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亲爱的你啊

    更新时间:2018-04-15 13:55:34本章字数:8847字

    白天并不是洪崖洞最美的时候,等到夜晚,灯火通明,那般夜景才是最赏心悦目的,这也是吸引无数游人之所在。

    天还未黑,康慨只能带着李水然先到别处转转,他没想到这才星期四,解放碑已经是人山人海,不由得手心一紧。

    "水然,我可不可以牵你的手啊?"康慨犹犹豫豫地伸出手掌,小心翼翼地试探,完全不敢再轻举妄动。

    "啊?"

    "没……没事,不可以也没关系的,我主要是怕你走丢。"

    "可是我手心有汗。"李水然有些不知所措得看着汗湿的手掌心。

    "噢!那好。"康慨暗暗收回手, 不啻于腌了的茄子。

    李水然两只手交叉着来回摩擦,又斜睨了一眼康慨强装镇定的表情。

    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小孩子,不会拐弯似地冲向他们中间,还好两个人反应灵敏,即刻分开到两边,不然自行车就撞到他们身上了。

    "水然,你没事吧!有没有擦伤?"康慨心跳到了嗓子眼,仔细把她从头到脚仔细确认一番,才放下心来。

    "你手帕借我一下!"李水然倒是十分淡定,情绪不起一丝波澜。

    "手帕?你哪里怎么了吗?给我看看。"

    李水然把手掌心摊开,康慨不明所以,拿着手摸索了一阵,没见哪里有伤。

    "有汗。"

    康慨立马心领神会,握住她的手腕,拿出帕子一丝不苟地帮她把汗擦干了。

    "好了。"他像是干了件大事般心满意足。

    李水然却仍然没有把手收回去,牙齿咬着下嘴唇,两眼无法聚焦般地盯着他。

    康慨思忖了片刻,反握住了她的手心。只此一眼,两人纷纷收起了视线。

    解放碑作为重庆的繁华地带,当然少不了奢侈品牌的入驻,像LV、GUCCI、BURBERRY等大牌云集。

    "那个LV店面blingbling的,到了晚上一定很好看。"李水然驻足片刻,望着占了偌大一壁门面的驴牌店,发射了星星眼。

    "果然,女人,都是,包治百病。"康慨在他这个不具备经济实力的年龄,只能稍稍打趣。

    "哈哈哈,是啊!康慨,你说我得到多少岁才能够理直气壮地走进这些奢侈品店啊!我估计得三十岁以后吧!"李水然往日虽然在购物软件上买过奢侈品送给妈妈,但要说真理直气壮走进去还是没底气的,光是导购员的眼神都瘆的慌。

    "你别急,等我有钱了,我把这整家店都给你买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那我等着。"

    天空渐渐黑了下来。

    他们又回到了洪崖洞,想一睹夜景之美。

    灯光都亮了,暖黄色的灯光金灿灿的,洪崖洞像是用灯光镀上了一层金。

    整个洪崖洞在古代建筑与现代灯光装饰下,美得不像话,让人仿佛置身画中,他们刚才游玩的高楼大厦在它面前显得黯然失色。

    这时候,人头攒动,跟白日里截然不同。他们置身其中,仿佛脚跟不用着地就会被人流带着走。

    他们走在洪崖洞的上端,不知该如何下去看个全貌。

    不过上端能看到嘉陵江对面的高耸的建筑,古代建筑与现代建筑碰撞出了耐人寻味的火花,许多游客拿着单反在那拍江中的倒影。

    "咱们给后边的人让个位置吧!"两个在栏杆边上摄影的男生给二人让出了一个绝佳的观赏点。

    "水然,你知道人家为啥给咱们让位吗?"

    "因为人家很绅士。"

    "不,因为咱长得好看。"

    "噗!行行行,你最好看。"

    正在营业的游船,载着满满的一船人,据说船上也是绝佳的观景点。

    "快看,那艘船好漂亮啊!"李水然兴奋得快要跳起来了,在她映像中,重庆没这么美的呀!除了以前在轻轨上见到的茂密的绿植,原来还有这么撩人心弦的夜景。

    船本身就是一个引人注目的观赏物,若是用对角线拍摄,熠熠生辉的船连着江水中的倒影欲驶出的画面也是极美的。

    "水然,你想去坐船吗!"

    "我本来想的。"

    "那咱们去坐吧!"

    "不不不,别去了,我刚才用相机放大看了船上那些密密麻麻的东西,原来是人。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笑,好像一群蚂蚁,这么挤的话,咱们还不如在这看。"李水然被船上可怜的游人点中了笑穴。

    康慨拿过相机,调了一下焦距,果然,船上几乎挤得水泄不通,也跟着她一块乐呵。

    "你不是重庆人吗?你咋也不知道怎么下去"李水然哭笑不得,弄了半天,居然不知道怎么下去。

    重庆是一座神奇的城市,走路有时候可能比打车快。因为,它有些小路,楼梯啊!坡啊!没准一会功夫能到的地方,坐车要好一阵。

    "我没到这一带来过,我也是第一次来啊!"

    "你这个假重庆人。"

    "你这个假重庆大学生,来快两年了,不也不知道。"

    "噗!是是是,你赢了。"

    "不不不,是在下输了,我才是那个假的重庆人,也是那个假重庆大学生。"

    "为啥突然大转变。"

    "因为女孩子是不能吃亏的。"

    "小伙子,真会说话呀!"

    好笑的是,他们去问路,所有大爷大妈都是指一个不知何处的方向,说:"从那里,下去就是。"神奇的是,他们居然靠这个神奇的指路方式,瞎捉摸就找到了下去的路。

    一开始他们走错了,以为通往千厮门大桥的蜿蜒楼梯是下去的路,因为大家都往那挤,然后从上面又刚好视觉盲点看不到下面是哪,就跟着人群瞎走,结果到了千厮门大桥。

    羊肠小道还得被分为两列,一来一回,李水然和康慨一前一后的走着,他把手搭在她的肩上,以防插队的人趁虚而入,把两人分开。他把她的单肩包卸下来背在了自己身上。

    来来往往的行人中有一对父女甚是显眼,小女儿坐在爸爸肩头,此时此刻,最惬意的应该是她,拥挤的人潮与她无干,还能感受到上层清新的空气,而不是这夏日里人潮中散发出的酸爽汗臭。

    "那个小女孩好幸福呀!以前我跟我爸撒娇让他抱我,我爸直接不理会,让我自己走路。"

    "水然,要不等会你也骑在我肩头。"

    "啊?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我两的身高加起来,估计得撞到脑袋。"

    康慨把李水然的马尾辫顺了顺。

    "水然,我以后会像养女儿一样对你好的,你让我抱你的时候,我一定会马上就抱住你。"

    李水然听着微微收了一下肩头。

    他们走到了千厮门大桥。

    虽然不是原先预料的那样,但李水然到了千厮门大桥还是忘其所以,毕竟这里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新奇的。

    康慨想打退堂鼓,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到洪崖洞下面的路。

    "水然,咱们沿着原路返回吧!"

    "不行!"

    "为什么?"

    "都已经开始了,就要走完的。"

    "可是这桥看上去好长,咱们到时候又得走回来。"

    "那你在这等我吧!我自己走。"

    李水然耍小聪明,毫不犹豫就走了,莫名的自信让她觉得他会跟上来。

    结果,李水然走了五分钟,康慨都没有追上来。她悻悻回头一看,人群在穿梭,只有他现在原地扶着栏杆一动不动。

    李水然没想到康慨会这么死心眼,两个人出来玩,就当散散步了,走完这座桥怎么了。趁他没注意到她的眼神,她倏地回过头去,接着走自己的路。

    千厮门大桥全长720米,要走完一个来回也用不了半个小时。况且桥上风景不殊,四面八方都是美不胜收的夜景,从此出也能观赏到金碧辉煌的洪崖洞。往下看,更能看到波光粼粼,江水倒映着这座城市最撩人的美景。

    李水然走到桥的另一端,倚在栏杆上,心里倍感空落。她往桥的那端看去,却怎么也看不见康慨,哪怕是一点模糊的影子也没有。

    康慨打电话给她,想知道她还有多久到。

    "loving strangers……"铃声在包包里传出。

    康慨这才意识到李水然的手机在他这。他扶着栏杆向前缓缓走了几步,又退了回来……

    李水然在纠结要不要返程,刚迈开步子,又走回去倚在栏杆上。

    "水然。"

    李水然还在放空,就听到康慨在叫她。

    李水然闻声偏头,两人相顾无言,她又回过头去。

    桥上车来车往,这会正堵着,车主们不厌其烦地按着喇叭,也无济于事。

    "水然,咱们走回去吧!"康慨脸上冒着冷汗,汗流浃背,白色的短袖上汗渍清晰可见。

    "嗯!"李水然转过身来,想走在他后头,她不想让后背多了双眼睛盯着,可他迟迟不动。

    两人又僵持住了。

    "你怎么不走。"

    康慨扶着栏杆大口地喘着气,眼巴巴地望着她,自是无言。

    "水然,你可不可以牵着我。"

    "……"李水然还在气头上,不知道他这举动是不是想和好的意思。

    "我手里没汗。"康慨拿出帕子擦着手掌心,给李水然确认。

    李水然心想:"这个男生真的是我男朋友吗!也太可爱了啊!"

    李水然摊出手掌,康慨把手放了进去,小手牵着大手。

    "为什么又过来找我。"

    "你没带手机,我怕你丢了。"

    "我原路返回怎么会丢。"李水然心道。

    "那一开始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走。"

    "水然,我恐高。"康慨难为情地看着地上。

    李水然停了下来,掏出包里的纸给康慨擦着汗,把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牵着,揽着他的腰。

    "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嗯嗯!有安全感多了。"

    李水然一边揽着他的腰,一边轻轻拍着腰安抚他。两个人缓缓走着,二十分钟后才走到头。

    江面的风拂过脸庞,带来丝丝凉意。

    "你知道为什么我一定要走完吗!"李水然帮康慨擦着细小的汗珠。

    "因为你不喜欢半途而废?"

    "不是!我听说桥要一起走完,两个人才会一直在一起。"

    "那还好我们走完了。"

    "康慨,以后提前跟我说好不好。"

    "嗯嗯。"

    李水然牵着他去了一只酸奶牛,点了两杯冷饮,压压惊。

    康慨有选择困难症,想喝新出的百香果口味,又想喝原味的。李水然两种口味各买了一杯。

    "呐!你要尝一口吗!"李水然把原味的放在他嘴边。

    康慨满足地吸了一口。

    "你是第一个,我愿意吃你吃过的东西。"

    康慨两眼放光地看着她,把百香果的放她嘴边,李水然也吸了一口。

    "现在你也是我第一个了。"

    "幼稚。"

    绕了半天,他们终于找到了下去的路。

    其实有一个很大的入口就摆在那,只是他们没细心观察。

    “小康子,快过来,这个好漂亮。”李水然拿起了一个镶着栀子花的发卡踮起脚尖夹在了康慨的左耳边。

    “哈哈哈,真适合你。”

    “水然,你也试试。”康慨顺手拿起一个相同的发卡,谨小慎微地拨开头发,生怕弄疼她的头皮,然后顺利地夹在了她的右耳边。

    “好看,你去照照镜子。”康慨拉着她往镜子前一站,李水然噗嗤笑出了声。

    “我们好像一对姐妹花。”李水然边说边把这个画面定格在了镜头里。

    “那小姐姐,我把它们买下来吧!”

    “准了,小康子。那,小康子,你买一个我买一个,然后,我的送给你,你的送给我,怎么样?”

    “遵命,小主。”

    “嘿嘿。”

    “来,我帮你拍一张。”康慨接过相机。

    “好啊!我要做什么姿势。”

    “不做姿势也好看。”

    “哈哈哈,小康子,真会说话。”康慨眼疾手快地按下了快门,刚好捕捉到了李水然笑靥如花的画面。

    “给我看看。”李水然拿过相机。

    “拍得不错呀,小康子,很有摄影天赋嘛,不愧是我的”

    “你的什么?”康慨这找茬的本事真是无人能敌。

    “我的……我的姐妹花,哈哈哈。”

    “……”康慨哑口无言。

    “康慨,这儿背景好看,你站这。”

    李水然正准备按下快门,镜头里出现了一副惊鸿艳影的身姿,她放下了相机。

    “师姐?”

    “水然,怎么了?”康慨笑得脸都僵了,她却迟迟不拍。

    “康慨,你也在这。”没等李水然回答,那名女生径直走向康慨。

    “许诺,你怎么来了。”康慨心中毫无波澜。

    “是不是因为我跟你提过。”许诺旁若无人地说。

    “水然,到了晚饭的点儿了,我带你去吃饭吧。”康慨对她熟视无睹,拉着李水然欲走。

    “刚好,我也没吃,不如我们一起吧。”

    “师姐,你这么喜欢当电灯泡吗?”李水然一副纯天然无公害的表情。

    许诺瞠目结舌,“……”

    “小康子,我好饿啊,我们走吧!”李水然对着康慨莞尔一笑。

    “遵命,小主。”

    许诺进退维谷,只能怒目圆睁地看着二人离去。

    面馆里芳香四溢,李水然露出垂涎欲滴的模样。

    “好好吃,就是有点儿少,我可以再吃一碗吗?”李水然齿颊生香,小声地对着康慨请求。

    “噗!我还以为你会因为刚才的事吃不下呢!”

    “因为我没吃早饭,好饿。”

    “你怎么不早说,你先吃我的,我再去点一碗,顺便帮你买点其他小吃。”

    李水然犹豫了一秒钟,毫不客气地吃着他碗里的面。

    康慨左一包右一包地拿着小吃过来了。

    李水然大快朵颐地品尝着让她眼前一亮的珍馐美撰。

    康慨见她沉浸美食,完全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顿感失落,女孩子不应该都容易吃醋的嘛!

    “你跟她以前认识?”等到吃饱喝足,李水然终于开始追究。

    康慨一听她这么说,立马跟活过来了似的。

    “同学而已。水然,想不到你还挺会怼人的嘛!电灯泡?我当时差点没笑出声。”

    “我也不想的,谁叫她故意无视我,还说那些来气我。”

    “所以你这是吃醋了吗?哇塞,女人吃起醋来果然可怕。”

    “才不是,我今天没吃早饭,还有害你等那么久都是因为她好不好。”

    “啊?啷个回事?”惊得外表高冷的男神突然冒出一句重庆话。

    “今天一大早,她把我喊过去帮忙,说是要拍一个讲座,她们缺人手搬器材。结果就我一个人在搬,还要收拾场地。”李水然怏怏不平。

    “……”康慨勃然变色,一言不发。

    “那……那个每天给你留言的人是不是她?”李水然小心翼翼的语气。

    “是。”

    “她喜欢你,对不对?”

    “对!”

    “我觉得她长得挺漂亮的。”

    “水然,那你希望我和她在一起?”一个内心满是算计的女人,他才不稀罕。

    “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啦,我们去别的地方逛逛吧!”康慨忿然作色,吓得她急忙转移话题。

    “哇塞!这个井里的水好凉。”她拉着他来到水帘洞,用手轻轻拂过水面。

    “这个水可以直接喝的。”

    “真的吗?”李水然双手捧着一把水,放入嘴里。

    “好甜呐,小康子,你试试。”

    “我就不试了。”

    “为什么?”

    “女生喝比较合适。”

    “为什么?”

    “喝了可以生双胞胎。”康慨瞎编逗她。

    “你故意的吧。”

    “反正早晚都要生的。”康慨云淡风轻地说。

    李水然被他这话说得满脸绯红,急忙走开了。

    狭长的巷口,花团锦簇,唱吧林立,供来往的旅人消愁解忧。灯红酒绿,如同一地繁星,民谣歌手低沉的嗓音,传情岁月的沧桑质感。

    “三巡酒过你在角落,固执地唱着苦涩的歌……”听到这歌声,仿佛在饮一杯农家自酿的米酒,醇馥幽郁。

    李水然心随声动,在窗外静静欣赏歌手唱完这一曲《消愁》。

    歌手弹着吉他,不大的年岁,生得清秀,却有如此饱含岁月感的嗓音,这意境着实美得像幅画。

    她拿起微单对着他想拍作纪念,她刚要在镜孔内瞄准,歌手从窗内看向了她,她怔得放下了微单,偷拍被发现了,十分羞愧。可歌手却望着她含笑点头示意,动作没了声音里的世故沧桑,绅士得让她觉得舒服。

    “康慨,等会!我还在拍呢!”李水然还没来得及会意,就被康慨拖走了。

    落寞的灯光下,歌手暗自心伤。

    “康慨,你慢点,我走不动了。”

    “水然,我问你,他好看,我好看?”康慨眼神流露出认真。

    “什么谁好看?”

    “就是刚才那男的,我和他比谁好看。”

    “啊?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就回答我就行了,你不知道你刚才看那谁的眼神,唉……”康慨自顾自的边说边往前走。

    “你好看啊!”李水然快步跟上去。

    “那还差不多。”康慨拧着的眉头这才舒开,他停下脚步看着她。

    “……你别这样看着我。”

    “我唱歌的时候都没见你一脸崇拜,也没见你偷拍我。”

    “我……我哪有一脸崇拜,我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年纪和我差不多大的人会唱得这么沧桑。”李水然好像明白过来,大概康慨是在吃醋吧!

    “为什么我没听出沧桑。那我问你,我唱歌好听,还是他唱歌好听?”

    “哇,看!那家民宿好漂亮。”李水然趁机转移话题,朝着一家民宿外摆放的秋千走过去欲坐下,男人孩子气的时候真让人招架不住。

    “不好意思,妹儿~这个秋千只供店里的客人使用。”民宿的主人走过来十分客气地说。

    “好吧!打扰了。”李水然略显失落。

    “水然,要不我们今晚住这?”

    “啊?这不……不好吧!我们可能会查寝,我们还是回学校吧!”此时,李水然脑袋里没有半点秋千的影子了,只想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放心,我们不睡同一间房。”康慨早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不不不,我没那个意思。”

    “我还有好多好玩的地方没带你去呢!那就这么定了。”

    “嬢嬢,要两间单人房。”没等李水然回复,康慨就抢先一步做主了。

    “好嘞。给,您的钥匙。妹儿,好乖哦!”

    “谢谢嬢嬢。”李水然没有记仇的习惯,这会,见老板夸她自然喜笑颜开。

    “水然,重庆话说得不错啊!”

    “来C大那么久,我也算半个重庆人了。”

    “也是,你算是半个重庆媳妇了,现在可以玩秋千了。”

    “……”李水然还呆站在原地,身体却被康慨带到了秋千上坐着了,心道:“为啥是半个重庆媳妇?要么就是一个嘛!”

    “来,把相机给我,你抓紧了啊,我不会很快的。”

    李水然随着他的一推,秋千一荡,心中的防线也消散了,她甚至觉得和这样的人在一起真是其乐无穷。

    “水然,你看一下我。”

    李水然荡在在空中,惊鸿一瞥,让康慨忘了按下快门。

    “拍了吗?”

    “没……没,你头发有点儿乱。”康慨佯装一副专业摄像师的样子,摩挲着她的头发。

    “你鬓角的头发挺好看。”他脱口而出。

    “小康子,只有我的头发好看吗?”

    “不不不。”

    “那我还有什么好看?”

    “还有你的小康子也好看。”

    “噗!自恋鬼。”

    夜幕降临,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这里没有华贵的颜色,却有最可爱的灯光,最纯净的明月,还有那在夜晚一起看夜景的人。

    “康慨,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夜景,你觉不觉得这就像是上天给的惊喜。”李水然整个人趴在阳台上赏景。

    “我觉得你是上天给我的惊喜。”

    康慨信手拈来的情话听得她颤了颤。

    “冷吗?”他转身将椅子上的外套拿来。这夜微凉倒是救了她的羞涩之举。

    可是康慨并不按常理出牌,而是把外套穿在了自己身上。“我也觉得有点冷。”

    “……”她无言以对,觉得还是转头看星星比较美好。

    “哈哈哈,看你满眼期待的样子,不逗你了。”康慨把外套套在了她身上,拉上了拉链,表示这回衣服真是给她穿的,宽松的外套到她这成了裙子,让原本娇小的她更显小巧。

    李水然回到了自己房间,拿出相机,翻看着康慨为她拍的照片,原来自己竟是笑得那么开心。

    “啪”的一声,挂在墙上的画因为钉子松动而掉了下来砸中了她的手。

    李水然先是一愣,她的手仿佛失去知觉了,被砸中的地方还出了血。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待她清醒过来,立马想到要去找康慨。

    “康慨,你在吗?快开一下门。”她用左手敲着门,带着哭腔喊着。

    康慨闻声打开门,只见她满脸泪痕,手还在流着血。

    “水然,你的手怎么了。”

    “被墙壁上相框掉下来砸了。”

    “我先去看看老板有没有医药箱,你在这等我,别怕,没事的。”他用手摩挲她的发丝,安抚着她。

    康慨去老板那拿来了医药箱,帮她用消毒水简单清洗了一下伤口。

    老板:“天呐,妹儿,真对不住,你这个我们会负责的。”

    “我先带她去医院看看,麻烦您以后注意检查一下那些装饰品。”康慨说完拉着李水然去了医院。

    留下老板独自一人面露惭色。

    好在医院不算太远,一刻钟的车程就到了。

    夜已深,医院也只有急诊部门开着。

    康慨带着李水然去拍了x光片子,医生看了片子后说,没伤到骨头,包扎好不要蘸水,也不要太用力,等它消肿了就行。

    民宿的老板一见他们回来就马上提出帮他们报销医药费。

    康慨向来不喜欢做无谓的推辞,本就该是他们的责任,默默接受便是了。

    他送李水然回到了房间。

    “水然,你要做什么就让我来。”

    “嗯嗯,知道啦,还好你在!”

    “要不是我带你来这,你手也不会受伤。”

    “你别这么说啊,我觉得玩的很开心啊,这就当小插曲了。不过我的手真的好肿,你觉得包的像不像粽子?”

    “噗!你现在还有心情说笑。”

    “其实没事啦!不过我还得洗澡怎么办。”她说完倏地涨红了脸,心道:“完了,康慨不会以为我是想让他帮我洗吧,我没那个意思啊!”

    “我来帮你。”他边说边走去浴室。

    “啊?没事,我可以自己洗的。”

    “我帮你接好水,好方便你洗。”

    李水然自惭形秽,原来又是她想歪了。

    待浴袍都放好以后,康慨走了出来。

    “你去洗吧,有什么事叫我,我在外面等你。”

    李水然应声而去。

    康慨百无聊赖,一个人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便也随手拿起相机翻看照片,果然是他的女人啊,笑起来怎么会那么让人怦然心动。

    李水然在浴室里折腾了快一个小时才洗完,宽衣解带就用了好一会儿。不过关键也不是这个,她本来打算洗完衣服放空调底下吹干的,现在倒好,有一只手受伤了,可是内衣内裤这么隐私的东西也不能让康慨洗吧!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副悲壮的画面:她用左手在那乱七八糟地搓打内衣内裤。

    “水然,你在里面还好吧!”康慨在外边还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

    “我没事,马上就好了。”

    她终于出了浴室,用左手拉紧浴袍开口两端,稍一松手,就会春光乍泄。

    “我不好系带子,你可不可以帮我系一下。”

    康慨再正直也是男人啊,她这副娇媚可人的模样,让他为之一颤。

    康慨拿起带子,环着她圈好,沐浴后的芳香侵入呼吸中,实在撩人心弦,他心想:“好想现在吃了她!”

    “睡觉吧,我帮你铺一下床。”

    “好啊!好啊!”李水然本来又脱口而出,她自己来就好了。但是想想康慨对她心怀歉疚,让他帮她做些什么,反而会让他没那么有负担,对于亲近的人,拒绝他们的善意不如坦然接受来得妥当。

    李水然进被窝躺好,康慨帮她掖好被子,盯着她看了好一会。

    “你也累了,快去睡吧!”

    “好!”他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

    “怎么了?”李水然看着他踌躇不定的样子有些不解。

    “水然,亲一下好不好?”

    “噗!你刚才就是在犹豫这个啊?”这真的让她哭笑不得。

    “没……我先出去了,晚安!”他白皙的耳朵悄咪咪爬上了一抹红。

    “你不是说要亲一下吗!”

    他又转身,两眼放光。

    “真的?”

    “不亲算了。”她把脸埋进被子里。

    “别!”他慢慢拉下被子,捧着她的脸,看准她嘴唇的位置用唇覆盖了上去。

    他用舌头辗转于她的唇齿之间,诱导她打开牙关,她第一次深吻,一开始嘴巴闭得紧紧的,好不容易才被撬开牙关,他终于尝到了她的味道,舌头甜甜的,像抹了蜜。

    他舔舐着她的舌头,她的脸已经红到了一种极致。

    瞬间,康慨全身的爱意都沸腾起来,心中升起一股触摸她身体的欲望。

    一番口舌交锋后,李水然上气不接下气,别过脸去,急促地喘着,打破了康慨的想入非非。

    “你快去睡吧!不早了。”李水然说完又把被子蒙住脸上的红晕。

    康慨起身去了浴室,把她的衣服拧干,拿出去晾在了空调下面。

    经过今天这一番折腾,李水然累的一秒入睡,对康慨所为浑然不知。

    第二天她醒来,睁开眼睛便看到内衣内裤在头顶随风飘动。

    “天呐!昨晚忘记晾了,不会是康慨晾的吧!哎呀!除了他还有谁啊!”她寻思。

    她爬起来,取下衣服来穿,马上又遇到了难题。

    “水然,醒了吗?咱们该回去了。”康慨在门外柔声喊到。

    “好,知道了,我马上出来,你等一下哦!”李水然冲进浴室,梳妆洗漱,以免被康慨看到自己刚睡醒邋遢的模样。

    她打开门,发现康慨不在门外了,他房门没关,但不在房间,她又去他浴室瞧了瞧。

    “怎么办呀!内衣扣子单手扣不上。”她还在纠结这件事。

    一只手试来试去,都还是没用。

    突然一只手凑了过去,帮她拉着另一端,瞬间就扣上了。

    “水然,你怎么在我房间,是在找我吗?”康慨头抵在她肩上在她耳边说。“小姑娘,下次记得关上门。”

    “好痒!”李水然本来应该尴尬一下的,但康慨实在凑得太近了,刺激了她的敏感部位。

    “我买了早餐,快吃吧!要凉了。”

    “好香,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