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离别的车站

    更新时间:2018-03-31 00:41:51本章字数:3121字

    昨天上午冯高接到外甥孙前秀从黄金岭县下店乡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已经找到好机会,做好了一切准备,马上就要对帅青山下手,敬请舅舅在悦龙川静候佳音。

    搞垮帅青山,整个悦龙川再没有人是冯高的对手,专区党委组织部长的位置他唾手可得。想到这些,冯高兴奋的一夜没睡。等到早上上班,一直到中午,黄金岭方面没有传来一点好消息。

    冯高耐心等待几天,孙前秀他们音信全无,不但没给他带来好消息,也没有任何坏消息。黄金岭县同样风平浪静,除了当天晚上连夜围堵一些盗采黄金的不法分子之外,再没发生过什么重大刑事案件。

    在这几天里,冯高惶惶不可终日,每天怀着忐忑的心情上班、下班,他不敢找孙前秀一伙人了解情况,只能在暗中,偷偷的关注着有关帅青山的所有消息。很快他就得知,帅青山已经顺利完成下乡调研任务,回到黄金岭县委书记的岗位上重新主持工作。

    冯高暗自松口气,帅青山平安回到县城,就意味着孙前秀他们的阴谋既没有得逞,也没有败露。以冯高的工作能力和经验,外甥孙前秀如果被公安机关控制或者追查,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

    尽管如此,冯高仍然挺害怕。下班之后,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赶紧让妻子给东建乡的姐姐打电话。以问候姐姐身体健康的名义,间接询问孙前秀的情况。冯高这才得知,孙前秀在两天前回到东建乡自己家中,孙前秀还去看望过父亲和母亲,一切看上去都挺正常。

    在白鲢滩泵站死里逃生的帅青山,回到县城重新主持县委工作以后,更是春风得意马蹄急。他已经得到准确消息,上级党组织最终决定由他接任专区党委组织部长的职务。

    帅青山在走马上任之前,最迫切要做的事情,就是解决楚爱国和卢隆的工作问题,对曾经在白鲢滩泵站救过他和莫扬的人论功行赏。

    帅青山先以农转干的方式,将卢隆安排到黄金岭县交通局担任总务科长,又把楚爱国从下店乡调到东建乡任党委副书记,代理乡长。

    就连翁宝彤的堂姐翁宝锦也跟着沾光,出于对翁宝彤的报答,帅青山亲自过问翁宝锦的工作调动情况,最终帮她进入梦寐以求的工商局。

    楚雄、楚昌两兄弟年龄太高,都是行将就木的老人,早就淡泊名利,无欲无求。之所以能这样不顾一切的帮助帅青山,完全念在楚、帅两家几代人积累下来的深厚交情和生死情义。他们不图帅青山有任何回报,只希望他能像自己晚辈一样,诸事一帆风顺,平平安安的工作与生活。

    至于楚展笙和卢江歌,这两个功劳最大的孩子,还是在校读书的中学生,无论在物质方面,还是政治方面都没有太高的需求。帅青山只要能最大限度的安排好他们的家人,就会让他们心满意足。

    更何况帅晓嫣在才郎村和他们一起生活十几年,相处的如同亲姐妹一样。楚展笙一直把帅青山当亲人看待,亲人有难,自己舍命相救义不容辞、责无旁贷,他压根没想过贪图什么样的回报。

    唯独对莫扬的安排,帅青山感到十分的为难。

    在和莫扬相处的短短一个多月里,两人彼此还没来得及有更多的了解,甚至很多方面还很陌生。可是,莫扬忠心耿耿、不辞辛苦,甚至甘愿冒着生命危险,鞍前马后的陪伴着他。帅青山家里家外,于公于私,有多少重要的事情经过莫扬之手,被她处理的得体、漂亮。

    凭莫扬的能力和功劳,就算帅青山安排她做个县长也不过分。更何况莫扬受帅青山的连累,两人一起经历过那么惨无人道的羞辱,想到这些,帅青山感到无比愧疚。

    该怎样做才能弥补莫扬身体和精神上的创伤?帅青山一时之间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像对待卢隆和楚爱国那样,给她加官晋爵?莫扬前阵子已经升的太快,再升官必然会遭到更多的怀疑和猜忌,恐怕会弄巧成拙。

    帅青山尤其顾忌妻子聂东方的态度,自从他担任黄金岭县委书记以来,聂东方的疑心越来越重,每次帅青山跟女性下属有过接触,不管是开会还是出差,聂东方都会莫名其妙的争风吃醋。

    在没出事之前,莫扬在帅青山身边出尽风头,早就引发聂东方的不满和醋意,倘若帅青山再度提拔莫扬,难免会增大自己与妻子之间的误会。

    莫扬在才郎村楚昌家中多住了几日,把身上的外伤彻底治好之后,才回到黄金岭县城,去民政局请下长期病假,准备启程回北京延庆县老家休养一段时间。

    临行之前,她只给翁宝彤留下一封信,别看她们两个相处时间短暂,翁宝彤成为了莫扬在悦龙川唯一可以诉说衷肠的莫逆之交,好闺蜜。

    莫扬有好多心里话不能直接对楚展笙说,只能通过翁宝彤帮忙转达,莫扬相信翁宝彤的为人,她一定能做得到。

    人潮熙攘的长途客车站内,莫扬等着由黄金岭开往悦龙川的最后一班客车。车站里面的低音喇叭,正在播放着一首台湾流行歌曲,这就是齐秦的《大约在冬季》。

    凄美的旋律和明快的节奏一起,混合着贴切、感人的歌词,就像从是莫扬从眼角中流出的泪水一样,那么的清澈,那么的柔软。

    “轻轻地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前方的路虽然太凄迷,请在笑容里为我祝福。虽然迎着风虽然下着雨,我风雨中念着你。”

    “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的问自己。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莫扬出生在首都郊区的一个干部家庭,由于她心胸宽广,性格活泼,喜欢淘气更喜欢学习,在学校里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

    有一天她在路边的杂志当中,无意间看到悦龙川这个地名,她当时觉得挺有趣。再认真看文章的内容,竟然把悦龙川风情风貌描写的无限壮美,引人入胜。

    这里不仅有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也有丛林茂密的大成岭。这里人烟稀少,物产丰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是莫扬从小就向往的天堂一样的地方。受这篇文章的影响,莫扬放弃考入清华、北大的机会,毅然选择名不见经传的悦龙川农业大学。

    莫扬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悦农大,一来她是从首都来的女孩,人又开朗漂亮,理所当然受到校方的高度重视;二来她找到人生奋斗目标,学习变得更加勤奋刻苦,成绩扶摇直上,很快就成为众人瞩目的优秀学生。

    莫扬毕业之后,被优先分配到黄金岭农业局工作。

    一年前莫扬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来黄金岭县农业局报道,当时齐秦的这首《大约在冬季》还没有流行。如今她伤痕累累,想要回故乡休养的时候,却听到这样一首让她感觉撕心裂肺的歌曲。

    她不能哭,必须要坚强,她的心已经离不开这片肥沃的土地。莫扬已经把最珍贵的青春,最坚实的脚印,最辛勤的汗水和最辛酸的泪水都留在黄金岭,她没有任何退路,别无选择的把这里当作冬季归来的方向。

    “莫扬阿姨,这是我和爷爷特意为你准备的土特产,你带回老家分给亲友们,也能算是不错的礼物。”

    楚展笙他少年老成、浑厚有力的嗓音,突然出现在人声鼎沸的客运站候车大厅,莫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抬起头来,正好看到楚展笙满脸汗水、气喘吁吁的站在面前。

    翁宝彤和卢江歌也跟他在一起,三个孩子面前放着一条结实的塑料包装袋,里面塞着满满的,有黑木耳、咸大雁蛋、黄花菜、山葡萄干,甚至还有一些贵重的鱼籽酱、鹿茸和小野参。

    看到眼前三个孩子稚气未褪的面孔,还有他们难舍难分的表情,以及盛情满满的关爱,莫扬的眼泪夺眶而出,翁宝彤和三丫头见状赶紧坐到身边安慰她。

    这时帅青山的女儿帅晓嫣走过来,亲切的说道:

    “莫阿姨,我刚才跟运输公司的领导一起找过你所要乘坐客车的司机和售票员,他们答应在路上好好照顾你。到悦龙川之后,他们会开车专程送你去火车站。莫阿姨,你把需要携带的物品记好了,我和笙儿提前帮你装到客车上。”

    莫扬在翁宝彤的帮助下,把眼泪擦干,看了看身边的手提包,又看看楚展笙手中的包装袋。稍微犹豫一下,无限凄楚的说道:

    “我只是一个普通职工回家探亲,没多少东西可带,也只有这两样随身物品了。笙儿,你就帮我把土特产装车上吧,一会儿阿姨上车能方便一些。”

    “好了”楚展笙痛快的答应着,把那袋土特产扛上肩头,跟着帅晓嫣走出候车大厅。他找到最安全的位置把包装袋放好,又画上只有莫扬才能辨认的记号,然后跟着帅晓嫣一起,站在客车旁等着莫扬检票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