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互相嫌弃

    更新时间:2018-04-03 18:34:03本章字数:11621字

    6月1日儿童节,陆一鸣搬进翠玺居四号楼24层。370平米,跃层,一平米对外新闻媒体炒作的价格是24万起,开发商是陆一鸣客户,陆一鸣给他做的国内重组上市,因此陆一鸣拿到的是内部价15万,能够俯瞰整个黄浦江的顶级公寓。

    几天后,搬家工人搬东西到24楼,从电梯口出来时,看到夸张的24楼高达5米的挑高大堂,金黄的墙上欧式壁画,欧式吊灯,还有金黄的吊灯发出的灯光,都忍不住发出哇的感叹声。

    一个工人开玩笑:“这标准要放在解放前,房主下场要比刘文彩还惨吧?”

    另一个老工人用东北话说:“那肯定惨多了!”

    几个工人哄笑。

    陆一鸣从另一路电梯上来,电梯门一打开,几个工人立即又笑着说:“陆先生,哪个房门是你家?”

    陆一鸣走到西面的入口,按指纹锁开关,挑高接近三米的夸张的大门缓缓打开。

    工人们抬头看着门的上沿,又互相笑嘻嘻看着:“这大门,按城门标准修的。”

    进到里面,前厅,餐厅,客厅全都是落地窗子,整个黄浦江和江对岸的外滩笼罩在浓重的雾霾里若隐若现,仿若仙境一般。

    工人们又是一阵哇哇哇。

    陆一鸣听着他们的哇哇声已经习惯了,第一次来看,他自己也哇。带朋友来看,朋友也哇。带公司秘书来看,秘书也哇,秘书进门后哇哇,后来又因为其他原因哇哇了几个小时,才不哇了,之后几天秘书又来连续哇哇了几次,然后结婚去了。

    搬家工人,送家具的工人,送家电的工人,安装的工人,进门反应都一致。

    物业的女工作人员不哇哇,但也暗示如有需要也可以哇哇。但陆一鸣都礼貌拒绝了,因为他觉得这些女的身材长相胸大小都和这个高端物业不匹配。

    工人把真皮沙发按照陆一鸣指示,搬到了客厅外面的巨大露台上,闻着外面的雾霾气味,一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小工扒着阳台的钢化玻璃护栏,往外看,兴奋的回头问陆一鸣:“大哥!这是这栋楼最好的户型了吧?”

    “哦……不是……”陆一鸣指东边紧挨着自己那一户的露台,“那是这整个公寓的楼王,面积正好是我这户面积的两倍。”

    “哎呀我的妈啊。”那个东北老工人也扒着护栏往那家露台望:“这家伙,那家你看,光一个露台都比咱村村头公厕加澡堂子一起面积大。你家这露台也就勉强一个公厕面积。”

    另一个笑着说:“这你还嫌小?我家要是有这么个大露台,就不用在高速马路上晒苞米了。”

    众工人又笑。旁边工头怕陆一鸣不高兴,训斥那个工人道:“别胡说八道。看完没?看完赶快走。陆先生,这我们村刚拉来跟我干的,种一辈子地,来开眼界的,说话不会说,您别介意。”

    陆一鸣摇了摇头,掏出两百块钱:“请大家喝点饮料。”

    “这怎么好意思呢?”那人一边笑着,一边把钱拿过来,然后就招呼众人离开了。

    陆一鸣送他们出去,又给物业打电话,说了要出去的工人有几个人,物业做了记录后,陆一鸣挂了电话,回到露台,点着一根烟,抽了两口,感觉雾比烟味还冲,转身往屋子里回去,准备点新风系统,然后睡一会。

    晚上还和美国那边有会要开,今天可能又要熬通宵。

    陆一鸣刚拉门把手,听到隔壁有女人的笑声传出来。陆一鸣转身,听到隔壁露台门开门的声音,女孩的笑声突然大了起来,然后一个女孩,看身材也就十八九岁,还有些稚嫩,但穿的是三点式比基尼,走到了露台上。

    这是什么情况?

    非礼勿视,陆一鸣怕女孩发现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在隔壁,会觉得尴尬,连忙把身子往后躲了躲,躲到墙边,也不再拉门,防止门响让女孩听到。

    女孩身后一个女人喊道,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成熟一点,但应该也就二十五六岁:“这外面空气这么差,你穿这样出来晒太阳啊!”

    “我拍两张自拍,你帮我拍一下。性感点。”

    “拍给谁看?”

    “我寝室同学新找了个男朋友,我最烦那个,那男生私底下管我要微信,然后微信里管我要照片。”

    “你不是要给那个男生吧?你三观正点行不行?”

    “拍好了后你找人把我胸P大点!你说我这个年龄是不是停止发育了啊?胸还会不会长?”

    那个年龄大一点的女人说道:“我不知道,问你以后男朋友去。”

    “来,我就躺这里,你看我取景,能看到整个黄浦江吗?”

    “我看看啊。程曼,隔壁要是出来人也上露台,看到你穿这样,那多尴尬啊?”

    “隔壁?你不是说隔壁一直没看到有人搬进来吗?怎么就这么巧,今天我们来了,隔壁也正好有人住?行了你别废话了,快拍快拍!”

    “拍了拍了!”

    隔壁传来咔嚓咔嚓的相机声。

    陆一鸣心里发笑。隔壁住的超级富豪带小姑娘进来玩,这个楼进进出出的小姑娘比业主还多。自己到现在好像还没见到过重样的。

    陆一鸣好奇,稍稍探头往邻居露台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那个女孩已经坐起身子,还穿着比基尼,正在看手机屏幕,那个岁数大一点的女人坐在那个女孩旁边,也帮着看。

    那个站着的女人穿的是职业套裙,有点保守,但身材和气质都很好,画着淡妆,眉眼分明,胸很大,虽然穿着拖鞋,但腿还是很修长。

    那个坐着的女孩有点偏瘦,还是小姑娘的样子,但五官让陆一鸣吃了一惊。

    陆一鸣去年接了一个演艺集团借壳上市的案子,在和那个公司高管们吃饭的时候,大家讨论大S为什么脸上五官单独拿出来都很平淡,但组合在一起就显得很有气质的问题。

    那个老总红着脸,搂着陆一鸣的肩膀说:“比例,都是比例的问题。婴儿!萌!”

    陆一鸣听完后完全不得要领,问:“什么比例?婴儿?萌我懂。”

    “那你还是没懂。秘书!”老总转身,又去搂他身边一个长着网红脸,但整的颇有姿色并不塑料的女秘书,说,“你给陆总讲讲,你那些个脸好不好看的理论!”

    那个秘书说的话,让陆一鸣很开眼界:“人的脸好不好看,一千个漂亮的人有一千种美法。但对于要上镜的明星来说,脸要小,这是基本要求。因为镜头会放大人脸的面积,小脸,在屏幕上才勉强能让比例正常。”

    “这个我懂。”

    “然后脸为什么会让人觉得好看呢?这个人的审美有倾向性,一般来说,什么年龄段的人会最让人产生长得美的感觉?”

    “婴儿?……小朋友?”

    “对,几岁的小朋友,随便拿一个出来,不论他们眉眼怎么搭配,都很容易让你觉得帅气或者美,而且可爱,而且萌。所以一个长着小朋友般比例脸孔的成年明星,特别容易让观众产生美的感觉。你拿大S和小S的照片比较一下,就会发现小S脸偏长,更成人化一点,当然也很美。但大S嘴以下比例比正常成年人偏短,脸整个圆的曲线也更类似于小朋友,所以她的脸,更接近小朋友的脸庞比例,更美,而且会显得更年轻,更萌,更有亲和力。”

    “是这样?”

    “我们现在找明星,整容,微调,主要就是调比例,五官普通点不要紧,比例对了,就会超级吸引人。”

    现在陆一鸣看着那个女孩,大大的眼睛,有点婴儿肥的脸颊,略有些粗的眉毛,还有她的有点童颜感觉的脸孔,有点类似于这几年流行的童颜模特的意思,带着一点萌萌的邪魅的吸引力。

    好美。

    个子虽然坐着,看起来也要有一米七左右,腿和身子都还是没有发育开,偏瘦一点。胸其实也不小吧?弯着腰胳膊往前挤着,反正也能看到乳沟。

    陆一鸣把头转过去,隔壁果然是住在楼王里的人,找来的姑娘果然是极品。好品味,好品味。

    “这张,就这张。哎呀我冷了,高楼风好大。”

    “进屋吧进屋吧姑奶奶。”

    那个女孩起身,两个人说笑着进了屋子,隔壁传来关门声。

    看到了美的事物,陆一鸣忍不住笑了一下,感觉很美好。

    改天认识隔壁的大哥,管他要个联系方式。

    当天晚上和BCC美国总部连线的电视电话会议开的并不顺利。因为上半年业绩中国区偏好,美国和欧洲那边不但没达到增长目标,反倒有所下降。计算分红的时候中国区的人是都很开心,但下半年总部拟将中国区业绩展望再提高百分之三十。

    业绩展望就是年底的分红衡量线,展望提高,就等于年底分红要大幅度减少。

    投行的人都说精明,对自己人算的也超精。

    陆一鸣在会上被提名为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取消了原来头衔上代理董事总经理的代字。华中区事实上已经是陆一鸣一手掌控。

    但陆一鸣这件事情看得很清楚,公司在上海已经没有更高的头衔职位,北京那边除了洋鬼子坐的亚太区执行董事职位以外,还有两层职位可以给自己升级。自己将来对去美国发展也没有兴趣,现在自己任职的这个投行,未来没多大空间了。自己这两年要考虑接下来的职业发展。

    国内体制内的银行?其他外企投行?

    没有什么位置让陆一鸣满意。

    自己经商?自己的出身,是被绝对禁止经商的,只能低调的给人打工……

    自己的几个兄弟姐妹,自己混的位置是最低的,最差的。

    有些东西,是血统决定的……

    妈的……

    凌晨四点,天已经略微放光,陆一鸣开车回到公寓。电梯上升到二十四楼停下,开门。陆一鸣困顿感觉上来,刚要打个哈欠,就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正在狠命踢自己隔壁邻居的房门。

    对方听到电梯开门声,回头看了一眼陆一鸣,愣了一下。陆一鸣也愣了一下,那个有点萝莉感觉的小脸,演艺圈最喜欢的那种完美脸部比例。是白天隔壁的那个女孩。

    头发披散着,回头时候,脸色通红,显然没少喝,穿着真丝连衣裙,手上拿的包上面巨大的爱马仕“H”标志包扣。高跟鞋上面全都是水晶,整个造型就和刚参加什么颁奖典礼回来一样有点夸张。

    那个女孩回头看陆一鸣,嘴里费力浓重的呼着气,身子站立不稳,脚步移动来回晃了晃,然后就转过身子,背影还是和白天的感觉一样,显得有点偏瘦弱,但带着浓浓的女孩那种性感生动的线条感。

    女孩拼命用手拉门把手,使劲上下摇晃,门纹丝不动,女孩又用脚,就用那个镶满水晶的高跟鞋对准门使劲踹。踹门的巨大响声回荡在24楼挑高大厅里,咚!咚!还带着空荡巨大的回声。

    陆一鸣已经走到自己门口。估计是怀孕了或者欠了过夜费,小姑娘来收帐来了。脾气又爆又耿直……新一代的小姐们,战斗力可以啊。

    陆一鸣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女孩好像踹太猛了,站在原地喘着粗气,手抬起来指着陆一鸣,喊道:“看什么看?!”

    陆一鸣也没说什么,把头转回来,用手去按指纹锁。

    这时候又听到后面喊:“我问你呢!你就知道看!我这么……呕!(打了一个嗝),我这么漂亮……啊漂亮的一个小姑娘,现在,现在进不去门了!你一个……啊呕……”女孩好像有点憋不住,连忙连拍自己胸口,压制要吐的感觉,然后一边摇摇晃晃往陆一鸣这边走过来,一边继续说道,“你一个大……啊老爷们……就算不好色……对我没兴啊兴趣,喜欢男的……男的……你出于礼貌……出于对弱小人群的关爱……你色迷迷看了我一眼后……是不是也……也该过来帮我一下啊……”

    这时候那个女孩已经走到陆一鸣身旁,一把把手按到陆一鸣肩膀上。

    陆一鸣心里想,这美女主动摸人的好事,屌丝要遇到了能吹一辈子,关键自己什么女的也不缺啊!这女的明显就是想沾边讹钱……

    装绅士……猎人不能让野鸡唑了眼。

    陆一鸣连忙满身正气的把女孩胳膊抓住,从自己肩膀上拿下来,问:“你……”

    陆一鸣刚说到这,电梯门突然又响了。陆一鸣和那个女孩都吃了一惊,一起回头看电梯门口。

    估计是女孩要找的正主回来了……陆一鸣心里暗笑。自己第一次和邻居碰面,就碰到对方嫖妓失败擦屁股的事。好亲切。

    但电梯里没有陆一鸣预期的什么大老板现身,而是跑出来三个人,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物业经理,身后跟了两个带贝雷帽的保安。

    物业经理转头一眼就看到了陆一鸣和那个女孩,喊了一声:“在这边!”两个保安和他连忙跑过来。物业经理说:“就是这个女的!你们这些人怎么站的岗!随便什么人啊,家禽啊都往小区里放!陆先生!您没事吧?没被骚扰吧?!”

    家禽……这个经理嘴也够损的。

    陆一鸣摇了摇头。

    “那您认识这个女的吗?”

    这时候那两个保安已经去要拉开那个女孩。

    陆一鸣也摇了摇头,说:“我上来的时候,她一直在踢隔壁门。”

    “对!我们就是接收到大门报警信号,根据监控录像跑过来的。”

    大门被踢还会自己报警……这功能陆一鸣都不知道。陆一鸣点了点头。

    这时候那个女孩拼命扭动身体要推开那两个保安:“放手!你们谁敢动我!我喊人了啊!”

    “你还喊人!我们还没问你是干什么的呢!”

    “你是不是瞎!想被开除!我是那个屋子的业主!”

    “业主!?我们怎么没见过你!”

    “我刚搬过来!放开我!”

    陆一鸣皱眉头,说:“一个小姑娘,你们别那么粗暴。”

    “陆先生,对不起,骚扰到你了。”

    “没事。”陆一鸣摆了摆手。

    “喂!大叔!你给我打个证实!我是不是住隔壁?!”那个女孩突然又对陆一鸣喊道。

    陆一鸣愣了一下。物业经理立即问:“陆先生,你见过她吗?之前?”

    陆一鸣想起白天在露台上,是见过这个女孩,但女孩肯定不是业主。陆一鸣摇了摇头:“没有。”

    “没有!”女孩突然伸手打陆一鸣,“你好意思吗你!这么大人撒谎你怎么不脸红啊你!今天中午我穿着三点式到露台上上晒太阳偷看的不是你啊!我告诉你我别的都不行!就这眼睛视力奇好!1.8我告诉你!你在那偷看我看你家露台玻璃反光都看得一清二楚!你看完我这完美的肉体转身你就不认账了你!你这么大的人了要不要脸!你要不要脸!”

    陆一鸣听到这里,脸腾的一下,竟然红了!自己活了三十五年了!上次脸红还是在小学不小心看到女孩撒尿吧?之后就算是初恋第一次强吻女孩加摸乳头也没脸红过啊!自己只会让别人脸红啊!

    自己偷看她怎么被她发现了?!

    这他妈糗大了!

    “你说话!敢看就敢认!是不是男人你!?是不是男人你!?赶快告诉物业我是业主!让他们滚蛋!”

    两个保安和物业经理看陆一鸣吞吞吐吐样子,都已经猜出来女孩说偷看这些事情都是真的。估计这个女孩是两个屋的业主都侍候过。这回业主丢脸丢大了。

    三个人在那都拼命忍住笑,后面最高个字的保安侧着脸已经彻底忍不住了唔着嘴哈哈笑。

    “陆先生,您看这种情况,那您真没见过她?”

    “哦,中午是看到她晒太阳,我怕尴尬,就回避了。不是偷看。”陆一鸣解释完,觉得特别没有说服力。

    物业经理也没忍住赶快哈哈笑了几下,又把脸绷紧,对那个女孩说:“那也只能证明你进去过哪个房间,也不能证明你就是业主。我不是为难你啊,我们这是顶级豪宅,安全第一位,业主不允许,我们是不能让你进去的。”

    陆一鸣问:“不是指纹锁吗?你怎么不按指纹锁?”

    “我忘了录入了!今天才搬进来,中午是Finny开的门。她的指纹录入进去了。”

    “Finny是谁?”

    “我的妈……呕……妈妈……妈妈桑……”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捂嘴就想吐。

    陆一鸣和那个经理,还有两个保安听完女孩回答,都沉默了。

    妈妈桑都出来了,事实已经清楚。

    “你妈妈桑有指纹?”

    “对!”

    大个保安小声嘟囔:“这户大哥真行,家里让拉皮条的随便出入,老客户。”

    两个保安低声捂嘴笑。

    “嗯嗯!”经理轻轻咳嗽一声,让两个保安收声,然后用等着看热闹的表情对女孩说,“那你给这个Finny打电话,让她来按。”

    “你们不能给我撬开?”

    “不能!”经理说话拖长音,牛逼闪闪的样子。

    “行!我……我找她。”女孩红着脸,用手不满的指他们三个,然后费力的在自己爱马仕小包里翻来翻去,最后翻出手机,手机后盖全都是水晶,乱闪一气,让人看了觉得有些闹得夸张。女孩晃晃悠悠的按屏幕,按了两下,回头说:“怎么屏幕不亮?”

    “我告诉你答案,没电了。”经理不耐烦的说道,“这样,我手机借你,你用我手机打。”经理说到这里,掏出手机,“多少号,你说吧。”

    “我不……不记得了。”

    “哼!”经理冷笑。

    “没事。我记得我爸爸号码。这房子是他买的。”

    “你爸?干爹吧?也行!多少号?”

    “188668,后面全是八。”

    “真的假的?”

    “这个号好记,你打吧。”

    高个保安小声在后面说道:“经理,这小姐是把客户电话记下来了,打过去好吗?”

    经理想了想,还是按了号码,按了拨出键。

    电话里传来声音:“您所拨打的电话已经欠费停机。”

    经理皱了皱眉头,按了外放:“你自己听!看你这回还有什么话说?”

    女孩听到声音,有些吃惊,眨了眨眼睛:“这不可能啊!我爸这么多年,从来没停过机!你是不是拨错了!”

    “188668,后面全是八,你看,对不对?!”

    女孩看了屏幕:“对啊,对啊,你再打试一试!你再打试一试!”

    “行了啊!差不多了,你别在这演戏了啊!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干点什么不好……”经理又回头对两个保安说道,“你俩去看看住户的大门,被踹坏没有?有没有损伤?”

    陆一鸣听到经理说话,低头看那个女孩的鞋子,才发现鞋子和手机套都是一个水晶系列风格的,不只是鞋子,腰带也是。

    鞋子鞋头很尖,踢过门后,鞋尖被踢歪了,鞋子已经变形。

    两个保安掏出手机,打开闪光灯照射着仔细看门上,然后跑回来说:“经理,门没变形,但上面有踢痕。不严重,用手电特定的角度才能看出来。”

    “那也不行!业主找我们怎么办?你犯事了啊!我告诉你!这大门是德国定制的顶级门,你给踹坏了,要十好几万,喷个漆也要好几千,你先别走。”

    陆一鸣心里有点看不过去。就算是小姐也有尊严,陆一鸣很反感大部分人那种逮到一个自己能欺负的,就想往死里踹的德性。

    陆一鸣对那个经理说:“你准备逮着她,找业主汇报?”

    “对!赔不赔钱要业主定,我们不能让她跑了。”

    陆一鸣冷笑一声,对经理说:“你过来,我和你说句话。”

    “好的,陆先生。你俩!把她看住了啊!”

    陆一鸣心里更加反感,走到一旁,对那个经理说:“那等业主回来,你准备怎么说?说有个小姐来找你,还把你门踹坏了。然后你把小姐扣下了,让小姐到他家来,和他当面对峙。”

    “啊……啊!”

    “你觉得能在这买房子的人,要钱还是要脸?你是不是想让整个这里的人都知道他找过小姐,你才满意?”

    经理愣住了。

    “别愣着了!”陆一鸣不耐烦的说道,“赶快把那个女孩送走得了!”

    “啊!哦哦哦,谢谢陆先生提点。呵呵,呵呵,我没想那么多,贫穷限制了我的思维,我光想赔钱了。”

    陆一鸣冷笑一声,经理看出来陆一鸣对自己的蔑视。但自己被蔑视习惯了,这帮业主都是顶尖的爷,得罪不起,所以经理也不难受,笑着说谢谢后,转身去吩咐两个保安,架住那个女孩,往电梯那边拽。

    女孩被拖着,水晶鞋在地上拖掉了一只,经理连忙捡起来,嫌弃的一只手指头挑着。

    女孩还在那嘟囔:“我爸从来不关机!这不对!我爸从来不关机!”最后被拖进电梯,经理进电梯前,又点头哈腰对陆一鸣打了告别招呼,才进电梯。

    大堂重新安静下来。

    陆一鸣其实心里有些担心那个女孩,现在还没天亮,那么漂亮一个女孩,打扮的和圣诞节的火鸡一样突出,醉成那个样子,被扔出去,会不会出点什么事?

    但小姐还怕强奸吗?陆一鸣这么劝自己,打消多管闲事的念头。

    自己不要太多管闲事,自己行动的最高准则,就是自己父亲的最高指示,“闷声发大财”,别的都不要理。自己是没有资格,给自己家族添任何麻烦的。

    陆一鸣想到这里,心情又差起来,转身习惯还是去掏钥匙,掏出钥匙,才想起来新家用的是指纹锁。陆一鸣按了指纹,大门清脆的咔嚓一声,在电机的驱动下,优雅的打开了。

    陆一鸣走进冷清黑暗的家里,没有点亮电灯。陆一鸣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晚上除非必须,都开始不点家里的灯光,只用外面的星光月光照明。陆一鸣喜欢黑暗中,自己好像隐身了一样的那种安全感。

    大门在陆一鸣身后,慢慢再次合上。

    陆一鸣只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床头的手机响了。

    陆一鸣痛苦的闭着眼睛伸手去拿手机,按了接听键:“我是陆一鸣,哪位?”

    “陆先生,北京来的快件。”

    “哦。”北京父亲那里,有时候会有内参件邮寄到,陆一鸣回答道,“你在小区外面等,不要进来。”

    “是!”

    陆一鸣挂断电话,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不到五点半。陆一鸣又把眼睛闭上,养了一会神,才挣扎着起身。

    十分钟后,陆一鸣步行出了小区门口,打着哈欠,左右看了看,看到一辆白底京牌奥迪A8停在路边,陆一鸣又打了一个哈欠,往那辆车方向走过去。

    车上司机立即开门下车,司机20多岁,贴头皮的扳寸头,穿着黑色西服裤子,白衬衣,系着黑领带,军人队列一样挺直地站在车旁,看着陆一鸣。

    陆一鸣往那边走,突然看到车后面十多米的地方,路边公园外的长椅上,地上放着两双鞋子,那个女孩的水晶鞋,椅子上躺着那个女孩,脑袋枕着胳膊,腿弯着,整个长身子卷曲在椅子上,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鼾声。

    裙子的下摆已经卷曲起来,屁股朝向陆一鸣方向,还能看到半个内裤,屁股蛋子的轮廓,蕾丝的。大长腿在内裤下面接着,好像有两米长。

    陆一鸣心里骂公寓的保安至少也要把女孩送到什么宾馆去,女孩包里宾馆住宿钱还没有吗?就把人往街边一扔!这帮人心真大!

    小姐不是人!操!

    陆一鸣皱着眉头,不再看女孩方向,走到司机身旁,司机啪的敬了一个礼。

    “没穿军装,我也不是军队的,不要这样。东西呢?”

    “是!首长。”

    “不要叫首长。”

    “是!首……陆先生。”那个司机转身,动作仪仗队一样夸张的跑到后面后备箱,打开一个金属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份档案袋装着的文件,递给陆一鸣。

    箱子是专门运送保密材料的,里面有紧急销毁装置。

    “行了。你回去吧。”

    “是!”司机答应一声,跑回到驾驶室位置,开门上车。

    “你们是连夜从北京过来的吧?开了一路夜路,辛苦了。”

    “不辛苦。”

    “回去注意安全。”

    “是。谢谢首长关心……”

    陆一鸣无奈地笑了笑,拿档案袋敲了敲车顶,往后退了一步,车子发动,开走了。

    陆一鸣拿着档案袋,看着车子开走的方向,一直等到车子转弯,消失在前面路口。自己才回头,把档案袋打开,里面有薄薄的几页纸,陆一鸣把纸抽出来,看里面,是最近最新的各方动态摘要和一些批示。陆一鸣大概扫了一眼,叠好文件,塞进自己口袋。

    然后陆一鸣再回头,看到一个清晨扫地的大妈,正站在那个女孩的身旁,脸上带着担忧的神色,嘴里嘟囔着什么,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女孩一样。

    陆一鸣看了,连忙跑过去,对那个扫地的大妈说:“这是我朋友。”

    “你朋友啊?怎么在这睡着了?你瞧这屁股蛋子还露着。要在澡堂子这不算什么,在澡堂这是穿多了,在大街上这可招流氓。”

    “行行行,大妈,谢谢啊,谢谢,谢谢。”

    “你给拽一拽啊。”

    “我们不是这种关系。不方便。”

    “那我给拽……我这手也不干净,再把姑娘屁股弄脏了。那你赶快把姑娘叫醒,赶快回家吧。这再着了凉。”

    大妈说完,一步三回头走了。

    陆一鸣等大妈走远点,上去轻轻扇女孩的嘴巴:“喂喂!醒醒!醒醒!别睡了!醒醒!”

    女孩伸胳膊把陆一鸣手打开:“起来,我还没睡够呢,么么么(嘴咀嚼的声音)。”女孩一边说着,一边翻身脸朝向里面。

    陆一鸣再拽她肩膀,轻轻摇晃:“你在大街上睡呢!快起来!快起来!”

    女孩不动弹,陆一鸣刚要再动弹,女孩突然胳膊肘往后击打,同时大喊道:“啊!!!!流氓!”

    胳膊肘没有任何声响,但撞到了陆一鸣关键位置上。

    陆一鸣瞬间一股昏迷的感觉,往后退了一步,嘴里嘟囔:“操!十环!”

    女孩一翻身起来,刚要再叫,看到是陆一鸣,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怎么又是你!”又低头看看,哈哈笑道,“挺疼吧?我没想打这么准。”然后女孩打了一个哈欠,狠狠眨了眨眼睛,往四周看。

    陆一鸣努力忍受着身体灵与肉的震颤,感觉小腹比腹泻拉了一宿还疼,摆手:“行,你快乐就好。”

    “让你昨天偷看我。这就算付费了。”女孩说到这里,突然发现自己裙子卷起来了,连忙往下按,同时说,“你有这么饥渴吗!大街上就敢掀我裙子!”

    “我没偷看过你!昨天我躲起来,就是怕你看到我误会!这他妈的。裙子也不是我掀的!你看旁边,还有扫地大姐呢!”

    “哦,你想掀的是大姐的裙子啊?!口味挺重啊。”

    “行了,我不跟你说了。”陆一鸣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

    女孩也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俩人一起摇晃。

    女孩站直后,用手把有些散乱的披肩发都搂到了后面,打了一个哈欠,过来扶着陆一鸣肩膀,“你扶着我点。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要不然你蛋蛋昨晚就被我踹爆了。”

    陆一鸣连忙侧身,手挡在两人中间,防止女孩再攻击。

    “喂!你蛋蛋严重不?会不会影响你老婆的幸福?”

    陆一鸣摆手:“你别废话了。赶快走吧啊!走吧走吧!我还有事……嗯……嗯……”陆一鸣感觉了一下,肉体仍然很震颤。

    “小气,不就打个蛋吗!大叔你是男人!大气点!”

    “这是大气的事吗!”陆一鸣心想,你整天玩蛋蛋和香肠,你是不在乎!他妈的。

    陆一鸣站直身子,感觉了一下,白了那个女孩一眼,转身向自己小区走过去。

    女孩也跟着陆一鸣往那个方向走。

    陆一鸣走了两步,站住回头,问:“干什么?”

    “我也去公寓啊。哦对,进不去。”

    女孩想到这里,低头掏自己的皮包,掏出手机,按了两下,皱着眉头嘟囔道:“忘了没电!”又把手机摔回到包里。

    “大叔!你把手机借我一下。”

    陆一鸣想了想,给小姐留电话会不会很麻烦?算了。

    陆一鸣掏出手机,女孩接过来,按号码,还是那个18866888888那个牛逼闪闪的号,刚按了拨出键,电话里就传来声音,和昨晚的声音一样:“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

    女孩把电话从耳朵上拿下来,没有立即按挂断键,嘴里自言自语地嘟囔了几句,把电话还给了陆一鸣。

    “你非得找你干爹?有多大仇?!”

    “那是我爸!”

    “你开心就好。那你还打别的电话不?你不打,我走了。”

    女孩没理睬陆一鸣,皱眉头想了想,正好马路上来了一辆出租车,女孩招手,车子停下来。

    陆一鸣看到车子里一个熬了一宿的重油腻型司机,打了一个哈欠,然后转动充满肥肉的脖子,两个大眼袋的眼睛有些兴奋地看叫车的女孩。这姑娘,长的忒俊了。

    女孩往路边想跑,但酒劲还没过,摇晃了一下身子,整个身子一下坐到马路上。

    司机眼睛一亮,看亮度是女孩内裤露出来了。

    陆一鸣心里有些烦,不想管,但心里还是不放心,皱了皱眉头,过去扶挣扎了好几下想要起来的女孩。

    女孩被陆一鸣抓住胳膊,说:“谢谢啊。大叔。我有点头晕,没事。”

    陆一鸣扶着女孩,上了出租,坐到后座上,问女孩:“你有钱吗?”

    司机也回头看。

    女孩把兜子打开,翻了翻:“哦,我记得我这里有两万多,哦,在这呢!”

    女孩把钱掏出来,厚厚一沓钱,向陆一鸣说:“不用担心。”

    按女孩的姿色,接个活两万多也算合理……

    陆一鸣看了看女孩浑身上下的打扮,和火烈鸟似的浑身闪着金光,还喝成这样……陆一鸣看了一眼司机,司机好像在舔哈喇子。

    陆一鸣叹了一口气,说:“你往里挤挤。”

    “干什么?”

    “我也上车。”

    “为什么?”

    “我送你到地方。”

    “啊?……好啊好啊。你上来你上来!我请你,车钱我付!”

    陆一鸣心想:“对,花点车钱,以后从我身上赚嫖资。”

    女孩拍司机座位靠背:“师傅开车。”

    “去哪?”

    “嗯……静安寺。旁边有个静坛公园。”

    “静坛公园?没听过。”

    “我好困……大叔,你给他开一下导航,我睡一会,谢谢……”

    陆一鸣心里有些不情愿,还是拿出导航:“师傅等一会,我找找,你先往静安寺那边开。”

    师傅没说话,后视镜里瞟了几眼,在观察陆一鸣和那个女孩的关系。车子开的很猛,甩来甩去。

    陆一鸣设置好导航,手机话筒朝向前面播放语音给司机听。这时候女孩已经睡熟,脑袋靠在后座靠背上,脖子在头枕上往上翻折,嘴微张,轻轻打着呼噜,还有鼻涕声。

    车子一颠簸,女孩呼吸一倒气,身子整个往陆一鸣这边栽倒,躺到陆一鸣肩膀上,一股浓重的酒味袭来。陆一鸣反感的把死狗一样的女孩往旁边推,女孩往后仰了一下身子,头还是靠过来,脖子扭着,脸和嘴朝上歪着,对着陆一鸣的脸,开始打呼噜。

    陆一鸣往另一边撤了撤头。转头看着窗外,想着昨晚到现在两个人两次碰面,突然忍不住嘿嘿笑了一下。

    半个小时后,车子终于开到静安寺附近,早高峰已经来了,导航指的一条小路出租右拐后要马上左拐,根本挤不过中间堆满车的四条车道。司机只能从前面下一个路口排队等掉头,然后再往回开。

    掉头一排就等了20多分钟。出租里坐了快一个小时,终于进了小路,车子往里开,左拐右拐又拐了几个路口,导航说到了。

    陆一鸣看四周,左边是围墙围起来的静坛公园,自己从来没来过,这地方太隐蔽。右边是市政自来水厂保留地,也是大片的绿地,附近根本没有任何建筑。

    师傅回头问:“是这吗?”

    陆一鸣拍女孩的脸,连续拍了四五下,稍稍用力:“喂喂喂,醒了醒了!我们到了,你看看是不是这?”

    女孩迷迷糊糊的,慢慢睁开眼睛,第一件事一把推开陆一鸣:“又占我便宜!少碰我!”

    “我问你是不是这!你快点!我还得回去呢!”

    女孩打了一个哈欠,往外扫了一眼,说:“对!就是这里。”

    “你看清楚!这附近可连个房子都没有!”

    “师傅,往前继续开,前面右转能看到公园大门,你开进大门里去。”

    “这么早就逛公园。”

    “让你开就开。哎呀,脑袋还是有点疼。对了大叔,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我叫陆一鸣。”

    “你一会上班不?”

    “嗯?你有事?”

    “你工资多少?啊……对了,你住我隔壁,一年怎么也能赚一千万吧。”

    “你要干什么?”

    女孩嘴里嘟囔着:“一年一千万,一年三百天,那就是一天三万块,这样,我买你一上午,给你一万五,你不吃亏吧?”

    陆一鸣听过行情,最好的鸭也就是半天一万多,但一般干这行业的,哪有上午赚钱的。

    “你要干什么?”

    “进去给我撑场面,你就跟在后面就行了。别人问你是谁?你就说是我刚请回来的保镖。我现在给你钱。”

    这时候车子已经转弯开到公园门口,司机听到这里,心里奇怪这俩人到底什么关系?一个上午就一万五,我操!“嘿,小姑娘,我体格也挺壮的,我演你保镖啊?你一上午给三千就行。”

    女孩头也不抬,一边翻包一边说:“你不行,你长的太丑了。”

    女孩话音一落,车厢里陆一鸣和司机都有点尴尬。女孩好像完全没发现自己这么耿直得罪人了,继续翻包,把那一摞现金从包里翻出来,大概用手掰了掰厚度,拿着较厚的那一摞塞给陆一鸣:“查起来太麻烦,就这些了,肯定超过一万五。”钱递给陆一鸣。

    陆一鸣心里暗乐,自己还能这么赚钱,给小姐当马仔……马上这女孩要见的嫖客欠这女孩多少钱啊?女孩这么下本!

    陆一鸣拿着钱,犹豫了一下,还没等说话,女孩喊:“师傅,继续往公园里开啊!”

    “公园里?公园门关着呢!”

    “让你往里开就开!”

    司机彻底被女孩搞迷糊了,这小姑娘,玩什么路数?但人家说了,自己就照办,看最后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