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感兴趣

    更新时间:2018-05-11 12:59:01本章字数:10668字

    于曼曼消耗时间的办法,是做蛋糕。

    和刘平分手后,于曼曼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提前了一站下车。那有一个蛋糕用品店。

    于曼曼在里面买了一个心形蛋糕烤盘,又去超市买了鸡蛋和面粉,回家后就开始弄蛋糕。

    一道一道工序,自己一样一样机械的做着,脑子就可以趁机放空。

    终于开始用烤箱烤制了。于曼曼坐到了烤箱前,看着烤箱里面红色的光线,发呆。

    这时候电话响了。于曼曼起身走到床边,拿起电话,是妈妈打来的。关心了几句生活后,就开始老问题:“有没有男的最近追你啊?”

    妈妈最早问这个问题时,里面的主语还是“男生”,后来就变成了“男人”,去年开始,变成了“男的”,主语的变化,代表了老娘对女婿条件的放款,还有对未来的绝望。

    于曼曼掌握着节奏,在和妈妈快吵起来前,及时挂断了电话,维护了母女和谐。烤箱这时候噔的一声发出清脆的响声,蛋糕烤好了。

    于曼曼心情很差,起身,带上厚厚的防烫手套,起身去开烤箱拿蛋糕,结果刚拽出来,自己拿盘子的边缘太远了,盘子没有托住,向一边倾倒,整个香喷喷的蛋糕啪的一声倒扣到地上。金属的盘子在地上来回颤动,发出让人心里焦躁的没完没了的颤动声。

    于曼曼看着摔在地上的蛋糕,看了一会,把手套脱下来,放到桌子上,然后走回到床上,躺倒了,看着没挂窗帘的窗子外面,车水马龙的立交桥,然后哭了。

    哭了一会,于曼曼拿起手机,心里渴望极了,想要给刘平打个电话说几句话。

    号码都已经调出来了,但自己和刘平的关系还没到可以没有事由就打电话的程度。

    更何况自己现在还哭着……

    算了……

    于曼曼吸了两下鼻子,起身,身子坐到地上,背靠着床侧,眼看着前面的落地窗发呆。

    天上的星星们,都好明亮啊。天空也是漂亮的蓝黑色……

    好美。

    安妮刚刚和王经理还有钱经理分别进行了谈话,进行了安抚,晚上自己请王经理和钱经理,还有秘书一起吃了饭,在饭桌上大家喝了点酒后,情绪都放松了。

    两个人都表态自己不是奔着新的职位,而是想要把工作做好。然后两个人还互相道了歉,也都向安妮表了决心,不再内讧,好好干。

    十点的时候,安妮回到五环自己住的别墅。下车,开门,进屋子里。

    公司从昨天到今天,连闹了两天,暂时各方面算是给压制下来了。自己最近身体实在是不舒服。困……好困……但躺在床上就是睡不着。

    心慌……焦虑……精神无法集中……

    但自己不用靠任何人……

    自己还是女强人,自己能独挡一面……

    今天秘书去找了刘平。但秘书回来,安妮没有让她说出刘平的意见。

    大家已经分开了,他能帮自己几次?

    女强人,就要自己把所有问题都扛住。

    要比男人更坚强!

    安妮开门,进屋。转身把手按到门旁,去摸电灯开关。

    电灯开关怎么摸不到?

    眼前怎么白了?

    自己的脑袋怎么这么沉?

    自己怎么感觉有点恶心……

    咚!

    安妮,摔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刘平把电话拿到耳边,说道:“喂。”

    “喂。刘大叔。我完事了,你来接我吧。”

    “你出来就行了,出来左转,往前走几步就能看到我车子。”

    “啊?你在我们所门口啊?”

    “啊。”

    “一直在那?”

    “八点多到的。”

    “哦。”董晓希心里美滋滋的,“那你不是溜溜等了我快两个小时了?嘿嘿……不过不好意思啊,我没在所里。”

    “哦?那在哪?”

    “局里……不过离所里不远。嘿嘿。”

    “我用导航搜索一下。”

    “不用,我给你发个定位。”

    “也行。”

    十五分钟后,刘平停在小路口,董晓希看到了,快步走过来。

    董晓希换了一个上面画着披头士乐队字样的摩登宽松T恤,下面穿着牛仔小短裤,一双灰色的帆布运动鞋,头发都扎了起来,梳成丸子头,特别清爽,青春气息更浓。

    董晓希跑步过来的时候都好像是在跳跃着,拉开车门上车,笑眯眯的,说:“大叔,请我吃什么想好了吗?”

    “不是吃烤串吗?”

    “啊对。但你一个大学教授,知道什么好地方吗?”

    “知道,我们学校东北角老小区里,有一家胖哥烤串,我刚到学校的时候就被同事拉过去吃过。”

    “哦哦哦,胖哥他们家,他家的熟筋最好吃了!我一说烤串,想到的也是他家!大叔,你可以啊!吃的还挺接地气!”

    “我正经挺能吃呢。”

    “哈哈哈哈哈,讨厌!那我们!”董晓希一伸胳膊,高喊道,“出发!”

    刘平感到浑身都好像被董晓希的热情灌注了青春的能量一样,稍稍用力一踩油门,车子猛地一下加速,冲了出去。

    两个人到了烤串那里,董晓希是熟客,又是片警,老板立即过来招呼,所有的座位都在街边和花园旁。虽然时间已经十点半,但位置几乎还都是满的。

    董晓希挑了一个幽静点的位置,比划着说:“三十个熟筋,五个鸡胗,十个鸡皮,再来一碗麻辣烫,一盘花毛一体。大叔,你喝不喝酒?”

    “嗯,喝吧。我把车停这,骑车回去。”

    “那先来两瓶啤酒,快快快快快!”

    “好嘞!”老板招呼着,对远处喊,“三号桌加急!您二位先聊着,我给你们拿酒去。”

    老板走开后,董晓希笑眯眯看着刘平,说:“我点这些行吧?”

    两个人坐的是半高的小板凳,董晓希大长腿折叠着,养眼,也让刘平有点不好意思直视。

    刘平说:“行,够我一个人量了。”

    “哈哈。你可别吹牛。”

    这时候老板把啤酒和毛豆混花生拿过来了,把啤酒起开。

    “不用杯了,我们对瓶吹。”

    “豪爽,我看看烤串去!您二位慢用。”

    老板走后,董晓希把酒瓶拿起来刘平也把酒瓶拿起来,两个人碰瓶,然后都喝了一口。之后两个人开始吃毛豆和花生。董晓希说:“先说你最关心的事吧。你前妻店里客户丢电脑的事。”

    “哦,电脑找到了吗?”

    “嗐。没费多大劲,他们店里两个经理,一个售前的,一个售后的,打着嘴仗要搜员工的柜子。员工们也都同意了,结果一搜,没有。然后大家回休息室吧,结果你猜怎么着?一回休息室,人那电脑就在桌子上呢,自己回来了。”

    “客户休息室他们之前应该仔细检查过吧?之前没有,那就是有人把电脑趁着不注意,又给送回来了?”

    “有这个可能。这种事情也常见。公司丢东西什么的,我们到现场,经常东西自己就又出来了。有人怕我们警察,我们一出现,他们就怂了。”董晓希一边说着,一边把花生豆熟练的扔嘴里。

    “那后来呢?”

    “后来客户检查了一下,电脑开机没问题,抱怨了几句,说肯定有人拿走又拿回来的。但电脑没丢,客户也不愿意惹麻烦,说不追究了,就走了。这时候他们那个比较矮胖的经理,说查录像能查出来是什么人拿的电脑,坚持要查监控。说公司里不能有害群之马。”

    矮胖的经理,那就应该是售前的那个钱经理。

    “那录像查了吗?”

    “没有。你前妻说应该是一场误会,她说现在公司里大家用的都差不多是那种苹果电脑,谁可能到休息区拿错了,然后问我可不可以内部先调查一下?我和所里汇报后,就回来了。”

    “你是说安总后来息事宁人了?”

    “对。安总可能心里已经大概有答案了吧?谁拿的,目的又是什么。可能不希望公司员工起什么风波。”

    “哦。也许吧。”刘平明白过来,安妮不想让电脑事件过分发酵,最后变成撕逼大赛。

    “他们那个非要坚持把事情搞大的那个矮胖的经理。”

    “那人应该姓钱,销售经理。”

    “哦,那个钱经理,话里话外都暗示是售后的王经理干的。”

    “那你觉得像吗?”

    “不像。你前妻的店好歹也是卖豪华品牌的,这俩经理的收入这么高,能偷客户电脑?动机上也不成立啊?我看更像是钱经理栽赃。我估计你前妻也是一眼就看穿了事情过程,那真把这事追究到底,难道把人开除啊?幸亏你前妻够分量,压得住场。她一表态,那两个经理我看也就都服帖了。那两个经理都不是省油的灯,要是没你前妻亲自坐镇,随便他们两个在4S店没人管,闹上个几天,他们弄不好能把店给搞黄了。”

    “……”刘平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不过我看你前妻身体蛮棒的,不会请病假什么的,给这两个孙猴机会!”

    刘平笑了一下。

    刘平并不知道,这时候的安妮,仍然躺在自己家别墅大厅里,仍然昏迷不醒,一动不动。

    这时候老板过来上烤串。

    刘平对老板说了谢谢后,给董晓希拿了一串熟筋,自己拿了一串:“你不是说还有个什么事和我和你有关?”

    “哦对。咱们进入正题。我今天晚上去局里,是见了刑警队和技术科的领导。他们有件事情,想让你帮忙。”

    “什么事?”

    “我们……需要一个卧底。”

    “卧底?”

    “啊,我们领导想让我问一问,你愿不愿意帮我们这个忙。”

    “需要我打入敌人内部?”

    “对!嘿嘿。”

    “这我恐怕干不了,我也没演技,也没搏斗技能,也没生活经验。你们还是找别人吧。”

    “你别急啊,等我说完。事情是这样,就是上次你帮着侦破那个案件,校园咋骗案,我们在审讯过程中,他们负责技术的人叫老九,接了一个电话。”

    “电话?什么人打来的?”

    “我们让老九接,老九说对方是技术高手,他一接电话就会暴露自己已经被抓到了。然后他说他可以协助我们抓到对方,求我们给他一个立功表现的机会。”

    “对方是技术高手?”

    “对方就是给他们提供全套诈骗程序的人。”

    “你让我协助你们抓这些人?”

    “对!”

    “你们也有技术人员吧?”

    “有。但最近几个骨干都被抽调到跨国联合专案组封闭起来了,专门打击东南亚和台湾电话咋骗集团。人一时半会回不来。刑警队的领导知道抓住人,是你分析了他们的程序,大叔您的技术绝对能达到要求,所以让我过来问问你,您能不能装一次潜在的咋骗集团,尝试引他们出来?”

    “这样啊。”

    “怎么样啊大叔?我们不强迫啊。”

    “就算为了咱们学校那些受骗的学生,这个活我也责无旁贷。”

    “那好,还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我也是卧底之一!我扮演你的一个下属。”

    “嗯?什么意思?”

    “这是我们卧底的规矩,要扮演买家,就要演戏演全套。人物设定,社会背景什么的,都要设定好。你呢,就是我们的技术专家兼头,我演你的小女朋友兼秘书兼团伙女老板。我们夫妻店,二人作案。专搞电话诈骗。”

    “啊?刑警队不能选个人,为什么还要你上啊?”

    “怎么我演你女朋友你嫌丑不满意啊?”

    “我又不瞎,怎么可能不满意,我是说……”

    刘平刚说到这里,董晓希被刘平逗得哈哈大笑……“大叔!你太会夸人了……我怎么可能不满意……哈哈哈哈哈……”

    “不就说了一句实话吗?”

    董晓希一边笑一边抹笑出来的眼泪,然后说:“详细的背景设定刑警队正在做。你要是同意的话,明天上午,你和我去一趟刑警队,我们开个会,制定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是不是还需要我和他们直接接触啊?”

    “不用,应该都是间接的交流,你甚至连脸都不用露出来。他们估计也不想见面,怕暴露自己。但我们要做的,就是想尽办法,找到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轨迹。”

    “你还没回答我呢,为什么要你做卧底?”

    “他们负责这个案子的四组,只有两个女同志。”

    “嗯。”

    “要到临近省解救被拐卖的妇女,都走了。没人了。队长说这个任务不用露脸,我就能胜任,和我们所长请求抽调我几天。”

    “卧底有什么规矩没有?”

    “你这个是最简单的卧底,主要是你要虚拟出这么一个身份,虽然和犯罪分子不用当面接触,但你要真的相信自己虚拟出的身份,所有和犯罪份子的沟通,都要真的用虚拟的身份来反应。比如说我,可能从最开始一直到破案也不用真的登场。但如果你需要向对方表明你有帮手,帮手和你的关系时,你就立即把我套用上去,就好像真的一样。这样才能让对方真的相信。”

    “那我们就两个人?”

    “对,夫妻档诈骗团伙。”

    “那我们还吃什么烤串啊,我这都热血沸腾了,现在就赶快去刑警队吃盒饭开始工作吧。”

    董晓希捂着嘴哈哈笑了起来:“不用这么着急……这不是一个急活,但是是一个技术要求很高的巧活。刑警队现在要更新数据库,把我们身份虚拟出来,防止对方查出破绽。”

    “什么数据库?”

    “高铁乘坐记录啊,户籍啊,宾馆住宿,还有我们学历什么的,都要重新弄。”

    “哦。行。你知道我们当老师的,最痛恨什么,最可惜什么吗?”

    “最痛恨诈骗刚刚接触社会,还不知道社会黑暗面的大学生们的那些犯罪分子?”

    “对。最可惜呢?”

    “最可惜一个学生,还没完全成熟,就已经越陷越深,无法回头,就好象那些以为只是闹着玩的小事,完全没想过后果的参加裸贷的女生一样。”

    刘平点了点头,说:“我父亲,在南方,曾经不知道情况,被人骗过参加过一个营养品推介会。”

    “哦。这种我们在北京也经常有。都是骗人的,弄点淀粉裹到胶囊里,就敢说自己什么病都能治。还有的是传销。”

    “我爸老知识分子,进去听了一会,感觉不对劲,就出来了。但他身边有不少老头老太太,就买了很多东西。后来那个卖营养品的被查封了。但我爸就发现总有电话找那些买过东西的老头老太太,推销各种骗人的东西。我爸就接不到这种电话。”

    “这个我也知道,我们派出所处理过的太多了!这些人因为曾经上当掏过钱,在那些搞传销和卖营养品的人那里,就是所谓的优质客户,重点诈骗目标!”

    “对,我爸也说过,上过一次当,就好像被贴上了标签一样,一辈子都洗不掉,都有那些讨厌的苍蝇围着他们,永远嗡嗡嗡个没完没了。”

    董晓希点头,又摇头。

    “那反过来讲,那些上过当的学生,她们的那些照片,她们被人贴上的容易被骗的标签,很可能也要跟他们一辈子,永远洗刷不掉,永远是那些诈骗分子手里的最优质客户,最好的客户。我这个学期知道的因为各种这种恶心事被迫休学退学的女生,就已经有好几个了。唐糖甚至和我说过,唐糖你知道吧?”

    “那个特别可爱的女孩,你那个女助教,心脏……”董晓希指自己心脏。

    “对,就是她。当初她要手术筹钱的时候,她最近和我说的,四年前,竟然也有和她一起上课,半熟不熟的女生,直接找到她,想要引导她贷款。”

    “是吗?好可怕。”

    “这次抓到诈骗的人了,唐糖才告诉我当年她也遇到过,而且她后怕的是,她真的考虑过,因为裸贷,总好过病死。”

    董晓希沉默下来,心中感到一阵酸楚,点了点头,然后一片嘴,撸了一串。

    “当人有足够大的经济压力时,人的底线会越来越低。有一句名言怎么说的了?道德都是有价格的。”

    “哦,好有哲理啊,这不就是和那句给我五百万,别把我当人差不多吗。这是谁说的?我要写下来发朋友圈。”

    “我自己刚编的。”

    “你?……哈哈,那你还说是名言。”

    “你没听过鲁迅同志说的最著名的一句名言啊?”

    “什么名言?”

    “鲁迅说:所有网络上我说的名言都是瞎编的。”

    “啊?!……哈哈哈哈哈。”董晓希笑得花枝乱颤。

    这个男人,除了年龄大点,还是个二婚以外,简直是完美。

    啊,心情好胃口也好:“老板!来十串羊蛋!”

    早上六点零三分,刘平打着哈欠睁开了眼睛,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又闭上眼睛养了一会神,积攒了一点力气,翻身坐起来,下床去洗漱。

    自己和董晓希约好了八点半准时到刑警队开会。

    洗完脸刷完牙,刘平换上运动裤和T恤衫,出去到操场跑步。

    外面天蓝的发紫,又是一个超好的艳阳天。

    心情真好。

    早上六点零三分,安妮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已经有阳光照射进来的别墅屋内。

    自己这是在哪?

    在家里,躺在地板上,躺在了门口玄关的地板上。

    自己的皮包也摔在旁边,皮包里杂七杂八的东西撒了一地,都在地上静静地躺着。

    自己的脚还在门外,顶开了别墅房门,就这样房门开了一宿?

    自己昨天回来后,昏倒了……然后一直昏迷到现在?

    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哦,对,是为了缓和公司下属关系,请钱经理和王经理吃了一顿饭。然后自己出饭店,上自己车子,是自己最后的记忆了。

    上车的时候脑袋就很痛,非常痛,脑袋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很尖厉的声音,一直响,响的自己头昏脑胀。

    之后的记忆呢?自己怎么回的家?怎么昏倒在地上?自己一点记忆也没有了。

    安妮尝试起身,头刚抬起来一点,头沉得让自己心惊肉跳。自己的头好像正被一块无比巨大的石头狠狠压在地上。

    还有眩晕感,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可怕的眩晕感。

    整个眼前的景物都在慢慢的旋转。

    自己感到好恶心,恶心的厉害。

    安妮又尝试了几次,最后放弃了,重新躺倒在地上。

    地面又硬又冰冷……如果自己昨晚摔倒后,就这么死掉了。

    这个空空荡荡的别墅里,自己不知道会不会一直等到尸体发出臭味,才会有人发现……

    安妮看着和自己视线平行的地板平面,慢慢摸出手机,手机掉到地板上,安妮把手机往前推到自己面前,用手指按号码,按接听键。

    “嘟……嘟……喂?安总。”

    “你……”安妮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就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哭了,声音带着哭声的颤抖,还有一种孤独和绝望。安妮发不出声音来。

    秘书立即听出安妮声音不对劲,连忙问:“安总!您怎么了?”

    “我……”只能勉强说出一个字,安妮开始痛哭起来。这一段时间的身体不适,压力,安妮再也压抑不住。

    “安总,你没事吧?……你在哪?在家?还是在公司?”

    “……家……家……”

    “我立即去找你,你等我!”

    “好。”

    安妮说完,无力的把电话重新扔到地上,然后勉强翻身,头朝上,眼睛盯着别墅前厅三层楼高的天花板,还有华贵的水晶吊灯。

    这一切只要有钱就能买到,人人羡慕。

    但孤独的感觉,钱解决不了……

    安妮的眼泪,顺着脸颊,不停流下。

    半个小时后,秘书坐出租车到了别墅,跑步上台阶,别墅的门关死着,秘书着急的按门铃。

    在车上秘书又几次打电话给安妮,都没有人接听。秘书心里又担心又害怕。

    叮咚,叮叮叮叮咚。

    秘书拍门:“安总!安总!”

    啪!门打开了,安妮站在秘书面前,已经换了一套休闲装,画着淡淡的妆,头发有些散乱,扎在后面,脸色苍白的可怕。

    “安……安总……您没事吧?”

    安妮在地上又躺了一会后,发现自己能够起身了,勉强还是洗了脸刷了牙,换了衣服。

    自己在外面,要支撑着自己的形象。

    事业型的男人偶尔露出软弱一面,那是真性情流露。

    自己是女强人,露出软弱一面,别人就会认为你强硬是装出来的,实际上可以欺负。

    “你开车。”安妮指了一下门口的钥匙盘,“拿着车钥匙。”

    “哦,好,我们去哪?”

    “医院。我有点不舒服。”

    “哪不舒服?”

    “我不想说话了。去吧。”

    “哦,好。”秘书拿了车钥匙,往台阶下路旁的车子跑去,回头又看了一眼,连忙又跑上来,搀扶安妮下台阶。

    安妮脚发软,被秘书扶着上了后座,秘书跑上司机位,发动车子。

    “给王经理和钱经理发个短信,说总部临时有事,我出差去沈阳。早会不开了,明天我回来。”

    “哦,好。我一会就发。安总,要不要让姐夫过来,陪你一起……”

    “不用!”安妮斜靠着身子,眼睛望着窗外,“不要告诉他我有病。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自己能行。”

    秘书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安妮,安妮闭着眼睛,身子堆在座椅里,一动不动。

    “好的,安总。”

    刘平开车到了中队,董晓希和一名身穿制服,四十多岁的刑警队同志已经站在门口。董晓希距离很远就指着车子对那名同志说话,刘平车子到一旁,两个人迎了上来,刘平把车玻璃降下来,董晓希说:“刘老师,这是我们刑警四中队一组的支队长,赵刚赵队。”

    赵刚把手伸进车门里和刘平握手:“你好,刘老师。车子直接开进去吧。”

    “你好,赵队。”

    赵刚对门卫那边摆手,横杆抬起来,刘平开进院子里,停车,然后下车。这时候赵刚和董晓希已经走过来,刘平下车,和赵刚再次热情握手。

    “我们上去吧。”

    三分钟后,赵刚刘平董晓希到了刑警队技术科,先向刘平引见了技术科的李科长和科员,之后大家在技术科会议室坐下,开始开会。

    “刘老师,因为对方是高技术犯罪,反侦察能力很强。我们为了配合这次钓鱼行动,还是做了一些准备。首先是我们给您和董晓希制作了全新的身份信息,您和董晓希的背景是一直从事信息偷窃诈骗。”

    李科长从脚底拿出两个盒子,分别递给董晓希和刘平,刘平打开来,看到里面有一串钥匙,一张身份证,一个小册子,还有一个二手手机,一个笔记本。

    “简单解释一下,小册子上是你们扮演角色的背景设定,也就是成长史和走上犯罪道路的历史。”

    李科长说完,众人都笑了。

    “你们回去要熟读一下,简单说,就是您是一位电脑高手,大二辍学,之后一直从事高科技黑客犯罪活动,具体的犯罪活动都有详细的技术细节,都是摘抄于我们办的一些具体案件,刘老师还要麻烦您掌握一下。”

    刘平翻了几页,说:“没问题。”

    “然后你后来遇到了董晓希,两个人开始配合犯案,她负责联络受害者和敲诈,你负责收集受害者受害信息。”

    董晓希点头。

    “董晓希的犯罪历史呢,是这样。”

    众人又都被李科长的话逗笑。

    “她是父母离异,之后从事按摩行业,然后又卖过一段保险,又搞过股票和保健品的电话营销,渐渐开始职业行骗,最后是偶然被刘平收集信息作为诈骗目标时,两个人臭味相投,刘平需要一个助手,最后和董晓希形成搭档。”

    “我的经历还是满江湖满传奇的。”董晓希得意的点头。

    “你的具体经理细节,我们也是选用了真实案件的背景,写进了那本小册子,你也要熟读。”

    “好的。李科长。”

    “另外你们看身份证。”

    刘平和董晓希分别拿起了自己的“新身份证”,一看上面的名字,都有点吃惊。

    “怎么样?你们的新名字,你们都没想到是这样吧?”

    刘平和董晓希都点头。

    李科长解释道:“是这样,根据我们过往的经验,第一反应错误,是造成卧底身份暴露的最直接原因。虽然这次你们很可能不用直接接触犯罪分子,犯罪分子很难从你们的行为动作寻找到破绽,大大降低了你们暴露的可能。但犯罪分子还是会通过文字聊天,或者甚至语音即时通话和你们进行沟通。所以我们也是想尽一切办法让你们减少修改自己第一反应的范围。你们的名字就是基于这个考虑,所以你们一个叫刘苹,另一个叫董小西,文字变了,发音没变。而你们的身份证信息,学校信息,我们都已经塞进相关的数据库,犯罪分子使用你们新的名字进行查找的时候,会查到我们设定好的信息上。”

    董晓希说道:“但是我们的名字发音不变,我们听到对方称呼我们的时候,就会表现的更自然,是这样吗李科长。”

    “对。”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刘平问道。

    “那个是你们的钥匙。住处的钥匙。是三元桥附近的一处民房,我们精心挑选的,那里有通畅的受监控的无线网络和光纤网络,方便你们工作,除了这个盒子里给你们配的电脑外,住处我们已经给你们安置了最新型的顶配电脑,光显示器就配了五台,价值有多少钱?”李科长转头询问赵刚队长。

    赵刚抽了一口烟,说:“三十五万。”

    “这么贵?!”董晓希惊奇地问道,“咱队里不过了?什么时候这么大方过?”

    赵刚和李科长互相嘿嘿笑着对视了一眼,赵刚笑着说:“队里节俭的作风是不会变的。”

    李科长说:“穷会让人自动具有节俭的美德。”

    几个人又都笑起来。

    “那电脑是哪来的?”

    “是前一阵我们破获的另一起非法网络赌博案缴获的设备,我们为了这次案件,专门向队里申请的。”赵刚说。

    “对,这么好的东西,不物尽其用,浪费了。”李科长说。

    董晓希和刘平一起点了点头。

    “现在新形势,高科技犯罪犯罪分子的手法和财力越来越惊人。有时候我们这些猎手,都羡慕啊。”赵刚感慨的又抽了一口烟,说道。

    李科长说:“然后我们说一下目前的进展。”

    赵刚点头,把自己的电脑按了几下,调出案件卷宗,说道:“上次刘老师,我们在你提供的线索下抓到的那几个犯罪嫌疑人,其中一个叫老九的,是他们的技术支持。软件的采购使用维护,都是由老九负责。老九在被抓第二日上午九时,接到了一个电话,当时老九拒绝接听,说这个电话自己接的话,就暴露了,就会失去一次立功的机会。”

    “失去一次立功的机会?”

    “哦,老九想要帮我们抓到软件提供者。他说这个软件提供者在网上代号叫欧阳毒物。”

    “欧阳毒物?名字听着和《射雕英雄传》有关系啊?”

    “这个欧阳毒物,打电话来是为了催款的。”

    “买软件的尾款吗?”

    “不是。是分成。”

    “分成?”

    “欧阳毒物卖给他们的软件有后门,统计他们使用这个软件到底搜集了多少人的信息,欧阳毒物按照每个人信息三十块,收取信息费。”

    “那我们查找他的银行汇款途径,就应该能抓到这个人啊?”董晓希问道。

    李科长说道:“要是以前的话,转账往来必须靠银行,犯罪分子必然留下尾巴,但现在不行了,因为现在他们可以直接使用比特币汇款,绕开银行。”

    “比特币?”董晓希迷惑说道,“这个词最近很流行啊。”

    李科长转头问刘平:“比特币这种东西,刘老师您接触过吗?”

    “我一三年的时候,还挖过一段,挖了一千多个。”

    “真的啊?”李科长立即问,“那留到现在,那可快价值上亿了。”

    董晓希吃了一惊,回头看刘平。

    刘平尴尬的笑了笑,说:“当时一千多比特币,才值十几块钱,连电钱都不够,后来换电脑,电脑卖给电脑城收机器的了,现在想想,也挺心疼。”

    “上亿啊……也挺心疼?要是我,晚上都睡不着觉!”董晓希感叹道。

    刘平尴尬的笑了笑。

    “欧阳毒物,就是接收比特币付款。所以我们现在查不到他。按照老九的说法,我们查了欧阳毒物的比特币地址,地址里现在有四百多枚比特币,而且这个地址每天还有多个地址向它转入比特币,平均一天大概有不到两枚,这些比特币如果都是诈骗收入的话,那么这个欧阳毒物,只是这一个账号,每天收入就要达到十几万。按照案值计算,整个欧阳毒物和他下线的案值,按年算应该高达三到四亿人民币。”

    刘平和董晓希都吃了一惊。

    “这些人赚钱这么厉害!”

    “老九交代,欧阳毒物每天上午九点,都会使用不同的电话号码给老九打个电话,如果老九接听了,那就是老九暴露了,这是一种安全措施。然后每天凌晨十二点,老九也要准时打比特币进欧阳毒物的账号。有一天没有打款,那也是这条下线暴露了的信号。我们经上级批准,为了不断这条线索,昨天半夜十二点,向欧阳毒物账号打款零点二三枚比特币,价值大概一万元人民币。也就是三百个非法信息的酬劳。之后每天我们都先维持这个规模,上级批准我们使用五万元,希望我们在五天内破案,否则这五万可能就损失了。”

    “五天。好。那这个欧阳毒物,老九他们是怎么联系上的?”

    “据老九交代,他们是听人提到过国内一流的信息盗窃系统是欧阳毒物开发的,他们在网络搜索欧阳毒物,联系方式,很快对方就和他们联系了。”

    “什么?只要搜索他们,他们就会现身?”

    “老九说,是因为老九他们有多次的诈骗犯罪记录,所以才引起了欧阳毒物的兴趣,发展他做下线。”

    “犯罪记录?”

    “对。所以我们也给你俩做了一些犯罪记录,董晓希,你有两次被捕记录,一次是参与按摩行业在洗浴中心被抓,一次是参与保健品传销被捕,都是拘留之后释放。”

    “为什么非要我在洗浴中心被抓啊,人家会怎么想。”

    赵刚说:“这帮黑客一般都是年轻人,比较宅,比较土,接触女生较少,喜欢美女,对你的简历他们会更感兴趣。这也是我们多次行动留下的经验。”

    “刘平呢?你是因为网络诈骗及侵入公安系统网络,被我们劳教过两次,一次半年,另一次一年,关于劳教的资料,也在小册子里,里面有丰富的细节,你回去要牢记。”

    刘平点头。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之后,为了防止对方监控你们的网络,我们会派人在你们附近提供支援,但除非必要,我们不会用任何方法和你们联系。你们也不要和我们联系。你们窗帘不要关,紧急情况你们只要站在窗前,我们就会立即上门保护你们安全。”

    “只是站在窗前?”

    “对。我们上门不会超过十五秒。”

    “完全断绝联系?”董晓希问道。

    “嗯,这也是吸取以前工作的教训,曾经有网络犯罪分子,控制了街上的摄像头和附近的一些电话,结果导致我们秘密抓捕行动失败。任何电子设备,都可能成为他们的监视工具。当然,一般来说,这些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露面,所以怎么让他们在现实的真身暴露出来,就要靠你们随机应变。”

    “好。”

    董晓希拿起手机,要开机。

    刘平立即制止她:“不要开机。”

    “怎么了?”

    “开机后,手机就会跟踪我们的位置,对方就会知道我们在刑警支队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