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带你回我的外婆家

    更新时间:2018-04-29 15:26:16本章字数:5130字

    车窗外,二季稻被风雨蹂躏,扑倒在大地的柔波,汽车穿过斗折蛇行的马路,驶向最当头,坐落着一方农屋,那里是外婆的家。

    爆竹声声辞旧岁,噼里啪啦中,外公新的生辰款款而来。

    李康胜的车子还未停下,两个年幼无知的黄口小儿,跟在后面追赶着,丝毫不顾危险。

    “姑姑,姑父,回来咯,奶奶快出来,姑姑姑父回来了。”年纪稍大的丫头越过车子跑进屋内叫唤。

    “姐姐,抱抱。”李水然一下车,就被另一个扎着双马尾只有四岁的小丫头缠着。

    “娜娜,这是康慨哥哥送给你们的芭比娃娃,喜欢吗?”李水然拿出康慨买的精致玩具。

    康慨知道要来给外公庆生,特意询问了李水然家族里的状况。

    “喜欢,谢谢哥哥。哥哥你是谁啊?我以前好像怎么没见过你!”

    “我是你姐姐的男朋友。”

    “可是许吴哥哥说过他是姐姐的男朋友,那姐姐是不是有两个男朋友,哇!好开心呀!以后可以收两份礼物耶!”

    “娜娜,你别乱说,许吴哥哥逗你玩的。”这丫头瞎说什么大实话,是不是要害死她。O__O"…

    “这件事我绝对不知情的,都是许吴跟她乱说的,你别生气。”

    “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他简直气炸了好不好,为什么许吴总是阴魂不散,难不成他和她真是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怎么连她外婆家都来过。

    “是啊,许吴不才是你男朋友吗!”李莫从学校赶来,比他们晚到一点。

    “你能不能别一回来就添乱,快去给外公说声生日快乐,别在这找我麻烦。”李水然重重踢了李莫一脚。

    “嘁!我找你麻烦?你有男朋友了不跟我说,我算是白养你了,想当年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大,你怎么这么没良心。”

    “噗,你能不能别说的这么有味道,我要吐了,懒得跟你说。”

    “大姨好。”迎面走来一个穿着阔气、尖嘴猴腮的女人,李水然和李莫立马恭恭敬敬地问候。

    “大姨好。”康慨跟着问候。

    “哟!小然你这才刚满十八吧,怎么就带男生回家了,读大学还是要以学业为重,你看看你表哥他大学毕业之前我都不让他谈恋爱的。”

    “……”三姑六婆中总会有一个比你妈还担心你,且比你妈还恐怖一百倍的存在。

    “呼~你也真是够胆,敢把他带来,不怕被她们的口水淹死。”见大姨走了,李莫长舒一口气。

    “我乐意,怎么滴!”李水然吐舌头,做鬼脸,在李莫面前嘚瑟完拉起康慨的手,“康慨,我们去找外公外婆吧!他们肯定在厨房忙活。”

    “我的宝贝外孙女来了,还带回了一帅小伙儿呀!”顶着一头葱郁黑发的外公眉开眼笑,停下与老友的寒暄,转向李水然。

    “外公,生日快乐!你又胖了,看看你的大肚子。”李水然拍了拍外公的能撑船的宰相肚。

    “外公,生日快乐,我是康慨。”

    “诶!好!小康啊!一会儿多吃点儿!”

    “外公,你又去染头发了,不是说了染发剂对您身体不好吗!”李水然摸着外公帅气的背头,忍不住打岔。

    “没事,这头发白得太难看了。”虽说外公离耳顺之年都已经过去二十载了,但这爱美之心仍无半点动摇。

    “外婆呢?”李水然和外公没聊几句就喊着找外婆,就如同在家里和爸爸聊几句就喊着找妈妈。

    “她在院子里洗菜呢!刚才还嚷嚷着你,说你怎么还没来。”

    “那我去看看我外婆,你们俩聊。”李水然丢下康慨和外公二人。

    “小慨,前阵子我听然然说认识了一个特别好的人,想必就是你吧!她这傻孩子,怕她妈妈知道,还让我瞒着她妈妈,现在看来,你们都已经见过面了。”

    “外公和水然的关系真好,她经常跟我提起您,特别喜欢您。”

    “她这孩子从小就孝顺,是我和她外婆带大的,还记得她小时候别人给她一包饼干,她自己舍不得吃,留给了我们两。不过啊!她也有内心脆弱的时候,心里有些自卑,希望你多担待。”

    “外公,您放心,我知道她是个好女孩,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好,好啊!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等会我们喝两杯。”

    “好啊!酒逢知己千杯少,听水然说,您以前是人人夸赞的村支书,现在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那些都是应该的,为人民服务嘛!”

    外公外婆酿的米酒,浓稠可口,引得宾客贪杯,灌醉了不少人。

    饭后,亲朋好友都分散开来,玩着各种棋牌游戏。只有李水然留下来收拾残槃冷炙、锅碗瓢盆。

    菜碗饭碗大大小小加起来有近一百个,估计她洗完这些,下辈子都不想再洗碗了。

    “水然,我来帮你。”康慨撸起袖子,帮她系上从外婆那里要来的围裙。

    “然然、小康,这些外婆来洗就行,你们出去玩吧!”外婆送走亲家,一回来便看到李水然和康慨在收拾碗筷。

    “外婆,我和康慨两个人洗很快的。”

    “不行,他是客人,怎么能洗碗呢!你们听话,出去玩吧!啊~”

    “外婆,我和水然洗就行了,你看外公还等着你过去呢,你快去吧。”康慨温柔地推着外婆出了厨房。

    “康慨,放首歌吧,这么多碗呢!要洗很久,会无聊的。”

    “好嘞。”康慨拿出手机,按了歌曲《loving strangers》的单曲循环。

    李水然负责洗碗,康慨则负责清碗。

    “我那些舅舅和姨妈老是让外婆少干点活,却没见他们自己来帮过忙,老是让外婆一个人忙活。我以后坚决不生孩子,真是累死累活的。”

    “外婆这不是有你这个好外孙女吗,你真的不想生?”

    “不想生孩子,也不想结婚。”不结婚是她最好的选择,这样就不用承担秘密被发现的风险,毕竟连她自己都厌恶自己,别人更不会真的不在乎。

    “咔擦~”康慨手中的碗滑落,砸向了盆里的碟子。

    “你没事吧!碗砸烂了是要赔钱的哟!”

    “这还没烂呢!那……那个幸亏叔叔阿姨没这么想啊!不然可就没你了。”他顿生苦涩,莫非她心里根本没考虑过和他的未来,但又假装不在意,调侃了几句。

    “唉!就是因为我爸妈,我才不想结婚也不想生孩子,我要是生了像我这样的孩子,估计会气死吧!”

    “你这句话倒是真的,要我生了一这么能吃的,我也得气死。”

    “才不是,我是觉得我爸妈根本就不幸福,只要逢年过节他们一回来,我就能看到他们吵架。但是有时候我爸妈也会有在乎彼此的时候,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情,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挺奇怪的,不过他们这一辈人倒是认定了就真的是一辈子,也挺好的吧!”也许父母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在孩子面前吵架,会给他们的童年留下如此深的阴影,以至于他们不能轻易感受爱,甚至恐惧婚姻。

    “那你觉得我们之间算不算爱情?”

    “我也不知道,自从跟你在一起以后,做喜欢的事情都会自然地想到你,想着如果你在就好了,你说这算不算啊?”

    “算。”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样才算,甚至都不确定李夕和他之间的算爱情吗!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确定他的答案,或许是发现了外公口中她的那一部分脆弱。

    ……

    一生一代一双人,今年刚好是外公外婆的金婚五十载,李水然送上了大礼——年前就已经准备好的中式婚服,准备在今天帮他们拍婚纱照。

    外婆嫁给外公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穿婚纱,大红丝绸在她身上熠熠生辉,嫁衣上一针一线绣着高贵典雅的青花瓷、锦江闲庭的青砖黛瓦、红灯高挂与双喜铺满雕花阁楼。

    外公在一旁鼓掌称道,人生若只如初见,第一次见面时她还是个十五六岁的丫头,辗转间,已是两鬓斑白,皱纹满面。

    “老头子,外孙女把我化得怎么样?”外婆妆罢低声问夫婿。

    “哟!这嘴红的,好看,你不化也好看。”外公痴痴地看着,赞叹不已。

    李水然带着他们找了一处好看的背景。

    “外公外婆,你们靠近点儿,拉个手什么的都可以,注意微笑哦!”

    “我才不跟他拉手呢!就这么站着拍两张就好了。”

    “这怎么行呢!”李水然对着外公使眼色。

    外公立马心领神会,凑过去拉起来外婆的手,乐呵得笑出了声,外婆则是一脸嫌弃。“咔擦~”快门一按,幸福得像花儿的画面定格在了相机里。

    夜晚的乡下,天空中挂着数不尽的星星,康慨以前见过星星加起来都不及这的十分之一,冷冽的夜风带来阵阵无一尘染的空气,让人忍不住想倒吸一口。

    吃过晚饭后,于玫说该回去了,太晚了开车不安全。

    外公外婆凑到窗户边上,依依不舍,嘱咐他们多多打电话回来。

    车子缓缓发动,外婆在后面追着喊,“等会,再停一下。”

    “你外婆这八成是要给你钱,等会你别要。”李妈一眼看穿了外婆的心思。

    “外婆,怎么了?”李水然摇下车窗,探出脑袋。

    “你一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上学,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到了学校记得给我打电话。”外婆把一百块钱塞进李水然的手里。

    “外婆,我不要,您拿着自己花吧!”

    外婆放下钱,头也不回地走了,黑灯瞎火的马路上,那瘦小的身躯不知几时开始驼背了,大概是她长大了,从前为她遮风挡雨的外婆,如今却渺小得让人心疼。

    李水然紧紧攒着手中的钱,虽然在她以前的认知里,钱经过很多人的手,粘了很多细菌,但此刻她觉得这张钱比任何东西都干净。

    车上有说有笑的,只有李水然魂不守舍,直到车子熄火,她都没有发觉。

    李水然把康慨拉进房间,扑在他怀里,压抑着声音,“我觉得好心塞,我没想过外婆会这样,我觉得我真的很没用,我都这么大了,还不能给他们挣钱。外婆对我这么好,我好担心她有一天会突然离开,我从来没有想过,每次都不敢想这个,我真的好心塞啊!呜呜呜~”她小声地抽噎,生怕爸妈听见。

    “不会的,外婆这么健康,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别太伤心了。等你赚了钱给他们,他们也会很开心的,你不要太内疚了。”

    “……”她抽泣得太厉害,导致根本说不出话,只想在他怀里静静,以前都是自己躲起来哭,只知道分享喜悦,而现在才知道,分享不悦也是一种快乐。

    “妈,你们真没良心,居然把我房间给别人住。”李莫还没来得及进家门就去了外婆家,没想到一回来房间就被占了,更何况他有轻微洁癖。

    “怎么说话的,今晚你就和小康一起睡。”于玫揪着李莫耳朵。

    “阿姨,我睡沙发就好了。”康慨不想为难小舅子,毕竟以后得一起相处。

    “那怎么行,你是客人,李莫,那你今晚睡沙发。”不料,李妈妈一声令下,康慨成罪人了。

    “……”李莫不搭话,摸着发红的耳朵,直接回房了。

    “莫哥,我们来玩牌吧!我们三,谁输了谁就睡沙发。”李水然拿着一把扑克牌在李莫面前晃了晃。

    “来就来,小爷我无所畏惧,你倒时候可别耍赖。”

    “嘁!谁怕谁。”

    三人大战了三百回合之后,李水然输得心服口服,这两人像是串通好的。

    “水然,你还是睡房间吧。”康慨有些哭笑不得。

    “不要,愿赌服输,我就睡沙发,你睡我房间。”

    “你确定?”

    “我确定,以及肯定。”

    “李水然,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李莫也跟着冷嘲热讽。

    “我有那么娇气吗!谁还没睡过沙发呀!”

    “行!我敬你是条汉子,冻死了,别怪我。”

    “你才是汉子,我明明是小仙女,李莫,你是不是有皮痒了。”

    李莫见状溜回了房间,“嘭”的一声,防狼似的关紧了房门。

    康慨也起身去洗澡了。

    月上中天,皎洁温柔,晚风轻拂,轻轻的吹动着窗帘,带来丝丝凉意。

    李水然突然有些后悔自己那个蠢点子,就不应该跟两个智商高的人玩牌,必输无疑啊!

    她边想边给自己灌温水,想让身体暖和一点。谁知一杯水下肚,大半夜的忍不住想上厕所,她迷迷糊糊去了厕所。许是在自己房里住了十几年了,习惯成自然,她从厕所出来直接去了自己房间,掀开被子睡下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丝毫没注意到旁边还有人。

    莫名来的一阵冰凉的触感,唤醒了康慨。

    一睁眼,轻柔月光下,李水然的鼻息扑在他脸上。

    他捂着她冰凉的双手,揉搓着,心里顿生一股歉意。

    “然然,起床吃饭了。”第二天一大早,于玫在李水然门外喊着。

    康慨从黄粱美梦中惊醒。

    “水然,快醒醒。”

    李水然睡眼惺忪,揉着厚重的眼皮,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康慨焦急的脸庞。

    “啊!”李水然一个翻身,从床上掉了下去。

    “然然,怎么了?”

    “没……我没事。”

    “你怎么在我房里。”李水然轻言细语地说着。

    “是你昨晚自己进来的。”康慨也跟着压低声音。

    “啊?我不记得了。”

    “然然,你开一下门,我把你的衣服挂进去。”

    “妈,你放客厅吧!我一会儿自己来拿。”

    “你怎么和你爸一样,老是想着把东西都放客厅,你看看客厅堆得成什么样子了。”于玫瞅了一眼客厅,更是来气。

    “你快开门,都几点了还不起来。”

    “你躲在被子里别出来,别说话。”李水然嘱咐好康慨,蹑手蹑脚去把门的反锁开了,又立马窜到床上。

    “妈,门可以打开了,你按一下把手。”

    “你这孩子,就不能直接打开吗!”于玫捧着衣服往李水然衣柜那走去,一件一件地开始挂起来。

    “嘿嘿~”李水然冒着冷汗假笑。

    “然然,我觉得小康还不错,那天晚上我见他把你抱进房间,把你裹得严严实实的。这男人吧,十九二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他挺有分寸,这挺好。”

    康慨轻笑出声。

    于玫往她床上看了一眼,走了过来。

    “妈,你干嘛!”李水然吓得差点想跪下去认错。

    “然然,你这腿毛得刮刮了,一个女孩子腿毛太长了,不美观。”于玫眼尖看到了康慨露在外边的腿。

    康慨又没忍住轻笑出声。

    “什么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妈,哪有什么声音啊,我在笑啊!”

    “你这床里面怎么耸起这么大一片。”

    李水然从被子里掏出一个熊娃娃。

    “我床里放了娃娃,好久没和他们一起睡了。”

    “都多大的人了,还和娃娃一起睡。”

    “哎呀!妈,你快出去吧,我要换衣服了。”李水然灵机一动。

    “又不是没见过,你可是我生的,害什么臊,连你身上的胎记我都知道在哪。好了,你快下来吃饭。”于玫可算走了。

    “你快出去。”李水然踢着被子里的康慨。

    康慨风驰电掣般溜出了李水然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