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惊人之举(上)

    更新时间:2018-04-05 00:19:44本章字数:3097字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离开掸子沟村,直奔东建乡而来。这一路,楚展笙陪着薄老三坐在楚爱军的越野车里,东拉西扯的提出好多问题。他对东建乡各村的实际情况,有了进一步深入的了解,更加坚定他要用粮食差价款换荒原的决心。

    来到东建镇,楚爱军找到他经常来吃饭的那家饭店,吩咐服务员安排一个大点的包间,先把楚展笙、帅晓嫣和薄老三一家人安顿好,他独自一人开车去乡政府接大哥楚爱国。

    楚展笙从帅晓嫣那里打听到翁宝锦的家用电话号码,从饭店出来,在附近找到一部收费的公用电话,直接打电话给翁宝锦。

    对她说道:“宝锦姑姑,我现在在东建乡,来不及再跟宝彤姑姑商量,只好直接打电话跟你说。前两天咱们商量好的,准备替西山乡和南屯乡上交任务粮的计划,不得不先缓一缓了。”

    宝锦在电话里怕楚展笙反悔,十分的着急,她耐心的劝道:

    “今天上午那两个乡的领导刚给我打过电话,都迫切需要你手里的那些粮食,帮着他们尽快完成任务。他们已经表示,将粮食差价款全部给你,他们不要一分钱的回扣。笙儿啊,这可是十八万的差价款,可不是什么小数额,你和宝彤千万别不当个事儿,不放在心上。如果你们嫌粮价不满意,我再跟这两个乡的领导商量商量,适当再给你们加点钱,你看这样行不行?”

    楚展笙说道:“对不起,宝锦姑姑!我知道你一心为我和宝彤姑姑好,一直在尽心尽力的帮我们,我在心里十分的感激,等有机会我们一定会好好报答你。这次不是因为差价款回扣的问题,也不是嫌粮价低我才改变主意的,而是我手里的这些粮食有更重要的用处。请宝锦姑姑理解我的苦衷,您放心,等我把这边事情办妥,该给你的好处,一点都不会少给你的。”

    粮食是楚展笙的,翁宝锦只是起到牵线搭桥的作用,虽然从中能得到一些好处,毕竟获得巨大利益的人是楚展笙。他都不在意那二十万元差价款,翁宝锦又能说什么。

    楚展笙打完电话,回到饭店没多久,楚爱国走进包间,在他身后还跟着身形佝偻,面容清瘦,下巴上还留着一撮山羊胡的东建乡党政办主任姚乃新。楚爱国面如冰霜,心事重重的样子,看了看慌忙站起来迎接他的楚展笙没说什么。

    当楚爱国看到帅晓嫣,也只是微微一笑,十分客气的说道:

    “今天上午,你们的海棠妈妈从才郎村打来电话,说你们两个昨天下午,就已经从县城出发来东建乡,问我有没有见到你们。你们的海棠妈妈因为怕你们出事,为你们担心,昨晚一夜都没睡好。”

    楚爱国又看看薄老三一家三口陌生的面孔,继续说道:

    “我因为上午有个特别重要的会议,不能出去找你们,心里也急的够呛。幸亏你们的二叔来政府找我,说你们跟他在一起,这才放下心来。你们这一宿都去哪儿了?好好的大公路上面,你们咋就能迷路,跑掸子沟去了呢?”

    房间里有外人,帅晓嫣不能明说楚展笙此行的目的是勘察荒原,她只能含糊其辞的说道:

    “爱国爸爸,您别生气。我们没有胡闹,更不是故意来给您添麻烦的。笙儿弟弟看到路边有很多地被水淹过,就想看看有多少屯子受过灾,所以才离开公路,在农田道上越走越远,最后迷失了方向。”

    听到这翻话,跟在楚爱国身后的姚乃新心里猛然一惊,他一时无法理解,楚乡长的儿子只是一个上初中的孩子,为什么会这样关心东建乡的灾情?难道这孩子仅仅是因为懂事、孝顺,心里牵挂着父亲的前途,想着替父亲分忧吗?这么小的孩子,能有这样成熟的胸襟,姚乃新感到不可思议。

    楚爱国也听出帅晓嫣话里的弦外之音,明白儿子不是因为淘气、一时意气才连夜赶来东建乡的。他了解自己儿子楚展笙的性格,知道楚展笙的嗜好,此次一定是奔着东建乡广阔的荒原而来。

    这时候楚爱军从外面点完菜,回到包间里面来,笑着说道:

    “哥,别责怪两个孩子了,人家大老远的跑来看你,咱们应该高兴才对。”

    随后对姚乃新说道:“老姚大哥,快请坐,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他先用手指着帅晓嫣说道:“这位姑娘是帅书记,噢,现在应该叫帅部长的千金大小姐帅晓嫣,现在在黄金岭县水产局工作。”

    姚乃新听完,赶紧上前,毕恭毕敬的与帅晓嫣握手,互相寒暄问候。旁边的薄老三和媳妇也被惊的目瞪口呆,他们这才知道,昨晚偶然闯到他们家里的这个女孩,竟然是前任县委书记帅青山的女儿。一家人更显局促不安,站在那里发呆,不知道如何是好。

    楚爱军指着薄家三口人,说道:“这是掸子沟卖豆腐的薄老三和他的老婆、女儿,就是他们昨晚收留了笙儿和晓嫣,让两个孩子少吃了不少苦头。”

    姚乃新朝薄老三点头笑了笑,说道:“我认识薄老三,他做的豆腐特好吃。”

    楚爱国面对薄老三全家拱了拱手,说道:

    “多谢你们一家人对这两个孩子的关照,日后要是遇上什么困难需要帮忙,请尽管开口,只要是我楚爱国力所能及,定当鼎力相助。”

    薄老三媳妇听到楚爱国这么说,不禁欣喜万分,她不假思索的说道:

    “楚乡长,今年咱们乡老百姓最愁的就是没有钱交任务粮差价款,您能不能帮我家把差价款给免了?”

    一个乡下妇女不知天高地厚的想法,不禁让楚爱国和姚乃新面面相觑。

    楚爱国为难的说道:“这位大姐,请恕我楚爱国无能!按时完成粮食征购任务是每个农民应尽的义务,如果大姐家里余粮多,完成你们自己家的粮食任务,自然就不用交纳粮食差价款。今年咱们乡受灾严重,要想顺利完成任务粮的征购工作,难度非常大,所以我们不得不花高价购买商品粮来填补任务粮的缺口。由农户自行承担商品粮与任务粮之间的差价,是全乡统一的部署和安排,不是我想给谁免就能给谁免的。”

    薄老三媳妇听楚爱国说着,越听脸色越不好看,最后气得一屁股坐到餐桌旁边的椅子上,嘴里嘟囔着说:“这点小忙都帮不上,还说啥鼎力相助啊。”

    薄老三担心老婆口无遮拦,胡乱说出话来得罪了楚爱国,他连忙拉拉妻子的衣袖,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包间里的气氛一度异常尴尬,谁都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来圆这个场。

    楚展笙趁机表态,他说道:“爸爸,东建乡任务粮缺口部分,我来帮你们完成,而且我不打算跟老乡们要一分钱差价款。”

    楚展笙的疯狂想法,顷刻间让包间里所有人尴尬的神色,变成震惊的神情。

    楚爱国训斥道:

    “你这孩子说话怎么这样不知轻重?你手里能有多少粮食?你又知道我们东建乡,今年还缺多少粮食才能完成征购任务?”

    姚乃新和薄老三震惊之余,甚至怀疑楚展笙精神有问题,满嘴说一些不着边际的疯话。姚乃新久在机关工作,懂得上级的公子,并且还是好哥们的儿子,不管他有多么的不堪,都要尽力讨好。

    于是姚乃新对楚爱国说道:“楚乡长,孩子的初衷是好的,说明这孩子孝顺,有志向。”

    楚爱军乘机介绍说:“晓嫣、笙儿,这位就是当年在珍宝岛事件中,救过你们爱国爸爸命的姚伯伯,现在是东建乡当党政办主任,是个十分优秀的好干部。既是你们爱国爸爸的好兄弟,也是好同事。”

    听完叔叔的介绍,楚展笙和帅晓嫣连忙向姚乃新致敬、问好,姚乃新故作受宠若惊的神态,连连说:“不敢当,不敢当。”

    正说着,服务员把酒菜陆续端到餐桌上来,楚爱军请大家入座就餐。

    由于下午还要继续开会,楚爱国和姚乃新都没有喝酒。楚爱军平时就顾及自己的身体健康,经常在酒桌上偷奸耍滑,今天借口开车,只是少少喝了一点意思意思。只有薄老三一人喝的索然无味,大家都不着急离开,坐在那儿陪着他聊天。

    薄老三媳妇想起楚展笙刚才跟楚爱国说过的话,总觉得这孩子不像是在说大话,说空话。

    她壮起胆子问楚展笙:“孩子,你刚才说能帮我们东建乡完成任务粮,家里一定有不少粮食吧?要是你能匀给我们家一些,帮我家完成任务,那该有多好啊!”

    “三婶您放心,就凭你这么实诚,这么热心的帮我和晓嫣姐,你们东建乡的任务粮我一定帮着完成。”楚展笙一心想要达到目的,故意把话说给姚乃新听。

    楚展笙明白用差价换荒原的做法比较敏感,为了不给父亲以后的工作带来麻烦,尽量不让楚爱国参与这件事儿。姚乃新是党政办主任,对乡党委书记和其他几位副乡长都有影响力,最好是由乡党委书记拍板这件事儿,楚展笙才没有后顾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