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放手吧

    更新时间:2018-04-15 14:24:15本章字数:5938字

    许吴见她一个人在后面耷拉着脑袋,便等了等她。

    “水然,怎么了?有心事?”

    “没有啊!就是有点儿累了。”

    “那你回去好好休息。今天确实玩的有点多。……嗯,梨子,那天那个是你男朋友吧?”

    “你怎么知道?”李水然大惊失色,瞳孔放大,她心想着,这下她可完了。

    “唉!我又不是傻子。”许吴不经意地叹息,几近心灰意冷,上次在男寝碰到她就看出了端倪,却始终骗自己。

    “你能不能不要告诉我妈。”

    “你不用这么防着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吗?再说,我有喜欢的人。”

    “真的,那太好了,许吴哥,你可以啊,是谁这么幸运?居然能得到我们许少爷青睐。”

    “这是个秘密。”

    “嘁!小气。”

    “以后遇到什么事就跟我说,我们一块长大,我早就把你当妹妹了。”

    “yes,sir。嘻嘻!”这可能是今天唯一能让李水然开心的事了。从小到大,她一直把许吴当最好的朋友,要不是她妈妈弄的那个娃娃亲,她和许吴也不会这么见外。

    李水然答应了摄影部的聚餐,她早早地化好了妆,准备出门。

    “我走了哦!”

    “去吧,去吧!注意安全哦!”只有林霖没搭理她。

    “嗯嗯,我知道啦。”李水然见林霖拉上床帘躲在床上,深吸了一口气。

    一路上她都心神不宁,马马虎虎的不知突然撞到了谁。

    “啊!不好意思。”

    “水然。”

    李水然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发现是康慨。

    “康慨。你怎么在这?”

    “我正要去找你呢!我们都几天没见了,你一句微信就把我打发了。”

    “我这几天有事儿,所以才没和你一起吃饭。”

    “你化妆了?”

    “嗯嗯。”

    “你打扮得这么好看,也是因为有事吗?”

    “真的好看吗?”

    “不,一点儿也不好看,打扮给别人看就变丑了。”

    “真的丑吗?”李水然霎时觉得心有种被撕碎的苍凉。

    “你怎么突然脸色都变了,我跟你开玩笑呢!你听不出来呀!笨蛋。”

    “康慨,我还得去参加摄影部的聚餐,我先走了。”

    “小主,你不会生气了吧!”

    “没有,快到约定地时间了,我可不想像你一样放人家鸽子。”

    “我……那我也要去。”

    “你去干嘛?”

    “怎么?不能带家属吗?”

    “不是,你真的要去啊?”

    “逗你玩的,聚完了给我打电话,到时候我去接你。”

    “没事,到时候我们会一起回学校的。”

    “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我跟你去,要么,我去接你。”

    “呃!行吧,那你到时候来接我。”

    “好咧,那你去吧,路上小心,到了给我打电话。”

    李水然刚到餐厅和他们会合,康慨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我到了。”

    “小然,谁呀?”旁边一嗅觉灵敏的女部员故意问她。

    “我……我爸。”李水然用手死死捂着手机的收声孔。

    “我先吃饭了,拜拜。”李水然把手松开,挂了电话。

    他们摄影部一行人吃了饭觉得时间还早便提议去KTV,貌似只有李水然一个人内心有点抗拒,不过为了助兴,她还是去了。

    “小然,我们来一首情歌对唱,如何?”一男部员请求。

    “可是我五音不全,还是不要了吧!”

    “你声音这么好听,唱歌肯定也不赖。”他强拉硬拽把李水然拖了出来。

    “你点歌吧,你喜欢什么就点什么。”他把李水然拉到点歌台前。

    “那就《好心分手》吧!”李水然本来想点《loving strangers》,但总觉得对不起康慨,毕竟这是二人的定情曲,怎么也不能和别的男人一起唱,灵机一动点了一首寓意丰富的歌。

    歌的前奏响起,男生的部分曲调掌握得很好,声如洪钟,低沉而富有磁性。可到了李水然的部分,一句歌词四调不分,五音不全,使得整个包厢哄堂大笑。

    这短短几分钟,在他们的嘲笑声中结束了,李水然可是被折磨惨了。

    “小然,对不住。”男生不好意思地道歉,毕竟是他让她出丑了。

    “没事,能娱乐大家也不错。”李水然佯装洒脱。

    “诶诶诶!唱歌的接着唱,没唱的来玩游戏吧!”部长把他们都拉过来玩真心话大冒险。

    好几轮过去了,他们玩的愈发大胆。这一轮有三个人要接受惩罚,他们都选真心话,因为大冒险实在不堪入目。李水然就因为选了一次大冒险,被罚喝了一杯混合了多重原料的酒水。

    “你们最近一次性生活是什么时候?”其中有人问到。这问题一出,包厢里立马人声鼎沸,可以说是今天聚会的最高潮。

    其他人不甘示弱,玩得起,放的开。

    “我……一个月前。”一个女生说。

    “我暑假。”刚才邀李水然唱情歌的男生说。

    “我两个月前。”另一个女生说。

    李水然如醉如梦中,被他们的回答惊得在心里默默颤了颤,为了表示对他们的尊重,她不动声色。

    “水然,我在楼下等你,你快下来。”李水然接起了康慨打来的电话。

    “好,我马上下来。”

    李水然一看到站在门口的康慨,快步跑上前,钻进了他的怀里。

    “怎么今天这么主动?你身上好大的酒味。你跟别人一起出去也敢喝酒,下次你要再喝酒,我就跟着你去。”

    李水然没有回复他,在他怀里感受着秋季时分带给她的些许暖意,还有那淡淡的洗衣液香。她觉得这种感觉十分美好,她庆幸自己在这个快餐化的时代,能够被赋予像高中时代里的简单含蓄的爱情。

    “康慨,我明天一定和你一起吃饭。”她醉醺醺地说。

    “只是明天吗?”他低眸温情地望着怀里的她。

    “不不不,天天跟你一起吃饭。”

    “行,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来,我背你。”

    “不用,我自己能走。”李水然走得东倒西歪。

    康慨二话不说,把她背在背上。

    “我太胖了,你背的动吗?”

    “没事,到前面车流量多一点的地方,我就放你下来,然后,我们再打车回去。”

    “你的意思是承认我胖了,你和我弟弟一样坏,都嫌我胖。哼!”

    “对了,找机会我得去拜访一下小舅子。毕竟他还不知道有我这个姐夫的存在呢!”

    “要讨好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他最喜欢吃,不过吃得很多很多,估计讨好他了,你也就破产了。”

    “看来你们是亲姐弟。”

    “我……我才没有他吃的多,不过弟弟很会做饭,是我们家的小厨,我妈是大厨,嗯,突然好想回家吃饭。”

    “不是快放假了吗,到时候你可以回去。”

    “我要和我弟弟一起回去,顺便回去看外公外婆。其实你知道吗!我一直叫他莫哥,我不会有恋弟癖吧,知道他喜欢霖霖,我竟然会觉得若有所失。”

    “看来以后不能让你和我小舅子走得太近,不然我都要失宠了。”

    “怎么会呢!你才是我最最最喜欢的。”李水然双手环着康慨的脖子,用脸蹭了蹭他的耳朵。

    “哎呀!你真的好重啊!累死我了,下来吧!我们要拦车了。”

    “辛苦康大少爷了。”李水然在他的肩膀上揉了揉。

    他们回到了学校,李水然看到了不远处的林霖。

    “我看到林霖了。那你快回去吧,我和她一起回去就行。”

    “一看到别人就想撇下我。”

    “服了你了,她的醋你也吃。我认识她的时间可比认识你长哟,略略略。”李水然扮完鬼脸马上转身想去找林霖。

    “乖女儿,我才是要和你过一辈子的。”康慨上前从她身后抱住了她。

    “你听到了?我是因为我们部老是玩一些没有下限的游戏,我怕他们知道我有男朋友,故意整我,上次就有一个女生被他们整得跟男朋友分手了。”

    “知道了,乖女儿。”

    “那你要记住你说过的话,是一辈子。”李水然反过身来,一脸甜蜜,如沐春风地应和。

    她风风火火地跑过去叫住了林霖,康慨的情话就是最好的醒酒汤。

    “霖霖,看来你是饿了出来觅食了。”

    “嗯。”

    “霖霖,你猜我今天在聚会上知道了什么。”李水然努力找话题打开两人的心结,她把真心话大冒险的事告诉了林霖。

    “霖霖,现在才知道,原来我们才是例外,这个世界真神奇,你说是不是我思想太保守了呀!嘻嘻。”

    “李水然,什么例外不例外的,你是在讽刺我吗?”

    “……”李水然反倒弄巧成拙了。

    早起,乌云遮蔽天空,浓云欲雨,空气湿润,人心也湿润。

    林霖已经几天没和李水然说话了,李水然主动去找她说话,她都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用寥寥几字就打发了她。

    李水然结束课程后马不停蹄地出了学校,为的是给今天生日的林霖买生日礼物。上次林霖和她逛街的时候看中了一个包,她暗暗省钱打算把它买下来送给她。

    可偏偏是她不辞辛苦地从东区到西区去买这个包,店家却刚好下午歇业。无奈之下,她只好先等等,望眼欲穿,盼着店家能早点回来,等待的时间仿佛度日如年,眼看天就要黑了,她只好先回去。

    骤风急雨,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网,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

    她一向粗心大意,自然是没有盘算地忘记带伞了。情急之下,她冒着来势汹汹的雨滴在街边拦车,这种突如其来的雨天可是出租车司机的及时雨,此时他们的生意最抢手,来来往往的出租车无一不收获满满,寸阴若岁,她等了许久终于拦住了一辆空车,而她也已淋得像落汤鸡了。

    西区到东区的路,道阻且长,路上堵的水泄不通,愈是下雨天,她愈是倒霉。

    眼看这一天都快过去了,惊喜准备不成,林霖生日都快过了。她干脆提前付款下车,在雨中快步流星地奔跑到了堵车的起点,在那重新上了车。

    她历经坎坷后,回到了宿舍。宿舍里一片漆黑,她们应该都出去了。毕竟她在雨中淋了那么久,身体一直打着寒颤,赶紧去浴室洗了澡。

    “你们回来了。”李水然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边说。

    “然然,你今天去哪了,一下课就没你踪影了,这么晚才回来。哈哈,不会是去找康慨了吧,你这个重色亲友的家伙,可惜你没有吃到霖霖请的大餐。”王言口不择言,完全没有眼力价。此时,林霖十分不悦的表情显而易见。

    “霖霖,我今天……”

    “大家都早点休息吧,我今天有点儿累了,那我先洗澡了。”李水然话还没说完就被林霖不留情面地打断了。

    李水然错过林霖的生日后,林霖就更加没有要和她和好的意思了。林霖几乎都是和秦芩、王言一起走,要么就是和男朋友一起。其她二人也能看出一二,林霖和李水然闹了矛盾,可是林霖不肯说,她们也没办法。

    又到了周末,李水然孤身一人在寝室里看书,由于康慨要实习了,所以她没去打扰他。她摸了摸肚子,它袭来阵阵饿意,通知她要去吃饭了。一个人的时候可能觉得所有的一切皆为生灵。

    她对着肚子说:“别急,我们这就去吃饭啦。”

    她走到了楼下,从三楼走下来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工程,她站住歇了歇脚。

    随即,一盆水从三楼泼了下来。

    “天呐,谁这么缺德啊!竟然从楼上泼水下来。”

    “真的太没素质了,我刚换的衣服,被溅了一身。”

    “她更惨,这水正中到她。”一女生指着李水然说。

    “咳咳咳……”李水然咳嗽了几声,怒容满面地冲上了三楼。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像暴雨击打窗棱。

    “开门!”李水然呐喊着。

    “李水然,你来干嘛,哟!今天不是没下雨吗,你怎么湿成这样?”许诺理直气壮地打开了门。

    “怎么你寝室进不去,要来求我们给你留个地方换衣服吗。”那天在面包坊的女生康语也在。

    “你们泼水之前,不知道我们寝室对面装了监控吧!也是,两个满心算计,整天想着别人男朋友的人,怎么会有心思关注自己身体的安全呢!”

    “你……你少逞能,对面根本就没有监控。”许诺马上警惕地跑到走廊上去望了望。

    “你们这种做贼心虚的人怎么能轻易看到。”

    “你泼之前都不会看一下吗!”那个女生一脸鄙夷地看着许诺。

    “果然是你们干的,你们就等着被批吧!”说完李水然按停了手机的录音键,又打了几个喷嚏。

    她回到寝室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以前遇到这种事,都是四个人一起解决的,现在她要自己消化这件事,还真觉得委屈。

    起初,她还不想去麻烦康慨,可是现在,她没有一点归属感,只想去找他。

    “康慨,你忙完了吗?”她给他打了电话。

    “一时半会儿做不完。因为我还是实习阶段,所以不能出差错,今天这份文件有点难弄。”

    “那你吃饭了吗?”

    “忙了一天了,还没吃,怎么了?”

    “我可不可以去给你送饭。”

    “不用了,我公司离学校太远了,你来我也不放心,今天就准你和林霖她们一起去玩。”

    “……”

    “怎么不说话了?”

    “我想来找你。”李水然努力压抑哽咽的语气。

    “那你路上小心点。”

    “嗯嗯。知道啦!”李水然瞬间满血复活。

    李水然到的时候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公司里的员工都陆陆续续下班了。为了争取成为正式员工,康慨独自一人在办公桌前赶文件。

    “康慨,你们公司是有点儿远,幸好这个饭盒可以加热,不然都是凉的了。”

    “好,你帮我热一下,水然,你先在旁边玩,我把这个文件做完就陪你,做了一天了,终于只有一点点了。”康慨抚摸了她的脸颊。

    李水然安静地在一旁看着他工作,许是因为林霖的事没有睡好的缘故,她的头疼得厉害,为了不打扰他工作,她强装镇定,乖巧地趴在桌角看着他。

    她见他用舌尖抵了抵嘴唇,起身贤惠地去帮他倒水。

    “康慨,你喝点儿水吧!”

    “嗯,刚好有点儿渴。”

    她把水递给他,正当他去接的时候,她突然觉得眼前有点恍惚,一不留神,还没等他接住杯子,她就松手了,不幸的是,水洒在了电脑上,倏地一下电脑就黑屏了。

    李水然马上倒拿起电脑,想让水不进入电脑里。

    “别,别动,完了,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水都散开的。”康慨激动地站了起来,音量是平常的三倍,不再是那种温柔的样子。

    “对不起,我……你的文件不会有事吧?”

    “我没保存……”

    “那怎么办?”

    “……”康慨坐了下来,右手手肘抵着桌子,手撑着脑袋,一副崩溃的模样。

    ……

    二人沉默了许久。

    “我觉得你应该有自己的空间,我不在的时候,你其实可以自己去做一些喜欢的事情,我不希望你和我在一起就失去自我。你先回去吧,我再重新做一份。”康慨没有看向她,反复挠着头。

    “好……”李水然第一次见他这么生气,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做不好,不会和别人相处,甚至还老是弄巧成拙。

    她歉疚地回了寝室,躺在床上想着明天等他心情好点,再去赔罪。长夜漫漫,她辗转难眠,身体愈发滚烫,又咳嗽连连,三番五次下床喝水,才能暂时止住嗓子发痒。

    翌日一早。

    “然然,你没事吧,你昨晚咳了一晚上。”秦芩关切地问。

    “我没事,只是小感冒,天凉了,你们多穿点儿衣服。”李水然擤着鼻涕。

    “嗯嗯,看你挺严重的,要不要陪你去医院看看呀!”

    “不用了,你看我活蹦乱跳的,没事,我等会还有事呢!我先出去咯!”李水然蹦了蹦身体,晃了晃脑袋,示意她真的没什么事,其实主要是她怕打针吃药,小时候连打疫苗都能哭出声来。

    她给康慨打了许多电话,他都没接。

    她只能是去买他最喜欢吃的巧克力泡芙,专门去给他道歉。她走在他公司附近,看见一个女生挽着他很是亲昵地进了一家餐厅。

    她神情错愕,不自觉地跟着两人,站在他们的包厢外徘徊。

    “就知道你最好了,最喜欢你了。”里面传出女生撒娇的声音。

    李水然涕泗横流,原来幸福来得快,痛苦也随之来得快,伤心欲绝大概最能形容她此时的心境。

    但她还是强忍住眼泪,收拾了一下心情,推开门,走进了包厢。

    “康慨,你能出来一下吗?”她看到了眼前这个女生的竟然是和许诺一起阴魂不散整蛊她的人,不过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她只想和康慨说清楚。

    没等康慨答应,她就自顾自的往外走,走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

    “……”她转过背对着他的身体,看着他一言不发。

    “水然,你怎么来了?”

    “今天我给你打了很多电话,你都没有接……康慨,如果你不喜欢我了,你可以跟我说,我绝对不会缠着你……昨天的事是我的错,我知道我什么都做不好,我会回去好好想想我的错误,还有……我们的关系。”她也很惊讶自己竟然没有流下一滴眼泪,而是坚决地把这段话给说出来了。或许,是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康慨拉住她,“水然,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要跟我分手吗?”

    她顿了顿,到底是谁在说分手!

    “你放手!”她毅然决然地甩开了他的手,鼠窜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