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男人之间的暗暗较劲

    更新时间:2018-04-29 15:29:45本章字数:4526字

    许吴在家里打游戏,听到敲门声“咚咚咚”。

    “许吴哥,吃饭了。”李水然在门外喊到。

    “来了,来了。”许吴打开门,关切地问:“梨子,你好些没?”

    “本来就好多了,只不过还是要打点滴,走吧,和我一起去超市。”

    “你不是说吃饭了?”

    “吃你个头啊!我才刚回来。”

    “那个谁呢?”

    “他叫康慨!他那么早陪我去医院,我让他去休息了。”李水然说完白了他一眼。

    “你这也太偏心了,那我也累,也要去休息了!”许吴被虐得体无完肤。

    “那我自己去!”李水然说完就转身下楼梯了。

    “我要告诉干爸干妈,你让我一个生病的人去买菜。”李水然突然回头道。

    “我又没说不去。等等我!”许吴只好认栽。

    许吴跑过去拉住李水然的手。

    “你干嘛!”李水然用力甩,没甩开。

    “怎么,我们以前不也经常牵手吗!”

    “那不一样,小时候不懂事,你快松开,人家都看着呢!”

    李水然用另一只手捏住他手上的一小坨肉用力一掐。

    “哎哟!你下手真狠啊!”

    “谁叫你不松开!”

    “你掐我我也不松开。”

    “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再不松开,我真生气了。”

    “梨子,你就当哥哥牵妹妹好不好,我又不会告诉那谁。”他知道她在纠结什么。

    “你不是也有女朋友了吗!”

    “没事,她也不会知道的。”

    “许吴哥,你今天怎么那么奇怪啊!”

    “我好不容易幼稚一回,梨子,你就让我牵着吧!”许吴在学校好几天没她消息,好不容易见着她,心里有多想,她怎么可能知道呢!现在没有康慨的介入,他好希望就这样和她两个人在一起。

    “……”李水然拗不过他,只好不情愿地让他牵着了。

    “乖!给你做牛肉吃。”

    李水然本来还勉为其难的,一听到吃的,立马心甘情愿任他牵着。

    他们走到了公交车站,这个陈旧的车站,泛黄车牌也该翻新了,虽然不知道两人以前在这里等过多少个日日夜夜,但是对于这种空气中熟悉的味道所带来的压抑感,让他心痛了一下,载着两人记忆的地方还在,可是她却不是他的了。

    熟悉的红色公交车慢慢驶来,李水然坐上了仅有的一个空座——老弱病残孕专座,许吴环着她站着,不一会儿,车上人和人接踵摩肩。

    “怎么也不知道给老人家让座啊!真没素质。”一个油腻的中年女人为一个古稀老人打抱不平。

    李水然听了顿时面红耳赤,车上目光随着女人的叫唤投射在她身上。

    “我老婆是孕妇,就你有嘴啊,只会对别人道德绑架。”许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你又没说,再说了我说说怎么了,好歹我也是个长辈,你说话也不能这样。”女人欺软怕硬,语气软了下来。

    “长辈也要有长辈的样子,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许吴不让丝毫。

    不一会儿,他们到站了,李水然站起来,把老人家扶好坐下了,许吴牵着她下了车。

    “你干嘛跟她计较呀!”李水然嘴上说着,心里其实很感激。

    “她都那么说你,我当然要计较了。”

    “谁是你老婆呀!哼!占我便宜,还有我哪里像个孕妇啊!要被你笑死了。”

    “我不这么说,她不是更蹬鼻子上脸了,跟这种人没法讲道理,只能智斗。”

    “也是哦!唉!心塞,我们从小就被教导对前辈要讲礼貌,可是前辈对后辈的礼仪却没人教过。”

    “梨子,你别突然这么哲学。”

    “噗!我哪有啊!快走吧!我都有点饿了。”

    超市里生鲜水果一列一列的摆放有素,拼凑起来的色彩像漫画里的颜色一样鲜艳。

    “买点花菜,牛肉,鱼,鸡爪,给你做一桌你喜欢吃的菜,还有西瓜,草莓,猕猴桃,番石榴做水果沙拉。”许吴一样一样数着李水然爱吃的果蔬。高中的时候,李水然爸妈经常不在家,姐弟两天天去许吴家蹭饭,许吴爸妈不在家的时候就是他做,熟能生巧,许吴厨艺堪称一流。要想锁住男人的心就得先锁住男人的胃,这句话对女人也同样受用。

    “哇!我有口福了,真是我亲哥了,我喜欢吃的都知道,幸福,耶!”李水然主动挽住许吴胳膊晃啊晃。

    “要是嫁给我天天有肉吃。”

    “对啊!谁要是嫁给你可真是太有福气了。”

    “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

    “又开始不正经了。”李水然准过去自顾自的挑选食材,不再搭理他。

    “梨子,我开玩笑呢!”

    “有人在说话吗?我怎么好像听不到?这个西瓜应该不错。”李水然视若无物,拍打着西瓜。

    “梨子,你别不理我。诶!小心。”许吴抱着李水然一个转身,让疾驰而来的购物车撞到了自己身上。“唔~”摆在一旁的苹果还被他撞下了几个。

    “许吴哥,你没事吧!”李水然被突如其来的小事故吓得慌了神。

    “没事,死不了。”

    “不好意思啊!孩子调皮撞到了你们,你们没事吧,实在抱歉。”推着购物车疾跑的孩子的母亲满怀歉意。

    “麻烦您管好孩子,这购物车不能让小孩子推的,撞到我还好,要是我们家梨子被这么一撞,不得出事啊!”

    “实在对不起,你有没有哪受伤。”

    “算了,我没事。”女人可怜巴巴的样子,让许吴也不好再说啥。

    孩子被女人劈头盖脸一顿打。

    “你别打孩子,我们没计较了。”李水然想过去拉开女人,却被许吴强行拖走了。

    “梨子,咱们回去吧!别管了。这种事不给孩子长点记性,下次要真撞到孕妇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也不全是他的错,他妈妈一开始就不该放任他的。”

    “走吧!那个妈妈要是会听道理就不会在公众场合伤孩子自尊心,咱说多了也没用。”

    李水然被说服了,确实,我们无法干涉别人的生活,说再多也是徒劳无功的。

    “梨子,你别想了,你别忘了买那个。”

    “哪个?”

    “就是一个月来一次那东西要用的。”

    “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脸色惨白,嘴唇也白得可怕,跟高中那会似的。”

    “我……你……”

    “你快去买吧,买完给我去结账了。”

    “说不定我家里有呢!你干嘛说这么直白。”

    “我不是看你刚回来吗!”许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算了,算了。我刚好忘了来着。”李水然跑去生活用品区遮遮掩掩地拿了几包卫生巾放进了购物车里。

    “梨子,你怎么跟做贼似的。”

    “哎呀!你别说话了。”李水然捂住许吴的嘴巴。

    收银员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打量着他们。

    许吴牵着李水然到了家门口,识相地松开了她的手。

    李水然盯着他看了一眼,没再说话。

    康慨已经起床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

    “梨子,你们家医药箱在哪?”

    “怎么了,你被撞到的地方疼了?你等着,我马上去拿。”

    许吴撩起裤脚,腿上的青淤十分显眼,他忍着没喊一声疼。

    李水然拿出药水心疼地帮他喷上揉了揉。

    “这是怎么了?水然,你没力气,我来帮他揉。”康慨站在一旁,看着李水然帮别的男人揉腿心里不是滋味,但又不好计较,只好以身作则。

    “许吴哥在超市帮我挡住飞来的购物车就被撞了。”

    “水然,那你没受伤吧!”康慨立马紧张起来。

    许吴心道:“就知道他关心我是敷衍人的。”

    “我没事,那我先去把饭煮好。”

    “梨子,我来吧!你又不会。”许吴不顾康慨在帮他揉腿,倏地起身走向李水然。

    “你休息吧!你都受伤了。”

    “我可是练体育的,这点伤不碍事的。我都答应你给你做一桌子吃的了。”

    “那好,我给你打下手。”

    康慨寻思:“这两人出去这么一会儿,都瞒着我说了些啥!”

    许吴和李水然在厨房配合的相当默契,不一会儿,厨房就传来了香气。

    康慨只能坐着干着急,他一个黑暗料理大师去帮忙又找不到事做,不去帮忙又看着他们两人一起做饭难受。在他的纠结中,饭菜已经熟了。

    “康慨,你尝尝这个,这个是他最拿手的。”李水然一个劲往康慨碗里夹牛肉。

    “梨子,你再夹就没了,我可是做给你吃的。”

    “……”气氛一下子微妙起来。

    三个人埋头吃完了饭。

    “来来来,咱们三斗地主,谁输了,谁洗碗。”李水然拿出扑克这个万能的调节剂。

    康慨抽到了地主,他手气极好,用两个炸弹把李水然和许吴乖乖炸去洗碗了。

    李水然和许吴在厨房井井有条地洗着,康慨看着两人的背影,心里暗暗吃醋。这个惩罚简直是在惩罚他自己。

    “梨子,你去休息吧,我来洗就好了,你不是来了那个吗。”许吴在李水然耳旁耳语,把她推到沙发上来坐着了。

    “水然,他刚跟你说啥了?”康慨依偎过来,靠在她肩膀上问。

    “没……没啥啊!”李水然倏地脸红了,转过身把视线放在电视机上。

    康慨更加好奇了,若不是说了些什么,怎会无缘无故涨红了脸。

    许吴把以前的旧手机给了李水然。

    “梨子,你先把手机给我一下。”

    “干嘛!”

    “这里边有些东西,我要传到我手机上。”许吴接过手机。

    李水然凑上前看着他操作。

    “这不是我高中的时候吗!好丑!!”李水然瞪大眼睛,脸快贴上屏幕了。“你快给我删了。”

    许吴不瞅不睬,继续传着照片。

    趁许吴对他没有防备,康慨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手机。

    “这张挺好看的,我要了啊!”康慨也拿出手机,开始传照片。

    “水然,我都没见过你扎着马尾辫穿校服的样子。”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赖。”许吴气不过,抓着他不放,抠他的手指,却怎么也打不开。康慨不负重力,倒在了沙发上,两个人扭在一块。

    “要不咱两一起传,要不都别想传。”康慨死死护住手机不给许吴。

    “行吧!”

    康慨抓着手机浏览着照片。

    “这张可爱,我要。”许吴抓住康慨想翻下一张的手。

    “这张有什么好看的。”

    “我看你是想独吞。”

    “我就是,怎么着。”

    ……两个人又扭打在一块。

    李水然在房间了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高中的校服。校服保存得很好,即使签满了名字,也显得干净整洁,是蓝白条纹的,还带有学校樱花的香味。

    她跑过去关上了房间的门,换上了校服,把一缕一缕青丝梳成了马尾辫。

    李水然打开门出来,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自带背景光,揪着衣服等他们回头。

    许吴看见李水然从里边走了出来,康慨还在执着于手机。

    “别抢了,你快看。”许吴眼神望着李水然,手拍着康慨。

    “哇!”康慨心想要是早点遇到她就好了,错过了她很多美好的时候啊!她虽然高中毕业两年了,现在再穿校服,毫无违和感,俏皮可爱,反而多了几分女人味。

    “你先回去玩你的游戏。”康慨把许吴推搡出去。

    “……”许吴这个一千瓦的大灯泡被熄灭了。

    “你们两关系挺好了啊!刚才还抱在一块。”

    “我跟他……我们是在打架……谁跟他关系好啊!我只跟你关系好。”康慨目送秋波,慢慢弯下腰,凑上前亲她,被她伸出手半路拦截了。

    “我咳嗽,不能传染给你。”

    “没事,我身体好,不怕。”

    “不行。”李水然两手抓住他的脑袋,不让他再向前。

    许吴切了一盘子水果端上来,水果盒子上插着两把叉子。

    “为啥只有两个叉子。”康慨明知故问。

    “你自己去拿。”许吴孩子气地跟他较劲。

    “水然,那你喂我吃。好不好?”康慨故意又捱着李水然,还搂着她的腰,跟她撒娇。

    “呃!我把叉子给你,我再去拿一个。”李水然说完想起身。

    康慨抱住她不放,“算了,我不吃了,你们两个吃吧,唉!没人疼,没人爱。”

    “噗!康慨,你刚说啥!”李水然被逗得捧腹大笑。

    “不给吃算了。”康慨起身回房间了。

    “他不会真生气了吧!”李水然好不容易镇静下来。

    “都多大人了,哪那么容易生气,不碍事。咱接着看电视。”正中了他下怀。

    “许吴哥,你先吃,我去看看他。”没想到李水然也走了。

    不一会儿,房间里传出了两个人嬉笑的声音。

    外面的那个人,心里格外冷清。

    康慨正睡在床上,把脑袋藏在被子里。

    “真生气了?”李水然站在床边看着被子里的庞然大物。

    “……”康慨并不回应她。

    李水然隔着被子睡到他身上,抱着他,欲把被子扯下来。康慨用手抓着被子,李水然死活扯不下来。

    “让我看一眼嘛!”李水然第一次如此娇滴滴地跟他说话。

    康慨没有上当,依旧防守。

    “那让我亲一下好不好?”

    康慨悄悄松手了,李水然再一扯,他的脸就露出来了。

    李水然亲了一下他的脸,问:“为什么生气?”

    康慨不说话,一脸娇嗔。

    她又亲了一下眼睛,

    他还是不说话。

    她又亲了一下下巴,

    他依旧不说话。

    “不说算了,那我走了。”李水然起身欲走。

    “明知故问。”康慨把她拉进被窝,抱在怀里。

    “陪我睡会儿。”康慨下巴抵住她的脑袋,嘴角带着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