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三观不配

    更新时间:2018-05-11 13:03:08本章字数:12604字

    刘平和董晓希打车刚刚到302医院,赵刚赵队的电话就打来了:“那两个医院都发现了发射器。”

    “先不要动,电话也都不要开机。防止你们的信息被发射器接收到。”

    “我出来打的电话,其他同志的手机都根本没带进去。我们现在把发射器拆下来吗?”

    “我们到302门口了。我们见……”

    “哦我看到你们了!”赵队话音刚落,电话就挂断了。

    刘平看到远处赵队向自己跑来。

    刘平和赵队握了握手,说:“我要先把镇流器拆开,看看里面的结构。”

    “好,我们有工具。”

    刘平把手机交给董晓希,和赵队往里走,进了大厅左转,看到急诊旁边的厕所入口挂着正在清扫的牌子,还有一个便衣女警站在门口。

    刘平和赵队直接进了卫生间,看到里面还有两名同志,还有一架梯子。

    刘平爬上梯子,看已经拆开的灯罩,镇流器是塑料外壳,刘平让他们把灯闭了。

    赵队问:“灯一闭,信号发射器不就停止工作了吗?不会引起他们怀疑?”

    “时间短应该不会,厕所灯泡坏了或者偶尔关个灯都有的。”

    赵队按门口开关,顶灯熄灭。旁边两个同志打开手电筒,照射着镇流器。

    “给我一把螺丝刀。平口的。”

    赵队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把螺丝刀,刘平接了,开始用螺丝刀撬镇流器外壳,撬了几下,镇流器啪的一声,底壳被拿了下来。

    “手电给我。”

    刘平接过手电,仔细照射里面,看到镇流器里有一个小电路板,一根弯折的天线,电路板上面有一个卡槽,里面有一张sim卡。

    刘平小心的把sim卡拔出来,用手电照射着看sim卡:“这张卡没有打磨。是联通的卡。背面有序列号。有纸笔吗?”

    “有!”

    刘平把卡递给赵队:“把序列号抄下来。”

    赵队接过卡,抄写了一遍后,把卡还给刘平。

    刘平把卡小心的塞回去,然后说:“赵队,麻烦你联系联通,我们去看看这张卡联络的是什么地方?”

    “好。”

    刘平再把灯罩安装上,之后赵队一点灯开关,厕所的灯重新亮了起来。

    “赵队说,我们现在就去联通。”

    半个小时后,刘平他们到了联通朝阳区分公司,说明情况后,联通的区域技术负责人带着刘平他们到了机房,工程师输入卡的序列号,卡的信息显示出来,这张卡是联通145号段的专用流量卡,每个月7G流量,30块钱资费,是在朝阳红旗小区北门的一个营业网点卖出去的。身份证持有人,是一个60岁叫做王立彬的人,广东籍。应该是冒用的身份。

    赵队立即派人去那个营业网点调查情况。

    机房工程师又开始查现在sim卡的数据流动情况。发现这张卡一直把数据往一个网络地址传递,是一个香港的服务器。

    工程师又开始查还有没有其他的卡也向这个服务器发送数据,结果查到了二十三张卡。工程师把二十三张卡全部列了出来,发现这些卡购买的网点范围大概是朝阳公园到将台一条线,沿着地铁线分布。

    而现在这二十三张卡的使用地点,分别对应着三个医院,每个医院两张(欧阳毒物他们说的每个医院急诊和妇科各一个监控,说的应该是实话)。还有其他十七张,分布在四所大学内。

    所有的卡购买地点还有大学和学校分布,明显呈一个椭圆形,椭圆形的正中心,正是三元桥附近。

    但三元桥范围还是太大,找嫌疑人还是大海捞针。怎么办?

    赵队问:“他们把数据发送到香港的服务器,之后数据不回国吗?”

    “肯定要回国,否则他们没法进行数据分析。但他们数据在回国前,会在国外服务器中间转来转去,转无数个来回,就和洗钱一样,要把数据洗干净,让我们没法跟踪。”

    “没法跟踪吗?”

    工程师摇头。

    刘平想了想,说道:“我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这二十三张卡,发的数据量是一直变化的对吧?就好像马路上的车流一样。可能这一分钟是五十辆,下一分钟就是三百辆。”

    工程师说:“对啊。”

    “我们现在能把他们的地点确认在三元桥地区,那我们这边看着这些卡发出的数据流量变化,另一边,你们检查这个地区所有宽带用户,谁的宽带流量同步在变化,这不就找到他们了吗?”

    “对啊!”工程师眼睛一亮。

    一旁的董晓希说:“我怎么没明白?”

    赵队说:“我这个计算机半文盲只会打文件的都听懂了,刘老师的意思是,这边卡塞多少数据,那边哪条宽带就接收多少数据,两边数量能对上,那就肯定找对人了。”

    “哦哦。那你们能做到吗?”董晓希问工程师。

    “难度不大。稍等。我先开流量实时监控,三元桥地区一共十八个小区,现在是白天,用宽带的用户很少。有一百三十七条线在用,然后我们做数据对比……稍等,需要时间。”

    工程师一直在电脑前操作着。这时候赵队的电话突然响了,赵队把电话拿起来问道:“喂?”

    “赵队,那家朝阳公园北门的售卡点我们找到了,根据销售记录,那张卡是上个月卖出去的,时间大概是上午十点到十一点半。这个售卡点外面有天眼,你们查查那段时间的录像,看看能不能找到嫌疑人影像。”

    “我在联通公司,没在队里。你给技术李科长打电话,查录像。”

    “好。”

    赵队挂了电话后说道:“我们可能已经能确认一个犯罪嫌疑人了。正在查天眼。”

    董晓希说:“赵队,这帮犯罪分子是嚣张,高科技多高级。但我们现在技术手段也多多了,他们技术手段越多,就会留下越多的犯罪痕迹。找一个人比以前容易太多了。”

    “是啊,以前抓人,还真比现在难。光是取证就累死人。现在天眼一看,咔!犯罪分子根本无处遁形。”

    工程师这时候突然喊道:“找到了!这个望京SOHO三十六号楼二十五层1123号,是一个商住两用公寓,他们用的宽带,数据和这二十三张卡的数据完全同步!”

    赵刚立即拿起电话,打给队里:“望京SOHO三十六号楼二十五层1123号,住户是什么人?哦,个人,李聪,你们现在就派人,去望京SOHO摸摸底。不要打草惊蛇。对。他们在市内有二十三个点,还有大量的同案犯,我们要布置好了,同步抓捕,一个都不能放过。一会我回队里,先向上通报情况,申请联合行动,然后再按照上级统一布置,开展抓捕。”

    挂断电话后,赵队看到手机有一个通话间未接来电,是李科长打来的,赵队回拨电话:“喂,李科长。天眼监控找到购买手机卡的嫌疑人了?身份确认了吗?李聪?哈……好,好,我现在就回队里。好。”

    半个小时后,赵队回到队里,刘平和董晓希也跟随回到队里。这时候已经入夜。赵队先向上级汇报了案件摸底情况,李聪,辽宁籍,东北大学大二辍学生,一直处于无业状态,二十五岁。在朝阳望京派出所办理暂住证一张,之后租住望京SOHO公寓一间。根据SOHO物业提供的信息,李聪没有同住者,单身一人,生活规律,在北京期间只在每日下午三点着运动装出门锻炼,夜间一般八九点回来。有法拉利一辆,路虎揽胜一辆,物业保安一直以为李聪为富二代。

    实际上李聪老家黑龙江农安,家境一般,父母均为普通农民。

    另外李聪经常乘坐飞机到全国各地,应该是参加黑客交流活动,或者旅游。

    李聪,就是欧阳毒物。

    上级对该案很重视,指示当天夜里先抓捕李聪,连夜突审,搞清关系网后,维护好李聪目前网络,麻痹其他同案下线,分别抓捕,一网打尽。

    当天夜里,李聪被抓捕归案。

    交代自己是利用网络人工智能平台开发的声音转文字系统和语音分析系统,自己又找江湖高手将发射手机信号的非法基站改造后集成到镇流器里,之后自己发展下线,日收入高达十七万,大部分都以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形式保存在网络钱包里。

    李聪个人资产按照数字货币估值已经高达三亿人民币。

    赵队询问他为什么已经这么有钱了,还不收手?

    李聪说自己总要找点事情做,而且享受操控摆弄别人的感觉。

    李聪保留了所有下线完整的个人信息,包括刘平和董晓希的假信息。

    其他下线抓捕也很快开始进行。

    刘平和董晓希一直留在队里,帮助分析案情。

    刘平最关心的是大学生有多少涉案的,赵队说:“下线当中,有六名在校学生。被敲诈对象里大学生,已经确认汇过款的,超过三百人。案值只大学生,已经过两千万。”

    后半夜,赵队他们再次出发实行抓捕行动,临出发前董晓希问赵队:“赵队,刘老师都一半夜没吃东西了,你们刑警队的也不讲究点。”

    赵队拍自己脑袋:“你看我这记性和情商,光让刘老师用脑,也不给补补。我错了我错了。”

    “除了刘老师,我也饿着呢!”

    “这你看看,饿到咱们宝贝嘎达大小姐了,罪加一等!”

    “哼!我回头就和我爸告你的状!”

    “大小姐饶命,那我哪吃罪得起!”赵队说着,低头从自己上衣兜里掏出几张百元大票,递给董晓希,“这样,咱附近有一个西北面馆,24小时营业,你带刘老师先去那对付一口,等我这抓捕行动结束,明天,大馆子你和刘老师随便点!我们要好好感谢一下刘老师,和你!”

    “这还差不多。钱我就不拿了,拿人手短。那我就和刘老师出去吃饭去了啊。”

    “吃完饭,你让刘老师回去休息吧。暂时没什么事了。你也回去睡一觉。”

    赵队他们离开,董晓希去找刘平。

    刘平正在打哈欠:“怎么样了?”

    “赵队他们又出去抓一锅。今晚他们拘留所都快住满了。赵队看着到处满满的嫌疑人们,老开心了。”

    刘平又打了一个哈欠。

    “大叔,你又困又饿吧?辛苦了。”

    “没事。”

    “队长指示,我们可以离开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回去睡觉吧。”

    “学校东门有个711,24小时营业,有盒饭,我们吃那个吧。”

    “嗯……”

    “然后呢?”

    “然后什么?”

    “就是我们的卧底身份,是不是可以解除了?我……可以回自己家睡觉?”

    “那没有!”董晓希摆手,“那没有。”

    “还没有?”

    “赵队特意吩咐我,为了防止潜在的可能和风险,我俩还必须继续假扮情侣。还要继续住他们给我们准备的公寓。”

    “真的假的?”刘平问道。

    董晓希怕刘平看出破绽,立即说:“我都不愿意了,大男大女,老在一起产生感情怎么办?但这是纪律要求。估计很快解除吧。怎么,你嫌我长的难看,给你当女友丢脸啊?”

    刘平笑了笑,说:“走吧。”然后起身。

    董晓希笑着过来抓刘平的胳膊,好像情侣一样,但又立即放开了。

    刘平心里也喜欢和董晓希在一起,两个人出去,上了车子,刘平发动车子,开走了。

    出了刑警队,刘平上三环路奔三元桥走,董晓希上车后就困得歪着身子睡着了,脑袋朝天,脖子歪成几乎直角,还微微打呼噜。

    刘平靠路边停下,小心的开车门,到后备箱把自己放在后面的小毛毯拿过来,给董晓希盖上。然后继续前行。

    又往前开了一段,路过安妮的4S店,前面变红灯,刘平停下车,先看了看董晓希,董晓希咂了咂嘴,翻身脸朝向窗子那边,继续歪头睡。

    刘平又转头看4S店那边,看到一辆金杯面包车,开到了4S店里面,然后倒车向维修通道往上开,之后停车,一个司机跳下车,把抽了一半的烟头扔掉,打开后备箱,这时候4S店里面有两个人出来,推着一个平板车,车平板上堆着七八个微波炉大小的纸盒。

    他们把平板车推到金杯后备箱开口那里,然后开始抬箱子往后备箱里放。放好后,又转身往4S店里面走。

    那个司机站在旁边,又点着一根烟。

    刘平看了一眼中控台上的时钟,时间是凌晨三点三十五。

    刘平沉吟一下,转头再看,那两个人又推着堆着箱子的平板车出来了。

    这时候前面红灯变绿,刘平后面一辆渣土车按喇叭晃大灯催促刘平赶快走。

    刘平换挡,往前开,然后靠边停下来。

    那个渣土车司机也停下来,降下窗子居高临下对刘平喊:“傻逼!会他妈开车不!”然后再挂档,开走。

    董晓希听到骂声,猛地一下惊醒,往四周看,问:“怎么了?”

    刘平说:“没事。”然后继续转头看4S店方向,一边摸起中控台上的手机,查号码,先查到了安妮的号码,但刘平犹豫了一下,没有拨,又往下翻号码,翻到了安妮秘书的号码,按了拨出键。

    董晓希看着身上的毛毯,心里美滋滋的回头看刘平。细心的男人,自己最喜欢了。好暖和。

    然后董晓希也回头看,一下看到刘平一直在盯着的方向,那个4S店,不是他前妻的店吗?

    怎么了?

    这时候电话接通了,刘平说道:“喂?喂?”话筒里没有人应答。

    安妮躺在病床上,中间的床后半夜两点的时候收进来一个病人,折腾了很长时间。

    安妮住进医院后,头不疼了,但一直睡不着觉,中间床新进来的病人也是一个老太太,脑梗,已经半身不遂,女儿陪着,老太太说话也听不清楚。

    女儿收拾好东西后,又到走廊打了好长时间电话,虽然故意压低了声音,仍然嘟嘟囔囔的传进安妮的耳朵里。

    安妮圆睁着眼睛,想不明白怎么自己就突然成了这里的病人了?

    血管瘤,脑肿瘤。安妮用手机查了好久,每个答案都说脑子无小事,只要手术,就可能有各种可怕的后遗症。

    自己才三十五岁,怎么就这样了?

    靠窗床位的老太太刚做完手术,不能吹风,屋子里空调没有开,窗子也没有打开,闷热,还有股淡淡的说不上是什么的味道。

    安妮看了看自己床旁,躺在临时租借的折叠床上的秘书。

    秘书白天折腾了无数趟,一定是很累了,睡得很香,进来人的时候她也在轻轻打呼噜。

    非亲非故,不过是自己的一个雇员。但秘书对自己,是真的有感情。

    安妮心里很感动,幸亏还有她……

    安妮侧身把头伸出去,看秘书,半个毛巾被翻开了,夹在身下。

    安妮探身,把毛巾被给秘书盖好。

    然后躺回自己的床铺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突然秘书那边有很强的亮光传来。亮光朝上照射,照射到天花板上。

    什么东西?

    安妮探身,看到是秘书的手机,放在她枕头旁边,屏幕朝上,应该是开了会议模式,连震动都没有开,只有屏幕亮起来,是有人打电话来了。

    安妮探手把手机拿起来,手指一下按到了接听键上,话筒里传来男人的声音:“喂,喂?”

    安妮看到屏幕上,是姐夫刘平四个字。

    安妮有一种想要哭着,向刘平倾诉的欲望。但安妮忍住了。

    刘平还在电话里说话:“喂?喂?”

    电话挂断了。

    安妮看着屏幕慢慢变暗,然后变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机轻轻放回到秘书身旁,但放回去前,安妮把震动打开了。

    电话开始震动,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安妮有些盼望秘书赶快把电话接起来。

    秘书突然动了。安妮赶忙把眼睛闭上,装作睡觉,她感觉到秘书拿着电话,悄悄起身,然后推门往外走去,又把门关上了。

    秘书是已经悄悄把自己的病情告诉刘平了吗?那刘平,怎么还不来看自己?

    “喂?姐夫。”

    “对不起啊,这么晚找你。”

    “没事没事。你找我有事吗?”秘书一边回头通过病房门玻璃看安妮动静。安妮好像还在睡着,没有被电话惊醒。自己要不要借机会把安妮得病的事情告诉姐夫?还是姐夫半夜打电话,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

    “我在你们4S店门口。”

    “在4S店门口?姐夫,半夜你去那干什么啊?”

    “我是路过,看到有一辆金杯车,正在从你们店里往外拉东西,好像是汽车配件。”

    “啊?现在?”

    “对。现在,他们还在装货。”

    “我们店里只能进货,没听说把汽车配件往外发货的。而且这个时间……库管不在,是不能有人往外拿货的。”

    “你确定?”

    “确定。那是不是有人正从店里偷东西呢?那也不对啊?我们有两个半夜打更值班的人,配件库也是上锁的,什么贼不可能这么嚣张吧?”

    “对了,你们公司今天那两个经理又闹了吗?”刘平一手拿着手机,同时还在回头看4S店那里。

    “没有。我今天没去单位。”

    “哦,那安妮呢?”

    “安总也没去,我俩出差去了。”

    “出差了?”

    “哦,去的成……成……重庆,去重庆出差了。”秘书一紧张,差点谎话没说好。

    刘平觉得秘书说话也闪闪烁烁的,刚要再说话,突然看到4S店那边金杯车司机把车门狠狠关上,然后回头对那两个运货的人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上了自己驾驶室那边,发动汽车,之后猛踩油门,汽车轮子尖叫着,拐走了。

    “他们搞不好是你们店的内贼,我先不说了,先挂了。”刘平着急想要跟踪那辆车。

    “哦……好的……”

    “再见……”

    “姐夫!”秘书突然提高声音,想要把安妮的情况告诉刘平。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哦……没有了。”

    刘平挂了电话,看到那个面包车向自己方向开过来。

    开到刘平近前的时候,车子明显减速了一下,但车子贴着很黑的车膜,刘平只是模模糊糊看到那个车子司机,似乎在看自己车子。

    那车子一过去,刘平刚要发动车子,董晓希一把拦住刘平,说:“不用追了。”

    “为什么?”

    “那个车子副驾驶门有字,北京安通汽配有限公司,限乘7人。”

    刘平这时候听到身后4S店门口又有发动汽车的声音,刘平回头看,看到那两个刚才帮着装货的人上了一辆白色的高尔夫,高尔夫改装过,发动机发动后发出赛车一样的轰鸣声,声音突然又增大,高尔夫沿着马路往反方向开走。

    “改装过的高尔夫。你看4S店门口那还站着一个人,对着高尔夫车打招呼呢。”

    刘平回头看,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穿着淡红色破旧衬衣的人,手里拿着打更手电筒,正在对高尔夫挥手,高尔夫走远后,那个人从4S店正门进去,回身把门锁好。

    “那个是打更的老头,没有贼会这么嚣张开着这么招摇的改装车来搬东西。这不是4S店真的在发货,就是有人在搞什么猫腻。”董晓希也回头看着4S店门口,一边说道。

    刘平想了想,这毕竟是安妮的店,事情自己直接插手安妮未必喜欢。还是明天通过秘书,把事情转给安妮处理。

    刘平踩动油门,走了。

    第二天一早,秘书醒来,就想立即报告安妮昨晚刘平看到的事情。

    但安妮直到天亮才睡着,这时候仍然闭着眼睛,睡得正香。

    秘书舍不得打扰醒安妮,看到隔壁床的家属出去打医院的早餐。秘书就也跟着出去,想打点稀粥和包子茶蛋,给自己和安妮吃。

    打早餐的人很多,在餐车那里排着长队,安妮站到排尾,等了接近十分钟,好不容易马上到自己,突然自己手机响了。

    秘书把电话拿出来,是售前钱经理打来的电话:“安总和你在一起吗?”

    “没有。”

    “奇怪,安总电话没开机。”

    “稍晚点就开了吧?你找她有什么急事?”

    “我这有笔费用,需要她马上签字批准。”

    “多少钱?”

    “三十万。”

    秘书吃了一惊,问:“什么钱这么多?”

    “咱们公司参加北京车展,展位费和参展费,今天必须交。我催财务,财务说要安总签字。这个事我和安总汇报过,安总是同意的。”

    “你就不能再晚点吗?”

    “上次车展我们卖了四十多台车,这要真耽误事情,谁负责?你负责啊?”

    “行吧,我尽量去找安总。我们……”

    秘书刚说到这里,突然身后一个女人的声音问道:“你是患者安妮的家属吗?”

    钱经理拿着电话,在电话另一端吃了一惊。

    安总住院了?最近她精神状态不太好,总是捂着脑袋,不会有什么大事吧?

    安总要是需要长期在医院,公司需要管事的。

    这是好消息。

    秘书连忙回头,看到是一名护士,秘书连忙按住手机听筒,点了点头:“你好。怎么了?”

    “患者情况怎么样?体温量了吗?”

    “量了,不发烧,现在还在睡觉。”

    护士在本子上记录,然后推门进了病房,一边问:“大小便呢?有没有身体其他不舒服的?”

    秘书拿起电话说:“我这边有事,先挂了。”

    钱经理有点没想好怎么开口询问更多信息,还没说话,电话里就传来忙音。

    钱经理站在展厅门外,看着远处的马路发呆,然后低头想了想,拿起电话,又拨了一个号码,给布展商:“我是钱经理。”

    “哦,钱经理,款今天能打过来吗?”

    “能。”

    “今天款一打过来,你那份我立即给你。”

    “哦,我有件事情要问你。”

    “你问,你问。”布展商态度很恭敬。

    “合同额要是再提高,现在说好的不是三十万吗?我要是能让公司给你比如多五万,三十五万,你能把多的五万费用兑出来吗?”

    “哦哦哦,钱经理,这没问题啊,不过你要给我提供五万的发票,我好走账。”

    “行,那你等我电话。”

    钱经理挂了电话后,进了微信销售部群聊,语音说道:“我有点事情出去一趟,今天大家继续给我往车展邀请客户,谁没完成邀约任务别怪我月底扣奖金。有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钱经理发完,群里所有人都纷纷发表情回应。

    下面这些人干活能力都很强。钱经理一贯对自己善于用能力强的人感到得意,也对自己的强势果决感到得意。

    售后那个傻逼王经理怎么和自己比?

    安总要是真病了……这是个好机会。

    钱经理回到自己办公室,把工装西服脱了,换了休闲装,出门去开自己的奔驰c200,然后在车上把导航设置在五院。安总住处距离最近的医院就是那里。

    设置好导航后,钱经理发动车子,挂挡,车子离开了4S店。

    护士把三个病床病人的情况都搜集完后,往外出门。

    安妮还在睡觉。护士对秘书说:“对了,安妮家属,还有两件事。一个是你们欠费了,这个是缴费单。”秘书一边说着,一边从夹子里抽出一张纸条,递给秘书。

    “这个我马上就去交,没问题。”

    “另一个是主任要你去一趟,谈话。”

    秘书听到这里,心里一紧:“现在吗?”

    “就现在。”

    “……好,谢谢。”

    护士离开。

    秘书想了想,转身去病床小桌拿自己的皮包,里面有信用卡。秘书刚把皮包拿到手里,突然安妮闭着眼睛说道:“你现在就去找主任吗?”

    “安总……你醒了?”

    “哦,你扶我起来,我俩一起去谈话。”

    “安总……”

    “否则主任有什么需要我们做决定的,你没法拿主意,还要费力向我转达。”

    刘平迷迷糊糊的,闻到好闻的煎蛋的香气,外面还有隐隐约约锅铲碰到炒锅和盘子的声音。

    刘平用力搓了搓脸,一翻身起来,开门。看到厨房那边,董晓希穿着运动服,围着围裙,头发都扎起来,精神特别好,眉眼好美,好有活力,正拿着炒锅在盛菜。

    “你醒了?正好,大功臣,快来尝尝我的手艺!”

    刘平心里一种异样的触觉。和安妮离婚快八年了,自己一个人,有人照顾的感觉,自己住的屋子里,热气腾腾刚刚做好饭菜的感觉。

    好陌生,又好熟悉。

    有人照顾自己,关心自己的感觉,两个人生活在一起的温暖,真好。

    刘平在原地站了几秒,往前走到桌子前,董晓希买的油条,煮的稀粥。

    “我刚才出去买了点菜,晚上我们回来吃吧。我想吃家常菜。”

    董晓希说着,把白钢汤锅盖子打开,里面煮的粘稠漂亮的稀粥。现在的人都用电饭锅,用汤锅煮粥要自己看水米比例,要看好火,防止糊底,或者把大米煮成浆糊,难度很高。

    董晓希煮的一看就特别的好吃。

    白白的米粥不干也不稀,盛了一碗放在了刘平的面前:“你尝尝,放了一阵了,应该不那么热了,正好。还有这个荷包蛋,里面我放了一点点糖和盐,而且还是溏心的,绝对不比五星级饭店的差,我自己都特爱吃。”

    “你做饭这么厉害?”

    “我妈说拴住男人,从吃的着手事半功倍。而且我也爱做饭,把吃的做的香香的,人就会感觉特别幸福。”

    刘平对董晓希有点心动,看着董晓希,刘平也喜欢平淡的幸福感。

    “我喜欢家庭温暖的感觉。我爸妈关系就特好,模范夫妇,我将来的目标,就是复制我爸妈的幸福家庭。所以做饭很重要。晚上我买了排骨,给你做糖醋排骨,还有西红柿鸡蛋汤,再来一个红蘑土豆片,都是我拿手菜,我俩再喝点小啤酒,老开心了。”

    “你说的我现在就馋了……”

    “赵队说了,要最高标准招待好你。我要完成首长交代的工作。”

    “除了赵队,你愿意和我一起吃饭吗?”刘平心里有一种直觉,这种时候,应该说一点过界的话。

    董晓希愣住了,大叔在给自己信号呢……

    还是你们老男人厉害……

    “你说呢。”董晓希看着刘平说道,“傻不傻。”

    刘平好像要和自己确立恋爱关系……

    董晓希想到这里,突然感到脸发烫。自己两年多没谈恋爱了,还有点不适应呢……

    董晓希想到这里,坐下,拿着粥碗,抬头看了刘平一眼,刘平在看着自己。

    董晓希连忙低头,吃粥。

    “今天我们还要去队里吗?”

    “赵队给我发微信了,今天不用了,我们可以休息一天……你……你带我出去玩呗?”董晓希说后半句的时候,低着头一边吃粥,一边含混的说的。

    “我们去看电影吧。”

    “嗯嗯,好。”

    “不过我在看电影之前,有点事情想要去处理一下。”

    “什么事情?”

    “我们去一趟汽配城。”

    “汽配……哦,你是想查查昨天那个金杯箱货是吗?”

    “是。”

    “大叔,我一直想问你。”

    “我和安妮,也就是我前妻,是绝对不可能复合的。”

    董晓希完全没料到刘平会突然来这么一句话,尽管这个表态董晓希也是非常重视的。

    和刘平在一起,主要障碍,一个是刘平的年龄。比自己大将近十岁,不过问题不是很大,自己不在乎,实际上,自己离开学校后,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年龄大的男人,也就是大叔,反倒对和自己年龄相近的男孩兴趣越来越弱,就算长得帅的,也越来越提不起兴趣。

    美这部分,自己长得美,自己负责,男人吗,还是负责内涵这一块吧。

    “我……我没问你这个。我想问的是,大叔你这么有钱,是不是4S店也有你的股份啊?”

    “没有……这个店是安妮自己从美国回来后,自己弄的。我俩在她去美国前离的婚,那时候我俩财产就已经完全分开了。”

    “那你只是个大学教授,虽然收入也很高,但……”

    “但开不起奔驰S是吧?”

    “嘿嘿……这是你个人隐私,你可以不说。”

    刘平拿了一条油条,吃了一小口,说:“应该让你知道。我简单说说。”

    董晓希撅了撅嘴,然后瞪大眼睛看着刘平。

    和这个老男人谈恋爱倒是简单,自己想知道什么,他就说什么。有点舒心哦……

    “我和安妮是大学的同学,念研究生的时候确立的关系,后来她不想搞科研,研究生毕业就出去工作了。因为学的是应用物理,进了当时的北汽奔驰,我博士毕业后,学校希望我留校任教。我也希望我留校。因为我这个人其实没什么野心,喜欢松散一点,压力不太大的生活。”

    “这个我看出来了。很淡定。”

    刘平和董晓希都笑了。刘平笑着说:“对对,淡定。搞搞科研,教教学,这么过一辈子,挺好。”

    “学校留你任教,你学习很好吧?”

    “我聪明,记忆力分析力都很好,用功程度其实不太高,年轻时候比现在还要懒散。有一类教授都是我这个类型的。导师认为我不适合激烈的公司职员生活,适合大学搞科研。但这时候我要和安妮结婚。对了,安妮那时候还不叫安妮。这个洋气的名字是她为了表明出国决心,特别改的。”

    “我说这个名字有点奇怪,那她原来叫什么?”

    “叫安少芬。”

    “安少芬?”董晓希觉得这个名字特别土气,但没敢说出来,怕显得没有礼貌。

    “她是标准的凤凰女,她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家里只有她一个独女,捡了一个便宜,爸爸从小看她不顺眼,妈妈也因为生了个女孩没少被她爸打,她从小就一个志向,读书,赚钱,打所有看不起她是女孩那些人的脸。所以她的性格,你也大概猜得出来。”

    “嗯。”

    “我和她的组合很奇怪,她是事业型的,拼命工作,我反倒像家庭主妇,没什么野心。我博士毕业后,留校她坚决反对,她说你总不能将来比我赚钱还少,逼着我出去工作。我因为数学很好,毕业论文写的是如何用超算并行处理海量数据,我提出了一种数学模型。本来这个模型是用来处理物理模拟问题,就和我前几天给你看的项目类似。但这篇文章被国内一家中字头的投行看中了,我被招进投行,从事金融超短期货交易的数学模型开发工作。”

    “你说的这几个术语,我都不太懂。”

    “你知道大概意思就行。反正就是我改行玩期货了。”

    “你钱就是这么赚的?”

    “不是。想要做好超短频交易,相当于国外的做市商,需要专用通道,海量资金,也有很高风险,在国内,个人做这个也是非法的。”

    “什么做市商?”

    “你就知道我个人不能做这个就行了。开发了一段模型,我不喜欢这种工作,情绪低落。我还是喜欢闲云野鹤。安妮和我的关系也逐渐紧张起来。两种不同的生活态度,她对我的情绪低落异常的不满。她理解不了为什么我这么好的天赋,就不能充分利用,为什么金钱和事业,还有地位,我就不感兴趣。我们激烈争吵过,这是一种人生态度的差别。按照世俗标准,我也有些怀疑自己。”

    “然后呢?”

    “这时候我有一个大学校友,也算我最好的朋友吧,王猛,拉了一笔风险投资,要自己搞一个项目,是所谓的云计算平台,他知道我有并行处理大数据的经验,要我去帮他忙,作为联合创始人。”

    “什么是云计算平台,我也不懂。”

    “不用懂,反正就是搞一个互联网公司。”

    “哦。这个公司需要对超大量的数据进行分析。因为我们中国有一个和别的国家最不同的特点,就是人特别的多,每个人都有大量的数据,老美一个数据处理,能处理上亿人的数据就够了。我们要多十倍。数据多十倍,计算时间不能增加,当时全世界都没有能用的系统。我把我曾经开发的那个并行处理系统进行了升级,那是我真正和那些工作狂人一样,日夜不停地工作,编程,解决技术障碍。我想试一试我能不能改造成那种安妮希望的工作狂人。系统搞了四个月,成了,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并行系统。王猛给系统的底层原理和代码都申请了专利。专利人写的是我的名字。”

    “哦。”

    “但之后公司陷入内斗,我不得不将相当一部分精力投入到公司政治里。那段时间的收获,就是对人和利益产生更多第一手的战斗经验。”

    “哈哈哈,第一手战斗经验。”

    “对。我对人本身,有了更深刻了解。但公司内斗的结果,就是钱烧没了,B轮融资没人投。王猛找我半夜喝了一顿酒,痛哭了一场。他是真的热爱做生意。但我心里有一种解脱感。这几个月,我并不快乐,甚至开始有抑郁症的倾向。人可以喊口号,可以逼迫自己变成另一个样子,可以短时间奋进。但人最后,还是要适应老天爷给你的配置。我那时候突然想通了,老天爷给了我最好的脑袋,却没给我对金钱和成功的渴望,而是对平淡生活温馨和幸福的渴望,这种奇怪的搭配,是我的天性,是我痛苦的来源。也是安妮看不起我的原因。我是个按照现代对男人要求……”刘平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有缺陷的男人。”

    刘平说到这里,头低下去了。

    董晓希伸出自己手,越过桌子,突然握住了刘平的手。

    “创业失败后,安妮对我没有安慰,我和她说了我对自己的认知。她对我失望。她说她宁可要一个才能较弱,但却超级渴望成功的男人。我对自己也深深失望,甚至产生自我怀疑。天性是一种缺陷吗?安妮和我冷战了几天,突然回来宣布,她要去美国。去美国前,她希望和我离婚。这时候,我已经明白我们真的不合适,所以最后,我们离婚了,之后她走了。”

    “然后你就回到学校教书了吗?”

    “我经过一段时间的反思,觉得让我一直逆着自己天性,变成工作狂人,那是我做不到的。但另一方面,我可以在一定限度内,提高我的工作强度,更勤奋,更自律,在我能够长期容忍的程度内,更多的做好工作。而我不准备修正我对金钱和社会地位不感兴趣的天性。更适合我的,是没有直接经济回报的基础研究,而是不能立即产生世俗成功的企业高管,或者什么期货交易。所以我申请回大学。大学对我这样有‘丰富’从业经历的人才,还挺感兴趣,给了我一个副教授特聘职称,我回到了物理院。然后,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很意外。”

    “什么事?”

    “王猛找到我,说我们公司的算法,被国内一家巨头看中了,要使用在他们过节发红包时候的海量即时数据处理上,他们要买我们专利。王猛很鸡贼,只肯授权,不肯卖,巨头开始使用这个技术,按照使用量支付专利费,我突然一夜之间,开始有了巨额收入。按照世俗标准,我成功了。”

    董晓希听到这里,心里开心极了,原来自己喜欢的这个大叔,钱是用这么牛逼的方式来的!而且董晓希不喜欢刚才刘平对自己那种有点否定的自己评价。

    喜欢平淡的生活是错吗?长个好脑子,就欠了所有人的,就必须干出大事业吗?人活着,只要不伤害别人,难道活出自己最舒服的样子是有错的吗?人没有选择自己想要走的路的权力吗?

    董晓希心里有点不喜欢安妮。安妮的成长环境,让她对成功有一种扭曲的渴望,这种渴望,给她,给周围的人,带来了多少痛苦?就算她开4S店了,有钱了,女强人了,又能怎样?能怎样?

    董晓希觉得自己和刘平的认知一致,有一样的三观。一个温暖的家庭,自己喜欢的伴侣,再有一个可爱的宝宝,这不才是作为一个人,最大的幸福吗?

    自己就是世界观这么狭窄,只看自己一亩三分地,怎么了怎么了?管别人什么事?

    “安妮要是突然发现你有钱了,一定很后悔,很生气吧?”董晓希控制不住鄙夷地说道。

    “她后来回国来,我和她吃过一顿饭。她没说什么。她苦熬了这么多年,也算是有钱了。那个4S店投资也几千万呢。都是她一个人掏钱。她变化也不小,主要就是我发现她平和了,对成功,事业,不那么刺刀见红一样了,她说当年对我那样,有些不公平,向我道歉。然后我们,也很少联系。”

    “那你们现在关系怎么样?”

    “像亲人吧。在一起,彼此三观不配套,都痛苦。所以我是不准备再尝试和她复合了。但有事情,我还是关心的。”

    “嘿……你是给你要去汽配城找台阶呢吧?”

    “嘿嘿。”刘平笑了笑。

    “我陪你去。就当查案了,还有点冒险侦察的感觉,比看电影有意思。”

    “嘿嘿。粥真好喝。”

    “就你嘴甜。”

    董晓希说到这里,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刘平用力按住了,没让她抽回去。

    “好了,人家大姑娘,你占人家便宜,好意思吗?”

    “挺幸福的。”

    这老东西,太会说话了。

    董晓希心里甜滋滋的。

    听到刘平钱怎么赚来的后,董晓希看刘平,觉得比以前更有魅力了。

    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