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见家长

    更新时间:2018-04-15 14:16:21本章字数:9265字

    “然然,你确定让康女婿见我们这些家长就在食堂?必须得让他请啊。”秦芩已经迫不及待了。

    “哎呀!食堂多好呀?大鱼大肉那么多。好了,等你们的女婿赚了钱再让他请,怎么样?”

    “唉!看来女大不中留,还没嫁过去呢!就开始替他着想了。”

    “你们就别调侃我了。走吧,好饿啊!”

    “水然,这几位是你的室友吧!”康慨仿佛早就知道她们会一起来,手里提着一个礼品袋和她们会合。

    “嗯嗯。”

    “你们好!”

    “你好,康女婿!”

    李水然被她们的异口同声吓到了,对着她们挤眉弄眼。

    “那我今天请大家去外面吃吧!正好附近新开了家不错的餐厅。”

    “好啊!好啊!”林霖这个小馋猫。

    李水然看着康慨,心里有点愧疚。

    “放心,刚好餐厅一次性结清了所有演出费用。”康慨下意识地摸摸她的头。

    李水然乖巧地点了点头。

    “那就请康女婿带路!”林霖亟不可待。

    待她们都在餐厅坐好以后,康慨拿出了袋子里的东西。

    “这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谢谢你们对水然这一年多的照顾,希望你们会喜欢。”康慨对三人送上了一个方形的礼物盒。

    “哇塞!康女婿,你可真有心。”王言接过礼物,欣慰地说。

    “我们可以拆开看吗?”秦芩拿着礼物欲拆。

    “当然可以。”

    “哇塞!是香水诶,真好闻。”

    三人各自拿着香水在自己身上喷了喷。

    “英国梨小苍兰、白茶、蓝风玲。”李水然仔细嗅了嗅。

    “水然,你嗅觉也太好了吧!”康慨目瞪口呆。

    “我还会做香水呢,你信吗?”李水然得意地笑。

    “信,绝对信。给,这是你的礼物。”

    “我也有?”

    “当然!”康慨把一个心形的礼盒放在了她的手心。

    李水然眼明手捷,拆开了礼盒。

    “哇!栀子花味儿的。”李水然拿出香水喷了喷。

    “不像原本花香那样浓厚,淡淡的,我很喜欢,谢谢。”李水然仔细地观赏着瓶子。

    “kanglls?这是什么意思啊?是这个香水的品牌吗?”

    “你凑近点儿,我告诉你。”

    李水然马上凑了过去。

    “Kangkai love Li Shuiran。”康慨在她耳根热忱而明了地说着。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呢!”林霖见他们喃喃细语。

    “没……没什么。你们赶快点菜吧!”李水然捂着脸,顿时觉得火辣。

    不一会儿,菜就上齐了。

    “然然,你怎么光顾着吃饭呀,慢点儿吃!你能不能给人家留一个优雅可爱的印象。”林霖在李水然耳边小声嘀咕,她虽然很饿,但也知道顾着自己的形象。

    李水然心神不定,脑海里飘荡着康慨刚才的情话。

    “水然,我周末不能陪你一起吃饭了,我还有事儿,可能来不及吃饭了。”康慨边说边往李水然碗里夹菜。

    “啊?哦!好……好。”李水然似乎还未回过神来。

    秦芩这个点子银行,为了调节气氛,让大家活络起来,说是要玩情侣默契大考验。

    问:对方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李水然:8月10号

    康慨:4月18号

    问:对方最喜欢的景色是什么?

    李水然:……星空

    康慨:大海

    李水然迟疑了一阵,康慨急忙说:"对,我很喜欢星空。"

    林霖:"康女婿,不能包庇哦!"

    问:两个人的第一次接吻在什么时候?

    李水然:……

    康慨:不久前

    王言:"天呐!"

    李水然双手捧着脸。

    秦芩:"厉害了,这信息量太大了。"

    林霖:"莫名被甜到是怎么回事??!"

    问:最喜欢对方的哪个部位?

    李水然:手

    康慨:眼睛

    问:为什么?

    李水然:因为弹钢琴的时候,很好看。

    康慨:因为眼睛里有我。

    秦芩:"救命啊!不带这么会玩的。"

    问:第一次见对方什么感觉?

    李水然:很绅士,很帅气

    康慨:感觉像生命之光

    问:怎么称呼对方?

    李水然:康慨

    康慨:水然

    问:想怎么称呼对方?

    李水然:……康慨

    康慨:宝宝

    李水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她面前的这个康慨,一定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康慨。

    林霖:"别问了,别问了,都快被虐成渣了,还好我不是单身。"

    “然然,我们吃饱了,先走了,不打扰你们小两口咯!”三人识时务地走开了。

    “嗯嗯,拜拜!”李水然答应得很爽快!

    “你都不留一下我们吗。看来真是见色忘友啊!”林霖佯装无奈地摇了摇头。

    “好啦,亲爱的们,路上小心。么么哒!”李水然一个飞吻送走了她们。

    二人走在满是情侣的林荫小道,他们的手指在风中相互摩擦。康慨想牵她的手,但又犹豫不决,毕竟上次她反应那么大他确实有点被吓到,所以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李水然:“为什么说第一次见我像生命之光?”

    康慨:“因为那段时间很落魄,刚好在弹琴的时候看见你在下面跳舞。”

    许多个夜晚,康慨在音乐教室弹着钢琴,透过窗借着灯光看到下面翩翩起舞的人儿,似乎是在跟着他的节奏而跳。

    那是一个学校无人问津的地方,是李水然的秘密基地, 地上积满了落叶,两列针叶树郁郁葱葱。

    康慨:“那个时候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李水然:“发生了什么?”

    康慨:“以后再和你说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李水然:“嗯嗯。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

    李水然:“我也有话跟你说,不过也再等等吧!”

    “康慨,谢谢你,我今天很开心,我突然发现你好像是无所不能的。嘻嘻嘻!”李水然边说边牵上了他的手。

    康慨平时一副厚脸皮的模样,此时却突然脸红了。

    “小康子,你脸好红呀!你是在害羞吗?”

    “不……不是,是今天天气有点热!”康慨狡辩着。

    “哦?是吗?我怎么觉得还有点儿冷。”李水然继续取笑于他……

    林霖和萧禾私底下计划了一场情侣之间的野营活动,她把计划告诉了秦芩和王言。

    “居然不带我们去。”秦芩耿耿于怀。

    “我这用心良苦,你们就理解理解我。”

    “为什么不能带上我们?”王言可怜巴巴地望着林霖。

    “我这主要是为了带然然熟悉业务,有一对情侣领着她,好上路,要不然,她这么傻傻呆呆的啷个办。”

    “不嘛!我们也想去。”

    “对啊!我们可以在一边添油加醋。”

    “好吧!好吧!那你两一队,我和萧禾一队,然然和康慨一队。”

    “耶!”

    “小可爱们,在高兴什么?说给我听听呗!”李水然从图书馆回来,见她们一个个眉欢眼笑。

    “没……没啥!”

    “对了,然然,你不是说请我们去玩吗!咱们这个星期去吧!”秦芩脑瓜子一转,顺理成章地把李水然带出去旅游了。

    林霖和王言偷偷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好啊!你们想去哪?”

    “去爬歌乐山好了。”林霖假装提议,实际是实现计划好的。

    “你到时候叫上康慨。”秦芩也推波助澜。

    “为啥叫上康慨?”李水然觉得有外人在,她们可能会放不开。

    “萧禾也会去,怕你落单,所以就叫上康慨吧。”王言都出马了。

    “我可以跟你们一块的。”李水然是出了名的杠精和话题终结者。

    “舍不得让我们看你们家康慨啊?”林霖故意刺激她,佯装生气。

    “不是啊!那我到时候叫上他一起好了。”

    歌乐山上有“井”形的仿古建筑茶楼、尖顶栈阁、观景台、猎人屋等景观,并于云顶寺的遗址之上筑有巴东文化雕塑长廊。

    他们一行人决定坐缆车上山,然后走路下山。

    按照之前的计划,分为三队。

    李水然和康慨在一个缆车上。

    康慨不想扫大家的兴,也跟着坐缆车。

    林霖第一次坐缆车,要不是萧禾拉她一把,差点人没上去,车就走了。

    “对了!你不能坐缆车。”李水然突然意识到康慨有恐高症。

    “水然,我……”康慨很庆幸她意识到了,有很无奈这么弱的自己。

    “我们走路上去吧!”李水然拉着康慨出了缆车场。

    林霖他们已经坐缆车走了,她们往后一看,见李水然和康慨迟迟没上车。

    “喂!霖霖,我和康慨走路上山,你们先在上面玩着,等我们到了把位置发给我。”李水然给林霖打了电话。

    林霖失算了,没料到还有兵分两路这一出。

    康慨背了一个登山包,里边带了好多吃的和水,吃吃喝喝,一路上倒也不枯燥。

    李水然拿着自拍杆到处拍。

    “呐!你来拍。”李水然的高度不及康慨,以她的角度把康慨双下巴都拍出来了。

    康慨半蹲着,配合李水然。

    他们走了半个钟头台阶,康慨走在前面,李水然拉着他的背包带子,气喘吁吁地跟着他。

    “是不是累了,要不咱们歇会儿?”

    “这人啊!不得不服老。”

    “噗!”康慨一口水喷在她脸上。

    “水然,不好意思。”他立马掏出包里的纸,帮她擦脸上的水花。

    “这么好笑的吗!”李水然哭笑不得,竟然觉得有点凉快。

    “我没忍住,你别生我的气。”

    “我没生气。我还觉得冰冰的,很舒服。”

    “真的啊?”

    李水然弓着腰,倒了点水水在手上,洗了把脸。

    “再给我擦擦。”李水然把脸凑过去让康慨给她把水擦干。

    “水然,辛苦你陪我走路了。”康慨用纸巾轻轻蘸着擦拭。

    “只要是跟你一起走,走路也很好啊!”

    两人并肩坐在台阶上,李水然把脑袋枕在他的肩头,小憩了一会儿。。

    路过的行人不忍打扰她,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过身。

    康慨拿着自拍杆拍了几张她闭目养神的模样。

    “咔擦~”李水然醒了。

    “你在偷拍我。”

    “给我看看,拍的怎么样。”

    “我怎么睡着了还是这么好看。”

    李水然突然自恋,让康慨措手不及。

    “水然,我背你吧!”

    “你背了这么多的东西,哪还有力气。是想到时候让我背你下山吗!”

    “那下山再背。”

    “别!等下山了,他们都在,太不好意思了。”

    “那现在背一小段路,我没事,我不累。”

    “那你可别嫌我重啊!”李水然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是十分诚实。她一溜烟,趴他背上去了。

    康慨背着这个宝贝疙瘩,慢悠悠地上山,遇到了林霖一行人。

    “哇塞!什么情况。”林霖本以为李水然在肌肤接触方面会比较木讷,看来是她想多了,李水然完全不输给她。她本来还想给她打个样,教她牵牵手啊,亲亲嘴啊,没想到人家这都背上了。果然,恋爱这种东西,遇强则强,是她低估康慨了。

    他们从山上俯瞰C大,第一次觉得C大如此开阔嘞,身临其境的时候觉得小巧拥挤,这登山一看,一览无余,仿佛所有建筑都活灵活现。不久以后,C大迎来了50周年校庆,他们对于自己的母校又多了几分浓浓的情意。

    本来李水然和康慨每天在一起吃饭,已经习以为常了。他突然不在,她还真觉得若有所失。

    刚好她今天没课,就准备去给康慨送饭,一来是给他一个惊喜,二来这不吃饭对身体不好。

    她查了他发给她的课表就去教室找他了。

    “师姐,你好!请问你知道康慨去哪了吗?我有点儿东西给他。”她望了望,发现他并没有在教室里。

    “他在排练室,准备迎新晚会上的演奏。”

    “哦哦,谢谢啊!”

    “许诺?”李水然在排练室门外看到康慨和许诺在表演。

    “水然,你怎么来了?”康慨仿佛做了亏心事般。

    “我来给你送饭。师姐也在啊!”

    “师妹,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和康慨是被老师安排合唱参加校庆晚会的。”许诺表里不一,边说边挽着康慨的手臂。

    “师姐,我当然知道是老师的安排,毕竟小康子不是和谁都愿意合唱的。对吧,小康子。”

    “水然,你怎么能这么……这么把实话说出来呢!”康慨一脸奉承。

    “你们……”许诺又一次被回击得无言以对。

    “我们去外面的桌子上吃吧!”李水然拉着康慨出去了……

    到了迎新晚会,康慨和许诺穿着晚礼服在聚光灯下上合唱着,连在台下的李水然也不得不承认他们有那么一丝才子佳人的味道。康慨的钢琴solo部分更是让学妹们各个赞不绝口。

    “哇塞,啷个弹钢琴的学长好帅呀!”

    “你就别想了,和他一起合唱的那位漂亮的学姐肯定是他女朋友。”

    “那也不一定。”

    “你看哈她看他啷个眼神,满满的浓情蜜意。”

    “拜托,那明明是我男朋友好不好。”李水然喃喃自语,她手里还捧着一大束花准备等会上台送给他呢,这下多尴尬呀!

    尾音渐弱,在一旁等待时机的李水然冲上了舞台,把花送给了康慨。

    “小康子,你唱的真好听。”她为了不耽误下一场表演,笑着说完就转身欲下台。

    不料,康慨一把拥她入怀,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重重的一枚吻,向全校宣告了他的所有权。

    “哇!”突然整个礼堂人声鼎沸,到达了整场晚会的最高潮。

    “看吧,那不是他女朋友。”

    “哎呀!不都一样嘛!反正他就是有女朋友了,没你的份。你还是好好学习吧!”

    台前仍旧撺哄鸟乱,幕后却安静得多。几个在候场对刚才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的表演者,走向了康慨。

    “学长,请问可以加个微信吗?”一个眉目如画的女生向康慨搭讪。

    “同学,你要是有什么事情请教我男朋友的话,可以加我的微信。”李水然拿出手机,正欲打开微信。

    “不不……不用了。好像到我了,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女生手忙脚乱地走开了。

    “水然,我发现你一遇到我和其他女生在一起的时候,这身上的酸味就特别浓。”

    “你还说呢!康大少爷,下次你还是带面具表演吧!这样又神秘又安全多好。”

    “舍不得了?”

    “才不是,走吧,我们去吃饭,我好饿。”

    “好,走。”康慨伸出手示意,李水然积极地把小手放在了他的手心里。

    “康慨,等等我们。”康慨寝室里的三个兄弟追了上来。

    “你这家伙,有了媳妇儿,忘了爹。”张逸追得上气不接下气。

    “乖儿子,你们来干什么?”康慨一脸不耐烦。

    “你有点良心好吧!我们可是为了给你捧场,在台下坐了两小时呢!就这么被你给抛弃了。”贺旭气不打一处来。

    “哇塞,嫂子好漂亮,绝对是康慨交过的最漂亮的。”钟旬雨特意突出最字。

    “就你嘴碎!”康慨瞥了钟旬雨一眼。

    “水然,这位是张逸,这位是贺旭,这位呢!他是谁无所谓啦!”他还是好声好气地跟她介绍他们。

    “嫂子好。”张逸和贺旭一副尊敬的模样。

    “你们好啊!叫我水然就好了。”李水然似乎还是有点不太适应这个突如其来的称呼,但没办法,谁让康慨是宿舍里年纪最大的。

    “好的,嫂子。”二人的回答让李水然哭笑不得。

    “诶诶诶!什么叫做我是谁无所谓!康慨你真是没良心,看来这里不欢迎我,我走了,你们玩你们的。”钟旬雨扭头就走。

    其他三人并无任何反应,可李水然却觉得气氛不太对劲,正起步欲留住钟旬雨,不料被康慨拉住了。

    “你别管他,看我的,3……2……1,回来。”康慨施咒似的念着。

    钟旬雨还真就踩点回来了,“我说,你们怎么也不挽留一下我?”

    “怎么,离家出走的把戏还没玩够?”康慨一脸蔑视。

    “能不能和我留点儿面子……嫂子好,我呢,叫钟旬雨,是我们几个里的颜值担当,想必这个事实也是显而易见的。”

    “哈哈,你好,你还挺幽默的。你不会是某月中旬的雨天生的吧!”

    “哇塞!嫂子,你是第一个这么快就看穿我名字来由的人,厉害,厉害!”

    “没有啦!因为我叫李水然,我也是雨天生的。”

    “哇塞!这都是缘分。”

    一旁的康慨死死盯住钟旬雨,像是要用眼神吃掉他,钟旬雨这才识相地闭嘴了。

    又到了周末,李水然约康慨去图书馆阅读。

    一楼的位置都被占了,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去二楼那有时间限制的借书室。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书?”李水然喃喃细语,生怕打扰到别人。

    “比较喜欢心理类和文学类,其他的书也看。”

    “你都不问问我喜欢什么?”

    “好好好,那你喜欢什么?”康慨不太懂她的脑回路。

    “我喜欢你啊!”李水然说完立马用书挡着脸。

    “我也喜欢你。”康慨眉开眼笑。“不过,你这些都是跟谁学的?”

    “我这么聪明当然是无师自通的好不好。”其实是效仿林霖的。

    “不错,不错,以后多多复习。”康慨乐呵得像个拿到糖的孩子。

    “想得美,好啦,我们去选书吧!”李水然拉着康慨浏览着一个个架子。

    “呃!我们去那边吧!”李水然倏地踮起脚用双手蒙住了康慨的眼睛。

    “怎么了?”

    “没……没什么,你不许睁开眼睛啊!”李水然命令式的语气。

    离刚才的架子远了许多,都快要出借书室了,她这才松开手。

    出乎意料的是,一对男女从他们身旁走了出去,男生的脖子上还带有显而易见的吻痕。

    “哦!原来啊!”

    “你哦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刚才肯定是少儿不宜的东西,感谢小主关爱我这个少儿。”

    “你……”李水然低眉垂眼,很难为情。

    “走吧!等会都该关门了,这下借书室就是我们的咯。”

    “诶!是钟旬雨他们。”李水然指着右侧一百米外的三人。

    “嘿!嫂子。”钟旬雨活泼地挥了挥手。

    “话说,可不可以让他们叫我水然,嫂子听着怪怪的。”

    “那可不行,水然是我叫的。”康慨义正辞严地说。

    “呃!小气!”

    “我明明很大方,不然我爸为什么给我取名叫康慨。”

    “是是是,康大少爷,我说不过你行了吧!”

    “嫂子,你们怎么在这?”张逸手里拿着篮球。

    “我们刚从图书馆出来。你们穿着球服是要去打篮球吗?”

    “对,我们三个都是院篮球队的,今天学校有比赛。”钟旬雨特意用重音突出三字。

    “太好了,我跟你们一起去吧,刚好我也要去看比赛。”

    “好啊!有嫂子去给我们加油,我们肯定能赢。”贺旭嘴像抹了蜜似的。

    “嘻嘻嘻!走吧!”李水然笑容可掬。

    “等会,水然,你不陪我一起吃饭了?”

    “你不一起去吗?”

    “我……”

    “是啊!你小子难道不打算去看我们比赛?你可不能因为你不会打,就不让嫂子去看呐!”钟旬雨终于找到机会损他几句。

    “我没说不去,不过我觉得是时候给你欠我那些钱,涨点利息了。”

    “诶诶诶!谈钱多伤感情啊!打篮球算什么,你要是想学,保证以你的聪明才智,不出一个月,一定能超过我,不过这钢琴就不一样了,我怎么学也不可能弹得比你好,你说是吧。”钟旬雨屁颠屁颠地对康慨赞不绝口,生怕他催债。

    “好了,康慨,你就别威胁他了,你看他把你夸成那样,我都听不下去了,太违心了,哈哈!”李水然早就看穿了这一捧一踩。

    “你说,我威胁你了吗?”康慨冷冽的眼神看着钟旬雨。

    “没有,没有。这绝对是事实,我以我的人格保证。”钟旬雨拨浪鼓似的摇头。

    “loving strangers…”康慨的手机铃声响了。

    “喂!你好!……好的,我马上到。”康慨接着电话。

    “水然,刚才餐厅的老板临时叫我过去演奏,你是跟我去餐厅,还是跟他们去看比赛?”

    “我可以去看比赛吗?因为我已经答应要去看了。”

    “那好吧,你到时候看完比赛就直接回寝室,不要跟他们一起。”

    “嗯嗯,知道了。”

    “回寝室的时候注意安全,再说一遍,不要跟他们一起。”

    “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我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好不好。”

    “不是,我是不相信他们,怕他们把你带坏。”

    “放心,我们到时候打完比赛都快累死了,才不会缠着嫂子。”张逸简直看不下去这对旁若无人的小两口。

    “你路上小心,那我们先去了。”李水然已经等不及去比赛现场了,今天可是有重要的人要比赛。

    “你就这么急着走。”康慨似乎不太满意她的表现。

    “ 康大少爷,这下可还满意。”李水然踮起脚尖在康慨的脸颊上落下了热火朝天的一枚吻。

    康慨心头撞鹿,“这还差不多。”

    “你两还让不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活了,不管了,我们走了,比赛快开始了。”贺旭扭头就走了。

    “诶!你们等等我。”李水然正欲追上去。

    不料被康慨拉住,他在她额间轻嘬了一下,“好了,现在可以走了。”

    “呃!那我走了,不要太想我。嘻嘻。”

    “你们走这么快干嘛!”李水然追得上气不接下气,大汗淋漓。

    “不走,难道等着受虐呀!我说,嫂子,你可真不能这么惯着他。这男人就是不能惯。”钟旬雨满是嫉妒。

    “好,向你学习,欲走还留,欲拒还迎。”李水然字里行间透着调侃,让张逸和贺旭忍俊不禁。

    “你……好吧,难怪你们会在一起。”钟旬雨没能如愿以偿,反倒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篮球场内,各个院系的球队都来了,斑驳陆离的横幅和院旗与呐喊助威,点燃了选手们的热情。

    “嫂子,你就坐这吧,这视野好,绝对的VIP座位。”虽说张逸是寝室里年纪最小的,但是心智却最成熟,他贴心地为李水然安排座位。

    “好啊!谢谢。你们快去集合吧,教练好像在集合了,记得好好热身,加油!我看好你们。”

    “小康子不能来看比赛真是一种损失,好久没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了。”李水然自言自语,平日里她也没怎么参与过大场面,晚会也好,球赛也罢,通通漠不关心,所以这一切给了她耳目一新的感觉。

    “经管学院加油,经管学院加油……”

    “通信学院加油,通信学院加油……”

    比赛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到了经管学院与通信学院强强对决的时刻。

    比赛进行到一半暂停歇息,李水然早早地准备好了水,给他们送了过去。

    “谢谢,嫂子。”

    “你们加油,我先去一下那。”李水然朝着通信学院的球队走去。

    “嫂子去其他院儿干嘛!”贺旭迟疑了一下。

    “哇塞!嫂子居然给别的男人送水。不行,这事儿我得告诉康慨那小子。”钟旬雨唯恐天下不乱。

    “就你多嘴,没准人家是好朋友。”张逸一脸蔑视。

    “别傻了,男女之间哪有纯友谊。”

    “有肯定是有,不过你肯定遇不上。”

    “你两别说了,教练在说战术呢!”贺旭打断了他们。

    通信学院球队的那名男生一见到李水然,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哎呀!你一股汗臭味,我都快被你熏死了。”李水然一把推开他,用食指抵着他的肩。

    “嘁!终于舍得来看我了,果然没让我失望啊!不过你这经管学院的院花来给我这通信学院的院草送水,是不是会被你们学院的人骂呀?”

    “我向来说话算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说呢!好好比赛啊,加油!”

    “要是我比赛得了第一,你抽出一天时间带我去玩,怎么样?我还没好好逛过这呢!”

    “行,没问题。”

    李水然不知道的是,一个女生在不远处向她投来了摄人心魄的目光。女生紧紧地攥着拳头,好似马上就想冲上前劈头盖脸给她一顿揍。

    比赛渐入尾声,两队比分不相上下,甚至有打平的可能性。这时那名男生作为控球后卫在全队没有好机会出手的时候,他破坏了张逸的防守,纵身一跃,投进一球,带领队伍赢得了比赛。

    “我的五连冠呀!居然在校篮球赛输了,张逸,你怎么连一个新手都守不住啊!你这个中锋白当了。”钟旬雨不甘心地抱怨。

    “行了,你少说几句。胜败乃兵家常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下半学年不是还有比赛吗?到时候赢就是了。张逸,你别放在心上。”贺旭安慰到。

    “我没事。”张逸垂头丧气地走出了赛场。

    “你看吧,还不快去道歉。”贺旭劝说钟旬雨。

    “谁爱去谁去,我心情还不好呢!”钟旬雨扭头就走。

    “张逸,你没事吧!我觉得你们已经打得很棒了,我们院那些女生都在说你很帅气呢!”李水然见张逸黯然神伤的模样,小心地安慰道。

    “真的吗?嫂子。我感觉我今天拖了我们队后腿。”

    “哪有啊?你们两队的实力本就不相上下,再说了,最后的得分差距小的让人可怕,怎么能是你的责任呢!我相信你们下次一定会夺冠的。”

    “谢谢你,嫂子。我觉得心里好受多了。那个我爸妈专门来看我比赛,那我先过去了。”

    “真羡慕你,去吧!”

    “康慨,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要是再不好好练篮球,你女朋友真要跟别人跑了。”钟旬雨果真一回宿舍就告诉了康慨。

    “什么意思?”

    “求我我就告诉你。”

    “少废话,是不是想还钱了。”

    “你少拿钱威胁我。……好吧!我说。今天比赛的时候,嫂子给通信学院篮球队的一个男的送了水,那男的还抱了她。不过也正常!人家也是有审美的,见到帅哥难免会激动。”钟旬雨故意添油加醋。

    “哦!”

    “哦?你就这么淡定?”

    “不然是要把告密者揍一顿吗?”

    “你……我可是听说那男的是大一的小鲜肉,不过嫂子也才十八,没准还比那鲜肉小呢!你这老牛吃嫩草,再比嫂子大一岁,你两都要有代沟了。”

    “我限你明天之前还清欠我的钱,不然,我真涨利息。”

    “我好心好意告诉你,你怎么这么对我!真是没良心。”

    “我要想知道,水然到时候自然会告诉我,我说怎么就你跟个长舌妇似的,整天八卦。”

    “我……你才是什么长舌妇,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算了,不跟你说了。”

    “……”

    “对了,张逸去哪了?”康慨问贺旭。

    “他因为比赛输了,送走他爸妈就去打球了。”

    “我去找他。”康慨换上了一身运动服。

    空旷的篮球场内,只亮着零星一盏灯,张逸独身其中,苍凉的光打在他身上,拉长了他厚重的影子。“砰砰砰~”的篮球砸地声环绕着整个寂寥的场地。

    “怎么一个人在打球?”康慨把手搭在张逸的肩上。

    “没什么,就突然想多打一会儿。”张逸沉声静气。

    “今天给你一个机会教我打球,怎么样?”

    “你要打球?”

    “怎么?不行?”

    “没……没有,只是觉得有点好笑,你不会是听了旬雨那家伙的话才想打球的吧!”

    “可以这么说!他这小子巴不得每天损我两句。”

    “他这人嘴就这样。不过你不会真信了他吧!嫂子,人还真挺善解人意的。”

    “怎么说?”

    “其实我今天挺受打击的,后来被嫂子一安慰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慨哥,你可别辜负了人家。”

    “放心,不会。”才半天不见,此时,康慨突然觉得有点想念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