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谁都不见

    更新时间:2018-05-11 12:55:56本章字数:12242字

    二十分钟后,陆一鸣拖着自己的行李下楼,在一楼前台办理退房手续。手续都办好后,陆一鸣拖着行李刚回头,就看到远处茶座上一个人穿着深蓝色笔挺的西服,站了起来,向自己方向走过来。

    陆一鸣往前走了两步,站住,等那个人走到自己面前。

    那个人脸上棱角分明,细长的眼睛带着笑意,头发打着发蜡,梳的一丝不苟。那个人走到陆一鸣面前,对陆一鸣微笑:“陆先生。”

    果然来了……

    陆一鸣心里感到很压抑,自己只要有一点越雷池的可能,那个无形的限制自己的网,就会在自己面前张开,把自己牢牢限制在自己被限制的范围内,让自己规规矩矩。

    对方还是带着客气得体的微笑,也不说任何话,只是耐心看着陆一鸣。

    “我们去那边说话。”陆一鸣指了一下刚才那个人坐的茶座位置,然后也不等对方回应,自己就向茶座方向走了过去。

    走到座位旁,陆一鸣在朝北的正座位置上坐下,行李往里拉了一点,掏出烟盒点烟,抽了一口。那个人这时候也已经过来,坐下。

    很漂亮的服务员小姑娘走过来,微笑着问陆一鸣点点什么饮料。

    “一杯绿茶。你要什么?”陆一鸣问对面的人。

    那个人只是摆了摆手,服务员点头答应了一声,转身走开。

    陆一鸣又抽了一口烟,看着在自己对面,身子坐的笔直的那个人,问:“老爷子身体怎么样?”

    “还不错。老爷子这次吩咐我来,有几句话让我给带过来。”

    “嗯。”陆一鸣又狠狠抽了一口烟,吐出烟气,让烟气笼罩着自己,好像这样,自己和对方,和对方代表的自己的父亲,能稍稍隔开点距离,“你说吧。”

    “那我就直说了,希望您能谅解。”

    “好。”

    “老爷子希望你能和商人不要建立过于亲密的联系。因为这样会让外人误解,以为你是在某种目的下,在给我们家族在外面寻找白手套。以为某些产业,是我们家族的外延。对家族会有负面影响。家族的名誉和纯洁性,比什么都重要。钱是最不重要的东西,我们是另一个层次的阶层,更高的阶层。不要给别人机会高攀,不要让不必要的风言风语,影响老爷子和你的兄弟们。”

    “……好。”

    “那好,陆先生,没别的事了,我走了。”

    这时候服务员把绿茶拿过来了,放到桌子上。

    “我赶时间,我先走了。你把茶钱付了。”陆一鸣说完,起身整理了一下衣领,拽着箱子快步向外面走去。

    那个人转头看着陆一鸣出去,脸上一直带着那种让人不舒服的微笑,然后转身,掏出一百块钱交给服务员:“谢谢。”

    陆一鸣出了大门,拦了一辆出租,把行李放到副驾驶位置上,自己坐上后座。回想刚才传话人带来的吩咐。

    每次家族觉得他有不妥当会给家族丢脸的事情,都是这个人来。

    程娇如果真的掌握程家百亿资产,自己如果和程娇在一起,外人会以为程家是自己家族势力范围。百亿程家,会成为自己家族的污点,成为敌人攻击自己家族的弱点。

    程娇出身太低微了,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就是和自己不在一个维度。自己就算是私生子,大家也差的太远。

    程任天觉得浪费陆一鸣和程娇的感情,没给程家留下点什么,那是对这段关系巨大的浪费。这是程家树立若有若无威力无比巨大的“背景”最好的机会。所以他才会说自己和程娇结婚不可能,但如果能留下个孩子那就太好了。

    有些事情,简直和玩笑一样……

    自己只是因为血统,该骄傲吗?

    还是该愤怒……

    老爷子已经明确警告自己了。自己和程娇的关系已经完蛋了。

    自己不和程娇断开,程家可能会受到惩罚。程家被惩罚,只是一种警告,但却可能导致程家万劫不复。

    这就是不在一个维度的可怕力量。

    后天“静控股”召开董事会。自己尽全力帮程娇一次,自己帮程娇的方式,会让程娇恨自己恨到极点。

    王冠的代价,获得权力,就会失去身旁的一切感情。

    程娇当上董事局主席,执掌程家后。

    自己正好借着程娇的愤怒,从此和程娇,成为路人。

    陆一鸣想到这里,转头看着窗外。蓝蓝的天空,一朵朵漂亮的云彩,好像画一样美。

    半个小时后,陆一鸣回到医院,在地下停车场取车,放好行李后,打开导航,向上海开去。

    一切,都要结束了。

    结束后剩下的是什么?

    剩下的是,和程娇这几天,美好的回忆……

    下午六点,程娇和Finny返回上海。

    程娇下车后,就给林则栋打电话:“林叔叔,我有急事要见你,方便吗?”

    林则栋一听是程娇,心中耍弄猎物的快感就涌现出来:“世侄女啊?好啊……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最好是现在!”

    “呵呵呵呵……怎么?我还以为你们信心满满,要等董事局召开会议的时候,再和我联手呢。”

    “我希望能这样,林叔叔。”

    林则栋抽着雪茄,心情要多靓丽就有多靓丽,两只脚放在大班台上,吐了一个烟圈,眼睛斜看着自己办公室外无敌的江边景色,说道:“这样吧,世侄女难得开口,这个面子我总要给的。最近医生说我血脂太高了,晚上要少吃一点。我只能喝点粥吃点素菜,你没问题吧?”

    “没有。”

    “那我们就去淮海路上的昆山会,那的粥不错。一个小时后见。”

    五十分钟后,程娇和Finny下车,在昆山会国际会员俱乐部门口下车。有穿着笔挺西装,长的帅气好像小鲜肉的经理跑过来给程娇开门。

    “程小姐吗?林先生已经在里面等你了。请随我来。”

    另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接待开着电瓶车过来,程娇和Finny上了电瓶车,车子直接从正门旁边的小门开了进去。

    正门绕过影壁后,出现一个山水花园,程娇记得自己参加一个父亲生意伙伴儿子婚礼时,来过这里,花园是仿造苏州狮子林建的,比例细节都追求尽善尽美,一丝不差。

    绕过巨大的园林,又进了二进一扇大门后,又一处巨大的池塘在眼前展开,池塘上修有分路繁复的水上矮栏长廊,长廊伸向几处尽头,在水面上建着几处风亭,或江南水乡传统白墙黑瓦的小楼。

    电瓶车拉着程娇和Finny直奔东边一处小楼,到了小楼门口,电瓶车停下。两个穿着清代格格衣服的女服务员过来,先是请安,然后搀扶着程娇和Finny下车,齐声说道:“程小姐一路颠簸辛苦了。”

    之后两个格格一起引导着程娇和Finny,踩着清式恨天高,屁股一摇三摆的当先引路。

    屋子里陈设完全仿造清制后宫样式,瓷瓶葫芦酸枝木桌木椅一样不缺,墙上名人字画山水人物,摆设古朴,古筝音乐似有似无。

    程娇又跟着两个格格进了内屋,里面整齐站在两个太监打扮的小伙,两个答应打扮的女孩,长得都粉嫩精致,齐声作揖请安。

    屋内尽头一副红木制楼梯,格格走到楼梯那里分别站在左右,不再上去,一起摆手作揖说道:“程小姐请上楼。林先生在楼上等待。”

    程娇抬头看了一眼上面,红木楼梯通向上面,程娇抬步慢慢走上去,Finny在后面跟着。

    上了二楼,一进木门,挂这帘子。程娇掀开帘子,看到里面一间大得有些夸张的大屋,两边玻璃落地窗,面对着外面的荷花池风景,正中间摆放着一张八仙桌,林则栋坐在八仙桌北面正席,手里拿着一个小白瓷碗,一个白瓷羹匙,正在慢慢的喝里面的粥。

    桌子上还摆放着几样简单的小菜,几乎都没有动。

    林则栋似乎没有听到程娇进来的声音,继续慢慢喝着自己的粥,气定神闲。

    程娇走到八仙桌近前,轻声喊道:“林叔叔。”

    “嗯?!啊!世侄女来了。快请坐。”林则栋把碗放下,对程娇微笑。

    桌子上只有一副碗筷。

    程娇坐下后,林则栋又往楼梯那边摇着身子前后看,问:“你那个陆先生没跟着来?”

    程娇说:“他去找刘向前刘叔叔了。和刘叔叔谈支持我的条件。”

    林则栋和Finny对程娇的回答都吃了一惊,程娇面不改色,坐在那里镇定地看林则栋,然后说:“林叔叔,你这不是待客之道啊,我虽然是个晚辈,我也意料到您会故意给我难堪,让我知难而退,所以今天才连碗筷也没给我准备,我知道,我要是您,也会简简单单客客气气羞辱羞辱晚辈,然后就打发我滚蛋。”

    林则栋听到这里大笑:“……哈哈哈哈……你长进很快啊。那叔叔也不瞒你,我是这么打算的。”

    “我不迅速成长不行啊。后天就投票了,其实您在‘静控股’也是占了很大股份,‘静控股’未来的控制人要是能力不行,您也会利益受损。但我在静控股里就算强夺家产失败了,我仍然持有价值几十亿股权,就算我们现在一点利益往来都没有,您羞辱我短期不会有什么损失,但万一长远来看我又能帮到你忙呢?事可以办的恶心,但话一定要好听。对不对林叔叔。”

    “这么说吧,世侄女,是叔叔小气了,用这些小细节恶心人,你说话格局比我想象的大,叔叔小看人了。”林则栋说到这里,拿起桌子上的一个小摇铃,叮铃铃摇了摇。

    立即一个答应打扮的服务员噔噔噔快速跑上来,问:“林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

    “给我拿副碗筷……再把菜牌拿来。”

    “好的。林先生……”

    服务员刚想转身走。突然林则栋又喊住她说:“等等……哦,再拿三套碗筷来。”林则栋转头对程娇和颜悦色解释说,“其实今天我是准备好好听听世侄女你准备怎么劝说我。而且,我还请了额外的朋友来,想大家一起听听你的说话。”

    “还有朋友?”

    林则栋笑着身子靠后,说:“你稍等一会。世侄女,今天是你一场重要的商业谈判,好好表现。”

    程娇心里打鼓,刚才那些话自己装的底气十足,特别是撒谎说陆一鸣去找刘向前了,是程娇早已经在来的时候想好的策略。

    对付这些老狐狸,必须萝卜加大棒,和我合作,有好处,不和我合作,吃大亏。

    刘向前和林则栋都是老江湖,互相猜忌,彼此对对方说话都会半信半疑,自己这个谎就算被刘向前否定,林则栋也还是会怀疑。

    还有自己在老狐狸面前的城府和计谋都不够深,所以自己必须拉虎皮,用陆一鸣给自己背书,陆一鸣的厉害他们都已经领教过。有陆一鸣,他们就不敢不当回事,认真对待!

    林则栋点燃了一支雪茄,慢慢抽着,笑眯眯看着程娇,眼光中好像还带着一点欣赏……

    目前为止,一切好像还算顺利。一会自己让林则栋开价,讨价还价后最好能达成交易。之后程娇决定也用陆一鸣的招数,自己准备了录音笔,把一切都已经给录下来了,明天一早,自己就去找刘向前,但这次只是去寻找刘向前额外的支持,刘向前和林则栋两个人都支持自己,双保险,自己要让陆一鸣看看,自己独立一个人,也能搞定一切!

    自己一旦决定好要自己经营好家族生意,自己好像还真有这个才能……

    能行……一定能行!

    程娇觉得自己既定的策略起作用了,心里安稳了很多,底气也足了,脸上露出微笑,说道:“林叔叔!”

    “嗯?”

    “我们……”

    “世侄女,这样……咱们先别讨论生意上的事。再等等我的朋友。等他们来了,你再说,你好好酝酿酝酿,准备准备,只要你能打动我们三个,我保证,这次你们程家,一定会成为你的产业。”

    “你说的两个朋友,是?……”

    “世侄女,稍安勿躁,他们应该很快就来了,等他们来,你就知道,对这件事情,我有多认真了……”

    “哦……好……”

    这时候一楼响起开门声,几个人脚步声,格格们招呼的声音。

    “他们来了。世侄女,我俩到楼梯口那里迎一下?”

    “哦,好。”

    林则栋笑着起身,程娇和Finny也都起身,随着林则栋走到楼梯口那里。

    这时候一楼那几个人已经开始随着格格上楼。林则栋转头又对程娇说道:“这是你人生重要一课,世侄女,回头你可不要忘记感谢我哦。”

    程娇心中越发紧张,闭眼深吸一口气。自己马上就要展开人生第一场商务谈判,要说服林则栋,说服对方……还有刘向前……自己要让陆一鸣看看自己的本事!

    这时候引路的格格已经上来了,站在楼梯口,对后面的人做了个万福的造型,说道:“二位贵客,里面请。”

    进来的第一个人,是王华敏。

    王华敏身后,跟随的是刘向前。

    王华敏和刘向前看到程娇在这里,都有些意外。

    程娇更是目瞪口呆。来的人是他们两个!

    那就是……自己本来的计划,全都彻底报废了!

    双方都有些发懵,对视。

    王华敏问道:“老林,你这是在搞什么!?你怎么把她找来了?你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林则栋哈哈笑着说道:“你怎么也是人家后妈,客气一点。”然后又转身对程娇说道,“世侄女,不好意思啊。之前没有告诉你。今天晚上是我做东,请你后妈,还有你刘叔叔,本来还有你方叔叔,一起庆祝我们为后天‘静控股’董事局的安排达成协议。我一想你也不是外人,这也都是高兴的事,你反正也要来见我,那就一起来吃顿饭呗。大家日后,都是‘静控股’的股东,好好培养培养关系,好好相处。”

    王华敏冷哼一声。

    刘向前表情有点尴尬,对着林则栋摇头。

    “老刘,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怎么不来了?”

    “世侄女告诉我的啊!她说她那个能干的男朋友陆一鸣,正在找你,我俩谁支持她,要看我俩谁先低头呢。”

    “找我!?”刘向前满脸迷惑。

    王华敏凶恶的眼神看刘向前。

    刘向前冷哼一声:“绝对没有这事!世侄女,你和你男朋友上一次偷偷给我们来釜底抽薪,这一次还想这样啊?啊?”

    林则栋语气中带着一点讥讽,说:“可能真觉得商场长江后浪推前浪,太不把我们这几个老家伙放在眼里了吧?”

    王华敏说道:“所以你们这些后辈,我们还是应该严加管教,让你们知道规矩。”

    林则栋说道:“世侄女,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我说今晚,我会给你一个好好锻炼的机会,这一课,希望你能上的深刻。”

    程娇因为紧张和愤怒,感到自己一阵一阵眩晕,用力大口喘气。

    完了!自己本来得意洋洋的计划……全都泡汤了!

    而且还被这些老家伙这么羞辱!

    林则栋至于对自己这么一个商场纯粹的笨蛋新手,这么下本恶心人吗?!他纵横商场也有三四十年了!这么做,显得心胸也太狭隘了!和他的身价地位也太不配套了!

    自己要冷静,冷静……不要心浮气躁。学学爸爸,学学陆一鸣,永远不感情用事,永远能冷静思考……

    对了,陆一鸣说过什么?!一切看起来不合理的表现,一定都有一个完全合乎逻辑的解释……

    林则栋做的这么过分,不是他要泄愤……让自己做不到静控股的董事会主席位置,已经是最好的报复。

    但他知道王华敏心胸狭窄,恨自己恨得入骨。林则栋这么做是为了迎合王华敏,羞辱自己,讨好王华敏,投其所好。

    女人喜欢表面的意气之争占上风,打架要多挠对方脸上一条,骂人要多骂对方一个长辈,就是做小三,也要比对方多陪一个大哥。

    互相竞争,表面的快感,就是这么实在!

    林则栋通过羞辱自己,让王华敏过足报复的瘾,这样表忠心,同时可以为日后,获得更多更大的好处!

    但是自己……自己在这里……突然显得好多余……

    好可怜……无助……

    程娇感到眼眶又开始发胀。自己这是又要哭出来……

    不行!自己就算输也不能示弱!

    林则栋:“世侄女,华敏,老刘,你看我们就在这这么说话,赶快上桌吧。今天我到这里,可是带了一条花大价钱专门从澳洲空运过来的上等石斑,号称鱼肉之皇,我们一起尝尝。”

    刘向前笑着说:“我看你桌子上摆着碗筷,我们没来你就自己吃上了?”

    林则栋连忙露出抱歉的表情:“最近血糖不太正常,医生让我注意点控制。刚才饿的昏迷了,实在挺不住才吃点。放心吧,一会你们吃多少喝多少,我一定尽力陪好。”

    “不控制血糖了?”

    “咱们这不是有大事搞定了吗!这么大的事!还不值得我在酒桌上拼一回命啊!我可不扫兴!哈哈哈哈哈……”

    王华敏也不太听林则栋和刘向前打屁,一直盯着程娇,这时候冰冷着脸问道:“程娇也要在这吃吗?老林,你这个安排我很不喜欢。”

    林则栋和刘向前听到王华敏说话,心里都在想女人相斗,王华敏这种心胸掌握程家百亿资产,真是程家不幸。

    但程家不幸,对他们两个,却可能是大好事。

    林则栋刚想说话,程娇斜着眼睛看着王华敏,说道:“我还有事,林叔叔,你上的这一课,谢谢了。我永生难忘。”

    然后程娇从王华敏和刘向前中间有些挑衅的故意挤了出去,Finny连忙跟上去,楼梯道上,响起程娇噔噔噔的脚步声。

    程娇走到楼梯拐角那,心里估算着楼上三个人再也看不到自己,眼泪就再也止不住噼里啪啦往外流出来。

    几个服务员格格和答应,还有小太监,都看着快步走出去的程娇,心里带着一种看八卦的快感。

    王华敏看着楼梯道,恶恨恨说道:“没教养!”

    出了会所,程娇做到宾利飞驰的后座上,Finny赶忙坐到另一边,刚想开口安慰程娇。程娇说:“不要说安慰我的话,我没事。你和司机都下车,我要静一静。”

    Finny想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过了几天,程娇似乎和以前比起来显得完全不一样了。更有气场,更自信,更果决,也变得和自己很有距离感,不好接近。

    Finny迟疑的答应一声,下车。

    前面的司机也下车,两个人都站到停车场车子斜后方。

    程家感觉自己一个人,心情好多了。同时也发现自己似乎变化真的很大。

    以前委屈的时候,自己喜欢倾诉,抱怨,让别人安慰。

    但现在委屈的时候,一想到还要听别人唠唠叨叨的关心,就烦躁的不得了。

    这是自己更自立的表现吗?

    自己因为碰到了陆一鸣,成长了……

    陆一鸣……我想你了……

    可是爸爸和你都说,我们两个不会有结果……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俩不会有结果?!我有几十亿身价,还这么漂亮……

    你只不过是个私生子而已……

    我俩这样还不般配吗?

    不是应该你配不上我吗?!

    但爸爸和陆一鸣想的比自己多,比自己远。他们说的话,自己虽然理解不了,但一定是真的……

    一想到自己不能和陆一鸣永远在一起,程娇就感到浑身难受的要命,想要大吼一声,想要砸东西!想要好好发泄一下!

    “啊!!!!”

    程娇一边大喊,一边抬起脚,拼命踹前面的副驾驶座椅靠背,踹了两脚,

    陆一鸣,你在干什么?!

    我想你了……我想你了……

    现在刘向钱和林则栋两条路都已经堵死了,要是陆一鸣在这里,他还会有主意吗?他有办法,在这种绝境下还能扳回局面吗?!

    程娇掏出手机,看着屏幕。

    自己当时在宾馆里,为什么要和陆一鸣发脾气啊!?

    自己当时刚刚在姑姑和爸爸那里了解了真相,很愤怒,好像从新认识了整个世界,重新认识了身边所有的人和事。

    自己要发泄,最后那些愤怒就都抛到了大叔身上……

    现在自己气消了,可是自己,根本搞不定啊……

    “啊!”

    程娇狠狠的用拳头再砸副驾驶的靠背。然后平静下来,想了想,自己向陆一鸣道歉吧,自己好想赶快回到陆一鸣身边。只要在他身边,一切都好像那么舒服。

    自己爱他,爱的好深啊……

    其实没有家产,只有陆一鸣,不也挺好吗……

    程娇吸了一下鼻子,然后低头,按手机屏幕,拨了陆一鸣的号码,然后手指在屏幕上方犹豫着,突然按了下去,把手机拿到自己耳朵边,用手机挡开了自己的头发。程娇看测玻璃反光反射出的自己的侧脸,拿手机的姿势好美啊。

    我怎么长的这么好看啊!我自己看了都受不了!

    我胸还大,还会跳舞,能做高难度姿势,陆一鸣!太便宜你了!

    话筒里传来呼叫声,但一直没有人接。

    陆一鸣坐在机场VIP休息室里,正在处理文件。电脑旁边自己的手机一直在震动,上面来电人名字是程娇。

    陆一鸣拿起电脑另一边的咖啡,浅浅喝了一口,把咖啡杯放下。

    这时候手机震动停止了。

    陆一鸣吧手机拿起来,按电源按钮,刚要关机,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陆一鸣看来电号码,是公司的律师。

    陆一鸣按了接听按钮:“喂。我是陆一鸣。”

    “陆先生,我已经找到人了。”

    “在大阪吗?”

    “没在大阪,他们这两天在大阪,昨天去的天守阁和大阪城。然后坐大巴刚到的奈良。他们明天要去喂鹿,之后去京都,在二条城附近住的宾馆,然后去三千院,再去岚山,之后做新干线去东京。再呆几天后他们回国。这就是他们这几天的时间表。陆先生,你什么时候过来?”

    “我已经在机场,后半夜到关西机场,他们今晚在奈良?”

    “是。”

    “你呢?”

    “我在大阪市内,正做车回宾馆退房,然后去奈良。”

    “好,你到奈良后,给我发位置。我们见面再说。”

    “好的陆先生。”

    挂断电话后,陆一鸣长按电源按钮,屏幕上出现提示是否关机,陆一鸣点了一下屏幕,把电话关了,然后把手机扔到了桌子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烟盒,点燃一根烟来,抽了一口,看着旁边巨大的窗外的停机坪。

    一架ANA的航班正在滑行进入停机坪。外面已经全黑,飞机机顶的金属板,反射着远处灯光的光线,五彩斑斓。

    程娇再打第二个电话给陆一鸣,电话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

    程娇等了一会,再打第三个电话,语音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陆一鸣在搞什么?……他为什么不接听自己电话?

    成交的理性分析告诉自己:他不会这么小气,自己只是发发脾气闹闹性子他就故意不理睬自己的。

    但程娇还是有些担心和害怕,自己又尝试着给陆一鸣打了一个电话,还是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程娇这时候情绪已经平稳下来了,整个身子靠到了座椅靠背上。

    陆一鸣也许已经想到了办法帮自己忙吗?他怎么总有办法?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不接自己电话,一定有他的理由!

    但是自己现在怎么办?就这么被动的等待吗?

    对了……自己爸爸和陆一鸣都说自己和陆一鸣没有未来……会不会是这句话在起作用,陆一鸣在故意快刀斩乱麻,从此就断绝和自己的所有联系?

    自己要冷静,冷静……

    对了,如果自己现在是陆一鸣,自己还有什么办法,挽回败局?

    自己尝试着,像陆一鸣一样思考……还能想出来什么办法?

    突然车子旁边有两个人走过去,一对年轻人,走到自己车旁,男的突然回头,对女人说:“复诊要后天。明天来了没用。”

    女人说:“后天我还要请假,明天休息我们来不行吗?”

    男人说:“你休息,人家医院大夫不休息?你这不是急症,星期六星期天不是所有科室都上班,只有值班大夫,未必能看。”

    女人说:“那我们上去问问明天值班的大夫有没有妇科的不就……”

    女人说到这,突然看到自己身旁车里坐着的程娇。自己隐私的谈话被别人听到了,女人有些不开心,立即拉着男的离开了。

    男的回头也看到了程娇,这姑娘这么漂亮,还坐在宾利里。男的连忙赶快看了两眼,再看自己身旁的女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太坉了!

    两个人走远后,程娇无奈的冷笑了一声,突然想起那个男人说的:“星期六星期天不是所有科室都上班……”这一句。

    后天“静控股”开董事会,也是为了绕开星期天。

    星期天,对了……自己可以利用星期天,有文章可做……

    虽然不能挽回败局,但是……

    自己可以……

    尽最大努力,要回自己的东西。

    陆一鸣,大叔,我现在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了!你等着看吧!

    林则栋和王华敏、刘向前的饭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方海业和儿子方向左突然到场。

    林则栋他们三个人都很意外。

    林则栋作为东家吩咐服务员重新摆放座椅,然后问方海业不是说有事情吗?为什么突然又到场?

    “我和你还有老刘一样,是向华敏摆忠心来了。”方海业一边坐下,一边说道。

    在座的人都哈哈大笑。

    方海业接过林则栋递给自己的雪茄,一边点一边说道:“上一次静安商业的事情,我不是犯过大错吗?今天我晚上要见的是一个地级市分管开发区的副市长,哪有咱华敏姐姐重要。我随便谈一谈,让我办公室主任陪着,我就赶快赶来了。”

    刘向前半讥讽半开玩笑地说道:“老方态度正确!华敏姐姐,您日后可就是我们上海滩的武则天了。我们这些个臣子,可都靠你吃饭了!”

    王华敏心情大好,嘴上说着客气,心中受用。

    自己苦熬了二十多年,终于把老东西熬死了,这些个商界大佬都要陪着自己开心……自己掌控天下,心里要多爽,就有多爽!

    屋内烟雾缭绕,一片祥和,林则栋把刚才程娇来的事情说了一遍,王华敏心情更好。方海业等人陪着笑了笑,方海业说自己尿急,要上厕所,就下楼了。

    下楼后,方海业给儿子方向左发微信:“程娇是自己一个人来的,那个陆一鸣没跟着。路一鸣是条滑泥鳅,这种时候不可能老实。你立即去查查陆一鸣去了哪里,主要防止陆一鸣再像上一次一样,暗中又和楼上哪个老东西达成协议,再摆我们一道。”

    方向左在席上是晚辈,只敢陪着笑,低头看微信后,立即给自己手下的人打电话,让他们查陆一鸣最近的行踪。

    方海业上楼坐下后不一会,身旁的方向左就接到信息:“陆一鸣定了今晚去日本的机票,关西,半夜到。他还订了明天所有回程的机票,应该是到大阪或京都后,要办完事立即赶回上海。”

    陆一鸣在星期一董事会马上就要召开前,竟然这么匆匆忙忙去半夜去日本,第二天就要赶回来……

    所有股东都在上海,都在这个饭局上!

    陆一鸣这老小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方向左猜不透,给方海业发了对话的截图,之后在酒桌上坐立不安。

    方海业装作不经意拿起手机,看了后,打字:“五分钟后离开,赶快去查!”

    五分钟后,方向左找借口离开。

    方海业还和王华敏他们谈笑风生,但心里打鼓。

    陆一鸣,方海业完全不敢轻视。他去日本,到底玩的是什么猫腻!?

    当天日本东京时间凌晨一点三十二分,陆一鸣乘坐的航班略微晚点后,降落到大阪关西机场。

    下机办完入境后,陆一鸣拽着行李直接去出租车乘降区叫了一辆出租车,打车去奈良。

    一个半小时后,车子到达奈良,打车费接近一千元人民币。在飞机刚落地时,陆一鸣已经接到信息,律师已经入住奈良的Nara Hotel(奈良酒店)。

    陆一鸣下车时候,律师等在酒店门口,给陆一鸣开车门。陆一鸣下车后,问:“他们住在哪?”

    “就住在这里。”

    陆一鸣点了点头,拖着行李当先进了酒店,律师在后面跟着。

    到前台办入住的时候,律师会日语,帮陆一鸣和前台交涉,开了一间商务套间。上电梯,陆一鸣对律师说:“他们明早几点起床?”

    “9点去喂鹿,应该是7点半左右。”

    陆一鸣看了一眼手表,说:“现在已经快四点了,明天早上六点半我定闹钟,你六点半也给我打电话,我们在早餐餐厅汇合。”

    “好。”

    “另外帮我订明天下午的航班。”

    “订哪一个?”

    “有的都给我买上票。我只要搞定这边,立即飞过去。”

    “好。”

    这时候电梯在24楼开门,陆一鸣下电梯,回头问:“你住几楼?”

    “八楼。我再下去。”

    “嗯。”陆一鸣点了点头,从电梯走出来。这时候陆一鸣手机响了,陆一鸣拿起来看,是程娇打来的。

    自己下机的时候,收到了程娇在微信发来的三四个“在吗?”的留言,还有三个未接来电的提醒短信。

    程娇没有质问自己,也没有惊慌,只是冷静的问自己“在吗?”这是程娇已经感觉到自己和她有了距离感后,开始小心翼翼处理自己和她的关系的表现。

    现在是凌晨四点,她还能打来电话……

    今晚,她也是一夜无眠吧?

    自己现在不能和她联系,绝对不能告诉她自己要做什么。否则她要是进行破坏,她一时的心软,会导致她彻底落败,一辈子的悔恨。

    当然,自己办完这件事情后,她可能也会恨自己。

    但最终,她还是会原谅自己,但那个时候,自己和程娇,恐怕已经再也不会有任何联系了。

    陆一鸣站在走廊,耐心地等程娇的呼叫停止,然后自己操作手机,进入通信录里,找到程娇的名字,设置进了黑名单里。

    陆一鸣,心里并不好受。

    当天夜里,陆一鸣回屋躺倒在床上立即就闭眼抓紧时间睡觉。六点半钟闹钟一响,陆一鸣就起床。自我感觉一下状态还不错。

    到卫生间刮胡子洗脸洗头,更换休闲衫,休闲裤,穿运动鞋,戴了一顶运动帽,陆一鸣照着镜子看自己,自己还是很帅,有中年大叔那种沉稳的魅力,成功人士,云淡风轻,一切尽在掌握那种感觉。

    陆一鸣对自己的外在形象有充分的信心。只是黑眼圈和眼袋,还是比前几年重了一些。

    出去房间的时候是七点,陆一鸣直接到三楼自助早餐厅。律师也是一身休闲游客打扮,已经等在门口。

    律师:“他已经进去吃饭了,和其他人在一起。”

    陆一鸣点了点头,和律师进了餐厅,服务员引导他们到远台一个四人桌落座。律师指远处,陆一鸣立即看到了自己的目标,那个人拿着餐盘和旁边一个女孩一边说笑着,一边夹着食物。

    旅游旺季,餐厅里好几个旅行团,有些热闹和混乱。

    陆一鸣取了几片面包,一碗粥,一碟咸菜,一个煎蛋,一杯牛奶。都吃光了,今天自己需要能量。

    陆一鸣耐心等那个人单独一个人的机会好上去说话,但没有机会。

    陆一鸣和律师身后,更靠近角落,坐着两个穿着黑色西装职员打扮的人,眼前的餐盘里装着几样食物,但两个人都眼睛盯着前面陆一鸣背影,并没有吃东西。

    其中一个人电话响了,那个人看了一眼号码,立即按了接听键:“老板。”

    方向左的声音:“找到人了吗?”

    “找到了,他和一个我们不认识的人在一起,正在餐厅吃饭。”

    “不认识的人?你想办法拍一张照片给我,我看看。”

    “好。”

    挂断电话后,那个人把手机打开拍照界面,刚想拍照,正好陆一鸣身旁的律师站起来去拿东西。两个人立即低头装作看着桌子,避免引起律师注意。等律师往回走,脸朝向他们两个的时候,那个人假装看手机,按了拍摄键,把律师正脸拍下,然后发送给方向左。

    方向左和父亲方海业正坐在办公室里,焦急等待着照片。

    手机一响,方向左立即将手机拿起来,看图片。

    方海业身子前伸,手拿着雪茄问:“怎么样?他见的是什么人?!”

    方向左一看到照片,脸上立即露出失望神色:“爸,是陆一鸣他们公司的律师!”

    “律师!我看看。”

    方向左连忙把手机递给方海业。方海业看着屏幕上的图片,深深叹了一口气,又狠狠抽了一口雪茄:“陆一鸣到底要见的是什么人?”

    方海业把手机往回递给儿子,但方向左的手刚碰到手机,方海业突然觉得不对,又猛地把手机抽了回去。

    “怎么了?爸?”

    方海业没回答方向左的问题,而是再仔细看那张图片,用两根手指按住图片,手指一拉,图片放大,再放大,然后突然脸色变了,说:“他妈的!陆一鸣这个王八蛋!他要见的,是这个人!”

    “什么人?!爸?!”方向左连忙问道。

    方海业看着图片,沉默了一阵,说道:“陆一鸣真他妈太厉害了!太厉害了!他怎么想到的?!”

    方向左抢过手机,一看到那张放大的图片,先是愣了一会,然后突然也认出了那个图片角落里的人,惊呆了:“这个人……是他!?”

    方海业脸色乎白乎红,身子靠到椅子背上,一边抽着雪茄,一边露出深思的表情。

    “爸!要不然我让我们在日本的人,拦着他们两个,不让他们见面!”

    “拦个屁!这两个人,你哪个也不能动!”

    “那怎么办?要不然我们赶快通知王华敏!也许王华敏能阻止他们……”

    方海业犹豫着,陆一鸣既然敢去见那个人,那就说明他真的有可能,扳回整个局面。

    自己现在完全倒向王华敏,还是两边下注?!

    “爸!到底怎么办?!”

    方海业说道:“我们现在是要赶快去找一个人。”

    “王华敏?”

    “不!我们要找的人,是程娇!”

    “她?!”方向左有些吃惊,但立即明白过来,“爸!你是说,你觉得陆一鸣可能能挽回局面,我们应该两边做准备?”

    方海业说道:“至少是先探探他们这一边的口风……你立即给我去找程娇……找到她后,我们父子,一起去见她……”

    “哦好!爸!我们……”

    方向左刚说到这里,突然办公室内线电话响了,叮铃铃铃铃。

    方向左按了免提,说:“我们现在有急事,谁都不见。”

    “小方先生,是程娇小姐来了,想要现在就见方先生。”

    方向左和方海业一听到秘书说话,同时大吃一惊!方向左更是下意识突然站了起来,但站起来后再坐下也不是,直接出去也不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方海业对电话说道:“你让程小姐在外面稍等一下。”

    “好的方先生,我知道了……程小姐,方先生正在开会,请您稍……”秘书对程娇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电话挂断了。

    方海业按了挂断按钮,突然暴怒对方向左大声吼道:“不成器的东西!一点事情,慌成这个样子!”

    “哦,对不起,爸……爸!娇娇现在来,是不是都是陆一鸣安排好的!日本和我们这边,他同时施压!?”

    方海业坐在座位上皱着眉头:“不对啊……按说如果陆一鸣算准了要两边同时施压,我们比较难对付,陆一鸣更应该自己来这边,让程娇去日本才对……”

    方向左又慢慢坐下,也满脸都是大惑不解的表情,看着父亲。

    “你又坐下干什么!”方海业毫无征兆,突然对方向左爆吼道。

    方向左吓得浑身一抖,连忙又站起身子。

    “你和我一起出去,迎接程娇!给我沉住气!看看对方要出什么牌!反正不论怎么样……不论是程娇和王华敏谁最后赢了这场大战,我们都必须捞到更多好处!他们来找我,就说明他们还离不开我们!我们不变应万变!”

    “好的,爸,向左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