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一百五十万换荒原

    更新时间:2018-04-10 18:26:18本章字数:3153字

    楚展笙马上用恭敬的口吻,问候聂东方:

    “聂阿姨,您好!我是楚展笙,您和帅伯伯最近都很忙吧!身体都好吧!我今晚打电话给你们,想找亘哥打听点儿事情。”

    楚展笙这么晚还留在黄金岭帅晓嫣的家中,最初令聂东方感到挺吃惊的。她转念一想,帅晓嫣与楚展笙有着十几年深厚感情,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经历过无数次狂风暴雨一般的严峻考验,聂东方就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聂东方关切的问道:“噢,是笙儿啊!听说你父亲受伤了!现在情况怎么样啊?如果伤势严重,要尽快送他来悦龙川治疗,我想办法帮你们联系一家医疗条件比较好的医院。”

    楚展笙连忙说道:“谢谢聂阿姨对我父亲的关心!我父亲受的只是一些皮肉外伤,没有伤到骨骼和内脏,留在东建乡医院治疗即可。我是因为护送一位受伤更重的阿姨来黄金岭医院抢救,临时和宝彤姑姑、三丫头一起到晓嫣姐这里休息一下。”

    “噢!我知道!”聂东方平静的说,转而她又说道,“展笙,你帅伯伯今晚恰好在家休息,他有话想要跟你说。”

    随后电话里传来帅青山那种特有的,沉稳、浑厚的嗓音,问道:“是楚展笙吗?”

    “帅伯伯,是我,我是楚展笙。”楚展笙有些紧张,还有一点激动,赶紧回答帅青山的问话。

    帅青山在电话里赞扬道:

    “小伙子,听说你一次献给那位受伤的女同志将近五百毫升的鲜血,确保对方以最快的速度,及时送来悦龙川抢救,从而才会化险为夷。这件事儿你做的很对,没有给你爷爷和你父亲丢脸。男子汉大丈夫想成就大事,必须像你这样,不仅有铁肩担道义的气魄,还要有大公无私的胸怀。”

    接着帅青山的口气变得亲切了许多,安慰楚展笙说道:

    “得知你父亲受伤之后,我立刻跟东建乡方面详细了解过情况,与你刚才说的基本一样。你父亲的伤虽然比较严重,但也没什么大碍,只要在医院好好配合治疗,用不了多久就会痊愈,所以咱们不必过分替他担忧。我和你卢伯伯已经约好,就在这几天,一起去东建乡看看他。”

    电话那头的帅青山,忽然想起楚展笙打电话找的是帅晓亘,就好奇的问道:

    “帅晓亘还没回来,你找他有什么事儿吗?不妨跟帅伯伯说说,也许帅伯伯比晓亘知道的更多一点。”

    既然帅青山主动表示可以提供帮助,这可是楚展笙梦寐以求的好机会。楚展笙把心一横,对帅青山说出他想弄到大批粮食,帮助东建乡按时完成粮食征购任务,为正在住院疗伤的父亲分忧。

    楚展笙没有告诉帅青山,他想用粮食换荒原的真实目的,当然,楚展笙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欺瞒不过帅青山的眼睛。帅青山明白楚展笙这么做,绝对不是单纯的为当乡长的父亲分忧,很有可能跟别的投机商人一样,是想获得那笔巨额的粮食差价款。

    既然电话是从黄金岭县城家里打来的,女儿帅晓嫣很有可能也参与谋划了这件事情,也许还能跟着瓜分一些利益。帅青山突然大发慈悲,心里就想帮帮这些受苦、受累的孩子们。打定主意以后,帅青山吩咐楚展笙把电话给帅晓嫣。

    帅晓嫣接过电话,表情严肃,认真地聆听着父亲帅青山的指导。嘴里还不停的说着一些短语,附和着帅青山。

    “嗯!”“我明白!”“我知道了,爸爸。”

    帅晓嫣的表情和眼神,也随着帅青山在电话里的嘱咐,不断的变幻着。时而凝重,时而专注,时而轻松,时而高兴,时而眉头紧锁,时而眼波荡漾。诱使楚展笙、翁宝彤和卢江歌的心情,跟着她一起时而高涨,时而沉沦。

    放下帅青山的电话,帅晓嫣立刻拨通悦龙川粮食局局长卫吉澜家中的电话,将帅青山吩咐过的话,一字不漏地重复了一遍。帅晓嫣接着又简要介绍一下楚展笙的实力,目的是让对方相信楚展笙和她的能力,可以处理好与此事相关的所有问题。

    卫局长等帅晓嫣把话说完,沉吟许久才做出答复,他承诺可以尽力帮助楚展笙筹措所需的全部粮食,价格基本与实际交易中的商品粮价格持平。

    放下电话,帅晓嫣兴奋的说道:“笙儿,任务粮问题我帮你解决,下面就看你和宝彤姑姑怎么跟东建乡政府谈判,为你们争取更多的利益。”

    有了足够的粮食做保障,楚展笙底气十足。此时的楚展笙,已经被那些荒原迷惑的忘乎所以,不惜长时间旷课,顾不上回学校里读书。第二天一大早,就和翁宝彤、卢江歌一起火速赶往东建乡。

    他们趁着楚爱国还在医院疗伤的机会,在姚乃新的帮助下,直接找到东建乡党委吴书记和主管农业的柳副乡长。了解到东建乡今年完成粮食征购任务缺口部分的具体数量,与他预测的数量差不多之后,难免会沾沾自喜。

    楚展笙主动提出,愿意帮助东建乡按时完成粮食征购任务中的缺口部分,而且无须东建乡方面承担粮食差价款。

    东建乡的领导们,听到楚展笙的承诺之后都是无比惊讶。他们事先得到姚乃新提供的消息,又从其他渠道证实楚展笙手里的确有很多粮食,可以帮助东建乡完成一部分粮食征购任务。

    而在此时,楚展笙承诺的是,可以帮助东建乡按时完成整个任务粮的缺口部分。这可不是小数量,不是几百吨粮食就能解决的问题。别的不说,仅粮食差价款的金额就高达一百六十多万元,以当时东建乡的经济状况,这无疑是一笔让所有人心动不已的天文数字。

    吴书记和东建乡的其他干部,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不相信眼前这个十五六岁的中学生,能有如此巨大的能量。当他们看到帅晓嫣及时送来的粮食调用手续之后,如梦初醒一般,再也不敢对楚展笙和翁宝彤有半点轻视。

    随后另外一个疑虑出现在每个领导的心头,东建乡到底有什么宝贝?能让楚展笙如此倾心,如此痴迷,宁可为他放弃那么多的粮食差价款。吴书记、柳副乡长,还有党政办主任姚乃新搜肠刮肚的想半天,也没有想明白楚展笙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最后还是由楚展笙和翁宝彤提出来,做为回报,东建乡将掸子沟村和姐妹湖村所辖的两千公顷荒原,以一百五十万元的价格承包给翁宝彤姑娘,使用期限是三十年。

    东建乡幅员辽阔,人口稀少,每个村庄都有数千公顷荒原在那儿闲置着。此时东建乡的农业生产水平还是十分的落后,基本处于人力与畜力结合的耕作方式,耕作效率极其低下。

    各村农民们,每年管理好各家承包的那点熟地都很吃力,哪里还会有人想着草长鹰飞,人迹罕至,遍地是飞禽走兽的大荒原。

    东建乡的草原,除了小部分偶尔会有人在上面放牧,或者割一些大叶张草,用于修缮房盖之外,其余大部分荒原,从古到今都无人问津。

    年年秋天枯草满地,随风狂舞,然后被一场又一场荒火烧的干干净净。第二年春雨一来,满地草根再发嫩芽,然后又开始茁壮的成长。周而复始,循环往复,永无止境。年年只能给东建乡党委和政府徒增烦恼,再无半点作用。

    楚展笙疯狂的想法,正好可以帮助东建乡党委和政府,圆满解决了今年秋天最大的难题。无论东建乡的大小干部,还是普通村民,都会举起双手,表示欢迎与赞成。

    由于耕作效率过于低下,每年东建乡的粮食产量并不如意,已经连续几年欠收。这几年当中,几乎年年购买商品粮才能完成国家的粮食征购任务。在这种情况下,每到秋冬两季,下乡催收粮食差价款,是每个乡镇干部最头疼的工作,同时也是每一个种地农户最讨厌的事情。

    今年因为楚展笙大胆的想法如果得以实现,这种无可奈何的矛盾顷刻间化为乌有。

    楚展笙如愿以偿的获得他心目中的宝藏,东建乡方面同时做到了变废为宝,为东建乡免去一项复杂而又头疼的工作不说,还为不算富裕的老乡们,减轻了不小的负担。

    因此,楚展笙与东建乡之间签订二千公顷荒原的承包合同,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与东建乡政府顺利的签订二千公顷荒原的承包合同,楚展笙更加没有心思回下店乡中学读书。他踌躇满志,意志坚定,一心想趁着大地还没有冰封之前,尽量多的开垦一些荒地出来,这样在明年开春可以及时种上一些小麦、玉米等高产农作物,为明年有个良好的开端奠定基础。

    这次楚展笙疯狂的有些过头,连回学校上学都顾不上,不能不让卢江歌感到极其为难。跟着他一起,必然会耽误课程,影响成绩;不跟着他,又于心不忍,难舍难分。

    同样,楚展笙心里也很为难,多次劝卢江歌去县城与她的父母团聚。不管怎么劝说,性格倔强的卢江歌就是不肯离开。楚展笙绝对不会允许卢江歌独自回下店乡中学,那样他既不放心,也舍不得分别时间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