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归路漫漫

    更新时间:2018-03-29 05:10:32本章字数:3154字

    莫扬仍旧一丝不挂的蜷缩在墙角,同样赤身裸体的帅青山一手搂着她,一手紧紧抓着一根角铁,角铁上沾满血迹。帅青山身上同样多处伤口,同样在不停的流血。

    那些歹徒也伤的不轻,有的被打残,丧失民战斗力;有的看到楚展笙如此勇猛善战,拼杀这么长时间还这么顽强,感到心惊胆战,心里产生了畏惧;有的担心会有越来越多的援手赶来帮助帅青山,事态完全超出他们的预料而感到了绝望。

    果然,在楚昌两兄弟威风凛凛出现在泵站的时候,那些歹徒再也没有刚才那么嚣张,双方再次大打出手。楚展笙在两位爷爷强有力的支援下,很快占到上风,那些歹徒见势不妙,赶紧仓皇逃跑。

    由于歹徒们有吉普车,楚展笙和爷爷拦不住他们,也追不上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逃之夭夭。

    回到泵站食堂,帅青山和莫扬的衣服已经被歹徒们撕成碎片,连一件遮羞的衣裤都没找到。楚昌吩咐楚展笙脱下衣服、裤子给莫扬穿,同时让他背起莫扬赶紧离开泵站。

    卢隆主动脱下裤子给帅青山,两人身上都有伤,就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走出泵站。楚雄手握大斧,紧紧跟在他们身后,以防那些歹徒卷土重来,准备随时保护大家。

    漆黑的泵站食堂里,现在只剩下楚昌一个人,他找来一根木棍,在木棍的一头缠上破布,用打火机把破布点燃,用来当做火把照明。

    他把房间里的所有破布、碎纸和木料堆起来点燃,火堆越烧越旺。借着更加明亮的火光,他又仔细察看房间里的每个角落,再没有发现可以泄露帅青山和莫扬身份的蛛丝马迹,他才放心地离开泵站。

    楚展笙身上只穿着内衣内裤,背着莫扬在泥泞的田间道路上,十分艰难地跋涉着。在他背上的莫扬心潮翻滚、百感交集,浑身瘫软无力地偎依在这片宽厚、坚强,富有异性吸引力的脊背上,感觉比上次在迷雾岛时候更加温暖,更加安全。

    刚才在泵站,那群歹徒当着县委书记的面对她百般凌辱,让她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她本想找机会一死了之,让自己的耻辱伴随着肮脏的身体永远化成灰烬。

    莫扬万万没想到,楚展笙会及时的出现在泵站,竟然还能奋不顾身的与那些歹徒展开殊死搏斗,硬是把她的生存希望从死神的魔掌里抢了回来。楚展笙用他勇敢的行动,唤醒莫扬重生的希望,给她继续面对生活的强大勇气。

    莫扬贴近楚展笙的耳边,忍不住用极其微弱的声音问道:

    “笙儿,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被你看到了,你不会嫌弃我吧?”

    “不会!”楚展笙不假思索,十分干脆的回答了她的问话。

    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像一股暖流涌进莫扬饱受摧残的心灵,让她感受到浓浓的关爱,而且用这足够的理解和信任,帮她抚慰痛不欲生的感觉。她忍受着身体某些伤处火辣辣的刺痛,娇柔无比地把脸偎依在楚展笙结实的肩膀上。 

    莫扬心里突然出现一种迷茫,她甚至想知道这种迷茫是不是代表着真正的爱情。

    她性格开朗,家庭条件优越,在学校里忙着考好成绩,在工作中忙着争取做个好干部,她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个人感情问题,从来没有品尝过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滋味。

    自从在客车上偶遇帅青山,并且了解到这位封疆大吏的为人光明磊落、性格温柔,莫扬觉得自己终于在阅江川找到了依靠。但是她非常清楚,这绝对不可能发展为真正的爱情。

    在迷雾岛上,莫扬意外被楚展笙身上那种特有的男性魅力给征服,情窦初开,忘乎所以的偎依在一个陌生男孩的怀抱,那也有可能只是一种感情寄托,能不能算爱情她自己也不知道?如今遭受到这样惨无人道的羞辱,莫扬预感到这一生不可能再得到真正的爱情。

    当初在迷雾岛,莫扬借口酒醉,又因为三丫头错误的行为推波助澜,陷入疯狂的莫扬把贞操献给了素昧平生的楚展笙,那不是一时荒唐的冲动行为。莫扬早就预料到,自己想要出人头地,想要尽快实现理想和抱负,迟早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把自己的贞操给了不想给的人,她的青春就会变得一文不值。万一将来有一天后悔的时候,一定会责怪自己的身体和思想无比肮脏,会抱怨为追逐名利牺牲掉了最宝贵的青春记忆。

    今天这次悲惨的遭遇,更加证实莫扬当初在迷雾岛上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如果真是在这种情况下丢掉的贞操,她这一辈子都会活在无尽无休的悲伤与耻辱当中。

    今天的经历是场无比残酷的恶梦,莫扬的身体和人格彻底遭到践踏,在她的人生当中最后的可以炫耀的资本被无情剥夺,她感觉从此变得一无所有。

    莫扬忽然释怀,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在未来人生旅途中再也没有顾虑和羁绊,她完全可以放开手脚为热爱的事业而拼搏、奋斗。

    莫扬明白祸福相依的道理,能不能因祸得福?就看她能不能像凤凰涅槃那样浴火重生,善于治疗曾经的伤痛,敢于鼓起勇气重新做人。

    楚展笙没心思理会莫扬在他脊背上心里想着什么,在他脑海里始终浮现着一个鬼魅般地身影,让他感到万分焦虑和不安。

    他在白鲢滩泵站看到那个戴眼镜的男人,手里拿着照相机,对着帅青山和莫扬不停的拍照,就是他脑海中最可怕的鬼魅。

    如果让那些相片流传出去,不管对帅青山,还是对莫扬都是致命的打击,很有可能会连累到他和爷爷,甚至波及到对此一无所知的父亲。

    后果有多么的严重,谁都难以预料。楚展笙觉得必须把这个特殊的情况告诉爷爷,所以他故意放慢脚步等着爷爷追赶上来。

    背着莫扬走出很远一段路,楚展笙感到有些累,索性停下脚步休息一会儿。莫扬的脸庞瘫软地贴在他的肩膀上,呼吸微弱,身体还在微微颤抖。楚展笙就把托着莫扬屁股的双手用力往上抬了抬,让她能感觉到更加舒适一些。

    然后轻声问:“你怎么了?莫扬阿姨。”

    “没事儿。”莫扬含糊不清的说,“笙儿,你真好!你要是累了,把我放下,咱们歇一会儿吧。”

    听到她用娇柔的声音呢喃着,楚展笙的心里不禁一荡,回想往事,难免有些浮想联翩。这不是想入非非的时侯,距离才郎村还有一段路程,路上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楚展笙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跟着大家快速往回走。

    又坚持走了好长一段路,在前面拐弯的地方,突然出现三个拿着手电筒的人,楚雄毫不犹豫的抡起大斧挡在大家前面。

    听到前面有人大声说道:“大伯,我是爱国,我是来接你们的。”

    楚雄虽然听不清楚爱国说的是什么,可是他熟悉楚爱国的声音,他放下手里的大斧,呆呆的站在原地等楚爱国走到面前。

    看到来接应的楚爱国,帅青山和卢隆再也坚持不住,顿时瘫坐在满是泥浆的路面上。跟在他们身后的楚展笙,不由得长舒一口气,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休息,仍然坚强地把莫扬背在身上。

    跟楚爱国一起来的还有翁宝彤和三丫头,她们都推着自行车,大家先把有气无力的帅青山和卢隆扶上自行车,又把莫扬从楚展笙后背抱到自行车上。

    楚爱国这才焦急的问楚展笙:“怎么没看到你爷爷,他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爷爷在后面,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追上来。爸爸,你先送他们回去,我回去找爷爷。”楚展笙忍受着劳累,还有浑身的伤痛,斩钉截铁的说。

    楚爱国看着儿子浑身是血,脸色苍白,非常的心疼,说道:“你身上有伤,赶紧跟着帅伯伯他们一块走,我去泵站找你爷爷。”

    “不用去找,我回来了。”在不远处出现楚昌矫健的身影,一边快步追上来,一边对楚爱国说着话。

    用自行车载着受伤的卢隆和莫扬,大家赶路的速度加快很多。不用再背着莫扬,楚展笙体力很快得到恢复,他找机会把泵站里有人拍照的事情,悄悄告诉了爷爷和父亲。他们听完都感到无比震惊,但谁都没有过分惊慌,都在心里暗暗想着对策。

    楚昌吩咐楚展笙说:“咱们现在必须抓紧时间回家,赶紧为你们几个疗伤。尤其是你卢伯伯,伤的很重,流出太多的血,情况已经中非常的危险,再多耽误一些时间恐怕会出大事。”

    接着他又催促大家加快脚步,尽量早点回到家里。

    今天的事情真如楚昌的猜测,并不是什么偶然的劫持事件,而是有人针对帅青山而精心策划的一次阴谋。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找到那些歹徒,尽早把那些相片毁掉,绝不能让一寸有关帅青山和莫扬的相片泄露出去,不然后果有多严重,谁都不敢想像。

    快要接近才郎村口,楚昌快步追到帅青山身边,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他。帅青山也想起当时的确有个歹徒专门负责拍照,他顿时吓得面如土色,连忙乞求楚昌,一定要想尽办法,帮他毁掉那些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