莫扬想到前些天跟她相处的一幕幕情景,难免因为刚才对她的态度过分严厉而感到愧疚。 

    莫扬想在这阴森森的坟地里多呆一会儿,想多陪陪这位善良、真诚、朴实、能干的小姑娘。莫扬下意识的看看手腕上的表,看到时针指在下午四点的位置上。

    此时正值盛夏,天气又格外的晴朗,为什么一到下午二、三点钟,坟地这边就变得有些昏暗、阴冷,让人总感觉有一个巨大的阴影,悄悄地笼罩在坟地的上空。

    莫扬顺着阴影的方向,抬头望着西南方向,正好看到才郎河对岸的老头山。过了中午,尤其是三四点种以后,老头山耸立在才郎河西岸,正好挡住阳光照射到坟地这边来,所以才形成一片昏暗的黑影。

    在老头山后面,就是绵延几百公里的大梁岭,那边有很大一片山区隶属于黄金岭县管辖,有很多少数民族同胞聚居在那片大山里面。

    莫扬仔细研究过中央的文件,很清楚那片山区,并不在强制火化的政策范围之内。

    看着这座在黄昏中愈发巍峨挺拔的老头山,莫扬灵机一动,一个巧妙的想法在脑海中闪现。她连忙把这个绝妙的想法,告诉了已经围着翁奶奶的棺材转悠好几圈的楚昌。

    老谋深算的楚昌,听完莫扬的想法之后不禁心花怒放,马上表示赞同她想到的这个好主意,鼓励她立刻回村里找帅青山请示、汇报。

    莫扬来到翁家,直接向帅青山汇报自己的意见,请求帅青山以黄金岭县委书记的名义,特批恢复支前老模范翁邝氏黄金岭县西山乡的户籍。

    西山乡是黄金岭县典型的山区乡镇,位置又处于距离县城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偏远山区,那里的乡亲们死后遗体不用火化,完全符合国家的相关政策。

    帅青山听完莫扬的汇报,不禁拍案叫绝,马上跟翁正禄以及翁家子女们进行沟通。翁家人的态度很明确,只要不把翁奶奶的遗体送到火葬场去火化,县里怎么安排他们都没有意见,都会全力的配合和支持。

    于是,帅青山就把这个任务交给莫扬,让她第二天回到县里,尽快办理相关手续。

    翁正禄的思想观念跟大哥翁正舟一样陈腐,只要让母亲和大哥死后避免火化,付出再多的代价也愿意。他担心夜长梦多,马上央求楚爱国开着下店乡政府的吉普车,载着他和楚昌一起当晚就抄近路直接去了西山乡,连夜为母亲寻找合适的墓地。只等着莫扬回到县城,帮他们办好所有的手续,就立刻将母亲的灵柩运去西山乡安葬。

    莫扬再次得到县委书记的信任和重用,心里自然是洋洋得意,有种踌躇满志的感觉。她看到太阳已经落山,没有再去墓地陪翁宝彤,而是到卢隆家中去找三丫头,求她陪着自己去悦龙川江的水边洗澡。。

    正赶上楚展笙和卢江歌刚刚写完作业,三丫头有些为难的说:“这么晚,江边那儿的蚊子老多了,咱们去那儿洗澡,还不被得让蚊子给咬死啊。”

    莫扬只好将自己在坟地中想到的办法说给他们两个听,并告诉楚展笙和卢江歌,她明天必须要回到县里办理各种手续,帮忙解决翁奶奶遗体不用火化的难题。这段时间天气闷热,身上总出汗,她又在坟地呆了大半天,感觉浑身很脏,不洗得干干净净的再回县城,明天怎么去各单位找领导们办事。

    看到莫扬态度如此诚恳,卢江歌只好答应她的请求。

    卢江歌对楚展笙说道:“你别跟没事儿人似的,莫阿姨可是去帮宝彤姑姑家办事儿,你要全力配合才行。我们两个现在去大弯子沙滩洗澡,你也跟着,好帮我们烧蚊烟,驱蚊子。”

    楚展笙本来打算写完作业就去临时设在墓地的灵堂陪着翁宝彤过夜,听到三丫头的吩咐,只好先陪她们去洗澡。他跟卢隆借了一把很锋利的镰刀,开着皮卡车带着莫扬和三丫头,摸黑赶到悦龙川江边。

    等他们来到了大弯子,莫扬很快就明白三丫头为什么非要选择到这里来洗澡。大弯子沙滩不但宽阔、平坦,还异常的干净,江水也不深,直到现在还保存着白天积攒下来的热量,坐在水里感觉暖暖和和的很舒服。

    更重要的是,在这段江面有一个明显的U形弯,岸边树林密布,艾蒿丛生。

    楚展笙一到大弯子,立刻忙碌起来,他先到树林里找到很多干树枝,又割回来好多的艾蒿,手脚干净利落,十分麻利的跑到西岸烧起蚊烟。

    闷热而柔软的西风席席吹来,夹带着一股浓烈的特殊香味,这是燃烧艾蒿时候散发出来的气味。刚才还成群结队,疯狂围绕着莫扬和三丫头打转,随时准备吸她们身上血的那些蚊子,被烟味呛的一哄而散,很快就在夜幕下飞得无影无踪。

    夜色很美,江水很清,坐在平坦的沙滩上,浸泡在温暖的江水中,莫扬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惬意。

    她忍不住总想把痴情的眼光,放在西边的沙滩上,那里已经燃烧着两堆篝火。一堆被青草盖着,冒着浓烈的青烟,正在为她和三丫头驱赶蚊子。

    另外还有一堆篝火在熊熊燃烧,照亮水面和岸边。借着时明时暗的火光,可以清晰的看到楚展笙潇洒、辛勤的身影,他仍然在那段江岸上面树林或草丛里忙碌着割艾蒿,捡干柴。

    情思迷离的莫扬,好像在浓烈的烟味中,再次闻到那个素昧平生,又让她刻骨铭心的风流少年身上散发出来那种特有的汗水味道。这种味道曾经令她忘乎所以,让她神魂颠倒,曾经让她获得一生最快乐的经历,一直让她无法摆脱,让她无比迷恋。

    此刻在莫扬心里难免会有一种隐隐的酸痛,这个英俊的男孩,可能是她一生中,唯一真正甘心付出一切的恋人,也是唯一能让她获得真正快乐的男人。

    这个男孩此刻就在自己眼前,可莫扬却什么都不能做。不能去呼喊他,不能去拥抱他,不能去亲吻他,因为对于莫扬来说,这个男孩只是一次醉酒后的梦。

    梦醒之后,就当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男孩继续他的生活,莫扬继续为光荣的事业而奋斗。

    痛痛快快的洗完澡,莫扬和卢江歌穿好衣服,准备回到邓奶奶家里好好休息一晚上。莫扬在心里暗暗发誓,就算竭尽全力,明天也要把翁奶奶的事情办好,办得漂漂亮亮的,让翁氏家族几代满意,让帅青山赞赏,让楚展笙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