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微信好友

    更新时间:2018-06-12 12:02:24本章字数:11092字

    第二天上午九点,安妮被推进手术室,预计手术时间4个小时左右。

    唐糖、董晓希都来了。

    于曼曼特意换了早班,也上来看了一眼。

    秘书对刘平说售前钱经理非要她回一趟公司,刘平说这边自己盯着,让秘书去完单位,回去休息。

    秘书说自己不累,去4S店看一眼,就再回医院,安总做完手术还需要人照顾。

    半个小时后,秘书赶回4S店。

    刚上楼回到安总办公室,钱经理就跟了进来,拿出一张调款申请单,说:“安总呢?这张单子,我需要安总马上批准。”

    秘书拿起单子看了一眼,申请单上用途写的是车展布展费用,一共是四十万。

    “昨天不是三十万吗?怎么变四十万了?”

    “我不清楚,布展商那边有明细,说安总都知道情况。我只是帮忙申请一下。你快点,那边上午就要钱到账,再晚就来不及了。”

    “安总住院了你也不是不知道!这钱我批不了。”

    “那你就直接打安总电话。”

    “下午行吗?”

    “下午来的及,我现在这么着急找你啊?!”

    “你这不是难为人吗?”

    钱经理冷笑一声:“我说你是不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啊?就群里安总说了,这两天有事情你全权处理。你就故意耽误公司工作。”

    “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借着安总住院,加价十万?”

    “你这话什么意思?”

    “下午,上午肯定批不了!”

    钱经理冷笑一声,拿起那张申请单,啪的重新往桌子上一拍,故意大声喊道:“公司就是你们这些拍马屁的升的快!我们下面辛辛苦苦干点活,你们就横推竖挡着!行!你不批也行,大不了咱们车展不参加了!少卖几十台车不完成车厂任务和考核呗!但这责任是你的!你现在就写个证明!”

    “我写什么证明?”

    “你就写上,因为你不批准费用,导致车展无法参加!咱们等安总康复回来后,让安总收拾你!”

    “你!……你这不是难为人吗?!”

    安总办公室在展厅二楼,朝向下面大厅的窗子是敞开的,钱经理喊声楼下销售和看展车的客户都能听得到,大家都抬头往上看。

    “我难为人你难为人!你懂销售吗?!啊!安总也不知道怎么被你忽悠的!让你这么个只会拍马屁的管事!这么下去!咱这店不是完蛋操了吗!”

    “你怎么说脏话!你……”

    王经理从钱经理上楼去,就开始注视着楼上动静,一听到钱经理开始和秘书争吵,立即也快步跑上楼,一把推开办公室房门。

    钱经理和秘书两个人都气鼓鼓的,一起回头看王经理。

    王经理歪着脑袋,幸灾乐祸故意问:“安总呢?安总怎么没回来?”

    钱经理说道:“王经理!你没看到我们正在说话呢?我们事情还没谈完,你有事等我出去了再上来!”

    “你怎么说话呢?姓钱的!你和我平级你不知道啊?!你有什么权力命令我!”

    “我就是告诉你基本的礼貌!”

    “礼貌?!你俩声音这么大在这喊,整个展厅都听到了!下面还有客户呢!”

    秘书不耐烦的说道:“王经理,你有什么事?”

    王经理说:“我们备件库配件缺了,需要进件。来找安总签个字!”

    王经理说完,把另一张请款单拍在桌子上。

    秘书一阵头疼,拿起请款单,看了看,是一个配件列表,下面总价格写的是一百三十七万。

    “怎么这么多?以前每次进件,最多也就是六七十万吗?”

    “多?”王经理不耐烦的说道,“你懂吗?修车?咱们进多少件,那要看维修车辆情况。咱们昨天进来两辆严重事故车,需要件比较多。”

    “下午给你批。”

    “下午?下午工厂配件那边就封账了。我们再进货就得等下周一!安总呢?安总怎么电话也不接?你管不了我找安总。回头客户投诉,我受得了啊?”

    钱经理看着王经理,说道:“你真傻还是装傻?安总现在正做手术呢你不知道?”

    王经理看着钱经理:“做手术?什么意思?”

    钱经理冷笑着对秘书说道:“王经理是偷偷卖配件,他是想要趁安总不在,搞一把大的!”

    “你说什么呢!?”王经理猛地声音提高,“什么叫我偷偷卖配件?那你来干什么?展会的钱你敢说你没吃回扣?!”

    钱经理冷笑,说道:“我吃什么回扣!你有证据吗?”

    “那你有证据吗?”

    “你们售后进出库存表在那放着呢!一查就有!”

    楼下几个销售本来关注着上面吵架的情况,这时候听到自己经理和售后王经理吵起来,有人喊:“是不是打起来了!?我们上去看看!”

    十几个男销售顾问立即都往楼上跑。

    售后那边有一个技师路过展厅看到情况不对,也跑到售后那边喊人,立即十几个技师拿着东西也往上跑。

    钱经理看到自己人来了,都挤进了办公室,钱经理气壮了,高喊:“姓王的!我这是为公司利益!我告诉你!本来安总要提拔我当总经理,我第一件事就是收拾你们售后偷卖配件!”

    这时候技师也跑上来了,王经理气也壮了,指着钱经理喊:“你说他妈谁偷卖配件!你说他妈谁偷卖配件!你再给我说一遍!你他妈再给我说一遍!”

    售前售后两边的人都挤进了办公室。钱经理毫不示弱:“我就他妈说你!”

    “你他妈好!姓钱的!新车精品!什么破逼膜!破鸡巴倒车雷达!破鸡巴脚垫!你都是从那个破地方弄来的!你拿多少回扣!还有咱家用的保险公司!你没拿回扣!客户资料是你卖的不!咱家店来个客户!别家店能刚出门就给客户打电话抢单!是你卖的不!客户到外地拿车,串车!是他妈你干的不!”

    “假事故车!骗保!咱家机油哪上的!配件全都是厂家来的吗!大半夜你一整车一整车拉配件!你真当所有人都不知道!”

    “姓钱的!你是不是想动手!”

    “动手怎么的?!怕你怎么的!”

    秘书眼看情况要失控,高喊:“你们干什么!别吵了!”

    秘书一边喊,一边站在两个人中间拼命往外推两个人。

    但两个人互相伸胳膊指着对方,越喊越凶,突然王经理一把推开秘书,就往钱经理那边打去。

    其他人眼看也要扑上去动手,突然大家都听到一声喊:“出血了!”

    是那个钱经理的手下,给王经理通风报信的那个小郑,看到秘书被王经理一推,一下坐到了地上,脑袋后面咚的一下磕到了桌子角,手捂着碰到的伤口,有血从伤口往外流出,染红了秘书的手和脖子。

    王经理知道自己闯祸了,看着秘书。

    钱经理冷笑着说道:“对女的动手!你真他妈行!”

    王经理立即抬手再指着钱经理,高喊:“怎么的!是不是非要打!”

    “打就打!”说着又要上手。

    秘书高喊一声:“别打了!”同时猛地站起来,但站的太急了,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袭来,身子摇晃,差点没再跌倒,“你们再不住手!我就报警!”

    王经理和钱经理也都是比划比划,心里也都真怕打起来事情闹大,所以都停了手。

    有女销售过来扶起秘书,秘书手捂着脑袋,头向前低着,高声喊:“安总不在公司你们就这么闹!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有售后的技师说:“安总不是手术呢吗!”

    秘书一听到这里,对着钱经理高声喊道:“你告诉大家了!”

    钱经理立即说:“这帽子别扣我头上!我可没说!”

    “那他们怎么知道的?!”

    众人都站在原地,都不说话。

    秘书心里涌起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看所有人,大家都一副看热闹事不关己的表情。

    “安总还在做手术!你们就故意挑这个时间点来难为我!”

    钱经理说道:“我不是难为你,真的就是必须现在就批!”

    王经理说:“我也是!安总不是给你权限了吗!?我们要求合理,你不批就这么卡着!公司都要停摆了!”

    秘书高喊:“是这么回事吗!有这么巧吗!我就是觉得这里有问题!就是不批!”

    王经理也激动起来:“那也不能就因为你,耽误工作!你不批是吧?!”

    “对!”

    王经理下巴用力往前鼓起,做出凶狠的样子:“行!你是个女的,我不和你一般见识!那也不能耽误公司工作!你不批,公司公章呢?!”

    说完,王经理就去抢公章。

    秘书高喊:“你干什么?!”

    “你不敢盖章!我自己盖!回头安总回来,我和她交代!”说完,王经理就要上来抢夺公章。

    钱经理冷冰冰看着王经理上去抢,销售那边的人都笑眯眯地看热闹。

    钱经理旁边一个高个男销售小声问钱经理:“王经理疯了!这么得罪安总心腹。”

    “这批货一百多万,其中六七十万的货转手卖汽配城至少十几二十万。再说姓王的吃定安总离不开他,到时候解释解释,安总不能怎么样。”

    秘书体格根本就不是王经理对手,一下就被王经理把公章抢过去。王经理一把推开秘书,转头到桌子上找印泥,然后就要盖章。

    秘书猛冲过来,一把抓住王经理手里的那张申请表,往后一拽,纸撕拉一声被扯成两半。

    王经理回头先看表格,再看秘书,咬着牙脸上带着狠劲点了点头。

    秘书高声喊:“你把公章还给我!”

    王经理冷哼一声,转身对远处自己下属喊道:“再去拿张表格上来!拿空白表!”

    下属有人答应了转身出去往下跑去。

    秘书问:“公章你还不还我?”

    “不给!有本事你就抢!”

    秘书用力擦了擦气出来的眼泪,胸口剧烈起伏着,用手指着王经理,说:“行!你不怕我,我也管不了你!你别以为安总上手术台了,你们就可以在这随便闹!”

    “我再给你说一遍!我这不是闹!这是工作!我不能让你这么不懂行的!耽误公司工作!我要对我的岗位负责!要对得起现在还在手术的安总!”

    秘书看着王经理理直气壮的样子,突然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

    钱经理也在旁边冷笑。

    秘书不住地点头:“说得好,说得好!”

    秘书不停重复着说得好,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然后放到耳朵边。

    “你打给谁?!”

    “打给能收拾你的人!”秘书高喊,然后电话接通了,秘书立即说道,“姐夫!我们公司出事了!”

    王经理和钱经理都愣住了,刘平,安总前夫,他们认识,开个奔驰S500,说是大学教授,但大学教授怎么能有这么多钱?

    两个人都不说话,听着秘书断断续续把发生的事情都说完。

    秘书这么着急被钱经理找回4S店,刘平就觉得可能这两个经理要搞事情。两边积攒了很长时间的火气,可能要爆发。

    但公司闹到这个程度,刘平还是有些意外。

    “你把电话按一下免提,我和他们说。”

    “好,好,姐夫。稍等。”

    秘书把电话拿在手里,按了免提键,然后说:“姐夫,按好了,你说吧。”

    “钱经理和王经理。”

    “我们在这。”

    “你们财务呢?”

    “财务在办公室里。”

    “你们着急批钱是吧?”

    “对。”钱经理和王经理一起回答道。

    王经理又激动地说:“姐夫!关键是秘书她一直不肯……”

    “你别喊!好吧。我这边安总还在手术,安总今天上午手术的事情,这件事情是保密的啊,你们怎么知道的?”

    王经理和钱经理都不说话。

    “王经理,你怎么知道的?”

    “我……我听公司人议论的。”

    “钱经理,你呢?”

    “我是昨天到医院碰到的。但是,姐夫,肯定不是我说的。我回来后,对什么人都没有说。”

    “行吧,你俩的钱,都必须上午办,就是拖不了,拖到下午,公司就要乱是吧?”

    “我们不是要搞乱公司……”钱经理说。

    “我们也不是故意趁安总在手……”王经理也连忙说道。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们是为公司好,不要这么激动,安总委托秘书暂时维持公司运转。她觉得有问题,拒绝,我觉得没什么。但你们怕耽误工作,我也能理解。”

    “那姐夫,你就是批了呗?我们可以盖章了呗?”

    “现在我看看时间啊?十点零六。从你们店里到医院,半个小时够了吧?”

    王经理和钱经理心里都涌起一阵反感,都不说话。

    “这样,你们两个,还有秘书,还有你们财务经理,秘书拿着公司章,财务拿着汇票,你俩拿着表格,过来一趟吧。我要陪安总看着手术进展,实在离不开医院,你们一起来吧。我们在医院这,现场处理一下。你们都没意见吧?”

    几个人都看着电话。钱经理和王经理心里烦的要死。这个安总前夫,比他妈秘书难对付。

    “说话啊?!不是怕耽误公事吗?”刘平露出不耐烦的口气。

    钱经理知道没有别的选择,先表态:“我没问题。”

    王经理立即也说:“我也去医院,我没问题。”

    秘书:“姐夫,我跟着去。”

    “你伤怎么样了?”

    “我没什么事,姐夫。”

    “正好,这边我有个朋友是警察,在医院呢,还有个朋友在急诊,都能处理一下。”刘平说完这句,心里感觉怪怪的。

    秘书看到刘平控制了局面,心里有底了,说:“好,姐夫。”

    “记得通知财务。”

    “好。”

    “那你们快点来吧,别耽误了上午截至日期,让两个经理难做。”

    “好,好。”

    钱经理和王经理脸色都特别难看,没有人说话。

    “姐夫,那我挂了。”

    “好……哦,对了,你们公司是不是有个小赵,是售前的销售?”

    “小赵?售前的赵副经理吧?”

    钱经理身后一个长的很精致的高个男的,吃了一惊。安总的前夫,怎么还认识我?

    所有人也都回头看小赵。王经理心里一动。

    “哦,售前的副经理。他在公司吗?”

    “就在钱经理身后站着呢。”

    “小赵!小赵!”刘平高声喊。

    “哦……诶!诶!姐夫,姐夫!”

    “你也跟着他们一起来医院吧。”

    “我?我也去?”小赵有点迟疑。

    王经理心里一动。这个小赵一前和自己在别的店是同事,到这里来后,两个人总互通消息,自己也答应小赵自己如果能往上走,就想办法把钱经理挤走,让小赵往上升。

    但这层关系,他俩一直瞒的很深。刘平怎么知道的?

    钱经理心里却一阵窃喜。

    自己要往上提拔做总经理,销售经理的位置就会空出来,小赵是副经理,也跟着升一级天经地义的事情。

    刘平让小赵也跟着一起去,刘平是个外人,总不能来管公司,肯定最后还是要提拔一个人上去管事。

    小赵一起去,那就是要提拔自己做总经理,小赵做销售经理!

    钱经理回头说:“你怎么磨磨唧唧的,姐夫让你去,你就去!”

    “哦,哦,好,姐夫,我也去,也去。”

    “那咱们一会见!挂了。”

    刘平按了挂断键。低头看着手机,心里一阵闹心。

    旁边的董晓希说:“怎么还提到我了?”

    “4S店出事了。安妮秘书脑袋都开瓢了。借你高贵的身份压压他们。”

    “讨厌。安妮秘书伤得不重吧?”

    “一会让于曼曼检查检查。”

    “我说大叔,你这各行各业,都认识这么多优秀的女青年,需要哪行都能调个女性朋友出来帮忙,老厉害了……”

    唐糖忍不住捂嘴哈哈笑了起来。

    刘平尴尬极了,说:“你这说的,我和老流氓似的。”

    “没魅力就叫老流氓,有魅力那就是老年贾宝玉。”

    唐糖更忍不住了,哈哈大笑。

    “行了行了啊。安妮在里面不知道怎么样了。咱们气氛还是严肃点。”

    唐糖说:“曼曼姐帮着问了今天主刀的大夫,人说手术不能算小,但难度一般,不会有问题的。”

    刘平叹了一口气。

    董晓希说:“你前妻他们单位这种人事关系的破事,你一个象牙塔的教授,能搞明白吗?”

    刘平说:“你忘了,我也经受过锻炼。”

    “哦哦哦,对了你说过,你和你朋友那个王什么一起搞过公司,也内斗的很厉害。后来把公司都斗黄了。你也斗出锅了!”

    “斗什么斗,你以为斗地主呢!”刘平白了他一眼。

    董晓希和唐糖虽然只在一起呆了一会,但两个人都年轻小姑娘,互相特喜欢,挨在一起手拉着手,一起捂着嘴笑了一下。

    董晓希还是担心的说:“那你到底能不能搞定啊?”

    刘平皱了皱眉头,说:“尽量吧,替安妮分点忧。”

    二十五分钟后,手术室那边主刀医生出来了,对刘平说:“一切很顺利,不用担心。手术很成功。但手术比原来预计的进度慢,可能要晚点出来,下午一点吧。”

    “谢谢大夫,谢谢大夫。”

    刘平松了一口气。

    “于大夫的朋友吗,放心吧。”

    主刀医生说完,转身又进了手术区。

    这时候远处有脚步声响起,刘平回头看,看到是王经理,钱经理他们到了。

    钱经理预期自己要升职了,态度最积极,走的最快,几乎是快跑领先着众人跑到了刘平面前,点头:“姐夫,安总现在情况怎么样?”

    “来了。”

    “啊。”钱经理笑着,态度很恭敬。

    王经理他们也都走到刘平这边,刘平说:“刚才主刀医生出来说了,手术很顺利。谢谢你们关心。”

    王经理连忙抢话说:“我们员工都很关心安总身体,和安总都是有感情的。”

    几个人都点头应和:“对,对。”

    刘平说:“正好安总还要几个小时才出来,我们先处理公司的事。秘书呢?”

    “我在这。”秘书被钱经理挡住,钱经理连忙让开身子。

    刘平一眼看到秘书白衬衣后面领子都有被血染红的痕迹。

    “伤口处理了吗?”

    “还没有。伤口就是有点疼,没什么大碍。”

    “那不行。唐糖!”

    “师父。”唐糖连忙站起来。

    “你陪她去找于大夫,把伤口处理一下,别破伤风了。”

    唐糖点头,然后秘书和唐糖走了。

    孙经理说:“姐夫,安总这边还手术呢,我们刚才在车上想了一下,我们在公司闹,不太好。要不然我们等安总出来,一切平安,再说公司的事?”

    钱经理也立即说:“对,对。”

    “不用。你们我知道,都是一心为公司。不是故意闹事。对吧?”

    “对对。对对。”两个人一起点头。

    “咱们也别浪费了你们一片好心。哎呀,公章在秘书那是吧?”

    “哦,对。”

    “没事,不是上午批款就行吗?让秘书先去包扎,我们先聊聊。”

    “我们?”

    “对,我有点事情要找你们了解。这样,王经理,你先跟我来。钱经理,你在这等一会。”

    王经理和钱经理互相看了一眼,都不说话。

    刘平指着旁边安全通道那里,说:“就那边吧。”

    “哦。好,好。”王经理摸不清刘平要干什么,点了点头,和刘平进了安全通道。

    王经理一进安全通道,就说:“姐夫,我推秘书,把人头给撞伤了,我不是有……”

    “这事先放一边。你先说说你指责钱经理的事。”

    “指责钱经理的事?什么事?”

    “什么新车精品什么的……”

    “哦,新车精品,配件,贴膜,倒车雷达,脚垫,就这些东西,咱们从外面买来的,都是钱经理安排的,他肯定要拿回……”

    “你有证据吗?”刘平打断他说。

    “这事公司上下都知道,没钱经理点头,那些公司破东西进不来,就比如咱们贴的那个破膜,那进价……”

    “什么叫公司上下都知道?还有谁知道?”

    “就是都知道……”

    “你说个具体人名出来。”

    “这……姐夫,你这不是难为人吗?”

    “举不出来人名,那你自己有证据吗?钱经理找了谁?收了多少回扣?”

    “他和那些公司,他们……”

    “到底有没有?”

    “没有。”

    “那你凭什么这么说?”

    “我也是猜测……但他一查肯定一个准……还有保险公司,还有客户资料,还有串车。”

    “串车是什么意思?”

    “就是不买咱们这边进口的国标车,忽悠客户去天津港买平行进口车,美规欧规什么的,拿中介费。”

    “你听到了?”

    “都这么说。”

    “我问你,你具体点,在哪,看到谁,看到什么单据?听到什么电话?都行!别听说,别猜测,有没有证据。”

    “……”王经理脸色难看起来。

    “没有?”

    “没有。”

    刘平又说:“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什么?”

    刘平把自己手机拿出来,调出王经理在汽配城的照片。

    “这是你不?”

    王经理一看,脸色立即变了,盯着照片,然后抬头,说:“姐夫!这照片是不是钱经理偷拍后给你的?他妈的钱经理就和我争一个总经理位置,连他妈跟踪都用上了。”

    “不是他跟踪的,是我碰到的。”

    “你碰到的?”

    “对,挺不巧的,前天半夜,我路过你们4S店,看到了一辆货车停在门口,后半夜四点在那装货,你说奇怪不?从你们售后往外装货。”

    “姐夫,你能不能看错了?”

    “哦,不只我一个目击者。你等等。”刘平把安全通道门打开,对着董晓希招了招手。

    董晓希跑过来。

    “她也看到了。”

    “她……她是谁?”

    董晓希说:“我是朝阳区三元桥派出所的民警,董晓希。”

    王经理听到对方是警察,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立即辩解:“半夜卸货这事我不知道。姐夫,你拍那张照片,是我到那个公司去采购售后配件。”

    “采购配件?”

    “对,对,采购配件。”

    “你买东西,他们怎么给你钱?”刘平问到。

    “这个……”王经理咽了一口唾沫。

    “你别告诉我他们给你找零。”

    “是退货,退货后,他们把退货款给我。”

    “退货?”

    “对!就是退货!他们东西质量不好,退货!”

    “行,咱们较较真,你现在告诉我,退的是什么货?”

    “退的是……”王经理说话迟疑。

    “退了多少件?多少钱?哪天你们把货给他们拿回去的?为什么退货?你一项一项说清楚。”

    王经理脑袋上冒汗。这个姓刘的,他妈的自己说那句话都非要落实到细节!自己哪扛得住?……

    王经理咽了一口唾沫:“……姐夫,这些我要回公司查一查,才能查清楚。现在你让我就这么说,我有点记不清……”

    “多少钱?他们给你多少钱?”

    “他们给我……”

    “你等等,钱数你先别说。”刘平突然抬手打断王经理,转头对董晓希说道,“晓希,你是警察,记证词记得精确,他说多少钱,你帮我记清楚了,省着我回头说错了冤枉他。”

    董晓希心里大乐,立即欢快的答应道:“好嘞!王经理,你说吧!我帮你记着。”

    王经理心里有点害怕了,嘴犹豫了几下,说:“退了……退了……姐夫,我……我……”

    “没事,半夜卸货的事有公司录像,是正常交货,还是有问题,还有你到汽配城,是正常进货还是有别的事情,要查清,咱们拢拢账就都能查清楚。我也不难为你了。你出去,把钱经理喊过来。”

    王经理没想到刘平突然就放了他,没再深究。自己马上就要扛不住了。心脏怦怦跳的浑身发软。

    王经理咽了一口唾沫,点头,然后不再敢说话,推门出去了。

    董晓希等王经理一出去,立即捂嘴笑,打了刘平肩膀一下,说:“大叔!你看他那个样子!被你吓死了!你说你经历过残酷公司斗争,经验丰富!这下我算是真信了!好可怕!不过好过瘾哈哈哈哈……”

    “你还笑呢。”

    “那你怎么不借机会把他彻底收拾了!我看他的问题都可以让我直接带所里去了!公司这些人吃里扒外,最不是东西了。就应该这么收拾他们。”

    “公司怎么可能没有吃里扒外这些事。廉政搞得太狠了,公司反倒可能出问题。我不是要抓腐败。是要解决人事问题。”

    “我怎么听不懂……所以你没穷追猛打,而是让他走了?”

    刘平还没等说话,钱经理进来了,先对刘平鞠了一个躬,笑眯眯说着:“姐夫。”

    刘平对身旁董晓希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出去。

    董晓希扭了一下身子,慢悠悠出去了。临出门关门的时候背对着钱经理,董晓希还调皮的对刘平做了一个掐钱经理脖子的手势。

    刘平无奈的笑了一下。

    门一关紧,刘平问:“你在公司和王经理吵架的时候,说他偷卖公司配件,大半夜一整车一整车拉,有证据吗?”

    “有!他们那个公司叫安通汽配,他们……”

    “你怎么知道的?”

    “我半夜遇到过他们拉货……”

    “半夜?什么时候?”

    “一两个月前……他们……”

    刘平抢话:“你当时就知道他们有问题?”

    “那是,他们……”

    刘平再抢话:“你知道,公司出了这么大事情,你向公司高层汇报了吗?”

    “……!”钱经理突然语塞,“这个……”

    “没有?”

    钱经理没有办法,轻轻摇了摇头:“但是,姐夫,我没汇报是因为……”

    “怕得罪人?不想节外生枝?还是抓着把柄先不用,等关键时刻,比如今天再用出来?”

    “姐夫……我……”

    “王经理刚才举报你新车配饰,贴膜,保险,还有什么……倒车雷达……”

    “这小子血口喷人……姐夫,你……”

    “行,你先别激动。这样吧,我也不信,我想还你个清白,那就把这些渠道都查一遍,一查就明白了。你说是不是?”

    “查?”

    “对啊,很简单,就看看这些东西市场什么价,我们进货什么价,一查就清楚了。”

    钱经理心里觉得不对……之前自己来的时候,这个姓刘的还说让带着自己的副经理,自己以为那是要把自己提拔成总经理的信号。但现在看他对自己这么咄咄逼人的样子,这个安总的他妈的前夫,八成是要弄死自己!

    钱经理说:“但是,姐夫,这渠道不一样,价格差距……”

    “你还没查呢,你怕什么?对了,你今天展会说请款多少钱?”

    钱经理本能的感觉不好,想了想说:“我已经和布展商说了,咱们老总病了,不着急打款……”

    “我问你多少钱……不着急最后不还是得付款吗?”

    “姐夫,咱么是甲方,他们……”

    “我就问你多少钱!你说。”

    钱经理汗在额头细细密密的冒,说:“四……四十万……”

    “昨天不是三十万吗?怎么一晚上就变成四十万了?”

    “那是,那是因为……”

    “布展商是谁谈的?”

    “我……我谈的。”

    “你一点议价能力都没有吗?对方说什么,你价都不还,一晚上涨十万,你不去逼他们,反过来难为自己公司的人?”

    “这……姐夫……这事是……”

    “你有难言之隐,也为难对不对?”

    “对……姐夫,我……”

    “行了!咱还是这个原则,别冤枉人。毕竟我也只是听说情况,不了解细节,也许你工作真的很难做……”

    “姐夫……那些布展商,你不知道,他们……”

    “你现在给布展商打个电话。”

    “现在打电话?行!行!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还价!让他们降价!否则不用他们了!”钱经理一边说着,一边赶快往外掏电话,电话掏出来就要拨号。

    刘平伸手,把电话按住:“对方是你微信好友吗?”

    “是啊?发微信?发微信沟通也行!”

    “你敢把你微信给我看看吗?我看看你和他微信对话内容。”

    钱经理手剧烈的抖了一下,咽唾沫:“姐夫!我和他是朋友,这对话内容,有一些……你……”

    “个人隐私,不方便给外人看是不?”

    钱经理脸上表情越来越难看,这面子上撒谎都装不下去了!

    “那行,我不看。你这样,你现在给参展商打电话。你等一下。”

    “哦……”钱经理紧张得浑身冒汗,不知道刘平到底要干什么?

    刘平把门推开,结果看到董晓希就站在门口,好像是站在一旁发呆,实际上能把里面的说话听得清清楚楚。

    董晓希听刘平收拾钱经理,正听得开心,也好奇刘平让钱经理打电话,到底是要达到什么目的,不料门突然推开了,刘平看到了门口的自己。

    董晓希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对刘平尴尬的笑。

    “董警官,有点事情麻烦你,你进来一下。”

    董晓希一听到又要自己出场了,兴奋地点了点头,然后换了严肃的收拾犯人的表情,咳嗽一声,推门走进来:“刘老师,什么事?是有什么案子需要人协助吗?”

    “哪有那么严重,还什么案子。是这样,我们销售经理要打个电话,你们警察记忆证词能力强,你给通话内容做个见证。”

    “哦。这是小事。你打吧。”

    钱经理脸上露出为难表情,拿着电话看着董晓希。

    刘平说:“钱经理,电话接通后,你第一句话不要乱说,你说这一句话。”

    “什么话?”

    “你说:今天上午就能打款,四十万,多的十万公司给了,你怎么处理,告诉我一下。”

    钱经理立即蒙了,拿着电话,浑身汗刷刷的出。

    真他妈要是按照这个姓刘的这句话说出去,对方肯定立即就说一收到钱,立即就把十万回扣打给自己!

    这要是要警察听到,那都够蹲局子的了!

    “打吧。”

    “姐……姐夫……”

    “不敢打?”

    “这个……姐夫,咱……”

    “我问你,是不是不敢打?”

    “……”

    “行了。我明白了。”

    “姐夫……我这是……”

    “反正就是不能打,打了也不能按我说的话和他说?”

    “……”钱经理不知道该怎么说,额头不住的冒汗。

    “行了,我们出去吧。”

    “啊?去哪?”

    “去看看秘书回来没有,回来了赶快把事情解决。”

    钱经理彻底懵了,刘平怎么突然又放过自己了,再较真下去,自己就他妈完蛋了!

    “哦哦,哦哦。”钱经理连忙快走几步,抢先到门口拉开门,“姐夫,您先走。”

    董晓希跟着出去,再也忍不住捂嘴偷偷笑。

    刘平出来,看到秘书和唐糖已经回来了,于曼曼也上来了,对秘书他们说道:“你们几个都过来,我们开个小会。”

    秘书,王经理,财务,还有销售副经理小赵几个人都走过来,进了安全门里。

    刘平快步走到于曼曼面前,问:“她的伤没什么大碍吧?”

    “没事。连针都不用缝,我给她消了毒,上了药。注意点就行。”

    “谢谢啊。”

    于曼曼问:“你前妻公司很麻烦吧?都打起来了。”

    刘平点了点头,说:“要不然能在安妮手术时候,还给他们开会吗。人凑多了就非得打架。”

    于曼曼点了点头:“对了,刚才我帮着问神内的主任了,他说手术很成功,你可以放心了。”

    “……谢谢。”

    “那我下面还有事,我先下去了。”

    “这次安妮手术,还有他们公司员工打架,总麻烦你,回头我请你吃饭,表示感谢。”

    “回头请我吃饭……用的词就没有诚意。不用了。”于曼曼上来后一眼就看到了董晓希,心情就很糟糕,本来自己要求自己客客气气礼貌的打个招呼,然后就潇洒地离开。

    但最后,还是心里不痛快,没忍住。

    刘平想起之前于曼曼竟然为了自己又开始研究物理学,心里至少曾经想过要和自己好好接触。刘平觉得尴尬和不好意思。

    于曼曼说了硬话,刘平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对不起,我话说重了……”于曼曼也觉得尴尬,“我真要下去了。有事情需要我帮忙,给我打电话。”

    “好。谢谢。”

    于曼曼点了点头,转身走了,路过唐糖和董晓希的身旁时,于曼曼低头看着地面,直接走了过去。

    唐糖连忙说:“曼曼姐,谢谢。”

    于曼曼点了点头,脚步没有放慢。

    董晓希心里酸溜溜的,看着于曼曼走远。又回头看着刘平,看到刘平推门进了安全通道走廊里,董晓希连忙拉唐糖:“走,偷听去!”

    “啊?”

    “你师父玩人事可厉害了!看他收拾人老精彩了!你师父还有这门绝技,你不知道吧?”

    “啊!?”

    董晓希用力拉唐糖。唐糖心里也想听,师父还有这个本事吗?没有抵抗,被董晓希拉起来,两个人蹑手蹑脚到了安全通道门口。

    远处的于曼曼按了电梯按钮,转头看董晓希她们那边,看到董晓希和唐糖,两个人活力四射,没心没肺偷听的样子。

    突然觉得自己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你看人家多快乐啊!还年轻,还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自己眼看着要三十大寿了!

    啊啊啊啊啊!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