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亲人相聚

    更新时间:2018-04-04 00:05:57本章字数:3180字

    楚展笙一边用力搓洗衣服,一边安慰薄老三媳妇说:

    “婶子不用担心,东建乡政府有能力解决征购任务粮的问题,绝对不会让老乡们受穷、受苦的。”

    薄老三媳妇看着楚展笙胸有成竹的样子,又听他说话时候口气这么坚决,还以为他们父子连心,都是心地善良,楚展笙能影响到楚乡长的某些决定。

    于是薄老三媳妇就以乞求的口吻说道:“小伙子,婶子看的出来,你心眼好,知道心疼人。求你跟楚乡长求求情,能不能跟我们少要一些差价款?这样我们今年冬天的日子,还能好过一些。”

    楚展笙没敢回复薄老三媳妇的请求,只是朝她笑了笑,就把洗好的衣服端到院子里,在晨曦中晾到一根晾衣绳上面。

    今年黄金岭大部分乡镇遭受很严重的内涝灾害,县领导们开始重视一些低洼地区的排水工程建设,正在掸子沟附近施工的排涝干渠就是重点工程项目之一,由时任黄金岭县水利工程公司副总经理楚爱军亲自负责监督和指挥施工。

    上级领导严格要求楚爱军和他的施工队,必须在年底之前完成这段干渠的施工。此时已是悦龙川地区的深秋时节,天气越来越冷,要不了多久就会下雪上冻。一旦上冻,工程必须停工,所以这个项目的工期很紧。楚爱军不敢掉以轻心,亲自来掸子沟工地上督战,天天吃住都跟工人们在一起,想尽一切办法确保按期完成任务。

    楚爱军在工地上过着相对枯燥、艰苦的生活,每天早上四点多钟起床,亲自监督工人们对进口工程机械的维护和保养,确保这些机械在紧张的施工中不出现问题。他还亲自督促当日施工方案的部署,确保每个工人,每台机械,每辆机车,都能充分发挥出最大的效率。

    工作安排好之后,机械都开始正常作业,楚爱军每天都会来到薄家豆腐坊,喝一碗豆浆或者吃一顿豆腐脑,放松一下紧张的情绪,补充一下营养。

    跟往常一样,楚爱军开着车匆匆忙忙的从工地过来,下车用手掸掸身上的尘土,手中拎着刚刚在村口买的一包油条,快步走进豆腐坊。

    今天早上有台机械出了点状况,楚爱军来的比较晚,薄老三已经出去卖豆腐了。他也不见外,独自坐在一张桌子旁边,准备享用美味可口的早餐。

    楚爱军发现,今天桌子上放着一大盆热气腾腾的豆浆,还有一盘菜包子。虽然这包子是用粗糙的玉米面做的,包子馅也只有萝卜丝,没有一丁点肉味。然而那种朴素、清淡,自然的甜香,让他感到垂涎欲滴。

    楚爱军意识到这些丰盛的食物,不是单纯为他准备的。这只是一家豆腐坊,不是小吃部,平时不接待其他客人。楚爱军是因为工地上需要大量豆腐,每天给工人们做菜食用,他被薄家当成财神爷,才会得到如此特殊的待遇。

    就算如此,楚爱军每次来,都要从工地带来一些馒头、包子,或者在村口买一些油条当主食,薄家人很少给他做菜包子。看来今天早上薄家想要招待的客人,身份不一般,甚至比他还要高贵。

    楚爱军好奇的透过豆腐坊后窗玻璃往院子里看,果然看到房前停着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以当时黄金岭的现状,能坐着桑塔纳出门的人,必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楚爱军坐在那儿无聊,就猜测轿车的主人是谁?是薄家的亲戚还是朋友?会不会跟自己是熟人?

    这些年楚爱军在黄金岭县水利工程公司干得顺风顺水,经常负责一些重点工程项目,财大气粗、出手阔绰,以慷慨、豪爽著称,在县里各行各业有很多朋友和熟人,倘若此时在薄家遇到一位老朋友的概率也是很大的。

    就在楚爱军闲着没事儿,在那儿胡思乱想之际。刚刚起床的帅晓嫣推门出来倒洗脸水。楚爱军看到她大吃一惊,连忙推开豆腐坊的后窗,对她说道:

    “晓嫣,你怎么在这儿?”

    帅晓嫣听见有人在叫她,不禁一怔,在院子里找了一圈,才发现站在豆腐坊里面的楚爱军。

    帅晓嫣激动不已,连忙问道:“是爱军叔叔吗?”

    看到帅晓嫣突然出现在掸子沟薄老三家中,楚爱军感到疑惑,就说道:

    “是,我是楚爱军。晓嫣,你什么时候来掸子沟的?就你一个人吗?”

    面对楚爱军的质问,帅晓嫣羞红着脸庞,只好直言相告。

    她说道:“我是跟笙儿弟一起来的,昨晚迷失方向,找不到去东建乡的路,才误闯到这个村子里。幸好遇到薄三叔一家人好心收留,不然我们俩儿还开着车在野外流浪呢。”

    听见门外帅晓嫣和楚爱军的对话,薄老三媳妇从屋里出来,脸上挂着无比热情的笑容,说道:“楚经理啥时候来的?咋不进里屋打声招呼呢?”

    “我刚到,看到薄三哥没在家,知道他出去卖豆腐了。我怕影响三嫂和玉颜姑娘休息,就没敢过去打扰你们。”楚爱军带着歉意的说道。

    “这两个孩子果然是你侄女和侄子啊?”薄老三媳妇心直口快,当面询问楚爱军。

    楚爱军犹豫一下,说道:“对,是我大哥家的孩子,谢谢三哥三嫂对他们的照顾。”

    薄老三媳妇用她特有的清脆嗓音,银铃一般的笑了一会儿,才说道:

    “楚经理跟我们还客气啥呢?这两个孩子能在大半夜里找到我们家,说明咱们有缘分,能替楚乡长和楚经理照顾他们,是我和你三哥的荣幸。”

    薄老三媳妇刚才的笑声,惊动在里屋和衣而眠的楚展笙。他出来看到二叔站在豆腐坊里,格外的高兴。

    笑着说道:“二叔,你啥时候来的?”

    楚爱军看到侄子满脸疲倦,风尘仆仆的样子,马上就猜到他和帅晓嫣连夜来东建乡的真实目的。

    楚爱军心疼的说道:“你们两个还没吃早饭吧?正好我买来一些油条,咱们先在薄三哥的豆腐坊里简单对付点,等我带你们去乡政府见到大哥之后,咱们再找个饭店好好搓一顿。”

    薄老三媳妇在一旁说道:“楚经理,在三哥家还外道啥啊。今天早上我特意给两个孩子蒸的包子,你三哥还多留一些豆浆。伙食再差劲,也能让你和两个孩子吃饱肚子。”

    薄老三夫妇的一番盛情,楚爱军、楚展笙和帅晓嫣不能辜负,他们吃着菜包子,喝着豆浆,先吃饱肚子。楚展笙看到早上洗的衣服、裤子和鞋,还湿漉漉的挂在院子里,他只好继续留在薄家等着。

    楚爱军回到工地去上班,准备等到中午下班以前,他再回来带着两个孩子去东建乡去见楚爱国。

    薄老三卖完豆腐,愁眉苦脸的回到家中,他媳妇看到他这副样子,就追问是什么原因。

    薄老三唉声叹气说道:“今天早上的豆腐还是不好卖,幸亏楚经理吩咐工地上的厨房,把咱们剩下的豆腐都留下,不然今天咱们的生意可就赔本了。哎!我听说乡政府正在到处买商品粮交任务,今年好多地方都受灾,粮食不好买,外面粮价还特别贵。看来咱们还要拿出不少差价款,这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楚展笙安慰他说:“薄叔叔不用发愁,吉人自有天相,好人有好报。我敢保证,今年冬天,你们的生活不会太艰难的,只能越过越好。”

    薄老三不知道楚展笙心里的真实想法,根本想不到他在酝酿着一个非常疯狂,令人无比震惊的大计划。他只当楚展笙好心在安慰自己,冲着楚展笙感激的一笑,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他不能当着楚展笙的面,跟其他乡亲们一样,说一些以楚爱国为首的乡政府有关的难听话。

    楚展笙感觉薄老三对自己的安慰有些不以为然,他也不见怪,毕竟他只是个孩子,没资格代表父亲表态。他只有用真实的行动,证明他所说的不是空话。他忽然想到自己当前最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这个薄老三也许能帮上忙。

    于是楚展笙就问道:“薄三叔,你经常去附近村镇卖豆腐,知不知道哪里能买到旧的,尽可能便宜一些的拖拉机、收割机等农用机械?”

    薄老三低头想半天,说道:

    “我还真没注意这些事儿,不过附近几个村子,谁家有拖拉机,有收割机,我是很清楚的,有机会我帮你问问吧。现在种地不赚钱,老乡们都已经心灰意懒,即使有些农业机械,都不拿着当玩意儿。小伙子,你还是个学生,打听这些干啥啊?不会耽误你学习吗?”

    楚展笙只是笑了笑,没解释什么,他对薄老三说道:“那就有劳三叔费心了,找机会帮我问问,看看有没有卖的,越快越好。”

    中午楚爱军提前半个小时下班,从工地几个年龄比较小的工人那儿,找来几件干净的,估计楚展笙穿上能合身的衣服、裤子和鞋,然后开车回到掸子沟。他把带来的这些衣物交给楚展笙,让他穿上,这样就能带他们去东建乡找楚爱国。

    他们有两台车,有足够的空座位,楚展笙邀请薄老三一家三口人,一起去乡里吃饭。薄老三夫妇是老实本分的农民,没见过太大的世面。听说要去跟新来的乡长一起吃饭,不免有些紧张,连声谢绝。无奈楚展笙和楚爱军一片盛情,硬把他们拉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