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火车拖出的往事

    更新时间:2018-05-18 12:24:25本章字数:4701字

    孩子们约好坐火车去学校的这天,于玫起了个大早。她特意请了一天假,虽说是带薪请假,不过这干家务活可比在公司累的多。她先是去菜市场买了上好的鱼肉和牛肉,把肉煎到极干,神似焦了一般,外酥里嫩,放入比平时量多些的盐,再装成四份。她特意将肉简单烹饪,为的是将肉和调料分开,如此一来,在炎炎夏日,肉也能保存几日。当然,调料更是马虎不得,葱姜蒜腌制成秘制酱汁另外装盒,待食用的时候,往里边一放,自是人间佳肴。

    于玫忙活了半天,本想着可以轻松一时半会儿,可这一眨眼又得送四人去车站。

    于玫怨道:“你说说你成天就知道研究你那些宝贝,一把年纪了连个驾照都没有。你要是没点文化,准得饿死。”

    李康胜悠悠然,并不以为然,说:“这不是正好嘛!咱两互补,你智商低点,我生活能力差点,绝配。”

    李莫在一旁喝水,差点一口水呛死。他赶紧把李康胜拉出客厅,进了他房间。

    李莫苦口婆心地说:“爸,您这男人的求生欲可真是半点没有,你明知道妈在说气话,你还激她,还说她智商低,你让她说几句不就完了吗。”

    李康胜也是个倔脾气,有事没事就爱跟于玫对着干。他每次都是嘴上答应着,实际下次又得跟于玫吵起来。

    李康胜:“我说你和你姐怎么每次都把错怪我身上,合着她是你们妈,我就不是你们爸了?你们咋不去劝劝你们妈让她每次少嘲讽我几句。”

    李莫没料到李康胜这次居然连口头上都懒得应付。

    李莫:“哎呀!我的亲爹!您是艺术家,就别跟我妈一般见识了。”

    李康胜:“你小子快收拾东西吧!别瞎操心了。”

    李康胜悻悻然摔门而出,轻哼了一声。

    一路上,于玫开得很稳,但许吴还是晕车。本想着让李莫做副驾驶位,可李康胜块儿大,坐后头会挤得惨不忍睹。

    后排本就不大的空间,坐着四个人。李水然帮许吴揉着太阳穴,许吴难受得半句话说不出口。

    李水然:“妈,在药店那停一下车吧!我给许吴哥去买点晕车贴。”

    于玫在药店那找了半天没找着停车位,略显急躁。

    于玫:“你说你硬要跟来干嘛,让孩子坐副驾驶哪还会这么晕车。”

    李康胜:“孩子去学校,我来送送怎么了。”

    李水然出声制止了这一对小冤家:“妈,您别找了,就停路边吧!”

    于玫:“然然,那你快去快回。”

    李水然应声下车,风驰电掣般买了回来。

    李水然看了一眼说明书,说:“这是贴肚脐上的。”

    康慨把晕车贴拿过去,毫不犹豫地撕开包装,略过李水然,撩起许吴的衣服,帮他贴好了,他心念:“真是上辈子欠了他了。”

    许吴静静地看着窗外,任康慨摆布。他胃内翻滚,好似有一股气要喷薄而出,即将作呕。

    窗外蓝天白云,树影斑驳,车驶在柏油路上,略过枝叶婆娑的梧桐树。

    康慨帮他按着太阳穴,再加上晕车贴的起效下,他终于好了些许。把靠在窗边的头倚在了李水然肩上。

    康慨坐立难安,扭捏着身体,好后悔去了趟洗手间,让李水然坐在了许吴旁边。

    李莫倒是最无忧无虑的,靠在康慨肩膀上随着车的颠簸熟睡,都到车站了,他也没见有要醒来的意思。

    康慨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从黄粱美梦中惊醒。

    李莫睡眼惺忪,一脸茫然地跟着下车了。

    于玫带着李水然在车站附近给他们买了一袋零食,免得车上无聊,没东西吃打发时间。

    李康胜显得有点无助,像只丢了主人的猫咪,于玫下车就没搭理过他,他跟她搭话,她也不理不睬的。

    两人目送孩子们验票进站,李水然又返回来,抱了抱两人,还在他们脸颊上啵唧亲了一口。

    于玫:“口红全亲我脸上了。”

    李康胜:“没事啊!爸爸不嫌弃。”

    李水然:“那爸妈我走了。不要太想我喔!”

    李水然飞快跑向其他三人。

    她眼带氤氲,情绪微妙的变化,康慨把她搂在怀里,低头柔声说:“下次想家了我们再回来。”

    李水然一身轻松,拿过他手中另一个行李箱,点了点头。

    康慨:“我来拿就好了。”

    李水然:“你别把我宠坏了,只要拖着走的,又不重。”

    康慨:“宠坏了也没事啊!我乐意。”

    李莫:“那你两就别腻歪了,这旁边还有两人呢!”

    “你倒是轻松,背着个小破书包就回来了。”

    “许吴哥,她说咱俩背的是小破书包。”

    “哥,我没说你啊!”

    许吴此时没心情和他们斗嘴,精神没恢复过来,默默背着书包走在前头。

    候车室里人声鼎沸,虽不是出行旺季,但人也不见少。以至于里边没有刚好四个连在一起的空位。

    康慨要和李水然一起坐,许吴这是缓过神来也要和李水然挨在一起,李莫更不愿意一个人坐对面那个空位,然后李水然光荣地一个人坐在了对面那个空位。

    李水然也是没辙了,三个大男人幼稚起来,她只得退步。他们三个倒是玩得欢,一块儿在那抱团打游戏,果然游戏是男生建立友谊的标配。

    李水然百无聊赖,盯着前方放空。

    一个青丝混白发的老年男人,衣着朴素,撩起左腿裤脚,露出青筋暴起的小腿,沿候车的乘客一个一个乞讨。

    他不紧不慢地走到了李水然面前,十分理直气壮地讨要:“小妹子,给我一块钱。”

    李水然被突如其来的男人弄得手足无措。

    她向对面的三人发射求救信号,他们沉迷游戏,压根儿没注意到她。她只好认命地掏钱。

    乞丐一脸得意,正准备接过钱去,就被李莫、康慨和许吴给拦下来了。

    许吴冲乞丐呵斥:“赶紧走。”

    康慨:“水然,你要学会拒绝。你看他有手有脚的,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的。”

    许吴:“一看他那头发就是故意染白,没啥毛病,干嘛要这么活着,要饭跟讨债似的,还那么理直气壮。梨子,你就是太善良了。”

    李水然像个做错事的小朋友,倥偬着脸,耷拉着脑袋。

    广播:“由xx开往xx方向的列车开始检票。”

    和他们同路的人趋之若鹜,奔向检票口。

    康慨:“好了,火车来了,咱们走吧!”他摸了摸李水然的头,知道她现在心里肯定很难为情,但是没办法必须得让她记住,不然以后被人拐跑了都不知道。

    他们买的硬卧,李水然和许吴是两个相对的下铺,康慨在许吴上边。李莫最惨,在康慨上边。

    李莫:“许吴哥,咱两换一下吧!我恐高。”

    许吴:“噗!不换。”

    康慨:“许吴,我是真恐高,咱两换一下吧!”

    许吴:“得了吧!我还晕车呢!”

    李水然:“康慨,要不我和你换一下吧!”

    康慨:“别别别,你就睡那吧!”

    床位之争可算消停了。

    康慨寻思:“怎么会事事不顺啊!老天爷你能不能帮我一次。”

    他还在懊恼,李水然就爬上了他的床。

    李水然悄悄耳语:“你真的没事吗?会不会害怕?”她抚了一下他的额头,又摸了摸他的背。

    李水然:“还好,没有出冷汗。”

    康慨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说:“水然,你怎么那么可爱啊!”

    他把她扑倒了,因为弯着腰杆实在太难受了。

    许吴:“你两也不怕床塌呀!”

    李莫:“李水然,你什么时候这么生猛了。”

    李水然趴在康慨身上,脸倏地一下通红了。

    李水然一脸认真:“你真的不怕呀!”

    康慨:“这么点高不怕。”

    李水然:“那我下去了,不然床真塌了。”

    康慨:“再抱会。”

    李水然:“我怕被许吴打死,一会床塌了,倒霉的可是他。”

    康慨:“不怕,咱两加起来,这床受得住。”

    李水然:“不行,我要下去了,太挤了。”

    康慨轻轻嗫嚅:“亲一下,就让你下去。”

    李水然:“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近点。”

    康慨凑近,李水然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口,然后忙不迭下床。

    “嘭”的一声,李水然脑袋撞在了李莫的床板上。

    康慨:“噗!水然,你慢点儿,没事吧!”康慨弯着腰起来,给她揉了揉。

    李水然把他手打开,气呼呼地说:“行了,行了,我没事,我走了。”

    许吴亲眼目睹了两人耳鬓厮磨。

    李水然从康慨床上爬下来,坐在他床上。

    李水然:“许吴哥,我看见那个短头发的小姐姐刚才从你这走过去的时候一直盯着你看。”

    许吴:“我怎么没看见。”

    李水然:“你这木头脑袋能看见啥!你啥时候让我见见嫂子啊!”

    许吴心道:“我只能看见你。笨蛋!”

    许吴:“干妈给我们买的零食放哪了,我想喝饮料。”

    李水然:“你又转移话题!”

    许吴:“啊!那个啊!那个!改天吧!改天让你们见。”

    李水然:“改天是哪天啊!”

    许吴:“等回学校再说吧!”

    李水然:“那我等你消息。”

    李水然向旁跨一步去了自己的床位。

    刚才那个小姐姐又走过去,眼睛直勾勾盯着许吴。

    李水然压着嗓子,喊:“许吴哥,快看。”

    许吴:“什么呀!”

    李水然:“哎呀!人都走过去了,说你是木头脑袋吧。”

    许吴:“就你厉害,我是没看见。”

    李水然:“算了,算了,不逗你了,免得被嫂子打死。”

    许吴还在纠结还怎么蒙混过关,这李水然偏偏要和他那个压根儿不存在的女友见上一面。

    李水然起身去了洗漱台,准备洗把脸,刷个牙,然后睡觉。

    火车上的灯光很明亮,打在脸上显得肤色亮了一个度,李水然在灯光照耀下,眉如新月,眼若含星,青丝如瀑,齿如含贝,唇如红樱,面似桃花,手如柔荑,肤若凝脂。她不禁自恋起来,盯着镜子照个没停,只是洗漱台连接着吸烟处,烟味刺鼻极了。

    这时候旁边的空位来了一个男生,她赶紧挤出洗面奶开始洗脸,可不敢再光明正大地孤芳自赏。

    她把洗面奶揉出泡泡,在脸上摩擦。男生边洗手,边偏头向她望去。

    李水然感受到了对方投来的目光,身上泛起丝丝凉意,也可能是冷气作祟。

    她盯着镜子仔细瞧瞧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或者说她用洗面奶的模样很滑稽?她胡乱捧两把水把脸洗干净,发现男生还在洗手,她连牙都没来得及刷了,只想快点逃。

    “梨子,你这么慌干什么。”许吴刚好起床来上厕所,李水然一头栽他身上,连带着水渍蹭他衣服上。

    “我没……没慌啊!”李水然用手撩拨着打湿的头发。

    许吴和男生四目相对,仿佛一见如故。

    “你是……”许吴试探着开口。

    “林承。”男生先说了出来。

    “林承……”李水然大脑记忆深处快速搜索,这名字揪了一下她的心。

    “林承,是你。”李水然恍然大悟,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林承,你回来了!”许吴怒目而视,他对于当年的事还耿耿于怀。

    “……”李水然呆若木鸡,站在一旁一声不吭。

    “李水然,我欠你一句抱歉。”林承难辞其咎。

    “都过去了。”时过境迁,往事如烟飘散了,上天要她经此一劫,怨不得别人。

    “你们在这干嘛呢!半天没见你们过去。”康慨不放心李水然和许吴一起,就来洗漱台找人。

    “诶?你不是那天在洪崖洞唱歌的那个人吗!”

    “是我。”林承没想到康慨竟记住了自己。

    “对。那个人……”李水然突然想起来那一曲《消愁》。“这么说,你早回来了。”

    “我回来两年了。”

    “那就是说如果不是在火车上遇到,那你可能这辈子都不会道歉了是吗!”许吴一拳摔在林承脸上。

    “你当年一走了之,我们是怎么活的,梨子是怎么活的你知道吗!”

    “水然,怎么回事!”康慨身为一个局外人,全然不知所云,只顾得上拉着满腔怒火的许吴,免得他在火车上生出事端。

    “我以后再跟你解释,你先把许吴哥拉回去吧!”李水然让康慨拉住许吴,他们一同回到床位上。

    李水然把林承带到了另一节车厢口。

    李水然看着窗外,夜色浓郁,只瞧得见零星几盏路灯。

    “林承,许吴说的你别放在心上,他就是一时气话。”

    “他说的没错,那件事我有责任,直到现在我都在自责。李水然,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补偿你的。”林承看着背对他的李水然恳切地说。

    “我以前怪过你,但是后来释怀了。林承,如果是我,我也会先逃的。”李水然转过身来,对上林承的目光。

    “李水然,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表面冷淡,心里却总为别人着想。”

    “我……”

    “其实我以前很……”讨厌你来着,我害怕你抢走许吴。现在想想都是我自己亲手葬送了我们。林承酝酿了这些话,可是被李水然打断了。

    “我那时候其实特别感激你,要不是你邀请我去你家参加你的生日派对,我可能现在还是一个孤僻的人吧!我一直都是一个透明人,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拥有好朋友。”李水然上前,与他并肩站着。

    “……”林承时至今日,才真正领悟了自己到底错在哪里。

    “林承,你不欠我什么,你只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不用补偿我的。”

    林承背过身去,看着车窗外流动的星光,泪眼婆娑。

    “这么多年,我一直想的都是自己,我一直都是个自私的人。”林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李水然看着情绪失控的林承,出于对友情最美好的期望,抱了抱他。

    “一切都会好的。”李水然拍着他的背。

    李水然小小的个子,撑着林承,给他一个支点依靠。

    下了火车,一别两宽,林承默默远离了他们一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