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以身相报

    更新时间:2018-06-12 12:04:44本章字数:12158字

    董晓希远远看到刘平的车子从停车场开出来。

    对!是刘平的车子!

    老天爷有眼!在刘平马上离开医院前,让自己能拦住他的车子,有个让人感慨,又会感动,又有戏剧性的重新见面!

    刘平!一会拦住你车子!我要好好骂骂你,然后再哭一场!看你怎么安慰我!

    就和偶像剧一样……董晓希感到自己心潮澎湃,激动到不行,连忙向马路边跑去,想要拦车。

    但自己刚跑了几步,突然站住了。

    刘平的车子里,副驾驶位置上,还坐了一个人……

    是……

    车子开近了,那个副驾驶上的人,是……是于曼曼……

    刚才的兴奋,惊喜,还有马上就要迎来戏剧性幸福偶遇的激动,瞬间……全都消失了。

    董晓希呆呆看着车子开过去,刘平一直看着前面的路面,没有看到自己……

    于曼曼转着头,一直在看着开车的刘平,脸上带着浅浅的,充满了好感的,女人对自己喜欢的男人才有的那种表情的笑容……

    董晓希在路边站住了,脑袋里好乱,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呆呆看着车子越开越远,看着车尾灯越来越小,越来越暗,最后车子在前面的路口转弯,消失不见了。

    “你总看我干什么?”

    “哦……没什么。”于曼曼连忙把头转过去,看前面,心里还是莫名开心。

    然后于曼曼突然想起来,刘平已经快有女朋友了,那个女警董晓希。人家有主了……自己……没机会……

    于曼曼心情又沮丧起来。

    正这个时候,刘平放在扶手上的手机突然屏幕亮了,但却没有震动,也没有铃声。

    于曼曼往屏幕上看了一眼,是有电话进来了,打电话的人,是董晓希……

    “刘平,电话你怎么不接?”

    刘平看了一眼屏幕,尴尬的伸手把手机扣了过去,没有说话。

    “董晓希电话,你不接吗?还是当着我面不方便说话秀恩爱?”

    “你想到哪去了……”刘平一边打方向盘在路口转弯,一边随口说道。

    “你们……”

    “我们不合适。幸亏……没有开始……”

    于曼曼听了心中一动。“我们不合适……幸亏没有开始……”

    于曼曼又看了一眼手机,手机屏幕灭了,然后很快又亮了起来,但刘平就好像没看到一样。

    到了楼下,于曼曼下车,弯腰,有点多少故意的撩着自己漂亮的披肩卷发,释放着一点女性魅力说:“谢谢你,刘平。你往回开车的时候注意点安全。”

    刘平看了一眼于曼曼住的公寓楼,公寓楼没有封闭物业,楼门口直接正对着马路,要走过去,还要穿过公寓楼门前的马路。

    马路是二级的小马路,前后没有人,安静的有些怕人。

    刘平解安全带。

    于曼曼看到刘平解安全带,吃了一惊,三十多岁的男人都这么不浪费时间吗?半夜就这么想上自己的楼?

    自己该拒绝,还是由着他?……

    于曼曼心跳一下就快了,还没想好怎么回应,刘平已经下了车子,把车门关上,向于曼曼这边走过来。

    于曼曼明显听到自己心跳加快,站直了看着刘平走到近前,指着公寓说:“是这栋楼是吧?”

    “哦,是,是……”

    “这街上太静了,我送你到楼门口。安全第一。”

    原来是送到楼下,自己多想了。于曼曼放松下来,但心里又有一点小小的失望,又用手媚气的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嗯了一声,笑着说:“我还真有点害怕。”

    以前也有男同事送自己到这里,也说要送自己到楼门口,自己当时心里想的是就这么点距离,过个破花园,自己当年刚念医学院的时候,老师建议学生们练点散打,自己也不是白给的,还用你送!?自己是女汉子好不好?

    现在自己想都不想,就变成最娇弱的小女生了。

    “走吧。”

    “嗯。”

    刘平当先往公寓楼门口走去,于曼曼感觉自己乖乖的,心里美滋滋的跟在后面。这有人关心保护的感觉就是好。自己是女人,就该受呵护。

    女汉子的设定去死吧!

    刘平你走慢点,人家要慢慢体会幸福的滋味。

    两个人一路无话,一直走到公寓楼下,于曼曼翻自己的菜筐造型Fendi背包,里面东西乱到一定境界了,翻了好半天才摸出钥匙,于曼曼拿着钥匙对刘平笑了一下,打开门,然后又撩了一下头发,看着刘平,然后眼睛不好意思的漂向地面,同时声音不自然地说道:“这么晚了,你……要不上去喝杯咖啡再走?”

    “半夜喝咖啡我睡不着觉。而且……我先走了,你去按电梯吧。”

    于曼曼当时脸就红了。自己说的都是什么啊?晚了还邀请人上楼,半夜邀请人喝咖啡……

    “哦,那你慢点开车。”

    “嗯,那我走了。”

    “再见……”

    “再见。”刘平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向路边走去。

    走了几步,刘平回头看,发现于曼曼还半开着公寓门,在看自己走远的方向,刘平喊:“赶快进去吧!”

    于曼曼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

    进电梯,于曼曼连忙掏出手机,给陆小青发微信:“知心姐姐,睡没有!”

    进屋的时候,陆小青的微信才发回来:“正在哄孩子睡觉呢。咋了?”

    “打电话方便不?”

    陆小青那边乱哄哄的,孩子换完尿布,正在哭闹。

    陆小青老公不愿意的说:“谁的微信!?大半夜不知道烦人啊?别回了!”

    “曼曼!曼曼今天遇到这么大的事,需要好姐妹安慰呢。”

    陆小青老公见过于曼曼,惊为天人,大镁铝,立即脾气就没那么大了,说:“那你赶快关心一下人家!”

    “动色心了是不是?!给孩子换尿布!”

    “我这不也是想要你沟通好同事关系吗!”

    “去你的!”陆小青这时候已经把电话拨出去了,“喂,曼曼……别伤心了,你今天这事……”

    “小青!你不用安慰我,我说的不是这事!你猜,刚才谁送我回的家?”

    “你这口气,开了荤戒了吧?!……刘平?!”

    “嗯!”

    “那没戏……人家不是已经有董晓希了吗?”

    “哦……他们好像,刚刚黄了。”

    “哦?臭鸡蛋裂缝了!那你赶快去叮啊!诶不对,他送你回家?骑着他那个破二八?!”

    “不是二八,是二六……”

    “那有啥区别啊?不就是轮小点吗!”

    “哎呀我让你气糊涂了!不是二六,不是自行车,他开车送我回家的!你猜,他开的是什么车?!”

    “开什么车?!曼曼,你这发春的样子,刘平开的是……奥迪A6?”

    “你再往上猜!”

    “A8?不可能吧?”

    “奔驰S!就是我们院长坐的那款大奔!型号还要新一点!”

    “啊!”陆小青本来盘腿坐在床上,一听到于曼曼说的话,八卦血液直冲脑顶,一下从床上跳下来,高声喊道:“大奔!?最大的那个大奔!?”

    陆小青声音太大,本来在哭的娃娃都立即止住哭声,转头看自己妈妈。

    “是!”

    “啊!!!!那个车要一百万吧?!我听说院长那个车全办下来,院里花了一百二十多万呢!”

    “院长那个是320,刘平那个是500,数字越大要越贵吧?”

    “500?你等等我问问……诶!老公!奔驰是不是最大的型号是S?”

    “对啊。曼曼搭上大款了?!大款有媳妇没?!”

    “你闭嘴!我问你,S500多少钱?”

    “500?买奔驰S的大部分都是3.0T小排量撑场面,买500的那就是真有钱。”

    “问你多少钱?!”

    “有没有四驱?就是后屁股写着4Matic。”

    “4什么?”

    “就是后屁股写着一个数字4,加上M打头的一个单词。”

    “曼曼,我老公问有没有这个4加上一个M的单词。”

    于曼曼回忆,好像是一边写着500,另一边有4M什么什么:“好像是有。”

    “那就是V8大排量的,而且是四驱,裸车就接近两百万,全办下来要二百多!”

    “二百多?真的?”

    “真的!”陆小青老公点头。

    陆小青说:“曼曼,我老公说要二百多万。这个刘平看着平平无奇,没想到隐藏的这么深!那你和他睡上没有?!”

    “什么什么啊!”

    “哈哈哈哈,和你开个玩笑,着你还等什么?大学教授,长得挺帅,还这么有钱!赶快生扑啊!”

    “哦……”

    “你犹豫什么?不会是他已经被人踪上了吧?不是单身?”

    “他刚刚和一个女孩分手,现在应该是单身……”

    “刚分手,我跟你说曼曼,天与弗取,必遭雷劈,老天爷这是给你递信号呢,你多大岁数了心里没点逼数?到你这个年龄,浪漫和要脸都是致命的。上上上!”

    “我这刚发现人有钱,就……会不会显得拜金?”

    “这不算,再说了,你告诉我,之前你因为他没什么钱,就把他给彻底淘汰了没有?你不是还买了一大堆物理书,想投其所好呢吗?”

    “那倒是……可是我好像变庸俗了,要是五年前我还是少女的时候,看人家有钱,我可能还要考虑保持距离呢,今天我不骗你,我控制不住的兴奋,是不是我学坏了。”

    “你是成熟了,我告诉你啊,少清高!咱身边所有人,哪个都是嘴上说的漂亮,不爱钱,精神追求,真遇到有钱的,都啪啪打脸,你就现在的状态,也绝对在平均线之上!你要有自信,别让那帮傻逼道德绑架,别瞎自责了,你现在就应该干一件事。”

    “什么事?!”

    “全面庸俗,做真的自我!”

    “……那我,怎么也得等几天,等人刘平分手的劲头过了,我再想办法……别让人觉得我那啥……”

    “等几天?……这种事情还不趁热打铁……不中用的东西。你要是错过了,别后悔。”

    “反正我决定了,等几天,然后再试探一下,看人家对我感不感兴趣。”

    “唉……你这个剩斗士,看人家对你感不感兴趣,听着好心酸啊……”

    “嗯……”于曼曼兴奋劲渐渐过去了,沮丧和患得患失的感觉渐渐上来了,叹了一口气,说,“那我挂了,你哄儿子去吧。”

    “好吧,那我挂了。”

    陆小青拿下电话挂断之前,于曼曼听到话筒里传来陆小青老公兴奋着急的提问声:“怎么了媳妇?曼曼放飞自我,找了个大款当小三了?”

    陆小青没好气回答道:“少放屁。”然后电话里传来挂断的忙音。

    于曼曼拿着电话在床上发呆,然后突然往后成大字型躺到,看着天花板。

    找个老公生个娃,怎么就这么点事这么难啊。

    刘平往回开到半路,手机屏幕又亮了。

    刘平把车停到路边,拿起手机,看着董晓希的名字,突然不知道为什么,眼睛一酸,竟然差点掉泪。

    你别再打电话了,现在自己绝情点,两个人速战速决,你的痛苦才能最少。

    自己好担心董晓希再这么弃而不舍,自己的理智压不住自己的感情。

    呼叫结束了。刘平闭眼睛,脑袋往后躺靠在椅背上,然后掏出烟盒,又抽出一根烟来,点燃了抽了一口,这时候电话屏幕突然又亮了,是董晓希发来的微信,内容是:“大叔,就算你和我铁了心分手,也不用这么不理睬我啊。我好痛苦。”

    刘平眼泪一下掉下来了,连忙用手擦眼泪,手一下碰到烟头上,烫了一下,还把烟灰弹了一身。

    刘平下车,把裤子上的烟灰拍了拍,站在路边想了想,然后弯腰从车里把手机拿出来,打开微信,打字道:“我这几天出差,下星期三我回来,然后我保证和你联系,但这几天,我总要开会,不方便接电话回短信,我们暂时停下来,好吗?”

    董晓希坐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正在抹眼泪,突然手机响了,董晓希连忙打开手机,看微信的内容,看着看着,哭得更厉害了。

    刘平,这信号已经非常明确了,就是要分手,铁了心要分手。

    自己和他,看来真的完了。

    董晓希抱着膝盖呜呜大哭起来,哭了一阵,董晓希颤抖着哭声吸着鼻子,再看那条微信,打字问道:“为什么非要是下星期三啊?”

    刘平看着回复,这个问题,自己没法回答。

    下星期三,正好是六天后。

    恋爱的幸福感,就是内分泌失常带给人的兴奋感,分手后,人会进入极度的低潮期,极度渴望恋爱时候分泌的激素,所以人会痛苦。

    这种低潮期,时间就是六天。

    过了,人对恋爱激素分泌的刺激没有瘾了,分手也就不再痛苦了。

    所以是六天……

    六天后,她也接受了,自己也不再痛苦了。也就好了。

    六天后,最有可能的是,两个人,根本就此就不再联系了。

    自己给她一个承诺,让她这六天,过得没那么痛苦。

    刘平打字道:“我真的是出差。下星期三。”

    过了十几秒,微信回复回来:“大叔,你不准骗我!”

    刘平给董晓希回了个笑脸,外加五个字:“绝不会,放心。”

    人表达的时候,会有一种倾向,缺什么就会下意识弥补什么。自己用了“绝”字,就是自己对承诺,信心不足。

    董晓希回了一个可爱的笑脸。

    对话结束了。

    自己和董晓希,也结束了。

    好吧。

    刘平回到车上,发动汽车,走了。

    三天后,安妮的恢复非常好。安妮不喜欢刘平总在病房出现,至少是嘴上不喜欢。刘平看确实没什么大问题,就不再去医院,白天回实验室编程。

    唐糖下午的时候说自己有点事情,要请假。

    刘平答应。

    下午三点的时候,刘平在等电脑编译代码,电话响了,是唐糖的号码。

    刘平接通:“喂,唐糖。”

    出乎刘平的意料,电话里传来的说话声是个男人,而不是唐糖的声音:“哥们,这个电话的机主你认识吧?一个女孩。”

    “我认识。机主怎么了?”刘平紧张起来。

    “她昏倒了,好像是中暑了!”

    “中暑!?在哪?”

    “在农展馆地铁站附近啊。”

    “那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还在昏迷,不过还有气息。”

    “哦,你知道地点,你能帮着叫一个120吗?这姑娘有先天性心脏病!”

    “啊?!”那个男人吃了一惊,说,“不用叫120,我旁边就一个医院,叫中美和颂医院,我送她去那个医院!”

    “行,行!你有钱吗?”

    “这个,哥们,我随身没带多少钱。”

    “不要紧,你电话号码给我,我用微信给你转钱,然后我马上也过去。”

    “那好,那你不怕我是骗子?”

    就算是骗子,只是少点钱,如果是真的,唐糖就有大麻烦。

    “不怕,哥们,麻烦你了。”

    “好,好,我号码是18701012322。你加我微信,你也赶快过来!”

    “好,好!”

    电话那端,传来那个男人说话声音:“嘿大家别光看热闹了,谁帮把手,把姑娘帮我抬……”电话说到这里挂断。

    刘平连忙把电脑关闭,起身拿着包往外赶去。

    一个小时后,中美和颂急诊,刘平感谢了那个帮忙的人,那个人把单据都给了刘平,要把剩下的七千多块钱转回给刘平:“哥们,就帮个忙,你也真不怕我是骗子,一转转一万。”

    刘平坚持不肯收。

    “收下吧,帮点忙,不值七千。这是你女朋友吧?这么漂亮女朋友,身体不好,你可得看住了。”

    刘平尴尬地笑了笑。

    唐糖正在输液,脸色白的吓人,但已经清醒过来。

    那个人走了。刘平问出了什么事。

    唐糖听到刘平问题就哭了。

    “怎么了?”

    “师父,我遇到……遇到我妈了。”

    “遇到你妈?在哪?”

    “就在这。”

    “就在这?什么意思?对了,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唐糖抹了抹眼泪,就把这件事情前因后果,自己在扫墓的时候就遇到过自己“妈妈”,后来想感谢手术主刀医生,结果查到竟然是个副院长,国内著名专家给自己做的手术,自己好奇,通过于曼曼查到了这个医院,今天自己想来找院长,结果院长没找到,在一楼大堂碰到了一个女的,和她妈妈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当时唐糖在二楼,连忙跑下楼去追,追到马路上,看到那个女人已经走了好远,唐糖一边喊一边追,那个女人听到声音,回头看到了她,没想到竟然好像认识她,连忙加快脚步明显是躲闪不想和唐糖见面。

    唐糖再追几步,激动加上运动负荷,心脏承受不了了,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昏倒了。

    “和你妈妈长得一模一样?”

    “嗯。真的是一模一样。特别像!”

    “国内顶尖的专家副院长给你做手术,又在他任职的医院碰到一个女人长的和你妈妈一模一样……”

    “是啊师父,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闹鬼了呗。”

    唐糖表情特别认真,说:“闹鬼?不会吧?”

    “亏你还是学理工的呢。这种鬼话也信。”

    “那量子理论不也允许闹鬼吗?”

    “我们在真的证明鬼存在之前,一定要坚信鬼是不存在。那个女人看到你有反应是吗?”

    “嗯,明显是加快脚步了。”

    “那她没看到你昏倒了吗?”

    “她转过街角了,没看到。”

    “这怎么解释?难道真的有鬼?”

    “那个就算真的是我妈的鬼魂,我也想见见她。我……我想她……”唐糖说着,眼眶有些红。

    “唐糖,你别激动。中暑还没恢复呢。”

    “哦……”唐糖抽了抽鼻子。

    “这样,你这点滴还剩一点,打完后,我们先打听打听这个医院的院长,给你做手术的那个老专家在不在,在的话,我们当面问问他。”

    “他能理睬我们吗?”

    “这背后肯定有隐情,他估计能认出来你,怎么也能说点什么。”

    “那我把点滴调快点。”

    “你别作了。老老实实的。”

    “哦。”唐糖笑着转头看刘平。

    刘平在自己身边,自己心里,就特别舒服安定,有主心骨。

    刘平却想不明白原因。难道,唐糖的妈妈有双胞胎姐妹?

    要是认识派出所的人,找人查一查,立即就知道结论。

    董晓希……

    唉,算了。

    过了三天了,刘平想起董晓希的时候,心里不再那么难受了,但还是有点发酸。

    爱情只是内分泌激素的化学作用……

    爱情都是有方程式的吗?

    自己和董晓希,就是没有解的方程式吗?

    半个小时后,唐糖点滴打完了,护士给唐糖拔针。

    刘平问:“你现在还恶心吗?”

    “还有一点。不过不头晕了。我们快走吧。快点。”

    刘平问正在收拾点滴瓶的护士:“请问,你们院长办公室在几楼?”

    护士连忙警惕地问:“院长?不是我们工作有什么问题吧?”

    “没有,没有。哦是这么回事,你们院长是著名的先天心脏病专家吧?这个女孩以前有先天性心脏病,就是你们院长给做手术治好的。”

    “哦……不过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几楼办公。我一个小护士……应该在顶楼吧?”

    五分钟后,刘平和唐糖坐电梯到了九楼,一出电梯门,看到电梯外长走廊,走廊旁的房间布局和楼下看病区完全不同,倒像是写字楼,装修很高档。

    一个保安坐在走廊通道里,看到刘平,说:“这层是办公区,看病在一到四层。”

    “哦,我们想找你们院长。”

    “找院长?”

    “对,陈院长。我们是五院过来的,我以前是他的下属,这位是他以前做过心脏手术的一位病人,找他有点事。”

    唐糖在旁边点头:“对,对。”

    “那你们白跑一趟了,院长这两天都没来,好像是出差了。”

    “出差了?”

    “我只是个小保安,我也是猜……”

    这时候刘平他们身后的电梯门又打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穿着职业装,显得很干练的女人出来,看到刘平他们,问保安:“什么事?”

    “这两位说是陈院长以前五院的医生和患者,来找院长。”

    那个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刘平和唐糖,看他们两个人长相气质还不错,心里信了,说:“陈院长去西安开会去了,还要五六天才能回来。”

    “西安开会?”

    那个女人疑惑地问道:“你不是医生吗?西安开什么会会不知道?你们医院领导没去?”

    刘平含混的哦了一声,说:“那多谢了。”

    女人又上下看了刘平一眼,一共十几秒,看了刘平上下四次,然后转身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足音走了。

    刘平和唐糖对保安说:“谢谢啊,谢谢。”

    下了楼,唐糖问:“那个女的说医生都知道,是医学界有什么大会吗?”

    刘平犹豫了一下,说:“要不然你给于曼曼……五院的于大夫打个电话,问问她?”

    “师父,你给她打呗。你们不是有什么事,你不方便?”

    “你不是问你的事情吗?自己事情自己问。”

    “噫……你不是和那个董警官没戏了吗?这个曼曼姐,借机会再了解一下?”

    “闭嘴。”

    “行,那我打。看你发脾气,像我踩了你尾巴一样。”

    “这个月扣奖金。”

    “公报私仇。”唐糖白了刘平一眼,拿出手机,拨号,放到耳边,等了一会,说,“喂?是于大夫吗?哦,哦,你好,你还记得刘平刘老师吗?哦,记得啊?那你也一定记得我吧?我是刘老师的助理……哦对对对……姓唐,叫糖,甜甜的。我找你什么事?哦是这样,我们刘老师,有点事情想找你,怕你不接他电话,让我先打过来铺垫一下,你和他说话行吗?行啊?那你稍等,我让他直接和你说啊……刘老师,刘老师!于大夫同意和你说话了!”

    唐糖故意喊了两声,一把把电话塞给刘平:“已经是既成事实了!你好好和人说,也不许批评我啊!”

    “你等着!”刘平狠狠瞪了唐糖一眼,唐糖立即笑嘻嘻的往后躲了一步。

    刘平拿起电话:“喂,于曼曼,你好。”

    于曼曼心里有点小激动,本来正在家里看无聊的国产电视,憋得要爆炸了:“刘平,你好。找我有事吗?”

    “刚才唐糖和你开玩笑呢,不是我有事,是唐糖,上次你不是帮她查了那个陈院长吗。”

    “嗯。”

    “今天我们到和颂这边找了一下,医院的人说陈院长去西安开会去了。还说医生都知道。”

    “哦。对,现在医院要给药品降价,提高挂号费和检查费,搞医药分家,全国重点医院的高层这几天都到西安参加会议去学习最新政策去了。”

    “哦是这么回事。”

    “那个陈院长,你们要真着急找他,我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是我那个心内的同学告诉我的,陈院长,以前是我们导师的导师,我们导师在我们毕业后,脱离教学线了,回到了我们校附属第二医院,做副院长,主管医保改革,这次也参加会去了。我带你们找他,他能引见你们,见到陈院长。”

    “那就等他们都回北京,麻烦你帮我们联系一下……”

    “我的导师不在北京,在长春……”

    “长春?……”

    “要不然,我们趁着他们开会,都在一起,我们去一趟西安直接去找他们?”

    “那……太麻烦你了……”

    “没事……”于曼曼其实准备用这件事情,等再过两天,也就是刘平和董晓希分手满五天后,用来给自己和刘平接触的借口。

    但刘平现在主动提出来了,那就用上吧。

    “其实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层关系,也准备帮唐糖的。再说我也想我们导师了……而且我最近不是出事了吗?整天在家困着,我都快困疯了。借机会出去走走。”

    “那机票钱我出。”

    “当然得你出。”于曼曼心里开心极了。虽然有个唐糖小灯泡,但和刘平这不就重新勾搭上了吗……于曼曼这几天想好了,找个好男人是一辈子的大事,自己趁着青春残留的尾巴,一定要更“下三滥点”,紧紧抓住这个好机会,一举完成从人人可怜的剩斗士,向人人羡慕的幸福小媳妇的大转变!

    “会议还有四天,那你负责给你和唐糖还有我订票,我的身份证号给你发微信。然后你定完票告诉我时间,我们明天就出发。”

    “好。那就麻烦你了。”

    挂了电话,于曼曼拿着电话在手里,感觉自己比当年看到自己高考成绩过线了还兴奋,还开心,一下子从床上蹦了下来,在地上连跳几下,嘴里大喊:“啊啊啊啊啊!”

    不行,自己要赶快把这个大喜讯告诉陆小青,让陆小青给出出主意,看这一路西安之行,怎么发挥,怎么表现……

    不行,陆小青是缺德型闺蜜,肯定一张嘴就是半夜敲人门,爬人床,搂上就啃潘金莲上身之类的损招。

    唉……自己从青春期开始,就是所有男生所有自己身边男人心中的女神……男同学给自己递纸条,自己觉得就和吃饭一样正常,那男人还不是自己随便挑随便捡?

    哪想到这风水轮流转,自己也会有一天,还要想办法主动勾搭男人……

    女人的命……就这么悲惨吗?就这样从人人都想啃一口的香饽饽,变成开始发霉马上过期,只能在地摊上打折卖的臭馒头了吗……

    自己工作后这几年,遇到的真的让自己心动的有点感觉的男人,好像也就是刘平这一个……

    这次要是再错过刘平,自己再熬几年,三十多岁,皱纹上脸……大龄未婚未育……再来个更年期提前乳腺增生什么的……

    女人老了还没有家的未来,光说说就好黑暗,好可怕……

    不行,给陆小青打电话,问问潘金莲都什么招式,有没有能用的……

    刘平挂了电话,说了情况……

    唐糖一下就开心了:“曼曼姐还有这层关系……”唐糖真的好渴望马上搞清楚,陈院长给自己做手术,还有出现在这个医院和墓地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还有虽然自己喜欢自己师父,但也真心希望师父能赶快找个好女人嫁了。

    董晓希人又漂亮,又那么可爱,不是挺好的吗?师父却和董晓希还没开始就分开了,唐糖很意外,也很惋惜。

    不过还有曼曼姐呢。曼曼姐工作好,人也好,长得也漂亮,和师父在一起,也很般配。

    自己要促成他们两个,算是对师父的小小报恩。

    其实自己更想自己以身相报。但自己这个身子骨,不能坑了师父给师父背个负担……

    算了。

    “师父,去西安是没有问题。但你别给我订票了。我不能和你们去了。”

    “为什么?”

    “我心脏,坐飞机有点危险……不能坐飞机……所以,你只能和曼曼姐一起去了。”

    “啊?”

    唐糖下午回到学校,一和刘平分开,就给于曼曼打电话,告诉她自己不去了,只有刘平和她两个人一起去西安。

    “曼曼姐,我可给你们创造机会了,加油。”

    “……谢谢糖妹妹。”

    于曼曼当天晚上把陆小青叫来助拳,把自己所以衣服都翻了出来,一件一件精选,陆小青帮着指导,一直折腾到九点多,两个人才选出四个搭配,够用四天的。

    明天是第一天,方便坐飞机的运动范,深粉色嫩嫩的一身运动服,配一个运动遮阳帽,下面穿一双潮鞋。

    第二天是淑女范套装,得体的淡黄色,还有显示身材和大长腿的优势,发型用披肩发。

    第三天回来时候,估计两个人已经很熟了,可以露肉了,穿一个领口稍稍有点低的紧身T恤,里面配上性感的小吊带,头发扎成丸子头,下面穿个七分裤,配上小潮鞋,清清爽爽,干干净净,轻轻松松,玩个少女气息复活。

    还有一套战衣,是完全暴露大腿的小牛仔短裤,勒得紧紧显胸型的运动T恤,于曼曼感觉自己有点胖了,这套买的时候合身的衣服现在有点太暴露。觉得不合适。

    “如果需要撂倒对方,你就用这套。备着,备着。诶,你有没有下面开洞的内裤啊?都带着。”

    “什么啊!讨厌。”

    于曼曼是有一套情趣内衣,陆小青走后,于曼曼把这套内衣也塞进箱子了。

    董晓希妈妈和家里请的小保姆在厨房里忙里忙外,董晓希妈妈亲自下厨,屋子里带着一点油烟的味道。

    外面响起门铃声,董晓希妈妈对小保姆吩咐道:“开门,老头子回来了。”

    小保姆连忙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往外跑去,开门:“叔叔回来了。”然后给董晓希爸爸拿拖鞋,又帮着拿公文包。

    “这么香,在做什么?”

    “叔叔您有口福了,阿姨今天亲自下厨,在做炸茄子盒子。”

    “哦……”董晓希爸爸点了点头。这个菜是董晓希最爱吃的菜,看来闺女这是还在闹……这都三天了……

    “晓希呢?”

    “晓希姐还在屋子里,一直没出来。”

    董晓希爸爸叹了一口气,说:“你去帮阿姨忙吧。”

    十五分钟后,董晓希妈妈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冒着热气的菜盘,进了餐厅把菜摆到桌子上,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客厅沙发的老伴,满脸不愿意说道:“一回家就知道坐着看报纸,一点活也不能干!”

    “呵……区常委开会,我忙了一天了。”

    “就开个会让你跑还是让你跳了?开会坐,回家也坐!我爸当年官不比你大?回家还自己做菜呢!去帮着端菜去。”

    老太太说完,用围裙抹了抹手上的水,走到董晓希房间门口,敲门,柔声柔气的说道:“晓希,今晚妈亲自下厨,给你做的你最爱吃的炸茄子盒,刚出锅,热乎的,你出来陪爸妈吃一口啊!”

    然后老太太可怜兮兮的把耳朵贴到了门板上,等着女儿屋里的回应。等了一会,没有动静。老太太再敲门:“晓希,晓希……”

    屋子里还是没回应。

    “你别费劲敲了!一会让小阿姨给她送过去。晓希现在不理我俩。”董晓希爸爸在一旁说道,然后低头闻了一下桌子上的菜,“真香。”然后就拿筷子,准备去夹。

    “你心到底有多大!女儿三天不出屋了,你也不愁!”

    “还能在里面一辈子?我看闹得也差不多了。年轻人失恋,失恋一次长大一次。就和闭关修炼一样,你等着看一个全新的闺女吧。嗯好吃好吃。”

    老太太走到桌子旁边,这时候小保姆已经开始给碗里盛饭,盛了一碗,放到老太太面前。

    老太太说:“给你叔叔吧,我吃不下。”

    小保姆把饭碗放到董晓希爸爸面前,然后给自己也盛了一碗,坐下,不说话。

    “小阿姨,你去把烟拿来,我要抽一根。”

    老太太说:“又在家里抽烟。”但也没有制止小保姆。

    “别愁了,老伴。姑娘也就是不出屋,不哭闹不上吊,也不彻底不吃饭,也不和那个刘老师联系了,一切不都遂了你心愿吗?你还不满意?”

    “那个姓刘的男的也是的。真狠心啊,我就找他谈了一次话,他连个反复挣扎都没有,就这么强行和咱们姑娘断了。诶我问你,你们男的,是不是都这么狠心啊?还是这男的,根本不爱咱闺女,所以才这么绝情啊?”

    屋子里的董晓希耳朵贴在门板上,听屋外自己爸妈关于刘平的议论,舔了舔嘴唇。

    “咱姑娘谈恋爱,被你拆散几次了?”

    “……”老太太听到问题,脸上有点挂不住,想了想,说,“三……三次。”

    “拆迁办那帮人都没你狠。”

    “可是前两次我拆他们,那两个男的可都挣扎了很长时间。”

    “是。不过后来晓希不也看清楚了,他们舍不得分手,一大半原因都是因为我是领导,娶了晓希对他们仕途有帮助。”

    “那你的意思是。”

    “这个姓刘的老师,这么绝情,其实可能正是对咱姑娘是真感情,不是图我家的地位。否则他也应该和前面那两个一样,最少要表忠心,又拽着咱姑娘抵抗,反正不能这么痛快就放手。他是希望咱姑娘少痛苦点。不希望拖泥带水,拖得越久,姑娘肯定越痛苦。这才三天,姑娘基本也都平静了多好。之前那几个,哪个不是闹腾三四个月,弄得大家都又痛苦又疲惫。那个姓刘的老师多大了?”

    “三十六了。”

    “哦,这么老了。”

    门后的董晓希听到这里,凭空一个白眼,嘴里嘟囔:“才不老。”

    “那你说会不会是因为这个男的对晓希根本没感情,本来就是玩玩,所以才说分就分。人家根本不在乎。”

    “这个可能不大。这人啊,都是缺什么补什么。姓刘的对咱闺女要是没感情,一看形势不对,那就断了吧,他在断之前,最在乎的就不是咱闺女,而是在乎别人会在这件事情上怎么评价他。所以他肯定会表现的很痛苦,会和姑娘表忠心,告诉姑娘自己多爱她,多舍不得她,但是现在没办法,只能分了。这样表现一通,就是因为心虚,怕别人发现自己其实没感情,无所谓,怕别人说他玩弄感情。但你看这个姓刘的搞这套了吗?”

    “姑娘说,到目前为止,只给咱姑娘发了一条短信。”

    “这就对了,心里有真情,不心虚,才不会怕别人骂自己绝情,才会冷处理到这么夸张的地步。”

    “是这样?我一直觉得这个姓刘的王八蛋呢。”

    “你懂男人吗你……”董晓希爸爸摇了摇头,咬了一口茄子盒,说:“男人年龄大了,处理感情反倒更真诚吧。不像小年轻的,明明虚头八脑,反倒整天把爱不爱的挂嘴上。说爱说得越多,感情越假。”

    小保姆突然插嘴说:“叔叔说得对,这叫秀恩爱,死得快。”

    董晓希爸爸和妈妈一起笑了。

    小保姆说:“我以前的男朋友,就整天说爱我爱我,后来让我发现那个人就不靠谱,后悔死我了。所以我就告诉自己,以后再遇到嘴甜的男人,要提高警惕!”

    董晓希爸爸点了点头说:“也许过几年,姑娘还单着身,到时候你又后悔了,还不如当初跟这个姓刘的了。最少这个姓刘的,还算真心对姑娘好,没图她其他什么东西。”

    董晓希隔着门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到心里甜滋滋的。

    “可是这个男的,不走仕途,咱家这么好的资源,不都浪费了。难道真让晓希和他去当普通老百姓去啊?”

    董晓希爸爸立即板起脸来:“你这种想法就很危险!你这话在家说说,这要在外面,让别人听到了会怎么想?!真的分阶级了?你不是一般群众了?当官的高人一等了!以后不论在哪,也不准胡说!”

    老太太白了老伴一眼,说:“行了,知道了。”

    董晓希爸爸叹了一口气,说:“真要是找个什么都能满意,都能兼顾的女婿,那当然感情好。但世上哪有忠孝两全的事。真要是不能兼顾,我们还是要优先考虑,女婿是不是真的对女儿好,别的,也就顾不上了。”

    老太太也叹了一口气。

    突然两个人听到身后房门打开的声音,立即同时转头,看到董晓希瞪着眼睛,站在门口,头发有点乱,明显瘦了一圈。

    “姑娘?”董晓希爸爸立即陪着笑脸说道,“姑娘,你出来了。”

    董晓希走到饭桌旁:“我饿了,我想吃饭。”

    老太太和老头同时大吃一惊,老太太连忙起身:“哦哦哦,晓希,快过来,坐妈妈旁边,妈给你盛饭!”

    董晓希走过去,却一屁股坐到爸爸身旁:“爸,我不想和我妈说话。”

    董晓希爸爸愣了一下,立即反应过来,连忙说:“哦,好好好,那爸爸侍候你。”

    “不用,我自己盛饭。”

    董晓希又起身,去盛饭,坐下来,吃了一口,抬头,看到爸爸妈妈都紧张地盯着自己。

    董晓希心里暗笑,然后说:“爸,明天我上班,我都请三天假了,所里人手本来就缺,我不能耽误事了……我不想早起挤地铁,你用你车送我。”

    “哦,行行行,行行行!”

    董晓希低头继续吃饭。

    董晓希爸妈互相悄悄看了一眼,都长出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