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献血

    更新时间:2018-04-08 05:55:28本章字数:3164字

    楚展笙用力握了握父亲冰冷的手,转身跳上桑塔纳轿车的驾驶员座位。

    他镇定自若地系好安全带,发动汽车引擎,打开应急灯,挂一档,放手刹,加油,起步。一整套动作完整的如同行云流水,非常娴熟麻利,令车上的孙前玥、老邢,还有随行的医生彻底打消顾虑。

    同时在汽车平稳的向前加速,让他们逐渐获得足够的安全感。更加相信这个年少英俊的中学生有足够的能力,保证用最快捷、最安全的速度将他们送到黄金岭县医院。

    在去往黄金岭县城宽阔的公路上,楚展笙把轿车开到全速,风驰电掣般的向前飞奔,他们用了不到一个半小时,走完一百五十多公里的路程,及时把孙前敏送到黄金岭县医院。

    黄金岭县医院已经接到东建乡政府打来的电话,早有急救人员在急诊室门前等候。楚展笙刚刚把车停稳,医生和护士们从外面帮忙把车门打开,将命悬一线的孙前敏从车里抬到移动病床上,用最快的速度送进手术室抢救。

    楚展笙暂时还顾不上清洗车厢里面的血迹,急忙在医院附近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直接打电话给东建乡医院询问父亲楚爱国的伤势。接电话的医院工作人员,听说他是楚乡长的儿子,片刻不敢耽误时间,慌忙跑到楚爱国的病房找人来接电话。

    没过多久,楚展笙在电话里听到帅晓嫣的声音,她对楚展笙说道:

    “爱国爸爸的伤势基本可以确定,右上臂和右肋,以及右侧腋下有多处弹丸造成的擦伤,所幸都是皮肉伤,没有伤到骨骼和内脏。爱国爸爸还需要留在东建乡医院住院治疗一段时间,用不了多久就会痊愈。”

    帅晓嫣又叮嘱楚展笙说道:“爱国爸爸这边你不用担心,有我和爱军叔叔在这儿,还有丁春明和姚绽芳两个年青人帮助照顾他,不会再出现任何问题。你知道我家在哪儿,大门和房门钥匙都在轿车的工具箱里。你找时间开车回去一趟,用家里的自来水把车里车外都清洗干净,然后好好睡一觉。我过一会儿就开着爱军叔叔的车,去县城接你。”

    听说父亲的伤势不算太严重,楚展笙紧张的心情稍微缓和一些,他又回到医院急救手术室门前。楚展笙暂时还不清楚这个受伤女人的身份,更不知道她与父亲楚爱国到底是什么关系。

    从东建乡案发现场的情况,楚展笙可以判断出来,这个名叫孙老七的女人,必然是替父亲挡了一枪,才会伤的如此严重。不管她是好女人还是坏女人,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要这么做,毕竟是这个女人毕竟肯用身体为父亲挡子弹,舍得用命来维护父亲的安全,是自己家的大恩人。

    这样的女人值得楚展笙格外尊重,值得楚展笙对她感恩戴德。出于感激之情,楚展笙必须回来看看,在抢救孙前敏的过程当中,会不会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他的帮助。

    手术室门前,孙前敏的丈夫老邢,还有她的四姐孙前玥在走廊里焦急的等待着。他们之间不说话,老邢也不理睬匆匆忙忙赶回来的楚展笙。只有孙前玥朝着楚展笙,礼节性的点点头。

    楚展笙来到她面前,低声问道:“孙阿姨,我七阿姨有消息吗?”

    孙前玥急着满脸汗水,眼中流泪,很无奈又很无助的摇摇头,说道:

    “还在手术室里面抢救着,看来你七阿姨这次遇上大难了,为了你父亲可谓九死一生啊!”

    说着,孙前玥抬头看到对面脸色铁青的老邢,再没敢多说什么。

    反过来问楚展笙:“你没打电话回去,问问你父亲的情况吗?要不要来县医院治疗?”

    楚展笙刚要回答孙前玥的问话,看到手术室的门打开,一名医生急匆匆的走出来,愁眉苦脸的摇着头说道: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最大努力,只能保证患者半天的生命安全。”

    “现在有一颗弹丸卡在患者的肝部,以我们县医院现有的医疗水平和设备,无法将它取出来,所以患者的情况仍旧极其危险。我建议利用这半天的时间,尽快用救护车将患者转送到悦龙川,找一家医疗条件更好的医院去治疗,也许患者得救的希望会更大。”

    听完医生的话,老邢与孙前玥都是焦急万分,两人避开楚展笙和医生们,找到一个僻静无人之处,商量一会儿。随后老邢离开医院,没过多久就急匆匆的赶回来。

    对孙前玥说道:“我跟悦龙川的老舅联系上了,他建议我们送老七去悦龙川军分区医院治疗。老舅说他会亲自赶去军分区医院找人帮忙,给老七安排最好的医生和病床。”

    “以俺妹妹现在的情况,可以送军分区医院去治疗吗?”出于礼貌,孙前玥还是要征求面前这位医生的意见。

    这位医生很赞成的说道:“能找到关系,直接送患者去军分区医院治疗是再好不过了!悦龙川军分区医院治疗枪伤很有经验,医疗条件比其他医院都要好的多。如果能及时把患者送到那里,能治好的希望非常大。”

    这位医生又忧心忡忡的说道:

    “患者失血太多,去悦龙川那么远的路程,要有足够的血浆维持才行。患者体质特殊,属于稀缺血型,这种血型的血浆在咱们县医院只有少量贮备,在患者前期抢救过程中已经基本用完。如果不能及时找到合适的献血者,患者在路上还是非常的危险。”

    “这么紧急的情况下,到哪里去找合适的献血者?这一天天的,就知道想着讨好楚乡长,这下好,连自己的小命都给搭上了。”

    束手无策的老邢,早就知道妻子的血型比较特殊,很难找到合适的献血者,所以他表现的更加焦急,忍不住对孙前敏多抱怨了几句。

    孙前玥不满的看了一眼这个比她年龄还大的妹夫,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对医生说:

    “求求您了,大夫,快帮俺们想想办法,怎样才能找到适合给俺妹妹输血的人?如果找不到,有没有什么替代方法?保证俺妹妹在去悦龙川路上的安全。如果有办法,只要能保证俺七妹的性命,让俺们花再多的钱都愿意。”

    医生看着他们急不可待的神情,无奈的摇摇头,说道:

    “据我所知,整个黄金岭还没有发现与患者有相同血型的人,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帮你们找到合适的供血者。找不到合适的献血者,只能求助悦龙川或者其他大城市的血库,我估计他们也不会有太多的贮备。即使可以想尽办法凑足用量,最快要明天早上才能送来。患者现在的情况是耽误时间越长,危险性就越大,治愈的可能性就越低。”

    医生犹豫片刻,继续说道,

    “我们还可以冒险,在没有足够血浆保障的情况下,用最快的速度将患者送到军分区医院再次抢救。这就看患者的运气和造化,如果能坚持到得救的那一刻,她就有生还的希望。如果--”

    至于后面是什么结果,这位医生没敢再说下去。

    楚展笙在旁边听的仔细,心里很快有了主意。

    他对孙前玥说道:“孙阿姨,您看咱们这么办行不行?一会儿咱们都去验血,争取在两个小时内找到合适的献血者。同时设法联系悦龙川市区的几家大医院,看看能不能得到尽量多的血浆援助。两个小时以后,不管结果怎么样,七阿姨必须启程去悦龙川军分区医院再次抢救。如果我们准备的充分,协调的好,在半路上截住运送血浆的车,七阿姨得救的可能性会更大。”

    孙前玥认真听完楚展笙的建议,与县医院的主任医生,还有老邢简单商量一下,觉得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只能采纳楚展笙说的去做,才有可能挽救孙前敏的生命。

    于是这位医生叫来护士,先带着老邢和楚展笙去验血。老邢早就知道自己的血型不适合给妻子输血,可是他还想争取一下营救妻子的机会,在众人面前表现一下他对妻子的爱。

    当验到楚展笙的血型时候,所有的医生都惊呆了。楚展笙的血型比孙前敏的血型更加特殊,好在他的血型接近于O型,勉强可以为孙前敏提供部分血液。得知自己的血可以营救孙前敏时候,楚展笙毫不犹豫的在献血通知单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被抽取几百毫升血液的楚展笙,浑身酸软无力,软绵绵的瘫坐在桑塔纳轿车内,看着医护人员把孙前敏抬上救护车,带着那凄厉的鸣笛驶向悦龙川。楚展笙这才用颤抖的手,吃力的拧动钥匙门,启动汽车发动机,把汽车缓缓的开出黄金岭县医院大门。

    一路上,他感觉有无数颗金星在眼睛里摇晃,所有的人和汽车,还有路边的房屋都恍然两个世界,时而幻化五彩缤纷的迷雾,时而重叠为难舍难分的前景。他用自身无比强大的毅力,保证在开车时候不会晕过去,也不会在车上呕吐。

    楚展笙用最大的努力坚持着,总算把车安全的开到帅晓嫣家门前。他打开工具箱,在里面找出一串房门钥匙。他下车把大门打开,把汽车开进宽敞的大院内,然后从西面厢房里找出一根塑料管子,接到厨房中的自来水上,开始清洗孙前敏留在车厢里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