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可以接受

    更新时间:2018-05-11 12:55:20本章字数:13035字

    离开医院,程娇一直一言不发,到了楼下停车场,程娇说:“大叔,我想走一走。”

    “好。”

    两个人没有开车,出了医院,沿着大街往前走。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等信号灯,两个人站住。程娇呆滞的眼神看着前面,突然就开始哭了起来。

    陆一鸣搂住程娇,程娇哭的伤心,身子轻轻颤抖着。就这么信号变红又变绿,变换了五六次,陆一鸣掏出纸巾包,拿纸巾给程娇擦眼泪。

    过了前面路口是一个小公园,那里有坐的地方,陆一鸣拉着程娇过了马路,到小公园两个人在廊道坐下。

    小公园正中心有一个小广场,几个老人正在那放着舒缓的音乐打太极拳。

    程娇歪着脑袋靠在陆一鸣身上,眼睛发直看着天空。

    有男朋友最大的好处,就是伤心的时候能抱又能靠,再也不用一个人默默的熬了。

    陆一鸣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烟来,点着了,抽了两口。

    “大叔……”

    “嗯?”

    “这么坏的人,却是我的爸爸,我该恨他吗?”

    “你没资格。”陆一鸣又抽了一口,说道。

    “我没资格?为什么?”

    “这是人择原理。”

    “什么原理?”

    “人择原理。你爸爸要是个你嘴里所谓的好人,你就不存在了,你不存在,你又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凡事都是双面的,你是你爸爸所谓的坏,带来的好结果。”

    程娇眨着眼睛看着陆一鸣:“好深奥啊。”

    “所以你没资格抱怨你爸爸。”

    “还有就是咱们先不说你爸爸和姑姑当年做的事情好和坏。咱们换一个角度去想这个问题。”

    “什么角度?”

    “现在我们说你爸爸和姑姑好和坏,是开了上帝视角的,是从旁观者的角度去判断的。但很多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恶行的发生有两方面原因,一个是人的本性。一个是客观的条件。你们老程家当时要不然就是拿回巨额的财产,要不然就是失去那次机会,彻底打回原形。这就是当时的客观条件。在这种客观条件下,有多少人会选择不追求你妈妈,不陷害雷红革,放弃这次机会?换句话说,在这种客观条件逼迫下,人要好到什么程度,会不做这些事情?”

    “一般人都下不了狠手吧?”

    “我肯定会做和你爸爸姑姑一样的事情。”

    “你会?”

    “有点成就的人,要为自己利益牺牲别人的时候,都不会很犹豫。你那些什么林则栋,刘向钱,王华敏,还有方海业和他宝贝儿子方向左,都一定会。更残忍点说,有本事能打下江山的人,不会太尊重普通人,真的讲究人人平等,尊重所有人的人,都做不成大事。其实我们今天见到的这个谢叔,他如果是你爸,会怎么选?”

    “他?”

    “你看医院外面的那建设好的新区,他一直那么和蔼可亲,没有骨子里的狠劲,他能做到吗?”

    程娇有些震惊的看着陆一鸣。

    “我们的世界表面上已经很文明了。但实际上骨子里,还是丛林法则。很多事情,说别人好人坏人很容易。作恶,只要环境差不多,并不需要当事人有多坏。”

    “可是那个于团长不也说了吗?就算我爸没有不择手段把我妈抢到手里,实际上政府也是要把家产还给我爸爸的。他完全没必要让我妈妈那么不幸福,让雷红革那么悲惨。”

    “你爸爸要是真没做这些事,就说明他不够狠。家产就算回到他手里,现在他也没那个本事,把你家族发扬光大到现在这样。”

    “你讲的道理我怎么感觉好歪啊?”

    “那我问你,你要是处于当时你爸爸的情况,你会怎么选择?”

    “我?……”

    “不要看自己的第一反应,想想你爸当时是一无所有,想想你爸的年龄当时是三十多岁,想想文工团马上就要解散。还有想想你妈妈,其实不正是男人心中里想的结婚对象吗?”

    “我……我不知道。”

    “你妈妈选择你爸,我相信她至少在结婚的时候,还是坚定的。你爸爸是个有魅力的男人,是最顶级的男人。包括王华敏,王华敏早年,那也是所有男人心中最理想的女人,风华绝代,我看过照片,姿色不比你妈妈,不比你差。她肯定也是心甘情愿和你爸爸在一起的。谁都不是傻子,电视剧里演的那种忍辱负重的傻货女人,在生活中是不存在的。又没有人拿枪逼着你妈妈,又不是世界上当时就剩下两个男人,雷红革和你爸爸,她没得选了。但她还是选了你爸爸。”

    “……”

    “而且你没有想过吗?如果你妈妈真的爱雷红革爱到极点,她又怎么最后改了口供?狠狠踹了雷红革一脚,选择了自保?”

    程娇震惊的看着陆一鸣:“我当时听到这里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如果是你耍流氓,我是说死都不会怀疑的。”

    “说反了,这话让你说的。你妈妈其实对自己跟雷红革这种毫无背景的男人在一起,心里也是犹豫的,划清界限,就是你妈妈权衡后做出的最终选择,她自己通过口供,亲手把自己和雷红革的可能性彻底杀死了!她最后,还是做出了自己最理性的选择,尽管感情上有点痛苦。”

    “你别分析了!我爸爸和我妈妈,到你嘴里一个好人都没有了!”

    “天真……这样的你爸爸和妈妈,才是正常的,完整的人。生活中只有具有复杂人性的,本质是自私的一个一个乎善乎恶,活生生的人,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别人可以对他们有不同的评价,但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是他们的孩子,根据人择原理,你没资格抱怨。”

    “你夸我爸爸,又贬低我妈妈,是不是你在帮我爸爸洗白呢?让我觉得我爸没那么坏,这样让我好受点?”

    陆一鸣笑了一下,把程娇搂得更紧了:“那你好受点了吗?”

    “……嗯……其实我爸爸这一辈子,和谁好像都没有真的感情……都是冷冰冰的。他也很可怜。”

    “所有商业帝国的皇帝,都是这样的。钱到一定数量级,感情就是奢侈品了。”

    “欲戴王冠,必盛其重吗?”

    “学会抢答了?”

    程娇得意的晃了晃头,说:“大叔,你想的好多好复杂。你的大脑,怎么这么厉害啊?我就好像是在面对着一个深深地汪洋大海,即觉得好美好激动,又担心会死的很呛很恐怖。”

    “你夸我夸得我真舒服。”

    “那我们两个将来,会不会也因为钱,把感情都杀死啊?”

    “不会。”

    “为什么?”

    “家产你没希望拿到了你忘了?不掌控程家,做个有钱的闲云散鹤的神仙眷侣,不也快活。”

    “嗯,也对。那要是我这次挣到了程家的家产,我们是不是将来一定会闹矛盾?”

    “可能性会增大吧?但也不会很大。”

    “不会很大?但你刚刚还说有钱后感情是奢侈品呢……”

    “那是对你这样的普通人。比钱更高一级的,是权力。我本来应该拥有的是权力,我这个级别的人,考虑的是权力,钱和权怎么比?钱和权比,只是数字。在我眼里,钱也是数字。所以我不会和没见过世面一朝翻身的你爸爸那样的穷屌丝一样,看着点钱就疯了。”

    程娇狠狠打了一下陆一鸣:“不准这么说我爸爸,根据人择原理,我得尊重他。”

    陆一鸣笑了:“岳父大人,对不起。”

    “人择原理是什么意思啊?你给我一个交代。”

    陆一鸣忍不住又笑了,刚想说话。

    “陆先生……程小姐……”两个人身后,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陆一鸣和程娇都有些吃惊,连忙回头看。看到一个男人,三十多岁,很瘦,穿着笔挺的西服,戴着金丝眼镜。

    陆一鸣立即起身,警惕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

    “陆先生,程小姐,你们好。我是程杜鹃女士的律师,这是我的名片。”那个人从自己手里的小包里掏出两张名片,分别递给陆一鸣和程娇。

    两个人拿起来看,上面写的是(上海)天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张邱成律师 下面是办公地点和联系电话。名片背面是空白。

    “我姑姑?”程娇惊讶地说道。

    “是的。程小姐。我是从美国你们到那个小镇开始,就一直在跟着你们。按照我委托人的委托,她吩咐我们,等你们和文工团当年的老人们有深入交谈后,我就要带你们去见她。”

    “见我姑姑?……”程娇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真要见到程杜鹃,程娇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老太太在什么地方?”陆一鸣问道。

    “现在在国内,就在这个城市。你们要是没有问题的话,我们现在立即就出发,去见她。”

    程娇回头看了陆一鸣一眼,陆一鸣说:“可以,那麻烦你了。”

    三个人叫了一辆出租车,张律师坐到了前排,对司机说:“去洲际酒店。”

    陆一鸣和程娇一听到洲际酒店的名字,都有些吃惊。

    陆一鸣刚想说话,张律师已经先转回头,对陆一鸣说道:“您二位猜的没错。程女士特意和你们下榻的同一家酒店。”

    一路无话,半个小时后,车子到了酒店,直接上了二十九楼顶楼。

    张律师在前面引路,整个二十九楼只有四套房间,都是总统套房。他们走到2901房间站住,张律师敲门。

    程娇站在陆一鸣后面,心脏怦怦跳动的声音自己听的清清楚楚。陆一鸣紧拉住程娇的手,替她分担压力。

    门开了,一个老太太,坐在轮椅上,头发染成了黑色,脸上的皮肤皱纹并不很多,保养得很好,远比程娇陆一鸣本来想想的年轻。大大的眼睛格外有神,年轻时候美貌的样子很容易想象到。带着黑框老花镜,眼角有些向斜后方下垂,眼袋也有些大,腿上盖着厚厚的毛毯。眼睛视线盯着程娇,眼神有些波动。

    程娇感到自己身子整个都在颤抖。有十几年没见过了,自己记忆中姑姑的样子,变化很大,又好像变化不大……

    陆一鸣看老太太,精神状态似乎还算正常,看不出疯癫的样子。

    “程女士,您的侄女程娇小姐,还有她的男友陆一鸣先生,我按照您的吩咐给您带到了。”

    “这几天辛苦你了,张律师。”老太太声音有些沙哑,“你回上海吧,好好休息休息。”

    “不辛苦,程女士。那你们聊。我就先走了。”张律师很有分寸的微笑点头,回头和陆一鸣程娇示意后,快步走了,没有在电梯口等电梯,直接开了安全通道的门,从楼梯下去了。

    程娇姑姑还在盯着程娇,表情有些激动:“娇娇,快进屋……快进屋……你长大了,长得和你妈妈,真是一模一样!真是一模一样!”

    程杜鹃一只手操作电动轮椅的摇杆,另一只手拉住了程娇。

    程娇被程杜鹃拽进了屋子。陆一鸣也进了屋子,转身关门。

    这时候屋子里又有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响起:“就是和她妈妈长得一样……所以我看她,又内疚又厌恶,总是喜欢不起来。”

    程娇一听到这个声音,眼睛吃惊的睁到最大,屋子里四处去看,寻找声音的来源,同时嘴里说道:“这个声音……这个声音……”

    这时候,客厅左边一个人慢慢走了出来,拄着拐杖,步履艰难,头顶头发几乎都掉光了,皮肤衰老的厉害,脸上皮肉浮肿,眼睛眯缝着,格外有神。

    陆一鸣和程娇看到那个人,都大吃一惊。

    “爸!”

    “程先生?!”

    出来的人……是程任天……

    “爸!你这段日子去哪了?你是被小妈她给……”

    “她控制我?……王华敏没这个本事。”程任天语调平缓,一边说着,一边慢慢走到了客厅中央的沙发旁,然后掉转身子,想要慢慢坐下去。

    程娇连忙跑过去搀扶程任天,程任天坐下,这时候陆一鸣推着程杜鹃的轮椅也过了来。程任天转头盯着陆一鸣看,陆一鸣感觉到这个顶级富豪目光中的那种压迫感,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程任天看了一会陆一鸣后,把目光收了回来,狠狠咳了几声,说:“你和他好了?”

    “啊……爸,我们……”

    “你和他结婚没有戏。但你要是愿意和他有个孩子,我不反对。这个孩子可以加强我们程家实力。”

    “爸!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懂……不过以后你慢慢就会懂了,陆先生,你懂吗?”

    陆一鸣尴尬的点了点头。

    “你坐下吧。你要是连孩子也不愿意和娇娇生,那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多教教她。要是她出现合适的人选的时候,你离开的干脆点。”

    “爸!”

    陆一鸣眼睛看着地板,不说话,但忍不住笑了一下。

    “爸!你都在胡说什么!我好歹也是未嫁的大姑娘!你这比让我给人当小三还……”

    “你懂什么!钱没有权重要……算了,以后你让陆先生慢慢教你吧。我问你,这些天你都查到什么了?”

    “我妈妈和姐姐死亡时候的记忆,我都恢复了。”

    “文工团的事情呢?”

    “雷红革,当年是你和姑姑,联手陷害的。你娶我妈妈,是为了要回家族的产业。”

    程任天在程娇说后一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很不自然,嘴动了动。

    屋子里接下来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沉默起来。

    这样让程娇感觉好像有巨石压在胸口,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的沉默,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程任天说道:“你小妈和弟弟都已经知道了,我还一直没有通知你,特意等到今天看你表现再告诉你一件事情。”

    “看我表现?告诉我一件什么事?”

    “事情就是,前年六月我被确诊是胰腺癌,因为我心脏不好的原因,没法手术和化疗。我也尝试了美国几种新的靶向药和免疫疗法的药,有一种药起了作用,但现在又产生抗药性。我预期寿命不会超过半年。”

    程任天说话的时候,带着和说的内容完全不相称的奇怪的平静客观的感觉,程娇听完后,有那么一会脑子是乱的,没法正确的理解和吸收他说话的内容。

    “你前年六月就得癌症了?”

    “嗯。”

    “已经过了两年……你现在才告诉我!?”

    “对。”

    “爸!我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身体有这么大的事情,你不觉得你应该第一时间让我知道吗?”

    “让你知道有什么用?哭两场?替我担心,早晚陪床?”

    “爸!……您……您这是什么逻辑?还是因为我长得像妈妈?您再难受的时候,不想看到我的脸?”

    “你以为我有多愧疚!”程任天突然爆发怒吼道,“愧疚的一想起你妈妈就悔恨交加吗?!你妈妈嫁给我陪吗!女人想要的一切!我什么给不了她!”

    “你只能给她钱!女人需要的关爱!一个正常的男人!关心她陪伴她的男人!还有雷红革呢!你不愧疚吗!”

    “他追求你妈妈,你以为是因为爱情吗?!他要背景,要资本。他除了出身,和我没什么区别。不要用结局判断谁是好人坏人。”

    “你们为什么都是这么奇怪的逻辑!?黑白颠倒在你们嘴里都这么自然!这么应该!”

    “不是你们,是我们。女儿!你以为我和你姑姑用了这么多心思,给你设这个局,是要让你做什么?!”

    “做什么?因为你要死了!你悔恨……你想让我了解你过去的罪过,赎罪……”

    “赎罪?!……呵呵呵呵呵呵……陆先生,杜鹃……你俩听到我这个傻女儿说的话了吗?女不类父啊!那个王华敏也是个笨蛋!也没法让我死后,放心把家产交给她。”

    “家产?你是在选接班人?”

    “陆先生!”

    陆一鸣立即答应道:“程叔叔。”

    “我有点累了,你帮我给我这个宝贝女儿上一课,你告诉她,我和她姑姑忙了这许多事,到底是要做什么?”

    陆一鸣没有说话,低头从口袋里掏出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烟来,点着了。

    “给我也来一根。”程任天说道。

    陆一鸣起身,把烟盒递到程任天面前。

    “陆一鸣!”程娇不满的喊道,“我爸已经胰腺癌晚期了!你还给他烟抽!”

    陆一鸣没有把烟盒抽回去,还掏出自己打火机给程任天点上。

    “你们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怎么你们想问题的方式都那么奇怪!做事情都不按照正常逻辑去做!”

    程任天说道:“娇娇,你知道我确诊的时候,大夫对我说的是什么吗?”

    “什么?”

    “大夫告诉我,我只有大概三个月寿命。但我现在熬到两年,按我现在的浑身肿瘤扩散情况,别的人早就躺在床上等死了。但我不一样!我有钱和权力的滋润。武则天活了八十六岁,八十多岁还有面首,但她被夺权后只有四个月就死了。最好的药物是钱,地位,权力,所以我身体也比别人更扛得住。抽根烟要不了我的命。要是我找不到可靠的接班人,那才是要我的命。陆先生……”

    “程叔叔……”

    “陆先生一眼就能看出来我的想法和心思。很好。陆先生,麻烦你给我女儿讲一下我的目的吧。”

    “嗯……程娇……”

    程娇满脸疑惑的看着陆一鸣。

    “你爸这种枭雄性格,是不可能为以前的事情都愧疚的。他要死前也根本不关心什么赎罪,一个有百亿身价的商场大鳄,给一个路上的牺牲品修个希望小学已经是过分的抱歉了,还有必要临死前还把这件事情提到很高的高度吗?”

    程任天听到陆一鸣分析到这里,忍不住哈哈大笑:“说得好!说得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陆先生继续,继续!”

    “你爸爸现在最担心的事情,是……”

    “继承人。”

    “对。继承人只能二选一。你的小妈和你。”

    “嗯。”

    “王华敏呢,见识和能力有限,纸老虎,气场强,但肚子中空,管理不了这么大一个家产。你的弟弟程思宇才上高中,性格又正义和理想化,胸怀大志,但看问题过于黑白分明和简单。而且很多事情上,程思宇和王华敏都叫着劲,典型的青春期时候母子关系。程思宇要成才,按照男人的年龄看,至少要等到三十五以后。那就是还有接近二十年。家族在王华敏这个女人手里,你爸爸怎么能放心?”

    “那我爸爸就能放心了?”

    “不能。你从小娇生惯养,你姐姐比你有主见,意志力强,其实更有希望能有能力继承家业。可惜姐姐死了。只剩下你。你怎么看也不是个合适的人选。和王华敏比,还不如她。”

    “那两个都不行。那怎么办?”

    “你爸爸没有办法。自己打下来的王朝,自己没有合适的接班人,只能让其中之一强行接手。自己的产业,就算败,也要让自己的后代败光。所以只能在你们之中强行选择了。”

    “说得好!说得好!咳咳咳咳……”程任天说到这里,剧烈咳嗽起来。

    “强行选择的办法,就是让你们两边自己去斗。但因为他不看好你,所以给你的条件,也更差。”

    程娇立即说道:“你是说静安商业?”

    “对!你爸爸可能估计你是必败的局面。”

    “可是当初我联合方海业,吃掉静安商业呢?”

    “那也是必败,你爸爸怎么可能让程家资产落入别人手里,更别说方家还比你们程家弱,你爸爸从来都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哈哈哈哈哈!说的好!方海业算是什么狗屁东西!小聪明,小算计!格局太小!”

    “所以王华敏把你赶出静安商业,家族继承的事情也就尘埃落定了。但万一有奇迹发生呢?万一你学会借用静安商业,反戈一击呢?你不是没有机会,你爸爸心底里,也想看你这个女儿,创造一个奇迹给他看。”

    “我不会,但我碰到了陆一鸣,结果我真的做成了。”

    程任天嘿嘿开心地笑。

    “所以这样一来,就有趣了。我如果是个有野心有能力,但没有出身的人,那你爸爸也不会放心。但我出身很奇怪,一切就又不同了。他觉得我不会鲸吞你家族的资产,反倒会扶着你往前好好经营程家。这条路也许比把家产交给王华敏,更理想。”

    “你是说我们一进门,爸爸就说我俩不可能结婚,但我如果能给你生个孩子,就算是私生子,和你一样,也对我们家族有好处?”

    “……”陆一鸣没有说话回答。

    “爸!”程娇突然问程任天,“为什么我和陆一鸣就没有未来,不可能结婚?!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程任天说道:“陆先生,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的?当你们感情真的发展到某一个阶段,你们的阻力就会突然出现,强行拆散你们。”

    陆一鸣狠狠抽了一口烟,没有立即回答。

    “大叔!”程娇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所谓的阻力会是什么?!为什么父亲这么肯定!程娇转问向陆一鸣。

    陆一鸣抬头看着程娇,说:“你爸爸说得对。我们不可能结婚。到某一个阶段,就会有我们完全没法抵抗的阻力。”

    “是什么阻力?!你告诉我!”

    陆一鸣还是沉默。

    程娇瘫坐在沙发里,又看了看一旁的姑姑。姑姑轻轻的摇头。

    程娇说:“你们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我就是不明白!就是不明白!”

    程杜鹃说道:“陆先生,你继续讲吧。”

    陆一鸣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赢了,你爸爸立即就要考虑一个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如果你真的成为家族的继承人,会有什么问题。你最大的问题,是这里……”

    陆一鸣说到这里,慢慢把手举起来,手指着自己的脑袋。

    “我的梦游症还有失忆?”

    程任天冷笑了一声说道:“陆先生说的没错。你的精神状态,是我最担心的问题。如果你赢了王华敏,继承家业,万一哪一天你的精神问题集中爆发怎么办?我怎么放心把家族交给你?”

    “那你既然害怕,就把家产直接交给我小妈好了!”

    陆一鸣说道:“可惜两边程叔叔都不放心。我想程叔叔心里想的是,不如让你们自己竞争,谁赢了,他就把一切交给谁。”

    程任天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娇娇,我院子中有一颗槐树,上面有你和你姐姐小时候在树顶安得鸟窝,你还记得吗?”

    “……记得。自从小妈搬到我家后,我就没有再看过鸟窝了。”

    程任天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今年开春的时候天刚刚热起来,有小燕子在那里做窝。我挺喜欢小燕子的,比人好,简单。”

    “爸……你突然又把话题转到小鸟那里,你到底要说什么?”

    程任天没有理睬程娇,继续说道:“那对小燕子做完窝后,很快就下了几个鸟蛋,母燕又孵化了一阵,鸟窝里就开始叽叽喳喳的,几只幼鸟出来了。我每天都会拿点小糕点,大米粒,放到院子里的餐桌上,公燕母燕就会轮流来叼食物,然后喂小鸟。小鸟太能吃了,只要天还亮着,公燕母燕就没有停歇的时候。”

    “您是说做父母,为了孩子都要耗尽自己的一切吗?”

    程任天还是没有回答程娇的问题,而是深吸了一口气,抬头望着天花板,慢慢说道:“有一天,我把食物放到桌子上,然后走到树下,抬头去看这个温馨和谐的小家庭,结果脚下踩到了软软的东西,我把脚拿开,才看到……我刚才踩到的,是一只雏鸟的尸体。它的旁边,还有一只。我再抬头看,侧耳细听,原来好几只幼鸟一起的叫声,现在只剩下一只了。最健壮的一只。它为了自己活得更好,刚出生几天,就凭着本能,把它和自己竞争的的兄弟姐妹,全都推下去摔死了。”

    “……”屋内程杜鹃,陆一鸣,程娇,全都一句话也不说。屋子里静的让人紧张。

    “小燕子我们以为是善良的小动物,但它们能活下去,能繁衍下去,活的这么好,甚至让人给它们做窝,靠的就是他们美好的外表,和它们竞争时候你死我活的凶残。”

    “所以你犹豫不决不知道该选择谁的时候,那就让我们自己决出胜负?”

    “对!但如果真的是你掌握了我们程家!当你某一天突然把一切都想起来了,你受不了这些打击怎么办?你查了过去的一切,你发现我们程家带着所谓的‘原罪’,你突然讨厌这一切怎么办?甚或者你会像我这个没有用的妹妹!只是为了争夺家产,害了一个同样要靠你妈妈一步登天的雷红革!就一辈子自责!一辈子都原谅不了自己!甚至要躲到美国去!最后变成这幅鬼样子的窝囊废怎么办!?”程任天一边说着,一边指着程杜鹃。

    程杜鹃低下了头。

    “爸!你是说……我姑姑跑到美国,不是因为她和你争家产失败,而是她过不了她自己这一关?”

    “下决心,和真的把事情做了后,对一个人精神的冲击,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她这么软弱!不配做我妹妹,不配做程家人!”

    “爸!你这么说姑姑,不会太过分了吗!她当初为了你,连自己名声都牺牲了!”

    “她是为了她自己!就算她后来精神曾经崩溃过!要是没这些家产……她能做个精神病!都比普通人过的舒服无数倍吗!”

    程杜鹃坐在轮椅上,身子剧烈颤抖起来……低下头,脸上露出极度痛苦的神色。

    这样的姑姑,和程娇本来想象中和爸爸一样惟利是图的样子,完全相反!

    “你要是也和你姑姑一样没用!因为一点愧疚!因为你妈妈死在你面前!因为那个狗屁失败者雷红革!因为你姐姐要给你买药才被人劫杀,就自怨自艾,最后也疯掉!那我的事业,我奋斗了一辈子的家产!我们程家的前途怎么办!”

    “爸!”程娇猛地站起来,“你有没有哪怕一点点感情!在你眼里,我们都是工具吗!你关系的,只有你的家产吗?!”

    “你是我的女儿!我挣下的江山是我的一切!我们程家的财产!比所有东西都重要!包括你!”

    “所以你才故意和姑姑设局,就是让我自己去发现真相!自己去解开一切谜团!然后怎么样?这是你安排的考验是吗!?如果我没有疯!我经受住了考验!才算是具备继承程家财产的资格!?”

    “对!就是这样!”程任天也突然站了起来,“恭喜你女儿,你远比我预计的坚强……我现在看不到你的恐惧,你的崩溃,我只看到你的愤怒!和我当年一样,和我当年还没拿回家产前一样!愤怒就是不满足,就是想要掌控一切!现在你通过了考验,你拿到家产,我可以稍稍放心了。”

    “那我要是因为你这场考验真的疯了,真的崩溃了怎么办!?”

    “那也算是隐患排除了,我就不用担心你继承家产后才崩溃,因为你毁了我一辈子的心血了!我就会直接去找王华敏,让你弟弟和小妈,继承一切。你没有继承家产的精神力量,那你就是那只被自己兄弟挤到树下摔死的幼鸟,越早发现,越不用让我担心。”

    程娇听着父亲说的话,大脑完全变成一片空白。

    自己是他的亲生女儿!自己是他的亲生女儿!可是爸爸……根本完全不关心自己死活!其实爸爸也不担心小妈和弟弟死活。他只想要最强,最像他的那个人!

    自己身边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程娇胸口堵得感到头晕眼花,呼吸变得无比吃力,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姑姑……

    最后程娇的视线落到了陆一鸣身上:“大叔……你早就看出来我爸爸就是要这么对我吗?你能理解他的想法是吗?”

    “……是……”陆一鸣轻轻点了点头。

    程娇流着泪咆哮道:“好可怕,你们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你们不觉得你们太可怕了吗!为了家产,可以陷害无辜的人,可以耽误我妈妈一辈子的幸福!可以完全不理睬自己已经得了绝症!甚至可以主动把自己女儿送入绝境,就要看她能不能疯掉!而你们所有人!都认为这些事情都是正常的!应该的!为了利益!为了家产!你们还有人味吗?!你们还是人吗!你们才是疯子!都是疯子!”

    程任天看了程娇,慢慢坐了下去,声音不再激动,平缓地说道:“‘静控股’后天就将召开全体股东大会,那就是决战的日子。你姑姑的股份,全都归你,这样你就和王华敏股份出于一个起跑线上。我手里持有的百分之四十,不会参与投票。你和王华敏,谁在后天能在剩余的百分之六十股份里,争取到百分之三十以上,谁就能成为‘静控股’新的董事局主席。我就会立遗嘱,将所有我的股份,全部转给胜利者!让这个人取得绝对大股东的控制权,正式登基,成为我程家新一任的当家人!”

    程娇胸口剧烈起伏,眼泪还在顺着脸颊不停地流下来,一直盯着自己变得完全陌生,比以前更可怕的父亲。

    程任天似乎有些心虚的,把头慢慢转过来,手里拄着拐杖,慢慢在沙发上重新坐了回去,然后疲惫的叹了一口气,转头对陆一鸣问道:“陆先生,听说你管林则栋要四千万,还让他用股份支持娇娇,条件是你会用我们程家大量的土地和工程,回报给他。”

    程娇一听到这里,立即转头看着陆一鸣:“大叔!你……你又用我来给你自己交换利益!你不是已经答应我……”

    程任天却哈哈笑了起来,程娇话说到一半,奇怪父亲为什么会笑,转头看着程任天。

    程任天说道:“陆先生要钱是为了让自己显露出私心,这样他帮你,才会让林则栋觉得动机合理,不让林则栋怀疑。算人要算心……料事要料人……后生可畏……娇娇,你找的这个男朋友,我要是真在商场上和他碰面,我没有必胜的把握……你碰到他是你的福气,也是我们程家的福气。你好好珍惜吧。不过陆先生……我要提醒你一句。林则栋,你真的已经把他计算的毫无差错了吗?!你把娇娇一辈子最大的胜负挂到这个老东西身上,靠得住吗?!你可要谨慎……”

    陆一鸣一听到程任天这一句话,心中猛地一动。

    程任天说道:“我反正也快死了,女儿一辈子,估计也一直会当我是个没人味的老东西,不会再喜欢我。所以我也不妨再说点让你们听完更难受的话。”

    陆一鸣和程娇互相看了一眼,一起看程任天。

    程任天狠狠的用拐杖怼了一下地面,然后说道:“我心里其实还是希望王华敏赢,她赢,最后家产还是在我儿子手里。儿子还是比女儿强……而且我如果没有估计错的话,娇娇,你虽然得到了你姑姑的全部股份,你也是必败的局面。剩余的股东,没有人会支持你,包括你们以为已经支持你的林则栋。你们虽然努力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但你们最后,还是会失败……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祝你们好运!”

    从29楼下来,两个人回到房间,一直没有说话。

    一进到屋子里,程娇回到自己房间,砰的一声就把自己的房门关上。过了一会,屋子里传来程娇的哭声。

    陆一鸣坐在客厅沙发上抽烟,把烟头熄灭在烟灰缸里,起身,去程娇房门口轻轻敲门:“娇娇,我可以进来吗?”

    屋子里哭声小了,陆一鸣刚要再敲门,里面传来走向门口的脚步声。然后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陆一鸣吃惊看到程娇已经换了一套休闲的短袖上衣和短裤,头发也扎起来了,扎了个辫子,一只手拎着行李箱,另一只手在用面巾纸擦眼泪。

    “你换衣服拿行李?要走?”

    “穿裙子不方便坐车。我去找林叔叔,问问他我爸爸说的是不是真话。”

    “我和你去……”

    程娇一把推开陆一鸣:“不用。起开!”

    然后从陆一鸣身旁往外挤出去。风风火火走到客厅中央,突然回头:“姓陆的,我问你,四千万的事是真的吗?”

    “是真的,但你爸爸不是解释了,我要钱是……”

    “我根本不在乎你要多少钱!我在乎的是你又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傻?我幼稚?还是怕我理解不了!?”

    “娇娇!你……”

    “你不用解释了!我不想听!我已经明白了!我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我还有正常人的感情!我没法像你和我爸爸那么不是人!我怕你了!我怕你们了!你们都是什么人啊!都是什么人啊!是不是想要有钱,想要有成就,想要管理我家那么大的家业!就必须变成你这幅畜生样!”

    陆一鸣一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

    “你……好吧,是我无可救药……你看我现在咆哮!是不是觉得就像看小孩子撒娇要糖一样!……”

    “娇娇,我们现在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你先冷静!”

    “冷静!……好,我现在就冷静下来,我已经决定了!”

    “决定什么了?”

    “你不是我雇佣的吗?我现在作为你的委托人,正式通知你!你被解雇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了!你听清楚了吗!?”

    “……”陆一鸣叹了一口气,“那你自己能解决吗?”

    “我爸不是说了吗?我是必败的局面!反正必败,我就随便折腾呗。”

    “你现在去找林则栋,和他怎么谈?”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程娇喊完这一句,瞪着红肿的眼睛看着陆一鸣,想了想,嘴动了一下,想再说一句狠话,但看着陆一鸣,突然觉得陆一鸣城墙一般厚的脸皮,自己怎么骂能伤到他?!

    自己就这么走了,陆一鸣会伤心吧?这个王八蛋但凡对自己有一点感情,也会伤心吧?

    不……自己怎么现在还这么幼稚?他会伤心?自己什么事情他算不到?预测不到?!

    可是一场爱情里面,自己要的是彼此的尊重和平等啊!不要什么事情都在他预测之内!自己毫无秘密!讨厌!

    程娇狠狠一甩胳膊,转身再往外走,这个该死的陆一鸣!竟然还在那坐着,没有追上来!他是看轻自己不敢走吧?

    陆一鸣!王八蛋,这回你猜姑奶奶的心思,可猜错了!你以为我和你闹着玩呢吗?!我真要走!而且一点舍不得都没有!

    对了……

    “陆一鸣!”程娇突然回头,大喊。

    陆一鸣立即答道:“你不走了?”

    “哼……”程娇把行李立起来放到自己手边,双臂交叉在胸前,斜着眼睛看陆一鸣,问,“我问你,林叔叔如果不支持我们,能是什么原因?”

    陆一鸣有些意外,程娇怎么突然不闹情绪了,而是问这种问题。

    林则栋不支持程娇,这是个极大的麻烦,甚至是毁灭性的灾难,会导致程娇彻底失败的灾难。

    陆一鸣抽出一根烟来,点着。

    “你别摆造型了行不行?我问你话呢!快说!”

    “从他心里上讲,就算他获得利益,但上一次静安商业被我们要挟,只能被迫和我们合作。他这种人具有最强的好胜心,所有让他吃过亏的人,他一定要报复。对我们最好的报复,就是让你屁都拿不到。”

    “只为了赌一口气吗?但是这样,他在商业上吃的亏也太大了!”

    “不会。他报复我们,不但不会吃亏,反倒会占大便宜。”

    “占大便宜?”

    “对。我们愿意和他合作的计划,就是他重新和王华敏谈判的筹码。他支持王华敏,王华敏就会赢,支持我们,你就会赢。王华敏不敢有闪失,只能提供给他比我们给的更好的条件。上次我们怎么利用你的婚约要挟林则栋,这一次林则栋在用和我们同样的办法,在要挟王华敏。上次林则栋没有选择。这一次王华敏也只能就范。”

    “他在用我们的方法,来给我们下套?”

    “对!这样他既能报复我们,又能套取更大利益!”

    “原来是这样!好,我知道了。”

    说到这里,程娇突然转身,拉行李,再次往外走。

    “诶?!你怎么又走了?!”陆一鸣有点吃惊。

    “你以为我问你点问题,就真的原谅你了?!做梦!刚才我问你问题,是在利用你明白吗?!我在尝试学习你和我爸,你们这些王八蛋的原则,和所有人的关系只有利用和利益,没有感情!我学的怎么样?成功吗!”程娇说到这里,拉开门,回头看陆一鸣,“再!见!”说完这两个字,程娇恨恨的把门摔上,走了。

    屋子里安静下来。

    陆一鸣回想程娇最后说的那句话“我在尝试学习你和我爸,你们这些王八蛋的原则,和所有人的关系只有利用和利益,没有感情!我学的怎么样?成功吗!”心里苦笑了一下,然后连忙拿出手机,给Finny打电话,铃声响了好一会,突然被挂断了。

    陆一鸣心中一动,用微信给Finny发信息:“你和程娇在一起呢?”

    很快一条语音回来,声音小心翼翼的:“陆先生,娇娇在办退房。她刚才给我发微信说大堂等她。现在她好像生气了,我问什么她都不回答我,就说要回上海。你人呢?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陆一鸣放心下来,打字回复:“你照顾好她,注意安全。不用回复了。”

    然后陆一鸣把电话放下来,想了想。

    程娇肯定会在林则栋那吃个闭门羹。找林则栋根本没有意义……

    然后程娇可能会想起来去找刘向前,但刘向前股份不够,找他没有实际意义。而且王华敏经过静安商业的事情后,肯定也学乖了,会小心翼翼严防死守,不会再给自己和程娇留下翻盘的漏洞。

    程娇真的是毫无胜算了吗?……

    不……程娇还有机会……

    自己还能给程娇翻盘……

    只是自己如果真的去利用这个机会,程娇知道后,可能会对程娇,造成新的伤害……

    但不使用这个机会,程娇就真的完了。

    什么伤害,也没有失去家族控制权更惨……

    自己必须去做,先不让程娇知道……

    如果程娇最后因为自己做的事情,和自己再发生矛盾,甚至永远恨自己……

    那就随她去吧……

    自己和程娇,就像程任天说的,他们之间有一个巨大的隐患,两个人,可能注定没有未来……

    彼此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

    程娇因为恨自己分手,这个结局,可以接受。

    甚至是很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