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枪口之下

    更新时间:2018-04-07 05:33:08本章字数:3191字

    在楚爱国从基地返回政府宿舍的路上,与身带巨款的孙前敏偶遇。两人八年前就有过一段浪漫的相识,在楚爱国就任东建乡乡长这段时间里,两人又多次打过交道,彼此并不陌生。

    楚爱国做事公正严明,不畏权势,多次出面阻止孙家兄弟欺凌乡亲,还用计谋逼迫当地派出所所长秉公执法,将伤人在逃的孙前泰拘留,从而加深了他与孙家兄弟姐妹之间的矛盾。

    八年前,时任下店乡民兵营长的楚爱国,带队押运粮食去县城,归途中遇到出现严重故障,困在暴风雪中的正在开往东建乡方向的客车。他自告奋勇,冒着暴风雪,开着乡里的拖拉机,将客车拖行一百多里路程,送到东建乡,成功解救十几位被困的乘客。其中就有刚刚到县粮库参加工作,着急回家给母亲过生日,年轻貌美的孙前敏。

    当楚爱国听说孙前敏的家在临丰村,距离东建乡还有十几里路程。在这暴风雪夜晚,她在东建乡无处落脚之时,楚爱国义无反顾的开着拖拉机连夜将她送回家。

    楚爱国担心孙前敏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在路上会害怕,就唱歌给她听,还讲笑话逗她开心。这段浪漫的旅程,从此永远铭刻在孙前敏的心里。

    孙前敏多次劝说那几个蛮不讲理的兄弟姐妹,请求他们不要再与楚爱国作对,没有出现明显的效果。那天晚上与楚爱国不期而遇,彼此双方不免有些尴尬,只是互相问候几句,就各走各的路。

    孙前敏看到楚爱国浑身酒气,醉熏熏的样子,还无比关心的叮嘱了一句:

    “楚乡长,喝了这么多酒,晚上走路要注意安全。”

    在她关心别人的安危的同时,孰不知她自己将要面临前所未有的劫难。

    与孙前敏擦肩而过,楚爱国敏锐的觉察到,这个腰缠万贯的女人竟然被人跟踪。

    楚爱国年轻时候先后担任过才郎村民兵连长、下店乡民兵营长,多次参加、执行过边境反特任务,又在珍宝岛事件中立过大功。他练就一身非凡的本领,有着极其丰富的侦察经验,对付两个临时起意的歹徒,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楚爱国不动声色的跟着潘葫芦和任柱子,在他们对孙前敏下手的时候,奋力将他们治服,勒令他们两个第二天自行去派出所自首。

    楚爱国这么做的目的很明显,既能阻止惨案的发生,又能给孙前敏足够的时间,想办法将这件事情对她声誉的损害程度,降低到最低。

    这次见义勇为的行为,令孙前敏对楚爱国更加感激。从那儿以后,在孙家兄弟姐妹面前,她总是竭尽全力的维护楚爱国。

    在乡政府大门口与孙前敏争吵的男子是她三哥孙前升,他是个粗鲁、凶狠的汉子,手里端着一支双管猎枪,口口声声喊着找楚爱国拼命,孙前敏正在极力阻止他鲁莽的行为。

    乡政府司法助理蒋云彪眼力特别好使,他看到楚爱国和姚乃新一块向乡政府方向走过来,急忙迎上去。

    紧张的说道:“楚乡长,快找地方躲躲吧!孙老三无理取闹,非要你亲自给派出所下命令,把拘留的孙老八放回来,不然他就要跟你拼命。这家伙手里有砂枪,恐怕对您不利。”

    面前出现如此危险的情况,姚乃新也担心楚爱国的安危,跟蒋云彪一起劝楚爱国先躲一躲,等局势得到控制之后再回来。

    然而,此时此刻的局面已经完全失控,孙前升和孙前敏两兄妹几乎同时看到楚爱国,于是孙前敏开始拼命抢夺三哥手里的猎枪。在楚爱国眼中,这是极其危险的行为,在抢夺枪支过程中,随时会出现枪支走火的可能。

    一旦发生枪支走火事件,最容易受到严重伤害的人极有可能就是这个孙前敏。即便不会伤到她,政府门口那么多人围观,伤到任何人都不是一件小事。

    有着侠肝义胆的楚爱国,绝不允许任何一位老乡在他面前出现危险,他不顾姚乃新和蒋云彪的劝阻,大义凛然的走向孙家兄妹。

    楚爱国伸手将孙前敏拉到自己身后,直面凶神恶煞一般的孙前升和他手中黑洞洞的枪口,从容不迫的说道:

    “孙老三,你知道你这么做有多危险吗?万一枪走火伤到你妹妹或者其他乡亲,你后悔都来不及。你马上把枪收起来,有什么事儿咱们可以协商解决。”

    孙前升把枪口指向楚爱国前胸,恶狠狠的说道:

    “别他妈跟俺整这些没用的,姓楚的,俺就问你,啥时候同意派出所把俺家老八放出来?俺爹和俺娘都那么大岁数了,还等着老八回家侍候呢。”

    楚爱国极力控制着情绪,尽量避免用过激的言辞和行为触怒孙前升。面对这样的情形,他有信心,有能力做到自保。

    楚爱国本来打算寻找机会夺取孙前升手中的猎枪,当他看到孙前升手里的枪保险机已经打开了,又犹豫起来。他担心自己万一失手,导致孙前升开枪,很容易伤到周围无辜的乡亲们。

    楚爱国镇定自若的说道:“孙老三,你先把枪的保险关上,等派出所的巩所长来了以后,咱们再商量怎么办。孙前泰关在县看守所里,就算马上放他,那也要等到一个多小时以后才能回来。你这么做非常危险,伤到任何人你都要承担法律责任,后果更加严重。”

    孙前敏听说三哥的枪开着保险,随时都有走火的可能。楚爱国为了保护她和周围的乡亲们,时刻将身体都正对着枪口,情况极其危急。

    孙前敏想着楚爱国的处境,不顾自身安危,猛然从楚爱国身后冲出来,再度去抢孙前升手里的猎枪。

    楚爱国没想到这个妖娆的女子,竟然会如此不要命的维护自己,心中感动万分。当看到孙前升用手中的枪托往妹妹脸上砸,楚爱国毫不犹豫的伸出手臂去阻拦。

    孙前升以为楚爱国也要夺枪,情急之中真的扣动扳机。

    滚烫的弹丸从楚爱国腋下贯穿,整条右臂瞬间失去知觉,右侧身体流满鲜血。孙前敏看在眼里,不知道楚爱国伤的有多重,她担心三哥孙前升会开第二枪,连忙用自己身体挡在楚爱国面前。

    果然,惊惶失措的孙前升扣动第二个扳机,弹丸带着强劲的气流射向孙前敏的后背,推动着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扑到楚爱国怀里。楚爱国抱紧她,一时没站稳,瘫坐在地上。

    饭店这边,楚展笙和叔叔楚爱军,还有帅晓嫣以及薄老三一家人,刚刚出门上车,准备去掸子沟村,再从那里回才郎村。忽然听到乡政府门前传来两声剧烈的枪声,他们担心楚爱国的安危,连忙跑过去察看情况。

    眼前的情景,让他们也惊呆了。

    楚爱国吃力的坐在地上,他的右臂完全不能活动,只能依靠左手,用尽全力按住孙前敏后背上的伤口,拼命阻止喷涌而出的鲜血。楚爱国再用自己的脸,尽量帮着孙前敏擦去从嘴角里流出的血水。在他的脸上、身上沾满鲜血,样子十分吓人。

    楚爱国嘴里声嘶力竭的喊道:

    “快救人!快到医院找大夫来,快救孙老七。”

    “孙老七,孙老七,你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马上就会有人来救你。”

    听着楚爱国拼命的呼唤着自己,虽然叫的只是绰号,在孙前敏苍白的脸上,仍然露出一丝无限满足的笑容。她的手紧紧握住楚爱国那只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越来越冰冷的右手,两个人的血很快就在他们的手背和手心里汇合、交融,逐渐凝固在一起。

    已经被枪声吓傻的人群当中,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孙前敏的四姐孙前玥,再就是姚乃新。孙前玥一个箭步来到妹妹身边,帮着楚爱国为七妹止血,又掏出手帕擦净七妹和楚爱国脸上的血水。

    姚乃新急忙吩咐人到附近的医院找来医生,医生看到孙前敏伤势过于严重,建议以最快的速度,即刻送往县城医院抢救。

    以东建乡当时的经济状况,能够以最快速度将孙前敏安全送到县城医院的交通工具,只有帅晓嫣开来的这辆桑塔纳轿车。而且这辆车在中午吃饭之前,已经在楚爱军的帮助下,将油箱加满。

    楚爱国毫不犹豫的吩咐帅晓嫣把轿车开过来,孙前敏的丈夫老邢、四姐孙前玥、大姐孙前珏和其他亲友们,赶紧把昏迷不醒的孙前敏从楚爱国怀里抬出来,抱进轿车后座上。

    看着孙前敏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模样,吓得帅晓嫣手足无措,连忙从车上下来,拉着楚展笙的手,战战兢兢的说道:

    “笙儿弟弟,太吓人了,我害怕,还是你开车送他们去县医院吧。”

    楚展笙正在跟叔叔一起,帮着姚乃新给父亲楚爱国包扎伤口。听帅晓嫣说完,连忙看着父亲,征求他的意见,得到父亲的点头允许之后。

    他才对叔叔楚爱军说道:

    “二叔,我父亲就暂时交给你和晓嫣姐照顾了,我把那位受伤的阿姨送到县医院以后,立刻回才郎村接海棠妈妈和宝彤姑姑过来。”

    “你父亲伤的不算太严重,只是失血过多,我们帮他包扎完之后,马上送乡医院治疗,你不必有太多担忧和顾虑。你开车时候一定要集中精力,时刻注意安全。把孙阿姨送到医院以后,赶紧到叔叔家里休息一会儿,然后再回才郎村。”

    楚爱军叮嘱楚展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