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女生的友谊

    更新时间:2018-04-15 14:23:47本章字数:5600字

    “小康子,今天不能陪你去吃饭了,我约了人,你记得吃饭哟。”康慨睡眼惺忪中收到了李水然发来的微信。

    “是谁?居然能让你抛下我。”康慨突然醒神。

    “一个重要的人,略略略~”李水然调皮地答复。

    康慨心里一怔,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洗漱穿戴好,和张逸去约定的篮球场练球。

    “诶?那不是嫂子吗?那是……昨天那个男的。”张逸也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只见李水然挽着那个男生的手臂,还和他有说有笑的,看上去十分亲昵。

    张逸话音未落,康慨就向二人走了过去。

    “康慨,你怎么在这?”李水然看上去有些慌张。

    “这位是?”旁边的男生问。

    “这……这是我师兄。”

    康慨鹰瞵鹗视般盯着李水然,一言不发,然后转身离开了。

    “你今天先回去,我改天再和你一起去玩儿。”李水然对着男生说。

    “你不会是耍我吧!你不想请客了对不对?不行,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走。”男生死死拽住李水然。

    “我真有急事,你先回宿舍,明天,明天我一定请你。”李水然突然严肃。

    “好吧!”男生极不情愿地松手。

    康慨已经走进了球场,他坐在地上靠着球网,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

    “康慨,我……我不是故意的。”李水然拉着他的手。

    “师妹,请你放开。”康慨起身就走。

    “康慨,你先听我说,我也是不得已的。”

    “你别生气了,我本来也想和他说实话的,可是就凭他那大嘴巴,如果知道我恋爱了,一定会告诉我爸妈的。”李水然紧紧拉住他。

    “他是谁?”

    “我弟弟。”

    “你弟弟?”康慨顿时愁容舒展,悬着的心可算是放下了。

    “我爸妈给我定了娃娃亲,对方是我邻居的儿子。他们说是早点帮我定,以后嫁过去离家也近,而且他们也能知道他的品行。然后一直不让我谈恋爱,你能想象爸妈同时在你耳边嘀咕的可怕场面吗?所以绝对不能让我弟弟知道我谈恋爱了,绝对不行。”

    “看来我得早点去拜访一下叔叔阿姨,好让他们放心。”

    “我爸妈可是很挑剔的人。”

    “没事,我还得谢谢他们管着你,没让你落入别人手里。”

    “你不生气了吧!”

    “看你表现!”

    “我……我都跟你解释清楚了,你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

    “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我刚才真的很受伤!你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

    “我以为你这么聪明,什么都知道的嘛!”李水然搂着他那精瘦的腰,在他怀里撒娇。

    “好吧!亲我,我就不生气了。”

    李水然立马踮起脚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不够!”

    她又在他眼睛上亲了一下,在鼻尖也亲了一下。

    “还是不够!”

    “康慨,你有完没完。”

    康慨捧着她的脸,在她嘴唇上肆意地掠吻。

    “你怎么突然来打篮球了。”李水然不解地问。

    “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我没有啊!”

    “你不是喜欢看篮球赛吗?”

    “我还好吧!我觉得你没必要为了我勉强自己,而且你弹钢琴那么帅,我已经很满足了。嘻嘻。”

    “不,一点都不勉强,我现在对篮球突然有了热情,再说了,篮球这种男生必备的技能,我要是不会的话确实有点儿丢人。”康慨满腔热血地说。

    “好吧!你喜欢就行。”

    “水然,我好饿,你帮我买点儿吃的吧!”

    “不是让你好好吃饭的吗?”

    “你不在,我吃不下。”

    “呃!好吧!我马上就回来。”

    “真是不解风情,那么动听的情话居然被她无视了。”康慨念念有词。

    李水然在面包坊挑选着,迎面走来了两个女生。

    “李水然,真是冤家路窄啊!”

    “呃!你言重了,不是什么人都配做我的冤家。”李水然故意中伤她。

    “你……”

    站在许诺旁边的女生也对她怒目而视,她疾言厉色,“我劝你还是少说几句,免得到时候被人拆穿了,哭着求我们,脚踏两条船这种事还是少干比较好,我们走。”

    “我光明磊落,没什么怕被拆穿的,倒是你,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别学着她无缘无故找别人的麻烦,就不怕引火烧身吗?先管好自己吧!”李水然先一步出了面包坊。

    “呐!你的早餐。”李水然把怏怏不乐四个字写在脸上。

    “怎么了?这幅表情。”

    “我刚才遇见许诺和一个女生在一起,真想不通她们为什么老是找我茬,你说,你们老师是不是作业布置得很少啊!”

    “噗!你要不要这么可爱!怎么找你茬了?”

    “算了,不说她,影响心情。”

    康慨拿着球一直投篮,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说你能不能别投了,都还没学会走路呢!就想着跑。”张逸实在是看不下去他那一心只想耍帅的样子。

    “不那么直接会死!”康慨瞟了一眼一旁的李水然,幸好她带着耳机在记单词,没有看到他那窘迫的样子。

    “你能不能先从基本功练起,看我的动作,然后跟着练。”张逸右手把球有节奏地拍了起来。

    “这也太容易了,你能不能教点有技术含量的。”康慨拿着球本想秀一招胯下运球,球却不听使唤地跑了出去。

    “你……能不能认真点,胯下运球,我练了三年了才出神入化,你再这样,我走了。”

    “别别别,我就试试而已,我接着拍。”康慨从令如流,低眸专注地拍球,不敢怠慢。

    “好了,现在换左手,频率把握的不错,你自己看着去左右手切换。”张逸专业地指点着。

    “哟!篮球菜鸟开始练球了!”一个穿着球服的男生叫嚣道。

    “……”康慨目光如炬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听说我们院昨天输了,看来球队没有我的带领真是完全颓废了。好了,现在我宋旻回来了,球队下一次一定会夺冠。”

    “现在流行废物当道?”

    “你……你有本事和我比一场,到时候谁是废物,自然见分晓。”宋旻不甘示弱。

    “和我比,还轮不到你!”康慨仍是不可一世地语气。

    “怕了就说,别那么多废话!”

    “康慨,他是?”李水然闻声而来,挽住康慨的手臂。

    “他是谁不重要,一个我的手下败将而已!”

    “你别听他搬弄是非,哼!当年输得惨的不知道到底是谁!”

    “我只相信他,你走吧!”

    “我为什么要走,这是公共球场。”

    “你难道没看见牌子上写着‘宠物不得入内’”李水然指着入口处竖着的牌子。

    康慨和张逸被她的伶牙俐齿逗得忍俊不禁。

    “你……你这么护着他,是还不知道他以前做过的那些好事吧!康慨,你厉害,李夕才走不久,你这么快就有新欢了。”

    “……”听到这个名字,康慨和李水然都黯然失色。

    李水然回到宿舍,想着宋旻的话辗转难眠,而另一边,康慨也躺在床上想着该怎么跟她解释。

    “你们认识李夕吗?”李水然坐起身来问还在闹腾的室友们。

    “李夕?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大二就休学的校花李夕?”王言仔细回忆。

    “休学?她为什么会休学?”

    “呐!给你看,这是她。当初我觉得这张照片实在是太美了,所以就一直存着。”李水然接过林霖的手机,只见一个人间尤物般的女子,模样像极了港片里芳华绝代的女神李嘉欣。

    “她长得好漂亮。”李水然没底气地说。

    “然然,你怎么突然想起她了。”秦芩不解她为何突然对这种事感兴趣。

    “她……她是康慨的前女友。”李水然也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啊?不是吧!”

    “你们知道她为什么休学吗?”

    “这就不知道了。你没事吧,是不是康慨跟你说了什么。”

    “没有,你们教我化妆好不好。”李水然恳切地抓着林霖的手臂。

    “你不会是被打击到了吧!然然,都是过去式了,你何必较真。再说,你也很美啊。”

    “可我还是觉得心里有落差。”

    “好吧,你要是想学,我们可以教你。”

    “化了妆会让人好看很多对不对。”李水然仿佛需要一点心灵慰藉。

    “嗯嗯,你化了妆会更好看的。”林霖努力迎合她。

    翌日一大早,三人就耐心地教她粉底液、眉笔、口红等一系列彩妆品的用法,顺便再帮她化了一个日常的淡妆。

    “亲爱的们,你们太棒了,比我想象中还要好看。”李水然照着镜子细细观赏着自己,心里作用的暗示下让她找到一点自信。

    “你们今天有安排吗?我要和我弟弟去游乐园,你们和我一起去吧!我们很久没一起出去玩儿了。”李水然欣然说着。

    “你弟弟?他来学校找你玩,他不用上课吗?”

    “不是,他是我们学校大一新生,就是上次带着通信学院篮球队夺冠的李莫。”

    “哇塞!那是你弟弟?难怪,难怪,你们家基因太强大了,学校公众号上你弟弟的照片简直帅我一脸。”秦芹一脸花痴。

    由于是周末,所以游乐场里来来往往的行人应接不暇,李水然带着三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在摩天轮下等着与她们会合的李莫。

    “姐,这几位是?”

    “林霖去过咱们家你认识的,这是秦芩,这位是王言,你都叫姐姐就行。”

    “姐姐们好。既然大家都齐了那我们就开始玩吧!你们想先玩哪种?”李莫虽说比李水然小两个月,但也不至于长相太过稚嫩,反倒稍显成熟。

    “我想先坐摩天轮。”林霖蹦哒着,满怀期待。

    “我们玩海盗船吧,这个刺激。”王言提议。

    “那我们先玩摩天轮,再玩海盗船,你们觉得怎么样?”

    “好啊,好啊!”林霖已经跑向了一个箱子里。

    “那行吧!”王言也不想扫兴。

    “那我和林霖一组,姐,你们自由分配。”李莫风驰电掣的向林霖跑去。

    “那芩芩,你和言言一起吧!我去和别人一起拼坐。”

    “那好吧,你一个人注意安全。”

    “嗯嗯,知道啦!”

    李水然盼着要是康慨能来就好了。

    “梨子。”听到有人唤她,她扭过头去。

    “许吴哥,你怎么在这?”

    “李莫叫我来的,说是大家一起来玩。”

    “呃!好吧。”李水然恨不得立马把李莫拉过来揍一顿,不过,几日不见许吴倒是又俊朗了几分。

    “那我一起坐吧!”

    “好……好啊!”她此时一点也不希望康慨能出现了,若是他知道她居然和别人一起坐摩天轮,估计不会轻饶她。

    “霖霖,你喜欢吃什么,我们等会去买吧!”李莫挨着林霖坐得很近。

    “然然不是让你喊我姐姐吗?你这小屁孩,没大没小。”

    “我就比你小一岁,我才不是什么小屁孩。反正我就叫你霖霖了。”

    “随便你,小屁孩!”林霖侧着脸蛋俯瞰着窗外这座城市的远景。

    而李莫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侧颜,双瞳剪水的大眼睛和樱桃小嘴显得楚楚动人,他若不是知道她的年纪,定会以为她是高中生。

    “霖霖,给,你要的草莓味冰淇淋……这是你们的,你们自己挑吧!”李莫拿着一大堆的冰淇淋过来。

    “居然没有我的巧乐兹,你到底是不是亲弟弟,差评!”李水然对着李莫抱怨。

    “哎呀!吃多了巧克力,容易长胖,你都这么胖了,还不忌口。”李莫脱口而出。

    “你……你们也觉得我胖吗?”李水然转身对着其他人确认。

    “没有,然然,你和我差不多呀!”

    “霖霖,你比我姐瘦多了,你要多吃点。”

    “你……真是亲弟,你跟我过来。你们先去玩海盗船吧!”李水然揪着梨莫的耳朵,走到了不远处的长凳那坐着。

    “我说你要不要表现得这么明显,别人看不出来,我还看不出来吗?”

    “你看出什么了?”

    “你……你是不是喜欢霖霖?”

    “你想象力怎么这么丰富啊!我给她买个冰淇淋就是喜欢她呀!那我还和她坐了摩天轮,我是不是得娶她。”

    “不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就是喜欢她,不然你解释那么多干什么,一点都不像你平常的样子。”

    “哎呀!我的亲姐,你能不能别想太多,你赶紧自己找个人,别每天来管着我。”

    “我是你姐,我才管你,不然,别人我怎么不管。”

    “是是是,被可爱美丽漂亮的姐姐管着,这是我的荣幸。好了,他们都快玩上了,我要过去。”

    “不行,我跟你说,这霖霖有男朋友,你不许胡闹啊!”

    “什么?有男朋友?”李莫突然吃惊。

    “怎么?你不是不喜欢人家吗?你激动个啥?”

    “我……我只是有点意外。”

    “嘁!别装了,总之,你别去打扰人家。”

    “我知道了。”李莫怅然若失。

    “喂!你好,好,我知道了。”李莫手机响了,他接起了电话。

    “姐,你跟他们说一声我先回去了,我学校还有事儿。”

    “好,路上小心。”弟弟好不容易来一趟,不会是被刚才的话打击到了吧!

    “李莫,你终于来了。”李莫的舍友望眼欲穿,等着他。

    “什么事啊?”

    “没……就是有几张演唱会的票,你去不去看?”

    “这就是你说的大事?”

    “李莫,你好啊!”站在二人一旁被忽视的女生忍不住开口了。

    “你是?”

    “我……我是康语,你的同班同学,我们军训的时候我站你旁边。”她就是那天在篮球比赛用眼神差点杀死李水然的女生。

    “不好意思啊,我这人记忆不太好。”他敷衍了几句,又转向室友,“谁的演唱会?”

    “Russian red。”

    “Russian red?你们有几张票?”

    “四张。”

    “那你卖两张给我吧!她们的演唱会,我们家那个笨蛋李水然肯定会开心死的。”

    康语一听到李水然的名字就一脸黑线O__O"…

    “可是莫哥,这是康语买的票。”

    “康语,你卖两张给我行吗?”

    “可是,我等会还有一个朋友要来。”她指的是许诺。

    “那好吧!你们去看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康语好不容易收买了李莫的室友,才能见他一面,可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好吧!我给你两张。”

    “那谢谢了,你微信多少,我把钱给你。”

    “不用了,不用了。”不过,他主动要她微信,真的不给他?“你加我微信吧!”

    “呃!好吧!”她到底是要还是不要。O__O"…做人不能贪小便宜。

    “霖霖,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去玩海盗船?”浑然不知弟弟被别人调戏的李水然见其他三人此时都在海盗船上尖叫。

    “我……我不敢,这太吓人了。”林霖虽然平日里都是一副很强势的样子,但其实内心还是挺缺乏安全感的。

    “霖霖,那我们去玩旋转木马怎么样?

    “好啊!好啊!这个没问题。”

    等到音乐响起,林霖拉着李水然的手,二人在木马上旋转,一转仿佛就转出了两人走过的点点滴滴。一刹那间,木马停止转动,两人依依不舍,又不得不下来。

    其他三人找了他们一会儿,可人山人海中寻人着实不易,随即便各玩各的了。

    “然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对秦芹有点不好的感觉。”

    “怎么说?”

    “因为她睡我上铺嘛!所以平时让我拿东拿西的我也觉得没什么,可是她昨天用那种命令式的语气让我帮她拿快递,我就有点不乐意了,她明明可以自己去拿的嘛!偏偏让我去拿,而且一声谢谢都没有。虽然关系好,但也不能这种态度,反正我不喜欢。”

    “我觉得要不你和她说说。”

    “而且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做啊,又不是只有她忙。还有她总是和我合伙买东西的时候,不给我钱,但她又要用,我又不好意思问她要钱。”

    “你别生气了,她这大大咧咧的性格我们都是知道的,到时候找个时间和她说说怎么样?”

    “难道你觉得她这是应该的吗!也不能因为她的性格,就老是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呀!我怎么和她说呀!这种事说开了又伤和气。”

    “……”李水然只是因为知道她帮着她说秦芹的坏话,只会挑拨离间,所以不想添油加醋,毕竟自己是过来人,知道遭人口舌的滋味不好受。可是偏偏一起吐槽是女生之间增进情感最快的方式呀!

    “算了,都怪我,是我太小肚鸡肠,跟你说了也没用,你就是一个老好人。”

    “我……”

    这场聚会就这么不欢而散了,林霖一路上都没有和李水然说话,但是王言一和她说话,她却兴高采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