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屡遭变故

    更新时间:2018-03-26 07:26:22本章字数:3286字

    邓奶奶不由得叹口气说道:“可怜宝彤这孩子太孝顺了,侍候三位老人这么多年从来没抱怨过一个字。她娘病成这样,每天要花那么多的钱,她都不肯放弃,哪怕她娘有一丝活着的希望,她都想去争取。这孩子心善,有良心,笙儿,你一定要尽自己一切所能,多帮帮她。”

    楚展笙得到奶奶的鼓励,心里变得更加坚强,他不再像刚才的忧郁和低沉。

    他对邓奶奶说:“放心吧,奶奶!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您先在家休息,我去翁五爷家看看,太奶奶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儿想吩咐我做。”

    邓奶奶看到宝贝孙子转身要出门,连忙说道:

    “噢!对了笙儿。今天帅晓嫣找人来把你的车开走了,她让我捎话给你,明天她会亲自去医院,把卖车的钱给宝彤送去。她让你不要操心这些闲事儿,专心复习好功课。”

    随后邓奶奶又补充一句:“但愿这些钱能帮上宝彤的忙,早点把宝彤娘的病治好。”

    看到楚展笙如期而至,翁正禄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一点。走进翁奶奶的小屋,楚展笙还像以前一样,麻利的脱鞋上炕,先忙着给翁奶奶捏肩捶背。

    翁奶奶面带微笑,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会儿这种舒爽的感觉。

    她仍然闭着眼睛问道:“小崽子,这两天咋没来侍候太奶奶?是不是怕宝彤再找你借钱?”

    “娘啊,俺今天不是说过吗?笙儿要考试,要忙着复习功课,要是天天来咱家侍候您,那样会耽误孩子的考试成绩。”在一边的翁正禄担心翁奶奶得罪楚展笙,彻底不想再借钱给他们,连忙讨好说。

    翁奶奶睁开眼睛看着儿子,说道:“俺们娘俩儿说话,哪有你啥事儿。你快出去吧,该忙啥忙啥去。”

    等翁正禄走出小屋,翁奶奶再把双眼闭上,继续享受楚展笙周到的按摩服务。

    她又问道:“听你五爷说,今天去你奶奶家里,没看到宝彤常开的那台大屁股轿车。太奶奶现在想知道,你把那车弄哪儿去了?”

    楚展笙用两只大姆指,稍稍用力在翁奶奶颈椎关节上推了推。

    然后说道:“我让晓嫣姐帮着把那辆车卖了,钱不算太多,全都拿给宝彤姑姑,帮我五奶奶治病,也许能帮着她们顺利挺过这一劫。”

    他刚说完,从翁奶奶满是皱纹的眼角里挤出一滴热泪。翁奶奶抬手拉起楚展笙的左臂,把他的左手放在自己的肩头,用力拍了拍他的手背。

    激动的说道:“小崽子,好样的!俺家宝彤没有看错你。”

    随后翁奶奶紧紧握住楚展笙的手,轻声说道:“小崽子你不用慌,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宝彤和她爸欠了你多少钱,每一笔你都要记得清清楚楚喽,等将来太奶奶帮他们还给你。”

    楚展笙还以为翁奶奶在安慰他,给他开心丸吃,偷偷的笑了笑,也没有说话。

    “小崽子,还在那儿偷笑,是不是以为太奶奶说大话诳你啊?”翁奶奶假装气愤的说。

    楚展笙连忙安慰她说:“太奶奶,我是在想,您老人家今年都已经一百一十多岁了,这么大把年纪,攒点钱不容易,您留着自个儿花,五爷爷欠我的钱不着急还。”

    翁奶奶突然小声说道:“小崽子,把耳朵贴过来,太奶奶有个大秘密要告诉你。”

    不管翁奶奶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大秘密,此时楚展笙必须听她的话,连忙弯下腰,把耳朵贴近她的嘴边。

    翁奶奶用更低的声音对楚展笙说道:“小崽子,太奶奶藏着一些宝贝,有金条、有袁大头、还有一些珠宝首饰,都是俺年轻时候从你亲太奶奶手里分到的,拿出来也许还能卖好多好多的钱来呢。”

    看翁奶奶说话的表情和口气不像是说胡话,更不是撒谎。楚展笙心里感到震惊,刚想说什么,翁奶奶赶紧示意他要注意保密,不能再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

    楚展笙不解的问翁奶奶:“太奶奶,现在五爷和宝彤姑姑在四处借钱,您为什么不把那些东西拿出来帮他们?”

    “小崽子,你年纪还小,不懂得太奶奶这么做的奥妙,俺想你这么聪明,迟早会理解太奶奶的苦衷。”翁奶奶无可奈何的说道。

    楚展笙最终弄明白了翁奶奶这么做的真正用意,翁奶奶和无儿无女的翁正舟都由五儿子翁正禄赡养,他们母子常年卧病在床,给翁正禄的家庭造成极其沉重的负担。

    翁奶奶的子女众多,大多又都上了年纪,身体都不算太好。此时的翁家,养老、治病都是最严峻的问题,最大的困难,导致每个家庭都急需一笔钱来缓解压力。

    翁奶奶必须藏好这些钱,等到她临终前再拿出来,先把各家欠债还清,剩下的钱再分给子女们。这样做既能保证公平合理,也避免后代们为了争夺财产而伤害到亲情。 

    楚展笙卖车的那些钱借给翁宝彤以后,如同泥牛入海,对于挽救宝彤娘的生命仍然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卧病十多年的老夫人,最终在黄金岭的医院里与世长辞。

    翁宝彤十几年来,一直含辛茹苦地照顾着三位卧病不起的老人,已经是相当的难能可贵。翁宝彤冒雨救出死而复生的奶奶,已经给她的身体健康造成极大的伤害。她还没来得及好好休养、调整心态,又开始忙着到医院里照顾病危的母亲。

    母亲去世,再次让她陷入悲痛欲绝的境地。此时的翁宝彤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程度。她已经哭不出声音来,只能嘶哑着苦苦哀求翁正禄,坚持把母亲的遗体送去火葬场火化。

    翁奶奶也帮着翁宝彤说话,她软硬兼施强迫翁正禄答应宝彤的请求,先把宝彤娘的遗体送到火葬场冷藏,等设备修复好之后再进行火化。

    火葬场的设备很快修复,宝彤娘顺利火化,骨灰由翁宝彤的几个哥哥带回才郎村安葬。帅青山亲自给火葬场打招呼,免除宝彤娘在黄金岭县殡仪馆内的一切费用,包括冷藏、火化和购买骨灰盒。对于翁正禄来说,帅青山这么做是他一个莫大的安慰。

    刚刚安葬完宝彤娘,翁正舟悄然离世,临终前他没有说一句话。大哥的沉默,却让翁正禄左右为难,是偷偷的把大哥埋掉,还是送去火化,他久久拿不定主意。

    翁正禄的犹豫不决,导致大哥的遗体在家里停放四、五天之久。在这炎热的夏季里,全家人一起陪着死去的翁正舟一块受罪,一家人纷纷绞尽脑汁,想尽办法防止尸体腐朽。

    在这两天里,附近的向阳村有一个姓谢的老人去世,谢家子女不听下店乡民政人员的劝告,坚持把亲人埋葬。帅青山这次使用雷霆手段,派人强行把死者挖出来,准备送到火葬场火化。

    谢家纠集一伙人,在半路上拦截民政人员运送死者遗体的时候,莫扬挺身而出,阻止这些老乡们的非法行为,耐心的给他们宣传政策,讲道理,为民政人员运走死者争取时间。

    谢家一群蛮横无理的男女们,看到莫扬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为了泄私愤,对她又打又骂,还有几个色胆包天的家伙动手动脚,趁机吃她豆腐,占她的小便宜。早就有所准备公安民警们名正言顺的出手,一连抓住五、六个动手打人,还有对莫扬耍流氓的村民。

    帅青山借这个机会杀鸡儆猴,毫不手软,要求司法部门严惩这些胆大妄为的不法之徒。而且要求谢家赔偿莫扬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以及缴纳巨额的罚款。

    一直在观望的翁正禄,真正见识到莫扬和帅青山高明手段,暗自庆幸自己不是他们想要全力对付的目标。看到谢家灰溜溜的下场,翁正禄成为了惊弓之鸟,乖乖地把大哥的遗体送去火化。

    翁正舟去世后不久,翁奶奶最终还是永远的离开人世。这一次翁家人格外慎重,先把翁奶奶送到县城大医院抢救,抢救无效之后,由医院权威医生认定翁奶奶的确是真正的死亡。

    尽管翁宝彤无比伤心,但也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这一次她不再阻挠将翁奶奶的遗体火化。楚昌变得沉默寡言,看上去比以往苍老许多,他只是尽心尽力地帮着翁家操办丧事,不再多管闲事。

    翁家子女同意将老母亲的遗体火化,才郎村的党支部和村委会就能名正言顺地为翁奶奶举行隆重的追悼会。

    追悼会由村支书邓金涛亲自主持,平时不苟言笑,又满嘴粗话的他,在追悼会上发言却表现出很高的水平,他在任何会议讲话,从来不使用发言稿,所有发言都是现场临时发挥。

    邓金涛眼含热泪,先以才郎村党支部书记的名义赞颂翁奶奶一生中许许多多的光荣事迹,又以一个晚辈的身份深切缅怀翁奶奶对待所有乡亲们的善良与恩情。

    邓金涛最后不忘为自己和才郎村歌功颂德,没有才郎村的人杰地灵,造就不出来翁奶奶这样优秀的模范人物,更无法成就黄金岭的骄傲。没有以邓金涛为首的党支部和村委会的正确领导,不会有才郎村日新月异的变化,只有如此幸福美满的生活,才能促成翁奶奶的健康长寿。

    翁奶奶岁数是悦龙川全区之最,全村乡亲们都跟着感到自豪。

    正在与县委书记帅青山一起在下店乡搞调研的莫扬,专程代表帅青山来到才郎村参加翁奶奶的追悼会。

    莫扬接受卢隆、翁正禄还有翁宝彤的诚挚邀请,在追悼会上发言。她由衷的感谢翁奶奶,以及翁家子女们对她和帅书记的工作所给予的大力支持,深情地回忆翁奶奶生前与她相处的那段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