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喜欢的人是你

    更新时间:2018-04-15 13:47:23本章字数:3322字

    “等会,你的意思是,今天下午和我约会的女生是李水然?”康慨挡在了二人前面,直勾勾地盯着李水然。

    “不是,你走开,你根本配不上我们然然。”

    李水然还是没说话,一直低着头不敢看这个离她只有一臂距离的康慨。

    “你们听我解释。”康慨一时懊恼不已。

    “你走开,没什么好说的。”林霖这个重庆美女的脾气可不是盖的。

    李水然见餐厅里的客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们,气氛有些玄乎,终于开口,“康慨,不管怎么样,今天还是谢谢你,麻烦你让我们出去吧!”

    李水然委屈的小眼神看得康慨一阵心疼,她拉着林霖快步往前走。

    “等等,李水然,其实……其实我喜欢你,我今天说的有喜欢的人是你。”

    李水然被突如其来的表白怔住了,寻思:“这人怎么回事,怎么说风就是雨的。”

    “萧禾帮我弄的这一出约会,我本来也没放在心上,以为他拿我当挡箭牌,所以一直犹豫,直到我在路上遇见你,知道我们去的是同一家咖啡馆,可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和别的女生在约会,所以我就推脱了。可没想到那个女生是你。”

    康慨转身对萧禾示意,让萧禾安抚她们坐下,而他径直走向了钢琴。

    “他到底在干嘛,我都有点不懂了。”林霖疑惑不解。

    “我们今天见过,那件外套就是他借我的。”李水然似乎知道林霖在想什么。

    “那……他这算是一见钟情吗???看来我的一番心思没白费。不过他这个时候弹钢琴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还没待林霖吐槽完,一阵悠扬的琴声响起。识曲的一听便知道是《loving strangers》的前奏。

    “to do with your heart。。。”康慨深情款款演唱的模样,着实一表非凡。

    “水然,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慷慨走过来,在她耳边轻轻说。

    灯光下,他那庞眉皓发下幽暗深邃的冰眸,显得狂野不拘,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如雕刻般的五官,分明、有棱有角。

    “霖霖,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李水然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毕竟课本里也没说被人表白了怎么解答。况且在这种公共场合告白,被拒绝的那个人得有多尴尬啊!

    “然然,大帅哥摆在眼前呢,喜欢就答应,不喜欢就拒绝。”

    “答应他吧,我这哥们真靠得住。平时没见他对哪个女生如此主动。”萧禾也跟着插一嘴。

    李水然和他邂逅时,走的太急,没怎么注意看他,此时仔细一看确实风度翩翩,也有几分理想中的模样,不知不觉竟对他有些许朦胧的好感,心道:“莫非这里是所谓的crush”。

    这时,康慨又问了句,“你愿意吗?”

    “我……我不知道,这有点快,我……不知道怎么说,就是……”李水然脸红耳赤,心里暗想自己真没出息,明明那么恳切想谈恋爱来着,为什么这般张皇失措。

    “好吧,我……我答应你,死就死吧!”李水然越说越没底气,后面几乎没声了。

    “真的?你答应我了?太好了。”康慨一把拥她入怀。

    他低颔抵着她的头顶,她顿时面红耳热,在他怀里不敢轻易呼吸,这可是她第一次被男生抱,而且还抱的如此紧。她紧张得屏住呼吸,待平缓了,换气之余,细细一嗅,他身上带着好闻的洗衣液味,竟让她有些怦然心动,没错是她喜欢的味道。

    “康大少爷,你抱够了没有?我们都快饿死了,再抱,宿管就要关门了!”林霖调侃道。

    “水然,你想吃什么?”康慨低头看着怀里的李水然。

    二人四目相对,李水然顿时说不出话,她慢条斯理地从他怀中逃脱,一副少女娇羞的模样,不自觉地挽着鬓角的发。“你们点吧,我不挑食。”

    康慨点了几道店里的特色菜。

    康慨:“小徐,麻烦尽快帮我们上菜。”

    服务员:“好嘞,慨哥。”

    “水然,门禁还有好一会儿,等会吃完饭去玩点儿别的?”康慨好不容易能再遇到她,自然不会轻易放她走。

    “好……好啊!”李水然简直比参加高考还紧张,又转头问林霖:“霖霖,你去吗?”

    “她不去,我和她都好一阵没见了,我们得过过二人世界。”萧禾抢先一步打断。

    “对对对,然然,我们就不去当电灯泡了,不过,你到时候早点回来。”林霖看到萧禾使的眼色,立马反应过来。

    李水然低下头去没再说话,她没怎么和陌生男生相处过,高中那会儿,还有许吴和李莫陪着她,青梅竹马的友谊,自是不觉得尴尬,可是一想到等会要和康慨一起去玩就脸红心跳。

    “菜来了,你们早就饿了吧,快吃吧!”康慨的声音温润如玉。

    方才李水然还有些许恍惚,一见玉盘珍馐,立马回过神来。

    “水然,多吃点。”康慨边说边往她碗里夹菜,不一会儿她碗里的肉堆积如山。

    “……”难不成是刚才她目不转睛盯着离她稍远的那盘肉被发现了?她也没办法,毕竟民以食为天,虽然不好站起来夹,但看看总行吧,不过康慨真是善解人意,竟然看破了她这个小馋虫的心思。

    “你怎么不吃啊?”李水然见他一直为自己夹菜,却迟迟不把菜送去自己口中。

    “我最近有点不舒服,所以没什么胃口。”

    “……”这多不好意思啊,就她唇齿留香。

    “康慨,你这是看有秀色可餐,才饱了吧。”萧禾忍不住打趣。

    “那你为什么吃那么多,你的意思是我不算秀色?”林霖揪住萧禾的耳朵,萌萌的外表下是一颗御姐的心。果然,女人的理解能力都异于常人,男人永远不要试图和女人争吵。

    “不不不,宝贝,疼啊,你最美,你最美,别揪了,真的疼啊!”萧禾疼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李水然见这一对欢喜冤家打打闹闹,被逗得直咯咯笑。

    “水然,你笑得这么开心,以后也可以揪我的耳朵。”

    “不……不是。”康慨在她耳边喃喃细语,滚烫的气流扑来使得她面红耳赤。她心想:“这男的怎么情话信手拈来,难道男生真的对于恋爱都无师自通的吗?”

    她只顾埋头吃饭,好似要把脸藏起来。

    “我买完单了,我们走吧。”康慨买完单回来。

    林霖和萧禾识相地手牵手走了。只有李水然趁不注意,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看那些没吃完的肉,真是为难她这个小馋虫了,在自己喜欢的异性面前也不能吃太多不是,她心里怨康慨那么早买单干嘛呀。殊不知康慨已经等不及要带她去别处了,眼前又有门禁这种不识趣的东西,只好快些结账。

    “我们……去哪儿?”李水然结结巴巴。

    “到了就知道了,现在这个点应该刚好,走吧。”他故作神秘。

    她和他隔着男女之间的安全距离,他看得出来她有些故意挪步子,有些不自在。

    “康慨,康慨,康慨……”却没想到她会口口声声念着自己的名字。

    “水然,怎么了吗?”

    “你名字真好听。”绵言细语的赞美,应该是他听过最动听的。

    “你的名字也很好听。”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就是单纯觉得她一会儿害羞,一会儿无意识地撩他的模样很可爱。

    李水然一脸呆滞,寻思:“这就是传说中的捏脸杀吗?啊啊啊啊!好害羞啊!”

    伴随着她脸上的阵阵红晕褪去,学校后山到了。

    “康慨,这里会不会也有蛇?”她扯住他的衣角。

    “说不定会有。”他兴趣盎然,想逗逗她。

    “那我们还是回去吧!”她声音带些急。

    “水然,不会有蛇的,你再等会儿。”他摩挲她的头发,安抚她,不忍心再开玩笑。

    美好的东西都是值得等待的,零星的萤火虫从草丛里飞了出来,不问方向,到处停留。

    “哇!萤火虫诶!”她刚才还在怕蛇,下一秒已经跑进草丛里跟着这些自然界的小精灵翩翩起舞。

    “水然,你慢点。”

    她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直追着它们不肯歇脚。

    “水然,你慢点,小心有蛇。”无奈之下,他只好使出必杀技。

    “啊……哪里有蛇。”她倏地折回来,躲在他身后。

    不知为何,他此时特别喜欢蛇这种让人闻风丧胆的生物。

    “你别跑太远。”

    “可是我想抓萤火虫。”

    “你现在这里别动,我帮你抓。”

    “好啊!好啊!”

    他利索地抓了一只放在她手心里。

    “我刚好想看萤火虫呢!”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我们才认识一天。不对,还不到一天。”

    “因为我神机妙算。”

    “哈哈,你真厉害啊,我都没有发现学校有这么好玩的地方。”她每天三点一线,估计四年过后都不知道学校到底有几栋楼。

    她更加不知道他们不止认识一天。

    “小时候,外公经常带我抓萤火虫,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空气好一些,所以有很多很多萤火虫。谢谢你,康慨,我觉得好开心啊!”

    “开心就好,不如我帮你再抓几只装瓶子里。”

    “不用,不用,装瓶子它们会死的,还是让它们自由自在的吧!”她绝对不会告诉他,她小时候外公帮她抓过一整瓶的萤火虫,但第二天早上全死了。

    她赎罪般虔诚地放飞了手中的萤火虫。

    “水然,我送你回去,快到门禁了。”

    “嗯嗯。”

    他看着她进了宿舍楼才安然转身离开,好在男女生宿舍楼相隔不远。

    “告诉你们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然然从今天开始谈恋爱啦!”李水然一回寝室,林霖迫不及待地宣告。

    “哇塞,然然,这才吃顿饭的功夫你就有艳遇了。”

    “然然,快跟我们说说怎么回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