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尾声

    更新时间:2018-05-11 12:52:24本章字数:2444字

    尾声

    上海七院,干诊病房。

    陆一鸣吃着小笼煎包:“味道差太多了。不好吃。”

    “你别这么多废话,有的吃就不错了。司机绕了大半个上海,还吃了一张罚单才买到的。”

    “你把烟盒拿来,我要抽烟。”

    “不行。戒了吧。我爸还说让我尽快怀孕呢。你现在开始戒,我毕业后正好生孩子。”

    “扯淡。”

    “问你点正经事。”

    “这么严肃干什么?”

    “我俩真不能结婚吗?”

    “国内肯定不行。真可能惹大麻烦。我拒绝进你家董事局当董事,也是同样的原因。”

    “国内不行?那就是国外……”

    “我还有一个护照,我们可以拿那个护照到外国登记。然后在登记国的法律上,我们就捆在一起了。但这几天我一直在考虑,这个婚前协议怎么签?”

    “签什么婚前协议?”

    “你财产比我多。我大概算了一下,静安商业的资产大部分都是你的了,持有的商场地块全都在所在城市的核心区,光是这几块地的地价价值就能让你身价过百亿。所以你还是百亿小萝莉。我才是千万大叔。你一个等于上千个我。”

    “不用签。就算我俩离婚,你又怎么可能和我算这些钱。你不是层次不同嘛。”

    “嘿?……”

    “那我毕业后,我们去旅行吧,顺便登记。”

    陆一鸣看着程娇,握程娇的手。程娇比以前胖了一点,神色好太多了,整个人浑身都散发着满足幸福的光彩,美艳不可方物。

    程娇早就有预感陆一鸣肯定有办法能和自己登记。自己有这么好一个老公。程娇突然感到身子发软,低头,两个人接吻。

    过了几秒钟,两个人分开,程娇脸变成粉红色:“我今晚住病房里啊?”

    “干什么?”

    “试试你能力。”

    “这隔音不好。”

    “那不是更有意思。”

    “你比我看起来像老司机。”

    “什么啊,讨厌。”

    “你爸爸呢?他怎么样?”

    “他在试验PD-1,有点反应,不过好像肿瘤不再发展了。下个月我爸爸身体更稳定点的时候,还会去美国,那边有个新型的据说对胰腺癌效果超好的免疫药正在临床。但我爸爸需要先做配型。对了,你昏迷的时候,我来医院的时候他一起过来看过你。”

    “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怎么也要再有半个月,等你骨折愈合了大夫才能放你走。再说你急什么啊?好好养伤慢慢治疗呗。我正好放假,陪着你。”

    “我应该去看一下你家老爷子,姑娘都归我了,礼数还是不能少。”

    “算你有良心。”

    “哦,一会你推我出去转悠转悠吧,在屋里憋死了。”

    “你要不爱吃这个包子,还有点早上的皮蛋瘦肉粥,我给你热热?”

    “行。茶叶蛋给我来一个。还有红油笋丝。”

    “我好像走上正轨了。”

    “什么正轨?”

    “和我小妈一样,我爸天天就是这么命令她干这个干那个,连袜子都要她去找。”

    “那你就一会再去。”

    “讨厌。”程娇笑眯眯的,低头又亲了陆一鸣一口,说,“女人最幸福的时候,就是照顾着半身不遂的自己心爱的男人,特温馨。”

    陆一鸣嘿嘿笑了一下。

    程娇去开冰箱的门,拿东西,然后出去了。

    陆一鸣打开身旁的手机,看新闻。

    财经板块第一条是:上海方氏集团涉嫌严重财务欺诈犯罪,总裁兼董事长方海业被限制出境接受调查。

    陆一鸣已经有预料,但没想到方氏集团出事这么快,自己刚出车祸不到一周集团就已经被抄家了。

    抄家这个词应该很准确。

    陆一鸣点开新闻看里面的内容,里面内容主要是分析了方氏集团虚增利润财务造假,以及操纵股市的一些分析。文章并且提及方氏集团内部已经被派驻工作组进行全面清算,有关部门也在进行内部核算计算复杂的交叉担保贷款和债券,分公司股权交叉持股情况,以避免清算方氏集团可能造成的对金融市场和银行的冲击。

    方氏集团的土地开发目前全部被冻结,有关上市公司部分被停牌,部分加强了风险提示。银行也已经全面限贷,并加紧催收贷款。

    但文章通篇没有提到任何关于方氏集团被查的导火索,方向左与自己的撞车事件。

    第二条消息是有关‘冷静系’重组的事情,标题是:上海地产大鳄‘冷静系’权力交替,股权重组回归家族控制大清洗。

    陆一鸣点击进去,看内容。

    王华敏已经担任董事局主席,程娇用静安商业股权置换‘静控股’股权,主动淡出边缘化。程思宇将成为未来‘冷静系’接班人。

    程任天目前仍在养病,但仍控制百分之四十股权,没有将股权交给王华敏或程思宇。

    程任天没有信守承诺交出百分之四十股权,在陆一鸣意料之中。这帮老家伙,不死,就绝不会放手。

    另外持有‘冷静系’股权的另外三个上海大地产财团,林则栋和刘向前近日已经主动将所持有‘静控股’股权全数作价卖给王华敏,彻底退出‘静控股’。方海业的方氏集团因为近日被调查,股权被冻结,其所持有的静控股股份目前也被查封,程家要想把散落在外面的这最后一点股份收回来,只能等待方氏集团调查结束。

    文章上说林则栋他们这么积极的抛售股份很出乎市场的意料,但陆一鸣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方向左撞自己,把整个方氏集团都给撞没了。林则栋和刘向前应该是在这件事情上找准了自己的定位,商人永远只能在商人的层级上,而商人的层级,在更高的层级看来,只不过是一些有钱的平民而已。所以他们才这么着急抛售‘静控股’的股份,以避免激怒陆一鸣和程娇,步方氏集团的后尘。

    陆一鸣看到这里,把手机放下,转头看着窗外。

    窗外蓝天白云,阳光灿烂,又是一个艳阳天。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这时候房门打开了,程娇进来,托着一个托盘,看到陆一鸣正歪着身子打开抽屉,从里面拿烟盒出来。

    “你怎么又抽烟……”但刚说到这里,程娇看出来陆一鸣脸色有点不太好,表情也很严肃。

    陆一鸣没有说话,把烟盒打开,抽出一根烟来,点着,抽了一口。

    程娇快步走到了陆一鸣身旁,把餐盘放下。

    陆一鸣说:“我不饿了,先不吃了。我抽完烟,我们出去走走。”

    “你怎么了?”程娇问。

    陆一鸣指了一下枕旁的手机。

    程娇拿起来看,看了一会,脸变得苍白。

    “我们结婚先押后。”

    “……”

    “你念完大学后,别留在国内了,出国去念书吧。”

    “出国?”

    “我辞职,陪读。”

    “好啊。可是你没有事情干,能呆的住吗?”

    “我有点累了。你过来。”

    “嗯?”

    陆一鸣拍了拍自己床铺旁的空位:“坐这。”

    “嗯。”程娇坐到了陆一鸣身旁。

    陆一鸣拉住了程娇的手,然后稍稍用力,把程娇拉了过来,身子拉倒在自己身上,然后用双臂紧紧抱住了程娇。

    程娇感到陆一鸣抱的格外地用力,自己呼吸有点困难。

    “大叔,你怎么突然想抱我啊?”

    “……嗯。”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