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起死回生的翁奶奶

    更新时间:2018-03-25 11:26:30本章字数:3542字

    就在莫扬和卢江歌洗完澡,楚展笙和她们准备离开江边的时候,忽然狂风大作,一大片黑乎乎的乌云从西北方向腾空而起。乌云里面夹带着持续不断、此起彼伏的闪电和惊雷,气势汹汹的朝才郎村这边,滚滚而来,倾刻间倾盆大雨劈头盖脸的淋在三个年轻人头上。

    楚展笙想到还在坟地守着灵柩的翁宝彤,他二话不说,立刻跳上停在江边的皮卡车。三丫头也不含糊,拉开车门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准备跟他一起去坟地。

    楚展笙对还在车外犹豫的莫扬说道:

    “莫扬阿姨,快上车,我先把你们送回奶奶家里,然后再去坟地接宝彤姑姑回来。”

    “干吗要先送我回去?直接去坟地接宝彤姑娘吧!风雨这么大,又这么多闪电和惊雷,她在那儿该有多害怕啊。”莫扬着急的说。

    莫扬善解人意,她十分清楚,此时在楚展笙心里最担心的只有翁宝彤,最着急做的事情也有开车去坟地里找她,尽快把她接回到村里躲避风雨。所以莫扬尽管心里很害怕,可是她还是会替楚展笙着想,帮他下这个决心。

    莫扬在与三丫头、翁宝彤相处这段日子里,经常听她们夸赞楚展笙一身是胆,跟他爷爷楚昌学会很多非凡的本领,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给人足够的安全感。

    继迷雾岛上的那场艳遇,莫扬再次体会到这种安全感带来的震撼。这么大的风雨,在如此泥泞的乡村土路上,楚展笙能把皮卡车开的飞快又平稳,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他们很快就赶到了坟地,楚展笙直接把车开到翁奶奶的灵柩旁边。白天临时搭建的灵棚,早就被狂风吹的无影无踪,油灯和蜡烛的火焰都被大雨浇灭,用于祭奠的馒头、豆腐块等贡品,在翁奶奶的棺材前面,散落的满地都是。

    灵柩旁边再没有别人,只剩下翁宝彤一个人,在那儿死死的抱住翁奶奶灵柩不松手。楚展笙了解翁宝彤的性格,估计是她上来那股倔强劲,翁家的亲友们无法把她从坟地里拉走,只好暂时把她独自留在这里,其他人临时去找地方避雨。

    看到这样情景,楚展笙毫不犹豫的拿着雨衣冲下汽车,冒着狂风暴雨跑到翁奶奶的灵柩旁边,将雨衣盖在翁宝彤和自己的头上,并且将翁宝彤在风雨中已是瑟瑟发抖,越发冰冷的身体,紧紧搂在了怀里,义无反顾地用自己的体温和勇气,给她足够的温暖和安全感。

    坐在皮卡车里的莫扬和卢江歌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又难免在各自心里夹杂着浓浓的嫉妒和羡慕。

    几声惊天动地的响雷过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莫扬和卢江歌在车里,看到楚展笙和翁宝彤似乎受到什么惊吓,两人同时从棺材旁边跳开。他们在大雨中,都稍微犹豫了一下,又不约而同的慢慢向棺材靠近,然后趴在棺材上,侧着耳朵仔细聆听棺材里面的动静。

    大约听了两、三分钟,翁宝彤立刻变得发疯一般,用脚用力踹着厚厚的棺材板。楚展笙也跟着她一起疯狂起来,使出浑身力气用拳头砸着棺材盖。

    坐在车里的莫扬和卢江歌开始被他们的举动惊呆了,很快也意识到可能会有什么奇迹发生,她们也都忘记了什么叫作害怕,连忙从车上找到一根橇棍,打开车门跳了出去,跟楚展笙、翁宝彤两人会合到一起,用力撬着棺材盖。

    莫扬带着三个孩子顾不上满天的倾盆大雨把他们浇成落汤鸡一般,也不理会头顶频频出现的闪电,还有震耳欲聋的雷声所带来的恐惧。他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最终把棺材盖撬开,看到翁奶奶突然从里面坐了起来,吓得他们一屁股坐到泥泞的草地上。

    翁奶奶拼命呼吸几口夹杂着雨水的空气,看着地上目瞪口呆的四个孩子。

    她用尽全力呼喊道:“宝彤,宝彤,快把奶奶扶起来,快把奶奶从这儿弄出去。咱们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这里怪吓人的,奶奶实在不愿意再多呆一会儿。”

    楚展笙第一个清醒过来,恢复了神智。他赶紧跳起来,又回到棺材旁边,伸手将骨瘦如柴的翁奶奶从里面抱出来。翁宝彤也看明白了,眼前发生了什么样的奇迹,她赶紧过来帮忙,两人先把翁奶奶抱上汽车,再把吓瘫在地上的莫扬和三丫头也扶到汽车上。

    楚展笙回到驾驶员的位置上,右脚踩住油门,用最大的力度加足马力,带着他们仓皇的离开坟地。

    坐在车上,翁奶奶时而清醒,又时而糊涂。嘴里不停的夸赞翁宝彤孝顺,面对如此可怕的风雨都不肯抛下奶奶,跟其他人去找地方避雨。

    她还夸讲楚昌聪明绝顶,要不是楚昌用气功在棺材底板上扣出几个洞,始终往封闭的棺材里面输送着新鲜的空气,翁奶奶恐怕真要命丧黄泉。

    此时的翁奶奶说话有些含含糊糊,却在那儿不断地赞扬着楚展笙和莫扬,还有三丫头,说他们三个孩子讲义气、重感情,是举世无双的大好人,将来一定能得好报,是大富大贵的人。

    能在这样极端恐怖的天气条件下,仍然义无反顾的在漆黑的坟地里,老人的灵柩前陪着翁宝彤,他们之间还真有着一种肝胆相照,世间罕见的真情厚意。

    翁奶奶在狂风暴雨中起死回生的消息,轰动了整个悦龙川地区,才郎村周围方圆上百里的村镇的老乡们,以及国营农场的职工们,纷纷跑到才郎村来祝贺,翁家把丧事办成了喜事。

    翁奶奶回到家里,没有责怪大儿子翁正舟想把她活活气死的做法,而是推心置腹的劝翁正舟认清形势,放下保守的观念。翁正舟羞愧难当,整天以泪洗面,从此开始吃饭喝水,并且积极吃药打针,配合治病,准备继续陪伴着老母亲好好地再活一段时间。

    翁奶奶复活,提醒了帅青山。他使用才郎村村委会的电话指示公安局长老瞿和民政局长肖天龙,暂停调查火葬场大烟筒倒塌的原因,集中精力尽快修复火葬场受损的设备。

    帅青山没有急于返回县城,因为他收到一封私信,信中透露出悦龙川专区近期将要进行的一系列人事调整,虽然没有明确说明要他接替老组织部长的职务,从信中的内容不难看出,这种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大。

    写信的人还叮嘱他,中央对金子岭的试点工作很满意,对他们的阶段性经验总结报告极其重视。上级领导希望他能再接再厉,脚踏实地的做好现有的每一份工作,用实事求是的态度,奋勇拼搏的作风,迎接组织上更高的考验。

    看完这封信,帅青山决定继续留在下店乡,对所辖的十几个村子进行实地调研。莫扬以民政局干部的身份陪他一起,逐村进行检查和指导试点工作。

    翁奶奶复活没两天,翁宝彤的母亲又病入膏肓。在翁宝彤强烈要求下,翁正禄同意送妻子去黄金岭县城寻找最好的医院治疗。如此一来,高额的医疗费用让翁家难以承担。

    在这些年里,随着楚展笙土地面积的增加,收入也不断增高,他每年都会分给翁宝彤一些辛苦费。翁宝彤就把这些钱积攒起来,以备非常之需。这次给母亲治病,翁宝彤把这些积蓄全部用上也无济于事。

    翁家陷入两难的境地,继续给宝彤娘治病就会欠更多的债,而且还不一定能治的好。不治又于心不忍,尤其是翁宝彤绝不会容忍一家人眼睁睁看着母亲在炕上等死。

    父亲翁正禄愁眉苦脸的回到家中,他之前把所有亲友们都借个遍,凡是能借钱给他们的都已经借过,就连帅青山和莫扬都慷慨解囊,把这个月工资借给他。现在再回到家里,已经是走投无路,再想借到一分钱都比登天还难。

    看到儿子几近绝望的神情,翁奶奶也跟着着急,她吩咐说:“老六,你去老楚家,把那个小崽子给俺找来,俺有话跟他说。”

    翁正禄不解母亲这时候找楚展笙的用意,不知道这位经常神智不清的老母亲想要干吗?他心烦意乱的胡乱应付说:“俺地娘啊,你可别在这儿时候添乱了!笙儿这阵子要考试,正忙着复习呢,哪有时间来陪您闲唠嗑啊。”

    “你个混玩意儿,俺找那小崽子是为了借钱给你老婆治病,俺咋就成了添乱呢?”翁奶奶气得训斥儿子。

    翁正禄怔一下神,又摇摇头,唉声叹气的说道:“俺地娘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这些年里老老少少,大大小小有多少事情,人家楚二哥和笙儿出过多少力,借给我们多少钱了?再说前阵子帅书记家迁坟,花的都是笙儿的钱,他还上哪儿去弄钱再借给咱们啊?”

    “俺不管这些,就算小崽子卖房、卖地,也要帮着宝彤渡过这个难关,把她娘的病治好。”翁奶奶一时着急,也顾不上她年老体弱肺活量不够用,气喘吁吁的大声说着,“你只管去把那小崽子给俺叫来,有啥话俺对他说,你躲一边拉子去,不用你操心了。行不行?”

    看到老母亲态度这样坚决,情绪如此激动,翁正禄仔细想了想,老母亲这么想也不是没道理。宝彤这些年与楚展笙的关系如胶似漆、亲密无间,时时心疼、爱护他,处处帮助、照顾他。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很难不让别人产生猜疑和联想。既然如此,由一百多岁的老母亲对楚家提出借钱的要求也不算过分。

    翁正禄听从母亲的指示,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楚昌家中,他担心这次即使是老母亲出面,恐怕也不能如愿。毕竟楚家一直在竭尽全力的帮助他们,对待翁家已是仁至义尽,不能因为几个病人,把楚家也连累的倾家荡产。

    楚展笙很晚才回到奶奶家里,发现那台皮卡车不在院子里,脸上露出失落的神情,心情格外忧郁起来。

    邓奶奶正在等着他,问道:“笙儿,作业写完了吧!晚饭吃了吗?”

    楚展笙把书包放好,赶紧回来扶奶奶进屋,又说道:“今天作业不多,在我卢伯伯家都写完了,晚饭也是在那儿吃的。”

    邓奶奶这才说道:“你翁六爷下午来找过你,太奶奶有事要跟你说,让你放学后千万去一趟他家。”

    听到奶奶的话,楚展笙脸色变得更加忧郁,他轻声问道:“我六奶的病还那么严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