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开垦冻土地

    更新时间:2018-04-13 04:57:47本章字数:3127字

    以后楚展笙在姐妹湖村忙着开荒那段日子里,这个想法一直伴随着他。此时东建乡的土地还没有完全封冻,拖拉机仍然是开垦荒地效率最高的机械。

    翁宝彤在掸子沟村薄老三的帮助下,临时买到一台七成新的大马力拖拉机,火速运到姐妹湖村交给楚展笙用于大面积开荒。

    这几天翁宝彤是这些人当中最忙碌的一员,她不但要做好姐妹湖村开荒现场的后勤保障工作,还要经常代表楚展笙去东建乡医院看望楚爱国。有时必须赶往黄金岭,与帅晓嫣一起想办法送交任务粮。

    不管翁宝彤有多么忙,多么的累,她从来不偷懒,更不会报怨,总是认真做好每一件分内的事情。翁宝彤对楚展笙无比忠诚,做事也是非常勤恳,她的这些优点,让帅晓嫣深感钦佩。

    这个世界里,没有谁比翁宝彤更了解楚展笙,只有她深知楚展笙对土地的那份痴情和珍爱。不管楚展笙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情,也只有翁宝彤能够理解,并且一如既往,全心全意的支持他,帮助他。

    两场大雪过后,天气变得更加寒冷,姐妹湖村周围的土地冻层超过半尺。任凭楚展笙有再大的野心,再多的贪心,任凭楚展笙和丁春明有多么高超的驾驶技术。当他们面对越来越厚,越来越坚硬的冻土,无不感到无能为力,只好心有不甘的停止翻地。

    在这短短的十几天当中,楚展笙和丁春明依靠两台破旧的拖拉机,日以继夜,争分夺秒,竟然开垦出来二百多公顷土地。

    完全进入寒冷的冬季,再也无法完成翻地作业,楚展笙疯狂开荒的举动暂时告一段落,他和卢江歌回到下店乡中学继续读书。

    翁宝彤独自承担替东建乡送交任务粮的重担,看她一人两地奔波,姚绽芳于心不忍,就和丁春明一起来帮她。他们三人同心协力,在楚展笙的指导下,通过各种渠道,使用各种方法,终于在元旦之前把所有任务粮送交指定的粮库,并且结算出来大部分粮款。

    楚展笙吩咐翁宝彤,按照丁春明在水利工程队的工资标准,及时支付他和姚绽芳这段时间的工钱,并且还要坚持承诺,分给他们十公顷耕地,这大大超出姚绽芳的预期,她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跟丁春明讨论结婚的各项准备工作。

    回到下店乡中学继续上学的楚展笙,一直魂不守舍的无法安心学习,在他脑海里始终在思考着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该怎么利用好那些老叔楚爱军所在的水利工程公司所拥有的,而且在冬季里闲置的挖掘机,帮自己在冰天雪地里继续开垦荒地。

    第二个问题更加困惑,为什么东建乡有很多地方的冻土层要比下店乡薄许多,而且在极寒的天气里面,封冻土层厚度增加的速度非常缓慢。

    同样寒冷的天气,同样冻土层厚度,要是在才郎村周围很可能五天就能达到半尺,而在东建乡的很多地方,却可以向后延缓八、九天时间。

    前一个问题很快就找到解决的办法,后一个问题却成为悬而未决,暂时无人能够解释的谜团。

    这次期末考试,出人意料的是,楚展笙在下店乡中学的成绩,再度名列前茅,只有三丫头的成绩稍稍有些下降。

    卢江歌对此不但没觉得后悔过,反而在内心深处感觉到一丝欣慰。成绩下降是因为她陪着楚展笙在东建乡开荒,耽误两个多星期课程造成的。在这种情况下,两人都没有分开,三丫头仍然无私的支持和陪伴着楚展笙,说明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发展到可以经受任何考验的程度。

    在悦龙川的中小学生们,开始了漫长而枯燥的寒假,三丫头不顾东建乡的恶劣条件,毅然跟着楚展笙和翁宝彤再次来到这里,他们与丁春明、姚绽芳在掸子沟工地中团聚。

    这个工地是水利工程公司在寒冷冬季里,无法正常施工的情况下临时闲置的。这里有几处简陋的房屋和工棚,简单收拾一下就能御寒,还可以在房屋里面做饭、睡觉,保障楚展笙等人的生活。

    最重要的是水利工程公司大部分车辆、机械和物资都临时存放在这里,其中就有丁春明十分熟悉的三台进口挖掘机。

    到这里来之前,楚展笙通过叔叔楚爱军找到水利局和水利工程公司的领导,提出高价租用在掸子沟工地暂时闲置的挖掘机。领导们觉得这是好事,既能给楚家兄弟一个天大的面子,又能省下一笔冬季看管工地的费用。

    表面上是公司开源节流,增加收入。出于感激之情,楚展笙给送去很丰厚的礼品。租好挖掘机和场地,楚展笙就要筹措在冬季极寒天气情况下,能让挖掘机正常工作的高号柴油、机油,还有可以进行冻土爆破的烈性炸药。

    在翁宝彤的建议下,他们再次赶到黄金岭县城找到帅晓嫣帮忙。晓嫣很爽快,很热心的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她带着楚展笙和翁宝彤找到县石油公司的吕经理。

    吕经理与楚爱军有些交情,两人经常在一起吃喝玩乐。

    更重要的是帅晓嫣代表着帅青山,帅青山虽然调离黄金岭,可是人走茶未凉。他升任地区组织部长,正是如日中天的实权人物,悦龙川会有哪个椤头青敢不给他面子,所以吕经理很痛快的许下承诺,保证供应楚展笙在冬季里所需的全部柴油和汽油。

    帅晓嫣没有接触过炸药,一时半会找不到可靠的渠道,她忽然想起跟着父亲、继母聂东方一起搬到悦龙川的帅晓天。

    这家伙办事头脑灵活,社会中三教九流都有交往,狐朋狗友特别多,也许他能想到办法,于是就打电话把帅晓天叫回黄金岭。

    帅晓天打心眼里不愿帮楚展笙办事儿,但又不得不帮他。

    帅晓天清楚楚展笙在帅家人心目中的地位,而且跟帅晓嫣有着极其深厚,甚至有些暧昧的姐弟感情。帅晓天不帮楚展笙就等于跟帅晓嫣作对,要是让帅青山知道同样会不高兴,很可能会因此受到继父的怪罪。

    再说楚展笙弄炸药是为了开荒,根本没心思跑城里去跟帅晓天在帅青山面前争宠,不管他将来在农村有多么大成就,对帅晓天在帅家地位的威胁可有可无,帅晓天完全不用为此担心。

    帅晓天甚至还有一个恶毒的想法,楚展笙用那么多炸药炸冻土开荒,是一项长期处于极度危险当中的工作,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祸。帅晓天在心里暗自咬牙切齿的思忖,最好是在爆破时候出现意外,把楚展笙炸个缺胳膊断腿,免得以后总看他出风头,心里嫉妒。

    帅晓天想尽办法,用尽全力弄到一些炸药,仅能满足楚展笙十几天的用量。楚展笙只好先用这些炸药做实验,先摸索一些经验。如果实验成功,再想办法弄到更多的炸药,进行更大规模的开荒。

    楚展笙深知冬季冻土爆破作业是极其危险的行为,所以他亲力亲为,不许任何人参与和靠近。

    他在才郎村开荒时候,经常使用炸药清理荒地当中的树根,效果非常的好。用这种方法在冬季冻土上开荒,还是盖长风发明的,如今被楚展笙发挥到极致。

    楚展笙最初设计每间隔一米,炸出一个一米多深,两米见方的土坑。一次可以同时爆破十个这样的土坑,然后丁春明就能用挖掘机,对土坑之间的冻土墙和爆破形成的冻土块进行平整,这样就形成一条宽两米,长三十多米的冻土破坏带。

    因此,第二年开春可以大大加快积雪和土壤冻层融化速度,至少提前一个月就可以进行翻耕作业。

    最初两次爆破由于技术原因,效果和质量都不如意,在挖掘机强大的功能面前,这些不足完全可以弥补。楚展笙很快就发现,炸坑半米深就够用,间隔也可以扩大到三米,一次可以做到二十个炸点同时爆破,这样的工作效率明显提高。

    楚展笙顶风冒雪,起早贪黑,每天可以进行两次爆破作业,这样每天就可以开垦出来一公顷土地。

    过了不久,楚展笙虚心采纳汪莨教授的建议,两条爆破带之间留下五至八米宽的间隔。

    汪莨认为,由于剧烈爆炸产生强大的冲击波,炸点周围的冻土必然松动,出现很多裂痕,这些裂痕在寒冷的冬季是无法弥合的。等春天来临,温暖的空气或者雪水、雨水就会进入这些缝隙,加快冻土的融化速度,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帅晓天帮楚展笙弄到的这些炸药,能维持他们十几天开荒作业。这段时间内有不法之徒使用炸药威胁悦龙川的办案民警,悦龙川加强炸药的管制,帅晓天暂时无法再弄到炸药。

    楚展笙手中的炸药业已告罄,马上面临停工。看到楚展笙因为不甘心而失落的神情和眼神,丁维汉觉得很可怜,他自告奋勇,提出帮着楚展笙制造土炸药。

    楚展笙在才郎村开荒时候,也曾用过土制炸药,虽然威力无法与TNT相比,用来炸松冻土还是绰绰有余。自制土炸药过程很简单,只需用尿素兑水,在热锅里面猛炒,直到炒成粉末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