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歹徒的行踪

    更新时间:2018-03-30 00:24:25本章字数:3145字

    楚昌对帅青山说道:“五岳啊,这次明显是针对你的阴谋,最终目的是想把你政治前途彻底毁掉。不难猜出,今天这事儿幕后的主谋,一定是那些企图想跟你竞争新职位的人。你好好想想,在这些人当中有谁会这么做?又有谁有能力这么做?”

    帅青山寻思半天,凑近楚昌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出一个人的名字,还有这个人现在的所在单位和职务。

    楚昌赞同的点点头,又对楚爱国说:“这些人很可能是早有预谋,专门从悦龙川赶来对付五岳。这些人狗胆包天,敢做这么大的事情,下店乡一定有他们的同伙,而且事先还要制定周密的计划才行。他们必须提前做很多的准备工作,比如踩点、跟踪等等,必须要看准机会才敢下手。”

    楚昌犹豫一下,接着又问楚爱国:“这几天你在上下班的路上,或者在下店镇里工作时候,有没有见过从外地来的绿色吉普车?”

    楚爱国仔细想想,说道:“下店乡最近确实有一辆外地的吉普车,是绿色的,挂着西河县的牌照,好像是专区监狱局的车。我在公路上见过几次,看不清开车的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平时把车停放在哪儿。” 

    楚昌听楚爱国说完,不由的停下脚步,双眼凝视着帅青山问道:

    “黄金岭县公安局的老瞿,跟你的私交好不好?这个人可靠不可靠?”

    帅青山说道:“别看老瞿平时大大咧咧的,不苟言笑,又不喜欢阿谀奉承,可是他这人生性耿直、心地无私,做事严谨认真,光明磊落。对党对组织都很忠诚,是个非常可靠的好干部。”

    “爱国,你赶紧骑上自行车,带着五岳去村委会。”楚昌吩咐自己的儿子说。

    又对帅青山说道:“你用才郎村委会的电话,以你县委书记的名义命令黄金岭公安局,全力以赴封锁所有从黄金岭通往悦龙川的道路,扣留所有外地牌照的车辆。至于用什么理由采取行动,让他们自己找,自己编。你只要严格要求他们,必须做到谨慎严密,绝不允许任何一辆外地车辆从黄金岭溜掉。”

    “爷爷,我觉得这伙坏人没走太远,很可能就躲藏在下店乡。”楚展笙在旁边小声提醒着。

    楚昌随口对楚展笙说出心里真实的想法:

    “我就想敲山震虎,把这伙歹徒堵在下店乡。这样我们才有机会找到他们,才能赢得更多的时间,想办法毁掉他们手中的相片,再设法让他们永远忘掉今天做过的事情,彻底为五岳清除隐患。”

    楚爱国骑上自行车,载着帅青山立刻赶到村委会。

    楚展笙、楚昌帮着卢江歌把昏迷不醒的卢隆送到家里,急忙找来周大夫,对他实施抢救并重新包扎伤口。

    翁宝彤和楚雄带着莫扬回到邓奶奶家里,一直焦急等着他们回来的邓奶奶,看到莫扬遍体鳞伤,楚楚可怜的样子,打心眼里觉得心疼。邓奶奶连忙烧热水帮她洗澡,帮她清洗和包扎好伤口,再找出楚欣乐在家时候穿的衣服给她换上。

    从卢隆家里出来,楚展笙迫不及待地对楚昌说:“爷爷,那些坏人很有可能藏在下店乡老卫生院。”

    “有什么根据吗?”楚昌擦干脸上的雨水和汗水,慎重的问道。

    事态紧急,已不容楚展笙进行更加详细、全面的分析,他只能简单的列举几个重点理由。

    第一,那些歹徒当中有人身受重伤,必须尽快找到隐蔽的场所救治,老卫生院有旧医疗设备,还有药品贮备,就算从医院送一些药品和设备过去也不会引起注意;第二、老卫生院内暗藏着鬼子修建的地库,可以隐藏吉普车;第三、老卫生院附近有一条直通的江边的巷道,方便那些歹徒乘船逃跑;第四,这些歹徒必须尽快把相片冲洗出来,以免胶片遗失,前功尽弃,老卫生院内有私下冲洗相片的条件。

    谁都知道帅青山在黄金岭一手遮天,在县城有能力动用更多的力量堵截和搜捕这些歹徒。既然帅青山得救,意味着这些歹徒的阴谋败露,此时他们不管到黄金岭县城躲藏,还是途经黄金岭县城返回悦龙川,都将会冒着极大的风险,甚至是死路一条。

    歹徒们不如暂时躲藏在下店镇,等到天亮或者悦龙江风浪小一点的时候,再乘船从水路逃走。等他们离开黄金岭境内的时候,再想找到他们,就等于大海捞针。

    这伙歹徒既然藏在下店乡老卫生院,就说明在下店乡医院或者政府部门有他们的同伙,以帅青山那个对手的身份和地位,想要在这些地方找人暗中帮忙,当然是轻而易举。

    不过歹徒们犯下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忽视楚家祖孙三代人非凡的能力,还有就是楚、帅两家人久经考验的交情与默契,从而让这些不法之徒,最终马失前蹄、功亏一篑。

    猜到这些歹徒藏身之处,就要马上行动。怎么对付他们,却是一件非常棘手的难题。不仅要毁掉他们手中的相片或者胶卷,还要让他们永远的闭上嘴。

    经常有人说,只有死人才会永远保守秘密。但是不管什么理由,都不允许草菅人命。如果一意孤行,必然是既触犯法律,又犯天条,得不偿失。

    帅青山的态度十分的坚决,宁可冒着秘密被泄露的风险,让他和莫扬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也不能杀人灭口。

    倘若交给当地政府有关部门或者其他势力来处理这件事儿,知道今天事情的人会大幅增加,走漏消息的风险会更大,甚至是打草惊蛇,让那些歹徒冒死闻风而逃。

    即使是别的人能找到和毁掉那些相片,一样还会给帅青山留下巨大的隐患。倘若再遇上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帅青山和莫扬今天的悲惨遭遇,对他们名誉和政治前途同样有着巨大的威胁。 

    楚昌当机立断,必须采取极端的手段来帮助帅青山化解这次危机。至于他使用什么办法来处理今天的事情,那是永远的秘密,绝不会再让任何一个人知道,包括最疼爱的孙子楚展笙在内。

    楚昌原本只想带着大哥楚雄,还有儿子爱国和孙子楚展笙,一家祖孙四人连夜冒着大雨奔赴下店镇,去找到那些歹徒算账。帅青山执意要跟他们一起去,这是他生死攸关的大事,不能全都依赖楚家帮忙,更不能让楚家三代人为他承担全部的风险。

    楚展笙身上多处受伤,只是做一些简单包扎,他又累又饿,早就是疲惫不堪、筋疲力尽,还要坚持着跟着爷爷一起去找那些歹徒。翁宝彤看在眼里,疼在心头,她非要跟着一起去照顾楚展笙。

    等他们准备出发时候,三丫头匆匆赶来,告诉大家卢隆已经脱离危险的消息,免得让大家为卢隆担心。当她得知楚展笙要去下店镇找那些歹徒时候,她借口为父亲报仇,非要跟着一起去。

    有帅青山和翁宝彤、三丫头三人帮忙,楚家祖孙三代,老少三人如虎添翼,果然在下店乡老卫生院找到那些歹徒的踪迹。歹徒们躲藏在那里,一边给同伙疗伤,一边联系船只,随时准备从悦龙江上水路逃走。

    他们不但藏的隐密,而且还安排人在门口放哨,警惕性极高,稍有风吹草动都会刺激他们铤而走险,做出更多危险的事情出来。

    楚展笙带着大家找到一个隐密之处,悄悄的从围墙下面的一个土洞钻进去,打晕在后院放哨的歹徒之后,偷偷的把后门打开,爷爷他们几个人悄无声息的进入老卫生院。他们暂时没有惊动其他歹徒,而是先集中全力搜寻那个戴眼镜的人。

    很快就在一个灯光昏暗的小房间里面发现他,这人正在忙着冲洗相片。楚昌只带着楚展笙,利用房间物品的阴影,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这个歹徒。祖孙二人趁他没有防备,用最快的速度将他牢牢控制,顺利拿到那部相机和所有的胶卷与相片。

    楚昌把找到的相片、胶卷,还有那部照相机,一样不少的全都交给帅青山。随后又吩咐帅青山和楚爱国负责封堵前门,楚展笙带着翁宝彤和三丫头守住后门。他和大哥楚雄回到老卫生院的病房里,开始下手惩罚那些歹徒。

    这些歹徒恶贯满盈,虽然逃过应有的法律惩处,但楚昌让他们为自己的罪恶行径,付出极其沉重的代价,足可以让这些歹徒因此而悔恨终生。

    这群歹徒有五个人,加上在下店乡老卫生院内负责接应和帮忙的,总数也有七、八个。他们大多都是退伍军人和劳改释放犯,只有一个叫孙前秀的年轻人是来自东建乡的农民。就是他在白鲢滩泵站第一个强奸莫扬,并诱使另外三人轮流对莫扬实施奸污,是罪大恶极的首犯。

    下店乡医院现任院长是孙前秀老婆的舅舅,而他的舅舅竟然是悦龙川专区政法委现任副书记冯高。这个冯高也是这次竞争悦龙川专区党委组织部长的热门人选,是帅青山既强劲又可怕的对手。

    悦龙川终于雨过天晴,人们在清新的空气中尽情舒展着惬意的胸怀,尽情感受好天气带来的好心情。此时的冯高却是心乱如麻,他在焦急地等待着来自黄金岭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