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情侣关系

    更新时间:2018-04-11 10:06:57本章字数:3179字

    楚展笙想来想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带着三丫头和宝彤姑姑一起来到姐妹湖村。他们在丁春明一家人的帮助下,找到一户暂时无人居住的房舍和院落。又在叔叔楚爱军的帮助下,将家里的那台破旧的拖拉机,还有翻地用的大犁,用掸子沟工地上的大卡车运过来。

    楚展笙认为,悦龙川地区很快就要进入寒冷的冬季,土地随时都会上冻。上冻之后的土壤,如同铁块一般坚硬,再想翻地几乎是不可能了。等到那时候。再回到下店乡中学继续学习,最多能耽误他和三丫头两人一个多星期的课程。

    再等到冬天农闲没事儿的时候,楚展笙可以争分夺秒自习功课,完全有能力把他和三丫头落下的课程补回来,不会对他们各自的成绩造成太坏的影响。

    楚展笙为了能在上冻之前,尽量多翻耕出来一些荒地,他决定高薪雇用心灵手巧,勤劳能干,肯吃苦,为人忠厚的丁春明帮忙。他们两人轮流驾驶拖拉机,人休息,车不停,除非出现故障,或者停车加油、保养,否则昼夜不停的开始进行翻地作业。

    楚展笙疯狂的行为,同样让姚乃新和丁维汉两家人都感到震惊和难以理解。

    说实话,在他们眼里种地还是最没出息的工作,又苦又累一整年,挣不到多少钱不说,还给人留下又脏又土的坏印象,到哪儿都让人瞧不起。可他们两人又都是人精,懂得虎父无犬子的道理,楚昌和楚爱国都是人中龙凤,他们的后代岂是平庸之辈?

    别的不说,单看楚展笙小小年纪有这份敢为天下先的魄力,还有为大规模开荒而一掷千金的实力,再就是两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形影相随的魅力,很容易看得出来,这孩子在许多方面都应该是非常优秀,可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楚展笙所做的事情,绝对不会是某种不可理喻的嗜好,恰恰相反,很有可能是他在潜意识当中把握住社会进步的脉搏,走到世界潮流的最前端。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土地会成为无价之宝,是农民滚滚财源最可靠的保障,姚乃新和丁维汉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一层。

    再加上农民对土地特有的偏爱和依赖,在丁春明征求他们意见,是否答应帮楚展笙开拖拉机翻地开荒的时候,姚乃新和丁维汉的意见出奇的一致,他们不但支持丁春明去帮楚展笙开拖拉机,还提出让丁春明不要工钱,要土地做报酬的建议。

    他们这个想法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讨好楚爱国,避免双方尴尬。

    看在楚爱国和楚爱军的面子上,丁春明不得不答应楚展笙的请求。如果不要工钱,丁春明放弃水利施工队的好待遇,确实有些吃亏。如果跟楚展笙要工钱,又会觉得有愧于楚爱国。倘若再引起楚家兄弟的不满,恐怕得不偿失。

    丁维汉给丁春明出主意,让他跟楚展笙提出条件,他们不要楚展笙的工钱,只要半成开垦出来的耕地。也就是说,丁春明帮楚展笙开垦出来十公顷土地,就要分给丁春明半公顷。

    丁春明提出这个条件,令楚展笙感到恼火,他打心眼里舍不得把这些心爱的土地再分给别人。

    对丁春明提出的条件,翁宝彤却欣然接受。她很清楚楚展笙如此大动干戈承包荒原,再紧锣密鼓的开始垦荒,所要面对的困难与风险会有多么的大。

    虽说今年在才郎村的开荒地意外获得粮食大丰收,可惜家里的那些粮食,都被楚展笙当作赌注,换成脚下这片大荒原。现在翁宝彤替楚展笙保管的只有秋天卖甜菜的钱和翁家偿还给他们的借款,加在一起只有五十多万。

    用这些钱来支撑楚展笙异常疯狂的大规模开荒行为,难免有些捉襟见肘。他们正在使用的旧拖拉机,已经难以承担如此沉重的工作负荷,经常出现故障停工。要想顺利完成楚展笙的心愿,必须购置可用于大规模翻地的大型拖拉机,还要有一系列配套的小四轮拖拉机和农机具,以及贮备供这段时间使用的柴油和配件。以上这些事项,都要大笔大笔的花钱才行。

    如果再加上丁春明和其他雇工的工钱,还有这些人在东建乡吃穿住行的花费,这五十多万很有可能不够花。

    现在丁春明提出不要工钱要耕地,正对翁宝彤的心思,正好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这样她可以节省一大笔开支,还能更加充分调动丁春明的积极性,让他发挥更高的驾驶技术水平,每天开垦更多的荒地,获得更大的效益。

    经过翁宝彤耐心劝导,楚展笙勉强接受了丁春明提出的条件。

    可是,在丁春明心里却是另外一番滋味,他从心里不想再回家种地,他一心想着在水利工程公司跟着楚爱军好好干,虽然出人头地机会不多,至少挣钱快,开勾机总是要比开拖拉机轻快又干净许多。

    丁春明最初打算看在楚爱国和楚爱军的情面,临时帮楚展笙几天,明年开春再回楚爱军掌管的水利工程队里打工。至于楚展笙能给多少工钱?当然是越多越好,如果不给工钱丁春明也不会介意。他不敢也不情愿,因为这几天的工钱得罪楚家兄弟。

    丁春明这种消极的想法,很快被一位十分强势的人物给纠正,这就是他的未婚妻姚绽芳。

    姚绽芳在黄金岭食用菌培育基地上班时候,经常听汪莨教授说过,在未来的中国,土地必将成为极其珍贵的资源。国家的农业政策也不会一成不变,不会总这样消极的对待农民,将来必然会出现巨大的变革,从而能够最大限度的促进农业与农村经济的蓬勃发展。

    就像悦龙川这样以农业为主的地区,将来谁拥有的土地多,谁掌握的跟土地相关的科学技术先进,谁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成为财富的主宰。

    从主观意识角度出发,姚绽芳需要丁春明获得更多的土地来平衡他们之前的情侣关系。

    丁春明和姚绽芳已经相爱两年多,之所以一直没有结婚,最大的障碍就是户口问题。一个农村户口,一个城镇户口,两人结婚以后必然会面对许多棘手问题,尤其是工作和土地问题很难得到妥善解决。

    黄金岭食用菌培育基地的效益越来越差,已经到了濒临破产的境地,姚乃新正在想尽办法帮大女儿姚绽芳调出基地。不管这次调动能不能成功,姚绽芳决心要嫁给丁春明,这就意味着她很可能要放弃留在乡镇机关工作的其他机会,到姐妹湖村跟着丁春明一起生活。

    姚绽芳是城镇户口,按照国家政策规定,她在农村不能分到土地。没有土地,她就没有固定收入来源,更没有稳定的生活保障,两人在一起生活所要面对的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恰在这时楚展笙出现,他大胆的做法让姚绽莲和丁春明看到了希望,看着楚展笙雄心勃勃的样子,在两三年之内,不把这两千公顷荒原开垦出来,他绝不会善罢干休的。

    如果不出意外,一切顺利的话,丁春明可以从楚展笙这里分到四、五十公顷的耕地,这可不是什么不起眼的小数目,而是非常了不起的大成就。

    在姐妹湖村,每人实际承包的耕地是三十五亩,也就是二垧多地,四十垧地相当于二十口人的责任田。

    姚绽芳仔细盘算过,种地收入微薄是不争的事实,不管收入有多少,毕竟有可靠的经济来源,只要拥有足够多的耕地,完全可以积少成多。种地越多,人越累的事实也不假,姚绽芳一点不害怕,只要能和丁春明长相厮守,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她都不在乎。

    姚绽芳是姚乃新大女儿,姚乃新又是楚爱国当年在珍宝岛结识的生死兄弟,两兄弟将近二十年后,在异地他乡重逢,本来是件可喜可贺的好事情。谁都不会想到,他们的兄弟关系竟然给楚爱国在东建乡的工作,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甚至差一点终结了楚爱国的政治前途。

    姚绽芳的男朋友丁春明的父亲丁维汉,年龄五十多岁,为人忠厚老实,勤劳能干。前些年承包村里“姐妹泡”养鱼,又在水面上养鸡、养鸭、养鹅,很快就富裕起来。

    看到丁维汉一家越来越红火的日子,村里有一些乡亲们对丁家越来越妒嫉,越来越眼红,其中就有孙家老二孙前广。

    孙家有兄弟五个,姐妹三个,号称五虎三霸,在东建乡一向骄横,飞扬跋扈,没有人敢招惹他们。孙前广见丁维汉承包水面如此赚钱,于是就强迫姐妹湖村委会把“姐妹泡”转包给自己。

    由于姐妹湖村与丁维汉签订的是十五年合同,村里不敢轻易毁约,支部书记和村长只好央求丁维汉让步。丁维汉也不敢与孙家兄弟姐妹作对,被迫同意将一部分水面分包给孙前广。

    “姐妹泡”位于五湖村东南,距离村子一里多地,面积大约是十七八公顷,周围沼泽密布,草原广阔,环境十分优美。

    “姐妹泡”整体形如鸡蛋,只因为东北方向有一道石头岗子将湖水拦腰截断,分割成花瓣状的东西两部分,只有靠南边有十多米宽的水面连通。就这样,东西两个湖泊如同一对美丽的孪生姐妹,时刻手牵着手,相依相偎的静静伫立在江河大平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