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惊人之举(下)

    更新时间:2018-04-06 05:32:56本章字数:3223字

    姚乃新听到楚展笙再重复说他手里有粮食,可以帮助东建乡完成粮食征购任务的话,这次他不敢轻视。姚乃新暗自思忖道,区委组织部长的千金小姐和乡长的儿子一起,连夜不请自来东建乡的目的,不会只是来看望楚爱国那么简单。

    更有意思的是,他们在夜里走错路,碰巧与楚爱军相遇,这些经历真的令人匪夷所思、浮想联翩。这说明,这两个孩子就是冲着东建乡任务粮缺口来的,跟别人一样,他们也想赚到一笔粮食差价款。

    姚乃新明白,凭借帅青山的权势和名气,他的女儿想通过一些特殊渠道,获得一些商品粮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身为乡长的楚爱国不是不知道内情,只是因为避嫌装傻记充愣而已,他们是打算让自己促成这件好事,各个方面才能皆大欢喜。

    他错误的以为,粮食是通过帅青山弄到的,帅晓嫣和楚展笙只是顶个名头而已。他只要尽力促成这件事儿,既讨好帅青山和楚爱国,又能帮乡里解决近期面临的最大难题,也许他还能从中捞到一些好处,何乐而不为啊!

    他以伯父的身份和口气,问楚展笙:“小伙子蛮精神的,今年上初几了?”

    姚乃新主动搭讪,楚展笙决心把握好这次机会,以一个晚辈的身份,毕恭毕敬的回答:“伯父,我今年上初二。”

    姚乃新沉吟片刻,若有所思,他说道:“噢!跟我家二姑娘是一届的。小伙子,学习怎么样啊?能不能考上重点高中?”

    楚展笙笑着摇摇头,闭嘴不回答。姚乃新一时没弄清他摇头是什么意思?不知他是考不上高中啊?还是不想考上高中呢?或许这孩子根本就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姚乃新偷偷看一眼楚爱国,他们两兄弟正陪着薄老三聊天,根本没理会姚乃新与楚展笙之间的对话。姚乃新觉得快要到上班时间,他必须在离开饭店之前弄清楚帅晓嫣和楚展笙的真正意图。

    姚乃新不敢再耽误时间,直接问道:“小伙子,听你说了两遍能帮助东建乡交上任务粮,底气那么足,手里应该有一些粮食吧?具体能有多少,能不能跟伯父说说?”

    楚展笙微微一笑说道:“伯父,我的粮食不多,我和爷爷粗略估算过,最保守的数量是大豆二百二十吨,玉米九百六十吨。过秤以后,实际数量可能会更多。”

    楚展笙的话一出口,酒桌上所有人,包括楚爱国、楚爱军兄弟,还有姚乃新、帅晓嫣、薄老三一家三口无不吃惊地瞪大双眼,张大嘴巴。

    看到所有人吃惊的表情,楚展笙心里充满自豪感,他骄傲对姚乃新说明粮食的来源,希望姚乃新放心大胆的帮他促成用粮食差价款换荒原的计划。

    他说道:“这些年我开了一些荒地,今年雨水足,意外获得一点儿小丰收,才有了这些粮食,就是不知道够不够你们需要的数量。”

    楚展笙说的十分轻松又坦诚,姚乃新开始相信他说的都是真话,只是还有一点疑虑。姚乃新不敢去跟楚爱国求证,就问楚爱军:“这孩子说的都是真的?”

    楚爱军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我也只知道笙儿他从小有开荒种地的爱好,我没想到他竟然能开出这么地来,今年还能收获这么多粮食。”

    得到楚爱军的证实,姚乃新喜上眉梢,连忙对楚爱国说道:

    “楚乡长,既然令公子有这么多粮食,咱们何苦这么为难,这些天因为那点任务粮急的焦头烂额。等下午上班时候,我去跟吴书记和柳乡长说,请他们安排人与令公子谈谈,看看给这孩子多少差价比较合适。”

    “我说过,我不要一分钱差价。”楚展笙斩钉截铁的说。

    这句话的份量,远远超过楚展笙刚才说过的所有的话,酒桌上的所有人都用不解的眼光,看着这个貌似淳朴憨厚的少年。

    姚乃新的头脑,彻底被楚展笙惊人的成就和言行给弄糊涂,他又偷偷看看楚爱国。这位以冷静、沉着著称的好兄弟,仍旧一言不发,眉头紧锁的在那儿品尝着老头鱼的鲜味。

    姚乃新以长辈的口吻对楚展笙说道:“小伙子,这种玩笑可不能开。将近二十万元的差价款,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相当于三十多垧地的收入啊,。”

    楚展笙微笑着说:“姚伯伯您误会了。我不要差价款,不等于我会放弃我想要的利益。”

    他又看看自己的父亲,继续说道:“对不起,姚伯伯,至于我想要什么,请恕我暂时不能透露给您。等到你们乡里,确实需要我帮忙完成粮食征购任务,我再给你们谈。”

    姚乃新明白自己的职务只不过是个党政办主任,没有拍板下决定的权力,不能满足楚展笙提出的任何要求。这孩子不傻,懂得隐藏自己的底牌,只有在关键时候拿出来才会起到他想要的效果。

    虎父无犬子,楚爱国精明强悍,他的儿子也不会差到哪儿去。一个初二学生拥有一百六十多垧开荒地,学习仍然能保持优异的成绩,这可不是一般的优秀。这样的孩子眼光独到,不知道东建乡会有什么宝贝能入他们父子的法眼,什么样的利益能在他们心中价值二十万元。

    此时楚爱国、楚爱军两兄弟和帅晓嫣彻底明白了楚展笙心里的打算,帅晓嫣提醒道:“笙儿弟弟,这么大的事儿,是不是应该跟宝彤姑姑商量一下?”

    “是啊!笙儿,你宝彤姑姑和宝锦姑姑为了帮你把粮食多卖一些钱,在县城里没少忙活。你在这儿自作主张,不跟她们说一声恐怕不对吧?”楚爱军也是愤愤不平的说道。

    楚爱国吃完碗里的米饭,放下筷子,表情十分严肃,他对楚展笙说道:“你下午吃完饭,马上跟你晓嫣姐一起回下店乡,明天安下心回学校里好好学习。卖粮的事情再跟你宝彤姑姑好好商量商量,冷静几天再做决定。”

    说完他看看表,对姚乃新说道:“老姚大哥,下午的会议挺重要的,咱们两兄弟不能再迟到了”

    姚乃新心里惦记着楚展笙手里的那些粮食,急于在书记和乡长面前邀功,早就想离席回政府给吴书记送信。他连忙放下筷子,附和楚爱国说道:“天下不散的筵席,马上就要到上班时间,楚乡长,咱俩是应该回乡政府了。”

    他说完,看着楚爱国站起身,他也跟着起来。

    楚爱国朝薄老三一家人点头致歉,说道:“薄兄弟,原谅我这几天工作太忙,今天没能陪着您多喝几杯。等日后工作不这么紧张时候,再找个机会,咱们兄弟再聚一次,好好喝一顿。”

    薄老三见到乡长对自己这么客气,感到受宠若惊,赶紧站起来,刚想跟他说几句客套话。楚爱国已经把脸转向帅晓嫣,对她说道:“晓嫣,下午麻烦你一下,把笙儿送回才郎村,让三丫头好好看着他。”

    楚爱国又嘱咐儿子几句,他说:“你现在已经是初中学生,最好把心思都用在学习上,不能再像以前那么任性胡闹了。”

    楚展笙对父亲很尊重,连忙回答说:“我知道了,爸爸。您放心去上班吧,我和晓嫣姐马上开车回家。”

    楚爱国最后叮嘱楚爱军说道:“爱军,晓嫣恐怕不知道那条从东建乡直接回才郎村的近道,你下午开车送送他们。”

    都交代完之后,楚爱国这才放心的跟姚乃新一起离开饭店,步行回政府。远远的就看到政府大门口聚着很多人,里面还有一男一女在争吵。

    看到那女子时髦的穿戴,窈窕的背影,楚爱国很快就认出她是几天前,自己从歹徒手里奋力营救出来的女富豪孙前敏。

    那天孙前敏去找潘葫芦追讨拖欠很久的化肥农药钱,正逢潘葫芦在家里聚众赌博,他输的身无分文,没钱还债,气得孙前敏怒斥他几句,将这个赌徒惹火。

    孙前敏这些年经营一家农资商店,春天卖种子、化肥和农药,秋天再贩卖一下农民手中的余粮和农副产品。她善于经营,将买卖做的有声有色,成为东建乡首屈一指的女富豪。

    孙前敏姐妹三人各个国色天香、美艳绝伦,尤其孙前敏财大气粗,个性张扬,喜欢穿时髦、漂亮的衣服,戴名贵的首饰。她经常浑身珠光宝气,开着一辆拉达轿车招摇过市,早就令东建乡的一些不轨之徒垂涎三尺。

    孙家兄弟姐妹众多,各个在东建乡横行霸道,没人敢惹,他们还有在悦龙川政法委当副书记的舅舅冯高做靠山,更加不可一世。

    虽然有很多人再打孙前敏的主意,一想到她的背景,也只能望美兴叹。孙前敏平时当然不会把自身安全放在心上,经常在晚上独自一人带着几万块钱步行回家。

    那个被孙前敏激怒的潘葫芦,正是那些觊觎孙前敏美色的登徒子之一。潘葫芦觉得孙前敏在那么多人面前不给他留半点情面,让他非常难堪,决心找机会报复。

    潘葫芦罪恶的想法,与同样输得走投无路的任栓子不谋而合,于是他们两人密谋劫持步行回家的孙前敏。打算肆意凌辱完之后,再抢走她随身携带的大笔现金和她身上的金银首饰。

    恰巧当晚楚爱国与黄金岭县食用菌生产推广基地主任汪莨一起,在姚乃新家里喝酒。汪莨是一名文质彬彬的专家,平时就不胜酒力,今晚喝得酩酊大醉,姚乃新也喝得寸步难行,楚爱国只好亲自送汪莨回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