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此起彼伏

    更新时间:2018-05-11 12:59:54本章字数:10453字

    于曼曼打了一个哈欠,刚刚急诊室抢救了一个心肌梗死的老头,好在有惊无险。于曼曼的目标是维持自己正式独立值班夜诊后的记录,急诊患者零死亡。刚才那个老头都已经除颤了,于曼曼差点以为自己记录今晚要被终结了。

    家属千感谢万感恩,老太太差点没给她跪下。于曼曼又耗了好大精力才算是没伤到人家感恩的心情,都安抚好了。于曼曼回到大厅中央的看诊台,坐下后先把自己粉红色自己单独买的高级听诊器收好,然后重重打了一个哈欠,抬头看急诊室的表,已经快四点了,再坚持几个小时,这个夜班就熬过去了。

    旁边的自己的闺蜜兼同事,已经结婚还已经有了三岁宝宝的陆小青拍了一下于曼曼打哈欠抻到天上的胳膊:“曼曼。”陆小青坐下,一张脸全是八卦的表情,“听说你今天相亲去了。怎么样?男的合格不?性能力咋样?”

    “去你的!你正经点!让别人听到多不好。”

    “咱不是姐们吗,当然我关心的,都是你最关心的问题。”

    “谁最关心他性……行了,讨厌。”

    “那快说啊。到底怎么样?听说还是个大学教授。”

    “人呢……不错。穷了点,在校园内骑了个二六小破自行车。连共享单车都不是。但谈吐很好,脑子快。”

    “长的呢?”

    于曼曼露出笑脸:“挺帅。”

    “啊?!真的?!那穷不是问题,大学教授比上不足,小康肯定保的。那你俩见面都干什么了?”

    “干什么?来我们这了。”

    “不会这么直接吧,刚见面就考察你工作环境?”

    “还说呢,刚和他见面我就展现了一次急救技术,和他配合抢救了一个女助教,然后送这来了。”于曼曼本来想说那个女助教好像喜欢刘平,但又觉得这些话说了多余,就没开口。

    “约会改救死扶伤了?”

    “啊……”

    “那你们怎么不挑半夜来啊,让我看看啊。”

    “你拉倒吧你啊,得病还有专挑时间的啊?”

    “我这不是为了看一眼这个优质男吗。这我错过了,太遗憾了。”

    “不用遗憾,以后就算我继续和他发展,也肯定不让你见到。不给你机会。”

    “啧啧,他要敢来,我就敢看!”

    “人家没事来这干什么,这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他要为了你,就算是特意在手上割个口子,也要来见你。”

    “疯了人家,手上割口子,呸呸呸,你赶快摸木头。”

    “心疼上了?我就不摸,根本不可能的事!要不然我就咒他现在就来。”

    “他……来了。”于曼曼突然表情迟疑起来,看着大厅入口。

    “啊?”

    “真的来了。我的天。”于曼曼说着,连忙起身往外跑去,陆小青抬头看,看到一个男人在一个挺漂亮的女警察搀扶下,脸色有点发白,手被一件衣服包着,衣服上还有浸透的血印,往里走来。

    于曼曼这时候已经跑到刘平身旁。

    陆小青一看刘平受伤的部位好像真的是手,有点懵了:“这么准,老天爷,明天我买彩票。号码一会告诉你,您一定要记住啊。”

    陆小青说着,也跑向刘平那里。

    刘平尴尬的看着于曼曼:“于大夫,又见面了。”

    “你……你怎么了?”

    董晓希说:“勇斗歹徒,手被割伤了。”

    “啊?你跟我来。”董晓希立即带着刘平往处置室去。路过陆小青身旁,陆小青小声问:“不会真这么邪门吧?”

    “回头我再和你算账。”

    “你是心疼了吗?喂喂!用我帮忙吗?”

    “不用!”

    刘平看到陆小青和于曼曼打招呼,回头对陆小青也客气的点点头。

    刘平跟着于曼曼进了处置室,董晓希也进来,于曼曼对护士喊道:“纱布,酒精,消毒工具!”

    护士连忙起身。董晓希让刘平坐下,自己坐到对面,开始小心的揭开衣服。

    护士从处置柜里拿出东西,跑过来,问:“于老师,我来处置吧。”

    “不用,我来。”

    护士一看到于曼曼认真的表情,在看看对方,是一个对于曼曼适龄的文质彬彬的男人,点了点头,站在于曼曼身旁打下手。

    “你这怎么搞的啊?”

    董晓希在旁边抢话说:“刘老师去抓坏人,勇斗歹徒被割伤的。”

    “啊?是那个给女助教发短信的那些诈骗犯吗?你们都已经找到他们了?怎么可能这么快?”

    “说来话长……这个我回头……哎呦……”

    “你小心点!”于曼曼立即高声训斥小护士。

    “对不起,于老师。对不起,这位先生。”

    “哦,没事。”

    这时候衣服已经都剪开了,伤口上粘着一大块布料,都已经粘到一起。于曼曼小心的给刘平一点一点用酒精润湿了衣服,往下揭,同时关心的问:“手有麻痹的感觉吗?”

    刘平轻轻动了动手指:“神经和筋应该都没断。”

    “这多危险!你怎么自己去抓坏人?碰到的?”

    “刘老师自己找到的!”董晓希在旁边说。

    “啊!?他们不就是发了一条短信吗?这也能找到?”

    “还是留下了很多线索的。”

    “那就算你能找到,也不该和他们正面搏斗。”

    “我哪想搏斗来着,没躲开被迫过了一个照面。幸亏这位女警察,喊了一嗓子把对方引开了。”

    董晓希说:“我那是当时被吓到了,下意识喊……”这时候董晓希的手机响了,董晓希把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屏幕,按了接听键,“喂?所长……嗯,我还在医院。报案人……刘老师他没什么大碍,还好。什么?抓到了?!在哪抓到的?三元桥西南的辅路?哎呀!哈哈!几个人?四个?!哈哈全中!……行行!所长,那我这边陪他处置完我就回所里。哎呀太好了。对了刘老师还用回所里吗?哦……好,放心,我送他回家,把您的问候送到!诶!诶!那我挂了,拜拜所长!”

    董晓希挂了电话,立即坐到刘平身旁的椅子上兴奋地说:“刘老师!您太厉害了!全都按照您说的来的!我还担心他们半路发现电话把电话拿掉呢!所长说电话还粘在车屁股上!”

    “车子那么破,他们又那么慌,怎么可能仔细看车身。我还用回你们所里帮着调查吗?”

    “所长说不用,说回头我们要上门感谢你,到时候顺便录口供。”

    “怎么听起来有点别扭?”

    “你们说的什么三元桥,什么四个人,什么手机?都怎么回事?”

    董晓希对于曼曼说:“简单的说,就是刘教授通过诈骗短信的信息特点简单推理后,发现了他们的犯罪行踪,然后在他们正在犯罪的时候,给他们按了一个简易的跟踪器,之后他们逃跑的时候,刘教授又简单的推理出他们的人数,逃跑路线,结果我们迅速出动,将犯罪分子一网打尽。全中!”

    “还是不懂。”

    “以后回头我再给你讲吧。没她说的这么夸张。我还成福尔摩斯了呢。”刘平说道。

    “我看不比福尔摩斯差好不好!简直是神奇!”董晓希立即说道。

    于曼曼看到董晓希和刘平好像很熟的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发酸。

    这个刘教授,怎么女人缘这么好?一个我见犹怜的女助教,自己长这么漂亮也是刚和他认识的,还对他很有好感,这转眼又来了一个比自己还年轻,也又嫩又漂亮又活泼的女警,这个女警的皮肤可真的好啊,好白啊。这个女警对他说话的语气神态,明显也充满好感。

    这是个老年贾宝玉吗?

    这不会一会又出现一个围着这个刘教授的女人吧?

    这时候,突然处置室的门被陆小青一把推开。

    几个人都回头看陆小青。

    于曼曼问:“小青,怎么了?”

    “不是找你的。”陆小青对于曼曼摆了摆手,转头看着董晓希,“您是民警?”

    “对啊?怎么了?”董晓希点头,问道。

    “您能帮着出去看看吗?我们这来了一个人,在大厅里大喊大叫的!哎呀!”陆小青刚说到这里,突然大叫一声,然后回头去看。

    “怎么了?”于曼曼和董晓希立即起身过去。

    陆小青反手去摸后背,同时说道:“这是什么啊?有人用东西砸我!”

    这时候大厅里传来一个男人的怒吼声:“我告诉你!今天我受的伤!都要记到你们的投诉里!”

    “那你也不能砸东西!砸到人了!”喊话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砸到人赔偿也应该你们赔!”

    刘平一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立即站起身子,挤出去,一看到大厅里的女人,立即吃惊地说道:“安妮?!”

    那个女人一听到刘平的声音,转头看了一眼,立即呆住了:“刘平?!”

    那个吵闹的男人看了刘平一眼,转头对安妮高喊:“嘿?!怎么的?找帮手来了?!你就算找警察来!我也不怕!”

    董晓希快步向这两个人方向走去,一听到对方说话,立即火起来了,喊道:“我就是警察!”

    陆小青看了看那个安妮,三十三四岁,气质好极了,身上透着女强人的那种气场,但长的不次于急诊室诊花于曼曼。

    董晓希高声问道:“怎么不喊了?你不是不怕警察吗?”

    那个人尴尬地笑了笑,说:“没警察的时候我就不怕,您一登场,我就找准定位了,良民,嘿嘿。”

    董晓希回头看了一眼安妮,问:“你怎么回事啊?你们这是夫妻吵架?还是怎么回事?”

    “谁和她是夫妻!”

    安妮身后有个女秘书连忙不满的对董晓希说:“警察同志!你怎么说话呢?这是我们安总!”

    这时候刘平也走到了安妮跟前,那个秘书看到了刘平,立即换了一个笑脸,恭敬地说道:“姐夫。”

    姐夫?刘平和安妮是夫妻?

    董晓希,陆小青,还有于曼曼都有些懵了。

    那个叫安妮的女人回头说:“不要乱说。”然后转头,看了一眼刘平的手,问,“怎么了你?受伤了?”

    刘平还没等回答,那个大喊大叫的男人再次高喊:“怎么的?当我不存在啊?我告诉你们,你们再……”

    董晓希立即高声喊道:“不准再喊了!影响其他患者,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扰乱公共秩序,我就带你回所里,我们在那详谈!”

    那个人想了想,也不敢和警察对抗,但突然喊道:“我这头都受伤了!大夫呢?!护士呢?一个急诊也没人管我是吧?!”

    陆小青说:“这位患者,你跟我来,我给你处置伤口。”

    那个人还是觉得憋气,回头恶狠狠瞪了那个安总一眼,转身走了。

    刘平转头对董晓希说:“谢谢你啊。”

    那个安总也对董晓希说谢谢,然后也不再理睬刘平,对身后秘书说:“我们去看看顾客。”然后离开了。

    刘平晾在当场。董晓希说:“那是你老婆?脾气好大。”

    “不是,离婚了。”

    于曼曼和董晓希同时心里一动。

    于曼曼说:“你跟我回去吧,把伤口处理完。你看,又流血了。”

    “哦。抱歉。”

    十五分钟后,刘平的手掌两道刀口,缝了几针,这时候天已经亮了,刘平起身告别:“谢谢你,于大夫,哪天你方便的话,我请你吃饭吧。”

    于曼曼觉得刘平女人缘也太好了点,缝针的时候就想要不和刘平算了吧。所以刘平约她的时候,于曼曼只是说:“那有机会的吧。”

    态度的冷淡,刘平感觉到了。刘平微笑了一下,起身,董晓希问:“刘老师,你能送我回所里吗?”

    “哦,可以,不过你能等我一小会吗?我还有点事。”

    刘平从处置室出来,去到旁边另一个处置室,看到安妮正在陪着那个刚才高声吵闹的男客户,安妮的秘书发现门口有人,回头看,刘平对秘书轻轻招手,秘书转身悄悄走出来,刘平让她跟自己到柱子后面。

    “出了什么事?”

    “姐夫,这个客户上个月刚提的车,前天发现下面漏油,我们检查了,是油封坏了。但客户要求退车,或者换新车。”

    “那怎么还伤了?”

    “今天早上,客户自己摸进维修车间,说是怀疑我们私下对车动手脚,要拍照,打更的老头没敢拦着,安总不是离得近吗?就连忙赶去,结果客户在车间交涉的时候激动一抬头,脑顶撞升降机架子上了。当时就出血了。客户就激动了。”

    于曼曼想要去洗手间,走到半路柱子附近,看到刘平在和秘书说话。

    安妮是刘平前妻的这种关系,让于曼曼心里有点泛酸。

    于曼曼站住了,想要听刘平和那个前妻安妮,到底怎么回事……

    董晓希去了趟卫生间,往回走的时候,碰到了刘平和秘书在说话。董晓希对刘平很有兴趣,这个人好有趣啊。不知道这么有趣又有钱的男人,为什么还会离婚?

    董晓希八卦的也站住了,站在另一边柱子后面,偷听刘平和秘书说话。

    董晓希和于曼曼一人一根柱子,刘平和秘书站在中间。

    刘平说:“我现在和安妮说话她不会听。但你这样,你告诉她,就说是我说的,那个客户爱算计,花了钱买车,有点毛病估计这几天给他精神上折磨够呛。撞头后喊了一场,等他一会平静后,他因为爱算计,这种人心胸小,格局小,就又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就是怕你们4S店真的会背后使绊。怕被坑被报复。所以之后态度会主动缓和。”

    “哦,他现在态度就好多了,正在和安总解释自己没有别的意思。”

    “你们公司销售和公关还有售后经理都死绝了吗?客户一投诉,就直接对接老总,回头你们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他们……是安总非要自己出面,下面的经理也没办法……安总事必躬亲,她的脾气姐夫您也知道。”

    “算了,人的天性,她总是不相信别人,还有不肯降低标准,弄得身旁的人都累……而且很多事情,给自己找不必要的麻烦……”

    “……”秘书感觉自己说多了,不敢回应刘平的话。

    “算了。你们回去这样,别再和客户联系了,一会客户肯定会继续说自己不是胡搅蛮缠,你们就说明白和理解就行,不用提解决方案,不要再谈条件。然后就这么分手,让他回去等动静。”

    “可是这个客户过几天再来闹怎么办?”

    “你怕,他也怕,你想,这个客户都半夜摸进你们车间了,这种人有点迫害妄想症的趋势。问题没解决,整天担心这个害怕那个,精神压力一直就会比较大,心里会很烦,超级烦,还会越来越烦。这么烦躁的心情,很快就会超过他承受的极限,想赶快把问题解决。他打电话给你们,你们就说正在和总部沟通,拖着他。拖一段他再来,让你销售经理出面,给点保养什么的好处,再把故障修了,看他答不答应。不答应接着拖。”

    “客户再爆发呢?”

    “时间已经这么长,他赶快让步把事情彻底终结的心愿会超过一切,事情就完了。总之就是不要谈了,也不要激化矛盾,就先拖着,还有别让安妮出面了,记住了吗?”

    “好,我和安总说。”

    “记住,说是我说的。”

    “姐夫,我记住了。”

    “去吧。有事请给我打电话。有我电话吗?”

    “有。那谢谢姐夫了,我走了。”

    刘平看着秘书走开的方向,叹了一口气,往处置室方向快步走去。

    董晓希一看到刘平走开,连忙从柱子后面绕出来。

    于曼曼一看到刘平走开,连忙从柱子后面绕出来。

    “于……大夫?……”

    “董……董警官……”

    两个人猝不及防打了一个照面,立即都明白对方和自己一样刚才在偷听。

    这就尴尬了……

    “嘿嘿,你去哪?”

    “我去上厕所,呵呵,你呢?”

    “我刚上完。呵呵。”

    “那你回去吧……”

    “那你去厕所吧。”

    “再见……”

    “再见……”

    两个人尴尬的笑着,错开了,都快步赶快走远。

    刘平送董晓希回到所里,董晓希早就通知所长刘老师要来。

    所长出来迎接,看了刘平手上的绷带,然后千感谢万夸奖:“人都带到刑警队了,现在还在审理,说是可能是个大案。金额目前初步查就可能过百万。”

    “这么多?!都和我们学校有关吗?”

    “目标都是学生。但他们的诈骗手法,细节还不清楚。”

    “谢谢你们。”

    “也谢谢你,刘老师。等案情清楚,我们还要登门到你们学校致谢!谢谢。”

    刘平开车走的时候,董晓希站在所长身旁,笑眯眯看着走远的刘平的奔驰S。所长注意到了,笑眯眯看着董晓希。

    董晓希一转头看到所长的眼光,说:“所长,好男人,是不是像一本书啊?”

    “怎么了?你是说那个刘老师啊?对你年龄可有点大啊。我和你爸,咱们局长可要有个交代。”

    “和你有什么关系……真是的……别说我还没想到那么远呢,就算我想到那么远,人家单身,不重婚,你们管得着吗?讨厌。”董晓希说着,白了所长一眼,转身往所里走去。

    所长回头看着董晓希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董晓希回到所里,写完报告后,就下了夜班。

    半夜自己和刘平在一起的一幕一幕,总在自己眼前闪现。

    刘平只凭一条短信就破了一个诈骗案,自己真的服了。

    但后来刘平又分析前妻的客户,说拖一拖,对方就会求饶,这个准吗?

    董晓希很好奇。

    这个刘平,蛮有趣的。

    他真的这么厉害吗?

    有一个办法可以测试一下。

    过几天,自己去他前妻的那个4S店去问一问。

    嘿嘿,好刺激。

    然后过几天还能去学校去找这个刘老师。到时候还能见面……

    于曼曼下班,下地下室取车,之后开车,照例放起来音乐,但平时爱听的舒缓的音乐,今天刚听了一会就觉得烦了。

    自己是有点心烦……

    大姨妈没来啊……自己……

    对了,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于曼曼叹了一口气。

    自己已经拒绝了刘平吃饭的邀请,刘平看人这么准,肯定已经接受到自己的信号,不会再来约自己了。

    估计自己和他的故事已经结束了。

    有点可惜……

    他说那个大吵大闹的男患者……

    自己急诊见患者见得多了,那个男的一看就是比较难缠的那伙的。但自己下班的时候问过陆小青那个患者后来又闹了没有。

    陆小青原话:“后来就没有吵了,但一直在和那个安总解释自己不是胡搅蛮缠,自己是讲理的。然后坚持要求换车或者换新发动机。安总只说向总部反应,之后双方还挺和平的就分手了。安总给垫的医药费。”

    陆小青的描述,和刘平的预测挺一致的。

    之后客户可能拖着拖着就拖过去么?

    自己好好奇。

    这时候于曼曼的手机突然响了。

    于曼曼听到铃声,浑身剧烈颤抖了一下。自己这么紧张?!

    会不会是刘平打来的电话?

    自己对拒绝刘平的事真的这么后悔啊……

    于曼曼把手机掏出来,看屏幕,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是刘平。

    于曼曼心里有点失望……叹了一口气……

    自己已经错过了好几个后来让自己后悔的男人了。

    错过的人多了,刘平算老几……

    唉……

    “喂哪位?”

    “请问,您是于大夫吗?”一个女孩的甜甜的声音。

    “是。你哪位啊?”

    “我是……我是那个刘老师的助教,就是之前心脏病突然发作,然后您给我急救的那个……”

    “哦哦哦,刘平教授的助教,叫唐……那个唐甜什么……”

    “不是糖甜,是唐糖……”

    “哦对,唐糖,你好。”和刘平有关联……

    于曼曼发现自己有点小激动……

    “你找我有事吗?”

    “我……哦……于大夫,你有空吗?我们能不能见一面?我有点事情,想要求你……”

    “见面?什么时候?”

    “今天晚上行吗?您说个地点,我去找您。”

    挂断电话后,唐糖看着出租车外的景色发呆。

    “小姑娘,前面就快到公墓了,公墓那边香烛纸钱什么的都会很贵。这路两旁也有卖祭祀用品的,你在这买吧,还能省点钱。”出租师傅五十多岁,微胖,秃顶,很热心的建议。

    “哦,好。谢谢你啊,师傅。”

    司机对着后视镜笑了一下,看前面有个店,就靠边停下车子。

    唐糖下车,买了黄纸,香烛,元宝。

    店家热情的建议她再买点东西:“你看,我们这有麻将牌,大房子,奔驰,法拉利,三陪小姐都有,你看你要看的人喜欢什么,再来点,人家阴间也高兴。”

    唐糖看着祭祀用品,回想妈妈这一辈子。她好像永远都是平平淡淡的,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就是围着自己转,结果自己刚刚考上研究生,她就走了……

    这样的一辈子,好亏啊……

    考上大学的时候,妈妈第一次在家里买了啤酒,和自己母女俩喝了一回。

    那是唐糖第一次喝酒,还是和一直要求自己特别严格的妈妈,现在回忆起来又奇怪,又是最珍贵,最开心的记忆。

    “你这有酒吗?”

    “这个我没有,你看旁边,旁边的小卖铺有白酒。”

    唐糖结了帐,又去小卖铺买了两罐燕京,然后回到车上。

    看着祭祀的用品,唐糖眼眶就红了。

    昨天收到短信后,唐糖当夜失眠,和妈妈的一幕一幕一直在眼前回想。

    要是短信上说的是真的,自己妈妈就算是鬼魂,自己……也愿意再见她一面……

    唐糖吸了一下鼻子,掏出手机,点了相册图标,进了一个叫“我最爱的妈妈”的目录里,之后点开照片,一张一张翻看着,用手指抚摸着妈妈的脸,眼泪再也止不住往下流。

    都是妈妈和自己的照片,一共是四十八张……

    妈妈活了四十七岁,陪伴了自己二十三年,只有这么一点照片。

    车子到了公墓,唐糖付了车钱。

    “小姑娘,祭拜父母吧?”

    “我妈妈。”

    “小姑娘,别怪我多嘴啊,我也是做父亲的,做父母的,希望看到孩子笑脸,不希望他们难过。你要是尽孝,一会多和你母亲讲点开心的事情,不要哭,老人会更高兴的。”

    唐糖几乎眼泪马上又涌出来,用力点了点头:“谢谢您,师傅。”

    “嘿嘿,人老了,话多。快去吧。”

    “嗯。”

    进了公墓登记后,唐糖拎着祭祀用品的袋子开始爬山坡。

    昨天突然晕倒,自己还是要小心一点,慢一点。每爬个十多米高,唐糖都会站在原地,休息一会,喘几口气。

    自己妈妈在半山腰景色很好的地方,能够俯瞰前面的农田绿地,很美的。

    又爬了一段,唐糖转过山腰,能看到妈妈在的那片公墓了。

    唐糖一边喘着气,一边看到有几个人也在那片扫墓,其中妈妈的墓旁边,有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微胖,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正在清扫墓碑旁边的通道,然后站在那里,嘴里说了几句话。

    那个女人的背影……唐糖突然激动起来……那个女人的背影,好像自己的妈妈啊……

    不过这肯定是别人,是巧合。

    唐糖呼吸平稳了,继续再往上走,一口气走到了妈妈墓在的那排通道,这时候,那个刚才看到的女人已经祭扫完了,从反方向往外走。

    走路的姿势,也好像自己的妈妈!

    唐糖感到有些激动……难道,自己接到的短信说自己能遇到妈妈,是真的吗?

    当然不可能。妈妈走的时候,自己是一直陪伴在她身旁的。

    世界上又没有鬼魂。今天早上自己的师父,自己暗恋的刘教授也说了,已经抓到犯罪分子了,他们是专门偷窃手机信息咋骗的人。

    短信是咋骗短信,不是什么灵异和鬼魂……不是妈妈托梦……自己听了后虽然在意料之中,但还很失望……

    唐糖这时候已经走到妈妈墓碑前……

    等等……墓碑旁边……

    摆放着几样水果点心,还有点燃的三根香烛,地面和墓碑也都被仔细的清扫过。

    是刚才那个女人干的!

    难道那个女人真的是自己的妈妈?!

    唐糖感到自己的心脏跳动的猛烈起来,脸瞬间感到热血涌上来,连忙转头再看刚才那个走远的女人,同时不顾一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高喊道:“妈!妈!”

    声音很大,所有人都回头看她。

    那个女人这时候已经下到下面很远的地方,也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

    那张脸!

    我的天啊!

    那就是妈妈脸庞的轮廓!

    就是妈妈脸庞的轮廓!

    那个女人看到唐糖,好像慌张起来了,连忙回头,脚步下台阶的速度也明显加快了!

    对!这不会错!那个女人认识自己!而且她在故意回避自己!

    妈!妈!我是唐糖,我是唐糖!

    “妈!我是唐糖!你等等!”

    唐糖立即沿着梯田通道往前跑去,但那个女人下的速度更快。

    唐糖又喊了两声,跑到了台阶那里,往下跑着追,同时再次高喊。

    但那个女人就是不停的加快速度往下走,几乎已经跑起来。也不再回头。

    “妈!你等等我!”

    所有祭祀的人都回头看唐糖和那个女人,唐糖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耳朵嗡嗡嗡剧烈鸣叫起来。同时唐糖感到自己心脏好像发疯了一样疯狂跳动,胸口剧痛传来,好像有刀子插进来,又用力来回剜着……

    坏了!唐糖心里一惊,自己眼前这时候也开始发白,看东西迅速模糊起来。自己心脏超出负荷了,可能瞬间自己就会晕倒。

    妈!

    眼前是向下的台阶,自己这么晕倒,可能会摔成重伤。

    坐下,赶快坐下,防止摔伤。

    唐糖向后坐下,腿几乎已经软了,一下就向后摔过去!

    妈……

    唐糖的意识,渐渐模糊了。

    应该过了不长的时间,唐糖慢慢醒过来,睁开眼,眼前还是一片模糊的白色,但自己朦朦胧胧的,能看到有几个人围着自己。

    心区还是有点绞痛。但自己能够承受。

    身上都已经被汗湿透,刚才昏倒时候流出的冷汗。

    自己刚才做什么了?为什么又昏倒了?

    哦,对了,自己是来公墓祭扫妈妈,然后……自己见到妈妈活过来了!

    而且她还认出了自己!

    但是她躲避自己,跑走了,不肯和自己见面……

    对了,妈妈已经死了……她真的和短信里说的一样,和自己在公墓见面了。但她是阴间的人,她怕自己受伤……

    所以她才只肯远远见一面,然后就立即跑开!

    一定是这样!

    眼前的景物渐渐清晰起来了,白光褪去。

    围着唐糖的人都是那些刚才祭扫的人,都很关心的看着唐糖。

    “醒了醒了!”

    “姑娘!你可吓死我们了。”

    “赶快叫救护车吧!”

    “不用,做我车子赶快去医院。”

    “这么年轻的姑娘,怎么还晕倒了。”

    “八成是为了美,减肥减成了贫血吧?”

    “都这么美了还减什么?”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

    唐糖扫视了一圈,还是希望能看到自己妈妈那张脸。

    但是没有。那个人没有回来看自己。

    自己昏倒了,她也没有回来……

    “姑娘,是不是血糖低啊?我这有一瓶冰红茶,还没开封的,你喝了吧。”

    “哦。谢谢。”

    唐糖喝了冰红茶后,又坐了一会,起身,没有大碍了。

    众人也不好再围观,就散开了。

    唐糖回到自己妈妈的墓碑前,向下张望,那个女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唐糖把自己祭祀的用品摆放好,跪下来,看着墓碑上妈妈的照片,只喊了一声:“妈!”

    自己就忍不住哭了。

    下午一点,安妮正在办公室里看上个月业绩表格。4S店纯利润上个月下降到了15万,新车卖了132台,销售额四千八百万,但因为打折厉害,亏损了一百三十二万。

    售后维修收入五百一十七万,毛利一百九十一万。

    两项合计,毛利只有五十万多一点。这还没有算折旧和马上开始的北京车展已经交出去给厂商的展会开支。

    北京现在同品牌今年又新开了两家店,加上限购造成的新车销售持续亏损。安妮看着表格,感到心里焦躁极了。

    这时候房门被敲响。安妮把excel表格关了,对门口喊:“进来。”

    “安总……”

    “怎么了?”安妮一看到秘书的表情闪闪烁烁,就知道又有事情发生了。

    “那个,那个昨晚撞了脑袋闹事的客户,成先生,又来了!”

    安妮心里焦躁的感觉更浓。自己开4S店,最怕的就是碰到这种因为车子故障来闹事的主。

    昨晚秘书和刘平交谈完后,回去立即对安妮说了刘平的观点。安妮一贯是心高气傲型的,对和胡搅蛮缠客户的较量根本没有办法。

    安妮心里知道,自己需要一个主心骨,所以采纳了刘平的建议,当天晚上不再和客户谈细节,而是说回去和总部商量,客户还真的就平静地走了。

    但安妮对刘平说的应对策略还是将信将疑,客户这一次都闹得这么激动了,还能回去自己消气,之后能主动退让?!

    你看看,自己的怀疑果然是对的!刘平,你这次就没说对,还什么客户不会连续来打闹,这还不到十个小时,客户不又来了吗?!

    安妮努力控制着自己焦躁的感觉。诸事不顺,诸事不顺……

    “那客户呢?”

    “销售王经理接待呢。”

    “闹了吗?”

    “王经理给我发的微信,客户要求见您。但王经理说你出去了。都是按照姐夫之前的建议做的。先让下面的经理和他谈。”

    “事情恐怕压不住。你别一口一个姐夫了!你怎么这么信他的!他说的根本就不准!”安妮很不喜欢这种被动等待结果的感觉。

    “那安总,您……您要下去见这个客户吗?”

    安妮转头看着窗外4S店旁边的立交桥,立交桥上车子拥堵着,几乎不动。喇叭鸣叫声此起彼伏。

    “先让王经理和他谈,客户要是闹了就喊我。”

    “要保安进来吗?”

    “在暗处准备着吧,别让他把东西弄坏了。你过去听一听,注意态度。”

    “是。安总。”

    秘书答应了一声,转身快步到门口,刚开门,就看到那个销售王经理站在门口,手举在半空,正准备敲门,表情严肃。

    “王经理?!”秘书惊讶地说道,“客户呢?你怎么上来了?那个客户没再大吵大闹……”秘书刚说到这里,看到王经理脸色不对,一个劲给自己使眼色,秘书连忙向王经理身后看,看到那个客户,脸色很难看,在看着秘书。

    秘书心里一凉,知道自己惹祸了。

    但王经理竟然就这么直接带着客户上来了!客户这是准备再大战一场……

    完了……

    姐夫……你说的也不对啊!这回咱们安总可要倒霉了……

    “成……成先生……嘿嘿……嘿嘿……您……您怎么上来了?我们老总……老总……”

    “你不是说你们老总不在吗?安总……”

    安妮看门口,看到那个成先生已经站到了门口,面无表情。

    看来,又一场大战,即将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