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姐妹泡冲突

    更新时间:2018-04-12 05:57:51本章字数:3173字

    既然已经选择让步,丁维汉索性满足孙前广的所有要求,“姐妹泡”东西两个湖面任他挑选,承包费两家平均,已经被丁维汉平整好并盖上房子的石头岗子两家共同使用。

    丁维汉最初还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付出真心真意,好好对待孙前广。将心比心,两家日后才能和睦相处,共同在“姐妹泡”的水面上发家致富。

    谁知自私自利,贪得无厌的孙前广根本不领情,理直气壮的想要挑选西姐妹泡。这里湖面比较大,湖岸相对平坦、干净一些,泡子里面有很多漂亮的荷花,距离村子距离也稍微近一点。

    调整好水面承包合同,双方商定,给丁维汉三天时间,清空他家在西姐妹泡内放养的鱼。

    第二天,言而无信的孙前广反悔,找来兄弟姐妹和一帮亲戚朋友阻止丁家捕鱼。丁维汉的两个儿子丁春生和丁春明不服气,双方发生激烈的冲突。孙前广找到派出所,诬告丁家兄弟偷鱼。

    派出所的警员详细了解情况之后,对两家的矛盾进行了调节。派出所处理的看上去很公正,其实是偏向孙前广这边。他们允许丁家捕捞以前放养的鱼,但不能捕捞泡子里面自然生长的野生鱼类。

    面积十几公顷的天然湖泊,里面有很多野生的老头鱼、鲫鱼、鲤鱼和泥鳅,以前丁家年年在泡子里面只放养白鲢一种鱼。要想大量捕捞白鲢,必然会牵连捕到其他野生鱼类。

    面对派出所这样处理,丁维汉心里明白这是再找借口,禁止他们家在西姐妹泡内捕鱼。他觉得胳膊拧不过大腿,再度选择忍让。

    丁春生、丁春明两兄弟年轻气盛,看到父亲一再委屈求全,不甘心,不服气。派出所不是允许捕捞丁家放养的白鲢吗?那他们兄弟非要把白鲢都捕出来,一条都不给孙家留下。

    两兄弟时逢倒霉之际,第一网下去再收回来,没捕到几条白鲢,却捕到几十条十多斤重的野生大鲤鱼。这些鱼价值好几千元,足够盗窃罪的立案标准。

    孙家人趁机不依不饶,非要派出所依法惩处丁春生和丁春明。派出所办案的民警们也清楚丁家兄弟很冤枉,可他们不敢得罪阴险毒辣的孙家兄弟,更不敢得罪已经改任悦龙川公安处政委的冯高。

    迫于压力,派出所只能将丁春明、丁春生两兄弟拘留。

    丁春生是哑巴,属于残疾人,同时丁维汉管理鱼塘又离不开他,只好百般请求派出所办案民警,先把老大丁春生放出来,只留下丁春明一人拘留。

    丁春明在监狱里受了十天的苦,既感到窝囊,又感到委屈。在心里抱怨父亲懦弱、偏心,一气之下就跑到水利施工队在掸子沟工地上去打工,鱼塘那里只剩下哑巴丁春生一人管理。

    孙前广巧取豪夺,终于把西姐妹泡弄到手,随后又捕捞出来大量鲜鱼,意外发了一笔横财。

    随后一段时间里,孙前广的鱼塘变得热闹非凡,他的兄弟姐妹、亲朋好友纷纷跑来弄鱼吃。有的买,有的拿,还有的干脆在丁家的小房里面现做现吃。弄得丁春生不胜其烦,又不敢阻拦,只能无可奈何的忍受。甚至还有时候,一些个品行不好,缺德没良心的人,喝醉酒欺负他是残疾人,对他无端的辱骂和嘲讽。

    尤其是孙家老五孙前志,经常带着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来鱼塘吃喝玩乐,他们嫌丁春生碍事,总是把他从小房里赶出去,任由丁春生在湖边的草丛里蚊叮虫咬,挨冷受冻。

    孙家兄弟姐妹在东建乡很有名气,在黄金岭和悦龙川社会上的朋友也多,总有一些无赖到鱼塘来白吃、白拿。时间一长,孙前广有些承受不住。

    为了减轻负担,孙家兄弟到丁家菜园里偷菜,偷捡丁家的鸭蛋和鹅蛋来招待客人,甚至为了招待客人,偷偷宰杀丁家放养在东姐妹泡里的鸭子和大鹅。丁维汉被逼无耐,把水面上的鸭子和大鹅全部卖掉,买回两头奶牛放在湖边放养。

    黄天不负有心人,好人自然有好报。一年之后,丁维汉家里的两头奶牛相继产下小母牛,初步形成奶牛群的规模。丁家的鱼塘再次获得丰收,不光是传统的鱼种效益好,他们养殖着大量林蛙,效益同样非常好。

    相比之下,孙前广的鱼塘最终因为经营不善,管理不好,能捕到的鱼越来越少,鱼的个头也不算大,有时还要靠去丁家经营的东姐妹泡偷鱼,才能勉强维持。

    看到丁家只剩下东泡子还能赚的盆满钵满,孙前广又开始眼红嫉妒,他故伎重演,提出与丁维汉调换水面。

    丁家已经吃过一次亏,绝不肯再上第二次当。再说丁家已经在东姐妹泡边上圈起草场,盖好牛棚,准备继续发展壮大现有的奶牛群。这种情况下,丁维汉无论如何再也不能答应孙前广的无理要求。

    孙前广不达到目的不罢休,先后找到县里和乡里的某些领导撑腰,又找来兄弟姐妹们和社会上的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来鱼塘胡闹,对丁维汉软硬兼施,千方百计逼迫他同意修改承包合同。

    孙前广的蛮横无理最终激起丁维汉的牛脾气,他变得强硬起来,竟然软硬不吃,不管孙前广怎么威逼利诱,他死活不同意调换承包的水面。

    孙家兄弟恼羞成怒,在一个西北大风的晚上,在两个泡子连接处的湖水里面,丧心病狂的洒下几瓶农药,直接导致丁家喂养的大量鲜鱼被毒死,间接导致丁家的奶牛中毒生病,给丁家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丁维汉报警,请当地公安机关出面主持公道。在办案民警面前,孙前广百般抵赖,拒不承认投毒的罪行。哑巴春生出面作证,帮着警察找到孙家兄弟们丢下的农药瓶。

    在铁的证据面前,孙前广仍然狡辩,说他是在自家的鱼塘里投药灭虫,受大风天气的影响才导致农药大面积扩散,造成丁家的损失,与他无关。

    就在丁春生带着办案民警找到农药瓶子之后,孙家的三个姐妹一贯的霸道,拿出泼妇的劲头,帮着自家兄弟对丁春生百般侮辱和打骂。随后老八孙前泰也参与进来,由于他下手太重,当时把丁春生打得浑身抽搐,昏迷不醒。

    幸好有派出所的吉普车在现场,丁春生被紧急送到县城医院,经过一番抢救才确保性命无虞。经由当地派出所出面调解,孙家勉强同意适当赔偿丁春生的医药费,仍然拒绝承认投毒的罪行。

    两家互不相让,就这样僵持着,案件将近两年无法得到妥善处理。

    就在此时,楚爱国调到东建乡任党委副书记、代理乡长,自诩对楚爱国的性格和本领有所了解的姚乃新,鼓励在县里和乡里屡屡碰壁的准亲家丁维汉去政府找楚爱国,求他出面主持公道。

    楚爱国了解到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对丁维汉遭受不公正的对待深表同情。不管于公于私,楚爱国都要想方设法帮助丁维汉维护合理、合法的权益。

    在楚爱国强力干预下,东建乡派出所对孙前广投毒案和孙前泰伤人案进行合法公正的处理,帮助丁维汉挽回部分损失。

    从那儿以后,一向在东建乡横行霸道的孙家兄弟姐妹们,除了老七孙前敏之外,其他兄弟姐妹几个人都对楚爱国怀有敌意,最终导致老三孙前升持枪行凶,误伤自己的亲妹妹,负罪潜逃,从此过上颠沛流离、亡命天涯的悲惨生活。

    关于父亲到东建乡上任之后,如何与孙家五虎三霸产生矛盾的内幕,楚展笙还是来到姐妹湖村开荒以后,与丁春明及其家人闲谈的过程中,才陆陆续续了解到这些情况。

    现在楚展笙把所有精力和时间全部放在翻地方面,暂时还顾不上理会这些是是非非与恩恩怨怨。

    父亲的伤不会落下任何残疾,更不会有生命危险,医院那边有母亲和姚绽芳照顾,不用楚展笙分心。

    在这次冲突当中,孙家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全家最富有,最慷慨,堪称顶梁柱的孙前敏九死一生,至今还在悦龙川军分区医院里抢救。行凶的孙前升丢下老婆孩子们逃之夭夭,谁都不知道他的去向。

    孙前敏的母亲急火攻心,当天就一病不起,全家人都忙着照顾老人,照顾暂时捡回一条性命的孙前敏。一家人再也没人,没心思,继续找楚爱国的麻烦,双方这段时间内彼此相安无事。

    楚展笙与丁春明接触多了,得知他最擅长的技术是驾驶进口的挖掘机。他不但会开,有故障还会维修,会保养。楚展笙对由叔叔楚爱军掌管的掸子沟工地上的那几台进口挖掘机,颇为感兴趣,总觉得这些先进的工程机械,能派上大用场,能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效益。

    楚展笙在回才郎村运送拖拉机时候和其他农机具时候,多次经过掸子沟工地,见过工程队正在施工时候那种声势浩大的场面。

    这里机械轰鸣,浓烟滚滚,运载泥沙的大型载重汽车,不停的往来穿梭,紧张的忙碌着。

    几台进口的大型挖掘机,轻而易举的把泥土挖出来,再装到卡车上运走。看到这些功能强大的大型挖掘机,在苍茫的大地上张牙舞爪工作的模样。

    楚展笙不禁思忖着:“用这家伙开荒,效率会不会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