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筑梦两千垧

    更新时间:2018-04-09 05:25:31本章字数:3110字

    看到这些殷红的血色,闻着那种令人作呕的腥味,楚展笙不知不觉的想到孙前敏的安危,此该她正在奔向生命重生的路上与死神赛跑。此时在孙前敏身上,不停地流淌着楚展笙替父亲偿还的血债,而在她一息尚存的意识当中,始终徘徊着对楚爱国那种强烈的、扭曲的爱。

    是楚爱国父子两人用爱和热血,支撑着孙前敏顽强的活下去。直到她赶到悦龙川军分区医院,将那颗时刻威胁着她生命的弹丸成功取出来。

    这就是楚家世代人非凡的品格,他们不惜用热情和真诚,去支撑每一个身处绝境的人;他们更不惜用热血和本领,去捍卫每一个需要营救的生命。无论对方是亲朋好友,还是素昧平生,只要对方需要他们帮助,他们必然挺身而出。

    在这些方面,楚爱国的表现尤为突出,他做事的目的非常单纯,没有任何企图和不良居心,甚至是不求感恩,也不思回报。楚爱国充分代表了他那一代人性当中最为闪光、最为宝贵的品质。不求名利,不思享乐,只为理想与事业去奋斗,去献身。

    帅晓嫣从东建乡回来,刚进家门,她发现楚展笙独自一人晕倒在轿车内。帅晓嫣吓得花容失色、心惊胆战,不知道家里发生过什么事情,害得楚展笙如此狼狈。她顾不上察看家里有没有丢失财物,直接开车送楚展笙去医院急救。

    来到医院,见到医生之后,这才真相大白。楚展笙是因为劳累过度,再加上严重贫血,导致他暂时昏迷不醒。

    听医院的大夫们说,楚展笙为确保孙前敏能够安全到达悦龙川,为她抽取好多的血,从而造成自己严重贫血。

    帅晓嫣得知真正原因后,又生气,又心疼。她真的搞不懂,楚展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孩,只要是女人,不管多大年龄,楚展笙他都想着以身相护,以命相搏。

    医院方面采取的急救措施得当,楚展笙很快就苏醒过来,医院在帅晓嫣的强烈要求下,又给他补充了营养针。

    经过一番折腾,黄金岭县城已是夜幕降临,楚展笙逐渐恢复以往的青春活力。帅晓嫣坚决不允许他再冒险返回东建乡,强迫他跟着自己一起回到家中,先好好休息一晚上再说。

    帅晓嫣现在居住的这套房子,是帅青山任黄金岭县委书记时候盖起来的,样式和布局都尽力模仿才郎村楚昌的家。如今帅青山调任悦龙川专区党委组织部长,举家搬到悦龙川市区住进更加宽敞、奢华的楼房,就把这套房子留给帅晓嫣一个人独自居住。

    他们的车刚刚开进巷道,帅晓嫣就发现在自己家门前,停着一辆破旧的吉普车。

    她惊讶的问道:“我家门前有辆车,你看看是不是宝彤姑姑开的那辆?”

    楚展笙的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眼睛还有些发花,仔细辨认良久,等帅晓嫣把车开得再近一点,他才认出来那辆吉普车。

    于是高兴的说道:“一定是宝彤姑姑和三丫头来接我回去的。”

    看到前边的吉普车,帅晓嫣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失落的神色,她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忘记变换车灯远近光用来提醒宝彤。

    等帅晓嫣把车开到家门口停稳,翁宝彤和卢江歌才从车上下来。

    翁宝彤焦急的问道:“你们去忙什么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帅晓嫣没理会翁宝彤的问话,通过已经放下窗子的车门,把钥匙递给卢江歌说道:“三丫头,帮我把大门打开,咱们进屋里再说。”

    借着车灯光芒,卢江歌顺利找到钥匙,把大门打开,帅晓嫣将车开进院子里停好。帅晓嫣推门下车,回头对跟在汽车后面,步行进院的翁宝彤和卢江歌说道:

    “三丫头,麻烦你再帮我把房门打开。宝彤姑姑,您来帮我把笙儿搀进屋里。”

    翁宝彤这时才发现,坐在车里的楚展笙脸色苍白,浑身软弱无力。她赶紧拉开车门扶楚展笙下车,无比心疼的问道:

    “笙儿,你这是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啊?不是说只有爱国哥和那个姓孙的女人受伤吗?你怎么也难受成这样呢?”

    帅晓嫣到另一侧搀扶着楚展笙,嘴里酸溜溜的说道:

    “爱国爸爸受的是枪伤,笙儿受的是内伤。这爷俩儿都是怜香惜玉的江湖大侠,都能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豁出命去。”

    “到底咋回事儿啊?你俩儿想急死俺啊!”翁宝彤表现的万分焦急,不解的问。

    说话之间,两个姑娘把楚展笙搀进客厅,让他坐在沙发上,帅晓嫣忙着去找白糖和蜂蜜为他冲水喝。一直在暗中观察他们的三丫头,又仔细看看楚展笙毫无血色的脸庞。

    卢江歌轻声问道:“笙儿哥,你是不是给那个受伤的女人输血了?”

    楚展笙无力的点点头,一边的翁宝彤气得咬牙切齿,指着楚展笙的脑门训斥道:“你个虎玩意儿,就你这个小体格吧,总共能有多少血?还想着怜香惜玉,救死扶伤啊!”

    帅晓嫣端着一杯蜂蜜糖水回来,说道:

    “好了,宝彤姑姑,别骂笙儿了。一个男人抽点血不算什么,今晚在家好好休息,我多给他弄些好吃的补一补,明天就能恢复正常。”

    她又把水杯递给楚展笙,叮嘱他说:“水还有点烫,你慢点喝。”

    说完,帅晓嫣转身去厨房做饭,卢江歌也主动跟她一起去帮忙。

    剩下翁宝彤不再说话,等到楚展笙喝下半杯糖水之后。

    她才开口问道:“你在东建乡给俺三姐打电话,说咱们那些粮食不卖西山乡和南屯乡了,你说你要干别的用。你现在能告诉俺,这是咋回事儿吗?”

    翁宝彤要是不问,楚展笙还正想对她说清楚,告诉她自己用粮食换荒地想法。

    于是他把水杯轻轻放在茶几上,一五一十对翁宝彤说道:

    “宝彤姑姑,今天下午我本来想回到家里之后,再跟你商量这事儿。没想到孙阿姨替我爸挡了一枪,身受重伤,生命垂危,我只好开晓嫣姐的桑塔纳,把她送到县医院抢救,所以还没来得及回家跟你说。”

    翁宝彤急不可待的说道:“你别跟俺说这些没用的,直接告诉俺,你用这些粮食到底想干吗?”

    “我想用这些粮食,与东建乡政府换荒原,咱俩继续开荒种地。”楚展笙斩钉截铁的说。

    翁宝彤听完,震惊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嘴里大声嚷道:

    “俺就猜到你想这么干!这个世界没有比你更疯狂的人了,那可是一百八十多万元的粮食啊,你不心疼俺还心疼呢。”

    看到翁宝彤在客厅里暴跳如雷的样子,帅晓嫣和卢江歌连忙从厨房里跑出来,听到楚展笙这个极其疯狂的想法,也都惊得目瞪口呆。

    好半天卢江歌才恢复平静,她心平气和对楚展笙说道:

    “笙儿哥,你想过没有,东建乡那么多的人口,那么多的耕地,今年受灾如此严重,任务粮的缺口该有多大?你这些粮食全给他们,还是于事无补,反而让你和宝彤姑姑以后的日子更加艰难。”

    楚展笙笑着说道:“你们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我昨晚在薄老三家里,粗略地估算一下,东建乡要想保证完成粮食征购任务,实际缺口并不大。”

    “玉米大约需要两万两千吨,大豆要五千六百吨,政府须要向农户催缴一百五十万元的差价款,平均每公顷的差价款是九十多块。这对于东建乡的农民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咱们可以在这上面做文章。”

    翁宝彤是因为心疼那么多钱,才会着急发脾气的,当她冷静下来,还会一如既往的理解和支持楚展笙所有疯狂的想法与行为。她仔细想了想,虽然脸上依旧冷如冰霜,在心里还是不得已的接受现实。

    她是忍不住说道:“你的意思俺明白了!你是打算咱们弄一些粮食,替爱国哥他们完成任务粮的缺口部分,所出现的差价由咱们来负担。做为交换条件,东建乡要划一些荒原出来,由我们承包用于开荒种地。”

    “一百五十万啊,那能换来多少荒地啊?”帅晓嫣惊叹道。

    帅晓嫣从昨晚开始,就不只一次听楚展笙说过,打算用手里粮食换荒原。可她万万没想到,一个十五岁的中学生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胃口,这么高的眼界。一百五十万元的巨款在楚展笙眼里,轻飘飘的如同浮云一般,毫不吝啬的就决定丢弃在广阔无垠的荒野上。

    “一百五十万元能为我换来二千垧荒地,三十年的使用期限,够我和宝彤姑姑忙活几年了。”听到帅晓嫣的问话,楚展笙毫不犹豫的回答。

    三个姑娘都清楚楚展笙的性格,对开荒痴迷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只要他下定决心想把荒原弄到手里,就会千方百计,不惜代价达到目的,任何人都无法劝阻他这种疯狂的行为。

    帅晓嫣和卢江歌已经从震惊中彻底清醒过来,她们回到厨房继续做饭,留下楚展笙和翁宝彤在客厅中商量具体实施办法。

    吃完晚饭之后,楚展笙在帅晓嫣家中,拨通了悦龙川帅青山家里的电话,听出来对方接听电话的人是聂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