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来得及吗

    更新时间:2018-05-11 12:56:35本章字数:10569字

    三分钟后,热情迎接的方海业和方向左将程娇让到了屋子里。

    “世侄女,喝点什么饮料?我刚刚托人从云南带回来的茶饼,味道不错,不知道你们年轻人喜不喜欢喝……呵呵……呵呵……”

    方海业一边笑着,一边慢慢坐到自己的老板椅上,看程娇没有反应,刚想用内线让秘书泡茶……

    程娇突然说道:“叔叔,向左,我输了。”

    “!”方向左和方海业同时吃了一惊,他们两个就这几分钟,已经猜测了无数个程娇要对他们说的开场白,或者连哄带骗,或者胸有成足,或者颐指气使,或者杀气十足大势在握,唯一没想到的,就是程娇竟然第一句话,就是卖惨……

    “这……娇娇……你这么一说,叔叔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你……你输了?你输了是什么意思?”

    “我拿到了我姑姑的股权,和我小妈的股权已经几乎势均力敌,但我小妈把你们剩下的几个股东,林叔叔,刘叔叔,还有您,都牢牢控制住了。没有人肯支持我。我已经是必败的局面。”

    “……你是来求我,转过来支持你的?你那个神通广大的陆先生呢?”

    “陆一鸣背着我从静安商业上赚了六个亿。”

    “……”

    “还有,他之前还想要从林叔叔那里,再敲出四千万。”

    “……他还曾经想从我这,拿走两个亿。”

    方向左立即插嘴:“娇娇,就连他现在住的房子,都是他从我们这里……”

    方海业低声呵斥:“向左,闭嘴!”

    方向左满脸气愤的看着程娇。

    “我和他闹翻了。”

    方海业和方向左都将信将疑。

    “那你到我这里来,是想……”

    “我绝对不能输给我小妈,我……我唯一的办法,我想过了,就是寻求到方叔叔你的支持……”

    “我支持你?!我……”

    “我知道!”程娇突然抢话,“虽然我们嘴上说的是感情,但实际上都是生意。我愿意用我自己,作为你们支持我的交换……”

    “用你自己作交换?”

    “对!这段时间我仔细想过了,陆一鸣我和他翻脸,我对他是真心,他对我只有利益……不只是金钱上的教训,感情上,他的出身和我也完全不对,门不当户不对,不会有好结果。对我们这些人来说,感情是次要的,是奢侈品,只凭感情,能维持住多长时间?最适合我的,还是向左。”

    方向左激动起来,转头看着程娇:“娇娇!你是认真的?”

    程娇点头说道:“向左,我决定了,我要和你结婚。”

    陆一鸣对程娇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一点都不知情!他还在紧盯着自己的目标。

    那个目标已经吃完早餐,从餐厅出来,站在电梯门口。和他身边的团员女伴一起抬着头看电梯的楼层显示。

    陆一鸣和律师也跟着出了餐厅,刚站到他们身后。那个目标的女伴突然惊呼一声,目标问:“怎么了?”

    “我的手机忘在餐桌上了。我去取一下。”

    “这么不小心。”

    “你没有丢三落四的时候啊。”女伴白了他一眼,转身往餐厅跑回去。

    那个目标只剩下孤身一个人。这时候电梯门开了,那个目标刚想走进电梯,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拉了一下,他立即回头,看到陆一鸣站在自己身后,对自己微笑了一下:“你认得我吗?”

    那个人看着陆一鸣,愣了一会,陆一鸣说道:“我是程娇请来帮忙的,我们见过一面,我叫陆一鸣。”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那个人突然想起来了,有些吃惊,“而且找我干什么?”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谈吧。去我房间。”

    那个人眼睛一眨一眨,想了一会,说:“好。”

    这时候电梯门马上就要关上,那个人突然一伸手,把手掌伸进电梯即将关闭的门缝里,又连忙抽了出来,电梯门再次打开,那个人对电梯里的人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电梯里的人给让出了一点地方。

    陆一鸣回头对律师说:“你等我电话。”

    律师点头,留在原地,陆一鸣和那个人上了电梯,直奔二十四楼。

    跟踪陆一鸣的那两个方向左的马仔,立即按短信给方向左。

    方向左和方海业听到程娇的陈述,都有些发蒙。

    这不合理啊!陆一鸣在日本找到的人如果搞定,完全不用程娇再以身相许啊!

    而且程娇说自己和陆一鸣关系已经破裂,是因为出身不平等,这不是扯淡呢吗!陆一鸣如果真愿意和程娇在一起,程家就等于绑上了全新一个维度的关系,就等于终于得到大佬们梦寐以求,无比深厚的“背景”。

    那就是陆一鸣为了家族的洁身自好,不敢让自己和一个平平无奇的百亿身家的商人联系在一起,所以抛弃了程娇……

    方海业突然想明白了,程娇和陆一鸣一定是闹分歧了!程娇以为再也靠不上陆一鸣这棵大树,所以在想办法自救。

    而陆一鸣虽然甩掉了程娇,但还在用自己的办法,去救程娇。只是因为这个办法程娇知道了一定会反对,所以陆一鸣瞒着程娇。

    “娇娇……”

    “嗯……”

    “叔叔和向左,有点事情要商量,你能不能稍稍回避一下。让我们说几句话?”

    “哦……好的叔叔,婚姻大事。你们商量一下。”

    “不好意思啊世侄女……”

    程娇笑了笑,起身出去了。

    程娇一出去,方向左立即拿起电话,给方海业看刚才的短信。

    方海业摇了摇头:“只是跟着就好,什么也不要做。”

    “我已经这么回复他们了,爸!但是娇娇这边这么好的条件!您还有什么不答应的!”

    “我担心的是,别再像上次一样,我们一答应她,她转头又拿着我们的条件去找别人,再给我们重来一遍上次的事情,一个坑里,我们摔两次跟头。”

    “这个……那我们就先登记,结婚证领下来,她总不能反悔了!”

    “领证需要时间,今天是星期天,民政局不上班。明天一早八点,董事会就开会了。这条路不通。”

    这时候突然房门被敲响了,方海业还没等问是什么人在外面,门已经被推开,是程娇,又走了进来。秘书跟在身后,满脸歉意:“方先生,程小姐站在门口,不让我说话,我不敢……”

    “娇娇!”

    方海业心中一阵不痛快,看着程娇。

    程娇说道:“叔叔,你们提到的困难,我们互相不信任,也是我担心的问题。我有个解决办法,能让我完全没有办法反悔,也能让你们彻底对我放心。”

    “什么办法?”

    程娇径直走到方海业面前,拿出了一份打印好的合同,递给了方海业:“方叔叔,您看看这个。”

    方海业和方向左都感觉到程娇和以前已经完全不同,这次她主动上门谈判,又主动进来提供问题的解决办法。反倒是方海业和方向左,都一直很被动。

    程娇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柔弱的,好像可以随便摆弄,随便欺骗的小姑娘。

    方海业掩饰自己的惊讶,故意冷哼了一声,把合同拿过来,一看到合同的内容,就吃了一惊!

    程娇这个合同,真的能解决自己的担忧!让程娇她自己!再无反悔的余地!

    这个合同的内容,绝不可能是陆一鸣给准备的!陆一鸣怎么可能舍得把自己的女人亲手用这么严密的合同塞给别的男人!

    那这个办法就是程娇自己想出来的!?

    自己这个未来的儿媳妇……

    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害怕……

    陆一鸣和那个人在客厅里坐下。

    “你找我干什么?”

    陆一鸣说道:“你们家族,只剩下你一个男人,你应该担起你该承担的责任了!”

    “我姐姐呢?”坐在陆一鸣对面的程思宇问道。

    “我和她已经闹翻了。我找你,她不知道。”

    “姐姐和小妈她们的事情,我没办法解决。”

    “你有。”

    “我有?”程思宇迷惑的说道,“我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不都是你们成年人之间的事情吗?!”

    “你上高二了,已经十六岁,已经是完全民事人。”

    “我和我姐姐关系不好。”

    “那是表面上不好吧?怕你妈妈王华敏不开心。实际上你们私下经常联系。你姐姐给我看过你们的联络短信。”

    “我怎么帮你?一个是我妈妈,一个是我姐姐,我没办法。”

    “有办法。你把这个签了。”

    “什么?”

    陆一鸣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了程思宇。

    程思宇接过来,低头看上面的内容,脸上慢慢浮现出吃惊的表情……

    甲方:程娇

    身份证号:

    乙方:方向左

    身份证号:

    甲方承诺,如若9月4日(下周二,也就是董事会会议第二天)以下两个条件全部生效,则甲方将以捐赠形式,将甲方持有“静(上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全部股权,无偿赠与乙方。

    条件一:甲方身份为“静(上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条件二:甲方与乙方无婚姻关系。

    甲方签字:

    年月日

    乙方签字:

    年月日

    方海业拿着那张纸,手有些颤抖,把那张纸又递给方向左看。

    方向左看了几遍后,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然后转头看着程娇。

    程娇说道:“只要我当选董事局主席,还不肯和你儿子结婚,我就一定要把所有股份给你儿子,你儿子只要交一点点资本利得税,等于以超低价格,吞掉我们整个程家。所以我只有和他结婚,才能保证我的利益。有这个合同,你们就再也不用担心了!”

    方海业又把那份合同拿过来,仔细看了一遍,又用内线找秘书,让她赶快把法务喊过来看合同条款。

    法务说合同实质上是一种对赌协议,在法律上有效。

    方海业终于一块石头落地。现在……不论另一边的陆一鸣在日本和王华敏的儿子程思宇搞什么,只要程娇当选董事局主席,自己不是获得一个身价百亿的儿媳妇,就是超低价获得程家控股股份!

    这一场大战到最后!自己就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陆一鸣这个笨蛋!和程娇互相闹的矛盾,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只要签了合同!自己就是稳赢了!

    不!现在还有一点点危险!那就是在签字前,万一陆一鸣说服了程思宇支持自己的姐姐,和他妈妈王华敏反目!程娇发现不用牺牲自己也能得到程娇产业,那程娇就还会反悔!

    不行!要赶快签字!要赶快让程娇签字!

    之后不论陆一鸣怎么扑腾!程家,就都是自己囊中之物!

    程思宇看着手里的那张纸。

    授权书

    授权人:程思宇

    身份证号:

    授权人授权被授权人程娇(身份证号:),在9月3日“静(上海)控股金融有限公司”董事局会议上,拥有授权人“静(上海)控股金融有限公司”5.6%股权之投票权。

    授权人签字:

    年月日

    被授权人签字:

    年月日

    “你名下有8%的‘静控股’股权。你也到了法定完全民事能力行使的年龄。只要你签字,这个授权书就绝对有效。”

    “为什么你要5.6%,不要8%?”

    “因为你姐姐拿到你的5.6%投票权之后,你姐姐和你妈的投票权,就能达到平衡,每个人都是百分之30%。他们谁都无法打败另一方。”

    程思宇一听到这里,吃了一惊,抬头看着陆一鸣,眼睛里放出光彩。

    “他们都无法扳倒对方,只能互相妥协。这样你姐姐和妈妈,就只能接受和解,一起掌管这家公司。这样,我想也许最符合你的心愿。”

    “是姐姐让你来找我的吗?”程思宇拿着授权书的手有点激动。

    “不是。她在最开始我们合作的时候,就警告过我,不论输赢,不准我打你的主意。她担心你和他的感情,回因为利益争执,最后失去。我觉得她的想法很天真很可笑。”

    “维护亲情,很可笑吗?”

    “为了维护你和她的姐弟情,她就要失去百亿家产了,你和她的姐弟情值上百亿吗?”

    程思宇手里挥舞那张授权书:“现在,不也是一种尝试吗?”

    “这是我给你姐姐量身定做的。我并不认为这是最好的方案。但没办法,你知道我和你姐姐的关系吧?”

    “我姐姐说她爱上你了。你让我姐姐又兴奋,又爱得投入,又觉得你好深,有时候会觉得恐惧。”

    “所以最后还是你们这些感情派获得了胜利,我也因为对你姐姐的感情,最后想出来这个互相打成平手的愚蠢方案。维护亲情。”

    “我要是不签这个授权书呢?”

    “我说过,你爸爸在看你们内斗,他没有任何正常人的感情,只有利益。你是你家族唯一能起作用的男人了。你们程家接下来,是继续以利益为优先,还是有那么一点人情味,现在,决定权就在你手里了。你是男人,程家,现在,就要你来掌控了!你要是不签授权书,那就是选择了利益。你妈妈会获胜,你是去姐姐,你姐姐永远被赶出去,和你姑姑一样彻底完蛋。你签了,你还有机会,维持你们家的完整。你越来越大,你姐姐和你妈妈都会以你为依靠,你是他们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你家族接下来怎么走,你选择吧。”

    陆一鸣说到这里,站起身子,拿出烟盒点燃了一根烟。

    “能给我一根吗?”程思宇问道。

    陆一鸣把烟盒递给程思宇,又帮程思宇点燃了,拍了拍程思宇肩膀:“我今天一直在日本。你决定好签字,或者拒绝我后,立即告诉我,我明天一早还要赶回上海开决定你们家族命运的大会。”

    程思宇狠狠抽了一口,呛到了,不住地咳嗽。

    “像个爷们!”陆一鸣拍了程思宇肩膀一下,就往外走去。 

    到了走廊外面,陆一鸣一边抽着烟,一边走到了走廊尽头,看着窗外发呆。

    程思宇这种十六七岁的男孩,开始胸怀梦想,对自己充满信心,同时有一种拼命想要向世界证明自己长大了,已经是成年人了的幼稚的冲动。自己给他这么高的帽子,让他感觉家族命运就在自己手里,世界都好像要被他决定掌握的巨大使命感。

    程思宇现在肯定热血沸腾,维护好家族,感情和金钱都要的冲动激荡着胸怀,他一定会签字。

    5.6%,要想真的保持程娇和王华敏各占30%,程思宇应该交出5.4%,自己多管他要了0.2个百分点,程思宇签完授权书后,程娇就稳拿更多股份,程娇就一定会赢!一定会坐上董事局主席的位置!

    自己离开她前,为她做到的,最后一件事情。亲手将她,送上王座!

    自己不管程思宇要全部股份,而只是要一部分股份,就是个障眼法。自己要利用程思宇幼稚的成熟感,利用他的责任心和刚成年时候,才会有的那种傻乎乎的正义感。

    但自己这么利用完程思宇后,程娇一定会恨自己!

    恨就恨吧……正好自己可以借着这种恨,让程娇不痛苦的离开自己。

    这不就是最美好的结局吗?!

    陆一鸣又狠狠抽了一口烟,一切都要结束了。

    这时候走廊后面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陆一鸣回头,看到程思宇站在走廊另一端,高声说道:“陆先生,授权书我已经签了。接下来,就麻烦您了。”

    陆一鸣和程思宇在走廊两端对视,过了一会,陆一鸣走到程思宇身前,伸手,毫不客气把那张纸抽了过来,低头看了一眼,确认签名没有问题,才抬头说道:“谢谢。祝你夏令营愉快。”

    “我妈要知道我现在竟然给你授权书,估计会气疯。”

    “那你准备怎么办?”

    “若无其事在日本继续过夏令营,等我妈发现我做的事情后,我再慢慢和她解释。”

    “……”陆一鸣想再说几句话,但突然他发现自己不论说什么,等到董事会结束,程思宇发现自己上了陆一鸣的当,都会以为现在的他是在讽刺自己。

    陆一鸣于是不再说话。

    这时候,躲在安全通道里的方向左手下的马仔立即给方向左打电话。

    秘书正在重新打印排版程娇的那份合同,方海业陪着程娇在办公室里喝茶,方海业恐怕最后时候再出现意外,表面镇定,实际心里心急如焚。

    方向左眼盯着秘书敲着文本,恨不得立即就把合同打印出来,同样心急如焚。

    这时候方向左电话响了,方向左立即拿起来:“喂!”

    “小方先生,刚才我们听到程思宇说授权书已经签了,然后陆一鸣从程思宇手里拿了一份文件。文件的内容不知道。”

    “授权书!?”方向左一身冷汗流出来,这他妈一定是程思宇手里拥有股权的授权书!

    陆一鸣有了授权书,加上程娇手里的股份!程娇实际上已经拿到了绝对多数!现在的程娇,根本就再也用不着卖身给自己,也能赢了王华敏!

    陆一鸣这个王八蛋!怎么他妈的这么厉害!这种情况下他也能挽回败局!

    方向左感到口干舌燥,把自己领口的衬衣扣子解开,领带也拽松些,但仍然感到气闷。看秘书打字,秘书也已经知道时间紧迫,打了一句话,整个打串行了,删除了从新打。

    这个笨蛋秘书!

    “陆一鸣现在在干什么!?”

    “我的搭档还在上面监视,他似乎在给人打电话……方先生!搭档回来了。您稍等!”

    方向左舔了舔嘴唇,陆一鸣可别他妈的刚拿到授权书,就和程娇联系!程娇现在要是知道自己已经是必胜局面了!那就没自己方家他妈的任何事情了!

    这时候电话话筒里另一个人说话声音传来:“喂!小方先生。”

    “陆一鸣呢?”

    “他又进房间了。”

    “他刚才打电话打给谁?”

    “似乎是打给他的秘书。”

    “秘书?说的什么内容?”

    “他问最早的机票是几点的,他要马上飞回上海。然后说让秘书派车下午三点到浦东机场接他。”

    “那他挂了电话后,又给别人打电话了吗?”

    “他还没说完就进屋了,后来又打没打电话给别人,我没有看到。”

    方向左感到自己额头的汗水已经出来了,这时候秘书回头说道:“小方先生,文档打好了!”

    “那你还他妈愣着干什么!赶快打印去!”

    秘书长得漂亮,方向左对她说话从来都是和颜悦色,这一次方向左如此失态暴怒,把秘书吓到了,连忙按了打印件,起身就向打印机方向跑去。

    方向左看着打印机慢腾腾的发出预热声,终于开始打印,对电话喊道:“你们给我跟紧了陆一鸣!别他妈跟丢了!他再有什么动静!立即给我打电话!”

    “是!”

    方向左挂断电话,快步走到打印机旁边,打印机已经往外吐出合同,方向左一把暴躁的推开秘书,拿起那两张纸。

    自己马上就要进办公室,陆一鸣千万不要现在和程娇联系!只要程娇在这张纸上签上名字!

    陆一鸣刚刚搞定了程思宇,就他妈真的是给程娇彻底套死了!

    一天一地,一天一地!

    老天保佑我们方家!保佑我方向左能抱得程娇这个有百亿身家的老婆!

    保佑……保佑!

    方向左急速向父亲的办公室跑去,推开门,程娇已经接到电话了吗?!

    还是程娇还被蒙在鼓里?!

    门推开了,自己的父亲表情平静,还带着笑脸。

    程娇呢?外面的阳光照射进来,照在程娇的身上,程娇浑身都好像被圣洁的光线笼罩着,带着奇妙的光晕。

    娇娇……你好美……

    程娇看着自己,面带着微笑。好像程娇还不知道在日本,陆一鸣已经做了什么……否则程娇为什么还会对自己微笑?!

    方向左因为心虚,声音都有些颤抖:“娇……娇娇……爸……爸……合同打……打好了。”

    方海业已经看出儿子不对劲了,心里猜测八成是陆一鸣在日本已经搞定了程思宇……

    方海业立即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但连忙保持着表面的镇定说:“打好了?好,好……你把合同拿给娇娇,看看有没有什么错误?”

    方向左反应有点迟钝,感觉自己浑身都好像轻飘飘的,过了几秒钟,才点头说:“哦。好……娇……娇娇,给你。”

    程娇拿过来合同,心里也紧张到了极点。自己计算了一晚上了,自己就要诓骗方海业和方向左签下这个合同。只要自己达到这个目的,自己就赢了!

    她看方向左有些异样,难道方向左已经发现合同不对劲了?

    程娇陪着笑脸,用尽全身的力气控制着自己表现的自然,心里怀着鬼胎,和心怀鬼胎的方向左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个人都连忙把眼神让开,都担心对方发现自己不对劲。

    程娇看着纸上的内容,强迫自己镇定心神,对照着自己起草的内容看了一遍,然后说:“没有问题。”

    方海业和方向左互相对视了一眼,方海业眉毛挑了挑,询问方向左情况,方向左满脸担忧的摇了摇头,示意情况糟糕。

    方海业说道:“世侄女,你真的想好了?”

    方向左盯着程娇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怕这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一切前功尽弃。

    陆一鸣为什么还不打电话告诉程娇这个天大的喜讯?!

    “我想好了,方叔叔。”

    “那我们……我们签字?”

    “好!……好的,我们签字吧,方叔叔。”

    方海业笑着,对方向左说:“向左,这是你和娇娇之间的约定,你们签吧。”

    “好。”

    方向左走到桌旁,程娇也配合着走到桌旁,把自己手里的合同递给方向左。方向左拿起父亲递过来的万宝龙签字笔,手控制不住地轻轻颤抖,把两份合同都签下来了。然后又在签名上用印泥按手印。

    之后方向左把笔递给程娇。

    方海业和方向左都紧张到极点,就怕最后时候程娇反悔。

    程娇同样着急,拿过笔来,毫不迟疑就在第一张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签第二张合同,然后拿起印泥,按手印。

    程娇刚把第一张合同手印按好,方向左一把就把那张合同抓起来,拿在自己手里!

    大功告成!成了!

    方向左感觉一切都有些在梦里的感觉!程娇!程家的财产!程家的一切!都因为这张纸!归自己所有了!

    程娇把第二张合同也按了手印,连忙也把第二张合同拿起来折叠好,紧紧握在手里!

    成了!自己终于诓骗方海业和方向左成功了!

    有了这张合同!自己就能……就能和陆一鸣在一起了!

    百亿身价……和陆一鸣永远在一起的美好未来!

    陆一鸣知道自己竟然想出来这样的高明办法!能让方向左和方海业再次上当!能让明天在董事会的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

    陆一鸣会有多开心?!多喜欢自己!

    方向左方海业,还有程娇,在签完合同后,所有人都以为大局已定,都终于松了一口气。三个人互相看看,竟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突然三个人一起尴尬的哈哈笑了笑。程娇说:“方叔叔,向左,明天,就拜托你们了。”

    “傻孩子……”方海业说道,“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方家的准儿媳了,为你挣到董事会主席的位置,也是为我们方家自己!中午我们一起吃顿饭,好好庆祝一下吧。”

    “哦,叔叔,以后我嫁入你们方家后,天天有的是机会一起吃饭。但今天下午我还有点事情,要赶快去办。我就先告辞了。”

    “这……”

    “娇娇……”

    方向左想了想,合同万无一失,娇娇当上董事会主席后,不嫁给自己,就必须向自己转让全部股份,娇娇只能嫁给自己才能保住财产。

    更何况现在娇娇恐怕还不知道,陆一鸣拿到了程思宇那部分股份,娇娇有自己的股份,加上程思宇和方家全部股份,王华敏已经绝对会落败!

    娇娇明天百分之百会当选董事局主席!也就是百分之百一定会成为自己的老婆!她已经没有选择了!

    这里面最解气最好笑的部分!就是陆一鸣!陆一鸣这个自己恨不得扒了他的皮的混蛋!和自己抢女人!股市上算计自己!静安商业让自己和父亲吃瘪!

    自己和父亲几次和他斗法,全都吃了大亏!

    但现在有了娇娇和自己的这份卖身合同,陆一鸣越努力保证让娇娇抢夺家业成功!约等于他在亲自把娇娇送入自己的怀里!

    等到陆一鸣知道娇娇和自己已经达成协议!自己一定要好好看看,陆一鸣那个时候!是个什么德行!

    好爽!哈哈哈哈哈哈!财产也是我的!娇娇也是我的!都他妈是你陆一鸣亲自送过来的!自己这一把赢陆一鸣赢的!太他妈爽了!哈哈哈哈哈哈!

    方海业也仔细想了一遍儿子和程娇的合同,万无一失!绝对是万无一失!程娇除了乖乖嫁入我们方家!方家吞并程家财产外!绝对没有第二个可能!

    “好吧,娇娇,那你们什么时候登记?”

    “按照合同,星期二我还没嫁给向左,我的股权就都归他了,所以我们明天上午开完董事会,下午就去领证好吗?”

    “好!”方向左激动的点头,“好!我一会就让我妈去找户口本。”

    “这孩子……好啊,你们这一对门当户对的姻缘,我真是太高兴了!我相信,你们结婚的消息一传出去,明天你家和我家名下的几个上市公司,全都会疯了一样暴涨!红红火火!好!好!”

    程娇笑着说道:“方叔叔,向左,那我也回去找户口本。唉……一想到回去静坛公园,可能还会遇到我的小妈,我就……我就浑身不舒服……向左,你送我回去吧。”

    “好!”方向左一口答应。

    方海业想了想,说:“也好,向左,你保护着点娇娇,别让她吃亏。”

    “嗯。”

    陆一鸣退房后,直接叫车去关西机场。

    在车上,陆一鸣展开程思宇的授权书,又仔细看了两遍,然后把授权书合上。

    这份授权书,可以保证程娇百分之百取得最后的胜利!

    但是也会导致程娇和自己最终决裂!

    因为自己欺骗了程思宇,程娇家里唯一和她还有感情的弟弟。

    自己不能现在告诉程娇自己已经拿到了授权书,等到明天董事会议上,自己再突然出现!

    十分钟后,方向左和程娇上了向左的迈凯伦,车子轰鸣的离开地下车库,直奔静坛公园。

    半个小时后,程娇到达静坛公园门口,方向左开车子进去公园,直接到了大院门口,程娇下车,让方向左在外面等自己,然后自己进了大院里。

    方向左上车后,先给父亲打电话:“爸,娇娇真的回了自己家,没有说去见别人。”

    “让你回家了吗?”

    “没有,她让我在外面等她。”

    “哦。”

    “爸!到这种时候,你还不放心娇娇?”

    “事情关系太大了!谨慎点好。你给我看住了她,一旦发现她又和什么人联系或者见面!你要立即告诉我!”

    “嗯!好的爸,我知道。但我觉得娇娇让我陪她,是在故意让我们掌握她的行踪,给我们吃定心丸。我陪着她,我亲眼看到她都干什么了!她根本没机会再搞小动作!再说那个合同,也根本没有机会让她搞小动作!你说是不是?爸?”

    “嗯!行吧,合同确实没什么机会……你就好好陪她吧。以后她真成了我们方家儿媳妇,你还真要对她好点。你也该收收心了,外面的乱七八糟的那些,你抓紧时间,都清理清理。还有,结婚后尽快给我要个孙子!你俩有了孩子!程家的财产,就真的只能归我们了!”

    “爸,你放心吧。她和我在外面认识的那些那能一样吗!至少到给你添个孙子之前,我会修身养性的!哪边大哪边小,我拎得清!”

    “那就好。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的!爸。挂了。”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程娇出来,拎着好多东西。程娇家的阿姨还有两个人也帮着拽着旅行箱出来。

    程娇哭过,脸上有泪痕。

    方向左连忙下车问怎么了?

    程娇说和王华敏大吵了一架。

    方向左说没事:“明天就让这个老娘们知道你的厉害。”

    “我所有东西都拿出来了,这个家和我没关系了。你送我回公寓吧。”

    “好。”

    四十分钟后,方向左把程娇送回公寓,帮着把东西都搬上去后,程娇说自己累了,让方向左离开。

    方向左下楼后,找马仔监视程娇动静。

    但程娇从上楼后,一直到第二天早出门参加董事会,再也没有下楼过,更没有机会见到任何人。

    方向左和方海业,到此彻底放心。

    程娇没有机会,再搞出任何猫腻!

    程娇回到公寓后,几次给陆一鸣打电话,都没有人接。

    程娇联系陆一鸣的秘书,和公司的律师。

    秘书和律师已经接到陆一鸣的指示,严禁他们告知陆一鸣的行踪。

    程娇仍然不知道陆一鸣已经做了什么!

    陆一鸣到达关西机场后,登机前,航班突然取消。

    十九号风球过境日本海,关西机场外面先是大雨,之后开始狂风暴雨。

    陆一鸣先询问了机场航班情况。上海那边只是下小雨,接下来天气预报后半夜就会变成阴天,星期一则是云开雾散,阳光普照。

    只有关西机场,及西边的日本海一带由风球减弱成的高压气团过境,风大雨大。

    日本的天气预报以一个小时为单位,预报预计后半夜两点左右雨可能减弱成二级,那时候有可能恢复航班。

    陆一鸣心急如焚,查“静控股”的董事局条例,上面有条款规定:“持有本公司股份的股东或代理人,必须亲自参加董事会议,其所持有股份方有表决权。代理人必须在董事会议上出示授权书,方具有代理表决权。”

    按照这个条款,自己必须赶在明天上午董事局会议表决进行前,将授权书原件拿到会议现场,程娇才能使用程思宇的股份……

    凌晨三点机场恢复航班,自己的航班还要排队,有三个小时的航程……时间还来得及吗?!

    天气比预想的更早放晴。凌晨一点三十八分,关西机场通知乘客航班恢复起飞。

    陆一鸣立即随着人群排队到值班柜台那里,轮到自己询问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零二分,陆一鸣询问排队第一班飞回上海的航班是哪班?结果问到上海的航班预计最早的是凌晨三点五十七分的,但时间也只是临时确定的,也可能再延期。

    “麻烦你帮我查查我买了这一班的机票了吗?”

    “好的。您的身份证和护照。”

    陆一鸣往外掏证件的时候,突然又有了一个想法:“小姐,麻烦您,飞回国内时间最近的航班现在还有哪班?”

    “哦……我记得刚刚帮别的乘客改签了一个中国国航的航班,飞杭州萧山机场的,是两点五十分的,还有五十分钟起飞,您……”

    陆一鸣在脑子里飞速的算时间……董事局会议早上八点,自己到杭州赶回上海,六点半前落地,就应该赶得及……

    “这个航班时间有修改吗?”

    “目前没有,改时间的可能性比上海的那个小。”

    “麻烦你,我买这个。”

    “只有头等舱,要两万多可以吗?”

    “可以,快快快。”

    “我出票后,麻烦您赶快过安检,赶不及您会有损失。”

    “好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