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求救暗号

    更新时间:2018-03-27 00:25:36本章字数:3170字

    虽然她们相处的时间很短暂,翁奶奶生前教会莫扬很多有用的东西,让她明白更多的人生道理。尤其是那个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的夜晚,莫扬亲眼目睹过翁奶奶神奇地复活,给她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震撼和启迪。

    莫扬讲到这里,不禁声泪俱下,连累着翁宝彤跟着她一起泪如雨下。两位姑娘真情流露,参加追悼会的乡亲们无不为之动容。

    翁奶奶死而复生,又寿终正寝,给翁家方方面面都带来巨大影响,彻底扭转翁家人世代执拗、保守的性格,帮助翁家晚辈们的思想境界提升到新的高度,同时也为翁家晚辈争取到很多荣誉,有些晚辈还因此获得意外的政治利益。

    翁奶奶曾经偷偷告诉楚展笙的秘密,随着她的真正去世而浮现真容。原来她私藏着六根金条和五千块大洋,子女们按照她的遗嘱对这些财富进行了处理。

    首先要偿还所有子女们欠下的债务,包括翁宝彤因为给三位老人治病,还有照顾三位老人的生活而花出去的那些钱。清理后的剩余部分,由翁宝彤负责平均分给翁奶奶的每一个后代。

    对于楚展笙和卢江歌来说,翁宝彤的事情也是他们的事情,翁家的三位老人接二连三的重病、去世,给照顾他们的翁宝彤身心造成极其沉重的伤害。受此影响,楚展笙和卢江歌的期末考试成绩也是前所未有的低落。

    楚展笙勉强保住他学年第一名的好成绩,这还是因为出现莫名其妙的原因,造成全学年的成绩总体下降,他才侥幸坐稳期末考试头名状元的宝座。

    出现这种情况,让学校领导和老师们都感到无比的困惑和焦虑,学校随即做出这个暑假给全体学生补课的决定。假期补课的作息时间不像正常上课那样严格,每天下午只上一两节课就可以放学回家。

    这一天午饭刚过,教室外面就开始大雨滂沱。这样恶劣的天气会给楚展笙和卢江歌回家时候,在路上造成极大的不便。对于这两个不畏艰难险阻的孩子来说,这种情况司空见惯,早就习以为常。

    上完下午第二节课,外面的雨稍微小了一些,补课老师心疼孩子们,提前让他们放学回家。楚展笙和卢江歌穿上雨衣,共用一辆自行车,三丫头坐在后座上紧紧搂着楚展笙的腰,他们俩儿就这样冒着大雨匆匆忙忙的离开学校,踏上回家的路。

    还没有走出下店镇,就看到由下店乡返回黄金岭县城的客车停在路边,好像是出现很严重的故障,司机正在那儿忙着维修。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楚展笙心里总是感到异样的烦躁与不安,脑子里不停的在想帅青山,以及陪着帅青山下乡调研的莫扬,心里暗暗为他们的此次旅程感到有点担忧。

    据说今天是帅青山下乡调研的最后一天,准备乘坐下店乡到黄金岭县城的最后一班客车回县里。楚展笙不知道他们此时此刻,有没有坐在那辆发生故障的客车上?或者正冒着大雨在公路旁某个路口,等着这辆晚点的客车。

    回家的路上,楚展笙留心观察公路旁的每一个路口,可惜不管他看的多么认真,所经过的每个路口上,在这样的大雨中都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在经过红日村路口时候,仍然没有看到莫扬和帅青山,可是在路旁的草丛中,楚展笙惊讶地看到一个又破又脏的黑色皮包。楚展笙想起帅青山每次下乡时候,总是带着一个陈旧的黑色皮包,外表与路旁的这个皮包很像。

    爷爷楚昌经常跟楚展笙讲年轻时候的故事,他们与帅民生一起干革命,打鬼子,在他们战友们之间,经常会用许许多多奇妙的方法进行联络。爷爷教会楚展笙怎样在路口旁边设置报警暗号,又怎样利用地形和草木指引方向,还要留下什么样的痕迹可以做为彼此联系的信息。

    草丛中的那个黑色皮包丢弃的位置,还有摆放的方式,恰巧符合爷爷他们老一辈革命者们在战争时期,常常使用的报警求救暗号。

    楚展笙心头一凛,连忙跳下自行车,到路旁捡起那个皮包查看。皮包很旧,表面很破烂,皮包里面是空的,乳白色的衬布还没有来得及被雨淋湿,仍然十分的干净。

    楚展笙在皮包的内衬布上仔细查找,终于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找到四行诗句。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而东西南北风。”

    这是郑板桥的诗句,整首诗除了“青山”两个字是小篆字体之外,其他的字都是工整的小楷。

    楚展笙马上就能确定这是帅伯伯经常使用的皮包,他了解帅青山是个生活朴素的人,也知道这个皮包对他有着非凡的意义,绝对不会如此随随便便的丢弃在路边草丛中。

    “帅伯伯和莫扬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楚展笙心里大惊,他连忙仔细查看皮包外表那层破烂的皮革。那些破口不是用刀或者其它硬物划出来的,而是用手指在紧急情况下,用力撕扯出来的痕迹。

    楚展笙不顾黄豆一般大小的雨点打疼自己的脸和眼睛,反反复复认真查看皮包上的痕迹,终于辨认出来里面隐藏的暗号。通过这些暗号,楚展笙完全可以断定帅青山和莫扬,在路口等车的时候被坏人劫持,皮包上的痕迹还隐藏着他们被劫持的具体时间。

    知道了具体时间,楚展笙很容易推算出来他们被带走的方向,大致是向南。

    很显然,帅青山同样熟悉父辈们经常使用的联络方法,他也清楚楚昌会把这些神秘的技能,毫无保留地教给宝贝孙子楚展笙,他还知道楚展笙每天上学、放学必然会从这个路口经过。

    在他遇到危险的紧要关头,只能用这种方法神不知,鬼不觉地给楚展笙留下求救暗号。能不能管用他已经来不及去想?因为这是他和莫扬能够及时得到解救的唯一希望。

    楚展笙站在路口向南观望一会儿,这条路是通向南边的红日村,在半路上有一个向西拐的叉路,可以通向才郎河边的白鲢滩泵站。

    白鲢滩泵站已经废弃好多年,那儿不仅偏僻,路还非常的难走,最近一段时间还有人说那里闹鬼,传言极其的恐怖。坏人劫持帅青山和莫扬向南去,不可能去人口众多的红日村,只能选择去白鲢滩泵站。

    不管坏人是出于什么原因劫持的帅青山和莫扬,他们两个此时的处境一定是非常的凶险,已经容不得楚展笙有半点犹豫和耽搁。

    他对三丫头说道:“帅伯伯和莫扬阿姨刚才来过这里,现在很可能被坏人绑架,情况非常地危险。你赶快骑自行车回家找爷爷来接应,我一个人先去白鲢滩看看,帅伯伯和莫扬阿姨很有可能被坏人带到那里去了。”

    “你一个人去白鲢滩太危险,我要跟你一起去。”卢江歌是个性格刚强,脾气倔强的姑娘,她绝不会上眼睁睁看着自己心上人孤身冒险。

    她又说道,

    “这里距离白鲢滩好几里路,你跑到那儿也累得半死,还怎么救人?咱俩先骑车去看看,确定帅伯伯和莫扬阿姨确实在那里,确实遇到了危险之后,我再回村里找爷爷来用你也不晚。如果他们没在那儿,咱俩可以再骑车去别处找,总比你用双脚走着去找要快得多。”

    楚展笙觉得三丫头的话很有道理,就不再坚持刚才的想法,直接跨上自行车,卢江歌敏捷的坐在后座上。楚展笙用力蹬着脚踏板,在泥泞的道路上把自行车骑到最高的速度,直奔才郎河边的白鲢滩泵站。

    他们一拐进叉路口,远远的就能看到泵站里面的那几栋破败不堪的房子。房子后面是一个宽敞的大院,四周是高高的围墙,只有大门是用粗钢筋焊制的,十分粗壮和结实。透过大门钢筋之间的空隙,隐约可以看到院子里停着一辆绿色的吉普车。

    这是废弃的泵站,好长时间没有人上班和居住,在这样大雨天气里,还有人开车来这里,不能不让楚展笙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

    要是再继续骑着自行车从路上接近泵站,很容易被那里面的坏人发现。楚展笙和卢江歌把自行车藏在路边的玉米地里,他们两个手牵手,不顾玉米地的湿滑与泥泞,在茂密的青纱帐掩护下,悄悄向泵站靠近。

    楚展笙和卢江歌绕过大门,蹲在围墙根仔细听了听,里面果然时断时续地传出来女人的惨叫和呼救声,不时还伴随着一群男人的辱骂和狂笑。

    楚展笙贴在卢江歌的耳边低声说道:“你留在这儿,我翻墙进去看看情况,如果真的需要找人来帮忙,我再翻墙出来找你。你要用最快的速度回去找爷爷,告诉他帅伯伯在这里遇到危险,要他赶紧来帮我救他们。”

    说完,楚展笙双手扒着围墙砖缝,像一只敏捷的猎豹,迅速翻过两米多高的围墙,悄无声息的跳进大院。然后又闪电一般的沿着房子的墙根,靠近里面有叫声的那个房间,蹲在后窗下面见机行事。

    紧张又疲劳的楚展笙刚想喘口气,忽然感到身后有一团温暖的气息快速逼近,他想到一定是三丫头也固执地跟了过来,连忙回头示意三丫头要格外小心,千万不能弄出半点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