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更新时间:2018-04-15 13:53:30本章字数:2479字

    这些肉麻的话,让李水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还真是活久见。

    她没敢多想,而是听着他唱的歌曲《loving strangers》,渐入梦乡。

    到了约定的那天。

    “水然,我在这。”康慨在电话里指示着她路线,且对着马路对面的李水然挥手。“小心点过马路。”

    “康慨,不好意思,让你等了那么久。我也没想到突然有事。”李水然因为被一位陌生的直系师姐喊过去帮忙,实则就她一个人在做事,因而耽误了时间。

    “没事,你先喝口水,看你这气喘吁吁的样子。”康慨把水递给了她。

    “谢谢。”李水然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

    “来,擦擦汗”康慨拿出手帕帮她擦着豆大的汗珠。

    “谢谢,我……我自己来吧!”李水然烟视媚行的模样逗乐了康慨。

    “你的手帕真好闻。”

    “是吗,我的口水这么好闻?”

    “啊?你……你用来擦过口水?”

    “手帕不能擦口水吗?”

    “不是,这……”

    “逗你玩儿的,这是新的。送给你吧!”康慨看着她急呼呼的样子,心里偷着乐。

    “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不行,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为什么?”

    “我听说,情侣之间送手帕是会分开的。”

    “你还真是可爱,说什么你都信。”

    “我……”李水然总觉得这是在间接说她傻,立马转移话题,“那我们今天去哪?”

    “去一个你一定会喜欢的地方。你先别问,到了你就知道了。”

    为了省事,他们选择了最近的公交车出行,车程大概要一个半小时。周末出行的人比较多,他们一上公交车发现没有刚好空出来的两人座,而是有两个零散的空位,起初两人都愣住了,但车一发动那强大的惯性,使得他们急忙分开坐下了。这可不是康慨计划的那样,原本他是想和李水然坐两人座,好过他们的二人世界,没想到现在却成了一东一西。

    康慨坐在一个女生旁边,还在为座位的事闷闷不乐,女生色眯眯地偷瞄他帅气的侧颜,随着车的颠簸,顺势装睡把头搭在了他的肩上。一旁的李水然默默感慨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顺带吐槽了康慨那没必要的绅士风度,他竟然温柔地扶着她的头放回去,难道不应该是用吃奶的力气一把推回去。

    李水然虽然心里憋屈,但是见着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奶奶,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变,亲切地照顾着老奶奶坐了自己的位置。

    “水然,你坐我的位置吧。”康慨见她站了起来,便倏地起身,凑巧那个女生偷偷摸摸又想把头靠上他的肩,不料却被他一起身的动作给撞个正着。

    “没事儿,我站着就好了,刚好坐得腰酸背痛。”她心里暗暗取笑。

    “那我陪你一起站,你扶着我吧。”他看她因个子矮小踮脚拽着扶手十分吃力,就拉着她的手搭在了他的手肘上,整个人环住了她。

    两人面对面,因车厢内恰到好处的拥挤,而如胶似漆的羞涩模样,让那个女生妒火中烧,李水然这下算是‘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洪崖洞三个大字刻在牌上格外显眼。

    “洪崖洞?我一直想来这呢!”下了车,李水然见到眼前的景色惊喜万分。

    “说了你会喜欢吧!”

    “嗯嗯,你怎么会知道呀!。”这事儿她可从没透露给任何人。

    “我看你挺喜欢《千与千寻》的,每次发朋友圈都配里边的截图。”

    “哦!原来啊,你观察挺细致的嘛。”

    “那是当然。所以,小主有赏赐吗?”康慨噙着一丝邪魅的笑。

    “小康子,想要什么赏赐?”李水然也跟着融入进来调侃,不知为何,二人之间竟有些一见如故的意味。

    康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轻轻嘬了一下她的薄唇。

    李水然犹如木雕泥塑般目瞪神呆,脸蛋像抹了厚厚的腮红。

    “康慨,你流氓啊。”她气冲冲地往前走。

    “诶,水然,走错了,不是那边。……走错了”

    李水然头也不回。

    康慨马上狂奔追了上去,拉住了她。“水然,不是这边,你走错了。”

    “我不去了,我要回学校。”她扔开了他的手,自顾自的继续走。

    “你生气了?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慢点儿,这里车多。”康慨好声好气地道歉。

    李水然旁若无人地走着,对他不理不睬。

    康慨只好默默跟在她身后,为她挡着来往的车流。

    ……

    “水然,你累了吗,要不要歇会,我们打车回去。”重庆全是坡,走起路来挺费劲的。

    “……”

    走了许久,康慨见李水然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又上前拉住她。

    “水然,你……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康慨黯然失色,眼带失落。

    李水然这才停下了脚步,她看着愁眉苦脸的康慨,竟哭得梨花带雨。

    “对……对不起。”李水然哽咽着断断续续说。

    “水然,你怎么哭了,都是我的错,你别哭了。”康慨打开拿在手上的遮阳伞,替她挡住路人的眼光,把她抱在怀里,摩挲着她的脑袋安抚情绪,用手帕温柔地帮她擦拭泪花。

    “我不是不喜欢你,我是觉得这一切太快了,我们认识不久,都还不够了解彼此。要是你以后不喜欢我了,我该怎么办……”李水然不着调地说了一大串。

    “你是在害怕失去我吗?”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死板?这种事情是迟早要发生的,可我就是觉得太快了。”

    “小主,小康子不敢。小主,这下手帕不止擦过口水了。”

    李水然被康慨的话逗乐了。

    “水然,对待感情慎重是一件好事。”他又一本正经。

    “真的吗?我……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先好好了解彼此,我们在一起省略了很多的步骤,没有谁追求谁的过程,就这么直接在一起了,我也不知道你也什么会突然表白。”

    “水然,你只要知道我是很慎重地决定和你在一起的就行了。不过,想不到你挺有脾气的。”康慨没有解释她的疑问,只是觉得日久见人心。

    “我……我也是一时情急,再说你也没提前跟我说。”

    “好,我下次提前说,我就是喜欢有脾气的。”

    “我可能有很多地方还不知道怎么去做,你不要嫌弃我。”李水然不知怎地在他怀里蹭了蹭,她记得林霖教她女生要学着乖巧一点。

    “小主,小康子怎么敢嫌弃你,我还盼着您在洪崖洞给我拍几张帅照呢!”康慨从双肩包里拿出一台微单递给她。

    李水然眼前一亮,爱不释手地拿着它到处拍了拍。

    “这个送给你。”

    “送给我?这……这不好吧!”

    “你不是喜欢摄影吗!我知道你加入了摄影部。”

    “但是,这太贵重了,你买了这个,生活费怎么办。”

    “要不这样,你养我!这买都买了也不能退了。”

    “我养你?那我可以去多做几份家教。”李水然转动着眼珠,还真打算养他。

    “不用,我就只去你那蹭饭怎么样,这样你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那……那好吧。”

    其实康慨早在各种餐厅演奏,大一开始就没问家里要过生活费,而且微单买着一直没用,都落灰了,不如给值得拥有它的人。不过也好,既然她不肯无功受禄,那他就有理由每天去找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