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苏小雨的自述(1)

    更新时间:2018-04-30 01:23:54本章字数:8018字

    1,初到德国

    我是苏小雨。

    2015年赶在圣诞节前,我们三口举家飞往了德国。这一飞就准备长期定居在德国了。这是我第一次出国,第一次来德国。也许有人会问,会不会太冒险了?一次都没来过就决定要在这定居了吗?我的大学好友曾评论我像蟑螂小强,适应能力极好,在哪都能很好的活下来。我觉得…她说得对。况且,人生当中不多几次冒险,那岂不是很无聊?

    飞机在德国北威州杜塞尔多夫着陆,由于7个月大的女儿出奇的好眠,我们这10个小时的飞行时间有一大半都是睡过来的。并没有太多倦意,多的是新奇。走出机舱,迎面扑来的是淡淡的香水味,路过的人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没走几步路便是出境处,再没走几步路就到了出口。这机场简直者是路痴的天堂,小到不会迷路。在出口处,婆婆和她太太早已等待。没错,是她的太太。这是我第一次见她太太Leonie(发音似:李欧妮),因为身体不好,不能承受长时间的飞行,所以一直没有来过中国看我们。李欧妮同婆婆一样,着装简洁整齐中性,一头白短发头加一副干练的眼镜。相互寒暄拥抱后,我们前后朝着一辆7座大众走去,一路上,看着一辆辆车,看着一片片树林,看着一幢幢大房子。期间大卷儿,就是我的爱人,努力的帮我们作同声传译,但是我的心思早就穿梭与那一幢幢精致的大房子间,幻想着在那里居住的感受。

    婆婆家是什么样的房子呢?从主路拐入一条小道,没多久就看见前方有一幢房子上面挂着中国的国旗。原来这是婆婆特意提前一个月就准备好了。街坊邻里都知道她家儿媳妇是中国人,一家人回来同她们一起住了。婆婆家就是这里了,是两栋联排的房子,婆婆家是其中一栋。停好车,下车看到国旗的上方婆婆尽其所能写的几个汉字:欢迎到德国来!心里对婆婆称赞不已,婆婆真的太有心了。

    房前,花园的木门只有半身高,慵懒的一掩。穿过门前的花园小径,打开门,迎出来的是一只狐狸长相的中型犬——Amelie(发音似:阿茉莉)。阿茉莉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狗。一身赤色,走起路来优雅轻盈。婆婆和它解释道:“这三位是我们的家人。”它随即解除了警报,嗅嗅我们的裤腿,摇着尾巴小跑着随我们进屋来。进屋左手边是厨房,右手边立着一个衣帽柜,衣帽柜旁边有一个金属板,上面有各式各样的明信片,还有一张放大了的照片,是豆豆的照片,我们的女儿。过了玄关,右手边是一个旋转楼梯。往里屋望去,直对着两扇落地窗,可以透过落地窗瞅见后院的小花园。一张红沙发和两张懒人沙发散落在主厅通透的一角。6把椅子整齐的排列在一张长方形木制餐桌两侧。餐桌上方半米处悬挂着3盏如醋盘子大小的铁艺吊灯。一尊老式音响带领着一排及胸的书柜包围了半个屋子。置于书柜旁的是一架淡黄色的木制钢琴。墙上挂着格各式艺术创作,惭愧,我只看懂了一幅,便是大牙缝的肖像油彩画。总体来说,家里简洁而有韵味。

    李欧妮:“你们可以去楼上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我们去准备一下早餐,一会我们一起吃早餐。”

    她一边说一边带我们走向二楼,二楼墙面挂着两幅油画,是阿茉莉 和它的妈妈的肖像画,阿茉莉 和它妈妈真的很像呢,妈妈长相英气逼人。楼梯口左边方向就是我们的房间。房间的左手边放置着衣柜,茶桌和两座椅子。右手边是一张大的双人床,我们仨的浴衣整齐的放在床尾。旁边靠墙是白色实木的婴儿床,淡蓝色的被子和枕头舒服的落在床里。仔细一瞧,还有一只小白熊躺在床的一边等待着他的小伙伴豆豆。婴儿床上方整齐的摆放着婴儿用的润肤乳,婴儿洗浴,纸尿裤…应有尽有。双人床面对着一面收纳墙,格子间零散着躺着几本德语童书,大多数格子被实木方盒填满,挨个看了一遍,基本都是空的,只有一个里面是婆婆为我备好了满满的卫生棉条。二楼的卫生间比一楼的卫生间稍大一些,按摩浴缸和淋浴室一墙而隔,洗漱台上只放着一小束鲜花,洗漱的杂物都整理在一个大立柜里。

    李欧妮说:“这里的东西你们想用的话可以随便使用。”说完她就下楼去了,剩我一人在一浴缸泡沫里撒欢。

    1小时后,我一身轻松地回到卧室,看着大卷儿整理着行李,小豆豆在一边“帮”他,眼前的这一切都让我觉得美好的恰到好处。

    收拾妥当了,我们便下楼去准备一起吃早饭。桌面上,黄油,自制的各类水果果酱,巧克力酱,切好的奶酪,涂抹式奶酪,几种熏肠和火腿躺在各自精致的陶瓷容器里,随意的包围着两个小篮子,小篮子里面堆满了各式面包。餐桌的尽头可以看见牛奶,果汁,香槟,白葡萄酒,气泡水,矿泉水站成一列队。每人正前方放着一个小圆盘,两边放着刀和叉,圆盘的右上角立着一个圆肚子的玻璃水杯。一切如此井井有条,我的一颗心是惴惴不安的,生怕自己餐桌礼仪的失误打乱了这原有的秩序。

    我问道:“吃饭时,有没有我应该注意的?” 

    得到的答案当然是:“你可以放心随便吃,不用在意的,以后这就是你的家。” 

    话虽如此,但全程我还是小心的观察着大卷儿的一举一动,看过他怎么做,我就跟着怎么做。没想到,最后还是露怯了。

    大家默契的结束用餐时,只有单单问了我:“还要继续吃吗?”

    大卷儿给我解释道:“因为你没有把刀叉放到用餐结束应有的位置上,但你看起来好像也不吃了,所以她们问你确定一下。“

    原来当大家结束用餐时,刀叉一并(刀刃那侧一定是朝自己的),将切插食物那端置于盘中,手柄那一端倚在盘口。若刀叉各一边倚在盘口就是还要继续进食的意思。

    我努力地挤出笑,试图缓解内心的那份难堪,连声说:“哦哦哦…哈哈…我吃好了,哈哈…”一边顺手的把餐具放到该有的位置上。 这一顿小心翼翼吃的我全身皮紧。好在大家氛围都比较轻松,事情过去了,我也没有在心里留下过多的尴尬。

    下午,我们一行人去逛圣诞市场。圣诞市场是以圣诞节为主题的集市。每年大致从12月初开始,每个城市持续的时间不尽相同。下午4点左右,天色已经暗下来,星星点点的LED灯把各类商铺相互串联起来,街道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常常是一大家子人在这里约着一起边吃边喝边购买圣诞需要的装饰品。说到吃,传统的面包夹德国烤肠,洋葱土豆饼,厚厚的奶酪堆着煎肉排,巧克力甜式煎饼……香味飘满街。这些食物烹调的口味普遍比较重,通常大家吃的同时会配一杯暖暖的热红酒。热红酒是将红酒中加入丁香,桂肉,柠檬等小火煨热而成。别有一番风味。我呢,除了吃吃喝喝,基本处于聋哑状态。大卷儿和婆婆他们聊得热火朝天,我就在一边推着豆豆看东看西,虽然格格不入,但也自得其乐。各种烛台,门饰,圣诞树挂饰,餐桌摆饰……满眼精致的小饰品抓住我的视线不撒手。

    忽然,婆婆用英文问我:“你想什么时候去上德语课呢?圣诞节过后吗?我们可以帮你报班,还可以开车送你上下课。” 

    这问题问的我有点措手不及,因为我还没考虑过。正值孕傻的我别说学习了,平时常常忘东忘西。至于孕傻的原因,一方面,据说是妈妈需要不断给孩子重复所见事物及名称,所以妈妈体内会分泌一种荷尔蒙导致妈妈变得健忘,是一种自我保护。不然可能因为这不断的重复,妈妈会疯掉。一方面,由于长期严重缺觉,导致整日浑浑噩噩,脑子长期处于休眠状态。我不敢妄言这两方面的科学性,但絮叨和严重缺觉确实是妈妈状态的真实写照。

    深刻明白我这孕傻状态的大卷儿同婆婆说:“不着急呢,既然来了德国居住,以后有的是时间可以学习德语。” 

    不过,大卷儿这不着急说得我更心安理得的放纵自己了。

    因为哺乳的关系,回家没多久,我这移动的产奶机就又饿了。不幸的是家里没有饭,也不准备再做饭,因为在圣诞市场大家都吃过了。大卷儿趁婆婆她俩在顶楼看电视,悄没声从厨房找了些面包拿去房间给我吃。

    我一边吃一边问道:“为啥偷偷摸摸的?”

    大卷儿:“还是别让她们知道好,有点尴尬。”

    我继续追问:“这有啥尴尬的?“

    大卷儿:“如果我妈妈知道你这么饿,就会觉得没做饭没照顾好我们,但是如果她去做饭,心里也不情愿。所以…最好就是她不知道。”

    对于他的解释,我不理解,也没放在心上。

    “嗯嗯嗯…哇啊哇…“刚睡下没多久的豆豆又醒了,我赶紧把剩下两口面包塞嘴里,抱豆豆在怀里安抚。

    豆豆每天晚上12点前,每15分钟或半小时就醒一次,哼哼唧唧看没人来便改放声大哭。12点后醒的次数会减少,但是至少也会有3至4次。她已经处于这种模式至少2个月了。我们曾在她4个月时尝试过睡眠训练,当时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她的睡眠时间和书上说的一模一样的。婆婆听说我们在做睡眠训练还大加赞赏。我们也仅仅享受了几天睡整宿的好时光,很快,豆豆进入一个频繁醒来的模式。按书上说的,如果情况反复就要重新训练。然而训练过程对我们来说很痛苦,不仅是体能消耗,听着孩子的哭声内心更是煎熬。这并不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好差事。大卷儿和我那段时间内耗很多,这么多育儿书到底哪本该听谁的?我甚至开始怀疑,我们开始睡眠训练的正确性。是不是因为我们睡眠训练的干扰,导致孩子自己的睡眠系统紊乱或者缺乏安全感?所以孩子才会更频繁的醒。无论如何,我们俩认为,孩子体会到的爱多了总比少了,况且,与孩子最亲密的时光也就是这头3年。最后,我们决定按我们为人父母的本能走,哪本书也不借鉴了。自此,我们心安了,但也陷入了不眠夜。

    了解了情况的婆婆建议我们给豆豆断夜奶,她说:“你们只需要忍耐3个晚上就可以了。“

    3个晚上?! 大卷儿听见豆豆哭一声都会心颤,虽说我是稍微比他耐造点,但是能不能抗住3个晚上,真的很没底。

    大卷儿:“我们不一定非听我妈的,我们刚换了环境,让豆豆先适应一下再说吧!“

    “那倒也是” 我点着头,拉开床铺正要靠在床头,瞥见了枕头上躺着一个黄色的笑脸。原来是一块巧克力,上面英文写着:晚安。这一整天都被婆婆的细致暖到心窝,没想到,睡前还有小惊喜,整个心都被巧克力的甜蜜包裹着入睡。

    2.平安夜和圣诞节 

    平安夜,迎来李欧妮的妈妈和哥哥一家同我们一起过节。就好像咱们春节一样,是全家团圆欢庆的好日子。

    离土已久的圣诞树,高至2米,依然翠绿如新。待天色渐黑,大卷儿同婆婆一起点燃圣诞树上的一根根蜡烛,安静的等待着平安夜的来临。餐桌被披上红色的绒布,两排盘子和酒杯整齐的排列开来,一朵朵餐巾化身玫瑰落在盘间。三盏烛火摇曳在两排盘子间,小天使们和大大小小的巧克力被烛火投出长长短短的身影。

    入席前,大家聚在钢琴前,人手一杯香槟或是白葡萄酒,吃着餐前小点聊着天。大家一同说些喜庆的贺词,碰杯,饮完便纷纷入席了。座位是婆婆早已安排好了的,大致原则是,相互亲近的人对面坐,男女交叉着坐。

    李欧妮的哥哥是销售总监,随和善谈,畅谈与席间。大家时不时的会用英语交谈,以便我可以参与其中。英语都不是我们的第一语言,除了礼貌性的交谈,很难聊的热火朝天,于是我的关注点便转向了“吃”。

    通常,一餐会有三道菜,头菜是开胃菜,一般由面包,汤,沙拉组合而成。第二道菜是正餐,由肉类,蔬菜和土豆等主食一起组合而成。第三道菜是饭后甜品,冰淇淋,蛋糕或者布丁等任意一款。

    今天的头菜是面包和沙拉。面包是由婆婆自己烤的,一口下去,外皮香脆,内部柔软,麦香四溢。摸着葱香黄油,再来两口沙拉爽口。这开胃菜着着实实的打开了我的胃,让我饥饿感倍增,眼巴巴的等着第二道菜了。这时候豆豆已经吃完了她的辅食。放她在一旁自己玩几乎不可能,索性聊不起来的我就配着豆豆在一边玩。第二道菜来了,肚子里的馋虫催着我赶紧就坐。这道菜是驯鹿肉,紫甘蓝和土豆泥。驯鹿肉是圣诞期间的常吃的菜品,婆婆用红酒和十几种香料烹制而成,肉香而多汁,让我想到了妈妈做的卤牛肉。还没吃几口,豆豆一个人在一旁就不乐意了,我赶忙起身陪她。就这么吃会儿陪会儿来来回回,终于停止在婆婆叹息一声后。我意识到婆婆大概不喜欢这样,但是豆豆哭,大卷儿不喜欢,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大卷儿见我不起身,他便去陪豆豆,一边飞机抱着豆豆在餐桌附近来回走动,一边和大家聊着天。最后一道,婆婆的熔岩巧克力蛋糕真是惊艳到我。一勺下去,黑色的火山蛋糕体内流出巧克力熔岩,与蛋糕体围绕的果汁合流,如此酸甜搭配,再好吃好不过。同我们饮食文化一样,要求呈上桌的菜品色香味俱全。不仅每一盘菜品都精心摆盘如艺术品,连餐桌上的花,饰品,餐巾的样式及色彩,桌垫与盘子的色彩,都与菜品或者主题相呼应。心里默默地赞赏着婆婆的同时,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像婆婆这样,可以招待邀家的客人享受如此一场视觉和味觉的盛宴。

    圣诞树下大大小小包装精美的圣诞礼物簇拥着等着被拆开。礼物不只是长辈送给晚辈,当有收入来源时,晚辈也可以给长辈准备礼物。大家会从平时的生活中获取有关对方需求的信息。比起贵重,大家更看重心意。带着一份期待,打开属于自己的那份礼物。这份礼物也许就是期盼已久的某一个东西,即使不是,由于是根据对方喜好而送,失望的状况相对鲜见。拆礼物的环节无疑会把整个平安夜的氛围推至高潮。大家嘻嘻哈哈,互相紧紧相拥着道谢。豆豆是拆礼物的小主角,自然兴奋的一直不睡觉,拆着玩着,不亦乐乎。

    精致而传统的三层甜品盘上堆满了各式现做的饼干,饮品在一边随时候着,直到大家闲聊的热情慢慢散去,互道晚安,怀抱着快乐小天使回到各自房间去安睡。

    豆豆入睡抱着的是兴奋小天使,一夜频繁的醒来,楼下婆婆已经去遛狗,这一宿就又睡睡醒醒的过去了。7点左右,豆豆已经起床,大卷儿也醒来:“我带豆豆一会去楼下吃早餐,你多睡会补补觉吧!”话音刚落,我便争分夺秒的转身就睡。大卷儿清楚的知道,不让我这只睡虫睡够有残忍,虽说现阶段睡够难以实现,但是能多一秒是一秒。

    昏睡了2个多小时,大卷儿来房间:“亲爱的,我们先去附近的森林公园转转,你要不要起来吃早餐?11点半我们一起开车去莱茵河边吃午餐。”我尽量逼自己醒来,还不舍得睁开眼睛,听着楼下声音渐渐出门,终于挣扎着起来洗漱。

    下楼来到餐桌前,一只小蛋糕乖巧的躺在餐盘里,果汁气泡水陪伴在一边,一张四方的纸条上画着一张灿笑的脸,配文:好好享受小蛋糕吧!婆婆真好!总是这么无微不至。

    时间那么慢,慢得那么惬意。望着花园的一木一枝,将婆婆的暖意一点一点送进肚里。突然,一缕橘色从枯枝间闪过。它一跃而上,在一棵小树上稍作停留时,这才看清原来是只瘦小的红松鼠,可爱伶俐如精灵,我的视线紧追其后,穿过花园的小路,随着它蹿左蹿右,最终,消失在邻居的一扇门后,留给我无尽的小欢喜。

    自打从来德国,还没能顾上和妈妈视频,这会得空终于可以和妈妈在房间视频聊一会。

    “妈妈,我发你的照片都看到了吧?”

    “看到了,看到了,看你在那边挺好的,我就放心了。有点眼力见啊,别只顾着享受,帮婆婆做些家务。”

    “知道啦!你咋样?”对于妈妈的唠叨,习惯了左耳进右耳出,避免更多的唠叨,赶紧把话题转移到她那里。

    “我在你姥姥家挺好的,不去你舅家时就去你姨的快餐店帮忙。”

    “那你两边跑要跑,啥时候是个头啊?”

    “等你表妹高考完。你舅,舅妈出差,我得去给你表妹做饭,等她高考完,我任务也完成了。”

    “你就是传说中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那是,我还是一块金砖呢!”

    “就别得瑟了,多注意身体,多休息。你心脏本来就不好,别再累着!”

    “没事,你在那边好好的就行了。和婆婆她们好好相处。可不能像在家里一样懒散,知道吗?”

    “她们对我都特别好,也不需要我做什么家务,需要的话她们会和我说的。”

    “你这孩子!就不能主动点!?勤快点!?豆豆呢?让我瞧瞧豆豆呗?”

    “豆豆和他们去附近公园了,等他们回来,我们一会去莱茵河吃午餐,回头给你发照片。”

    楼下,脚步声聊天声齐齐进屋。

    “妈妈,我先不和你说了啊,他们回来了,我们准备出发了。”

    “嗯,好的,你们去吧,多吃点啊! 回头有空了再视频。拜拜!”

    “好的,拜拜啦!”

    刚关了视频,大卷儿就抱着豆豆进屋来。豆豆已经饿不得行,我的胸部也涨的像两枚定时炸弹,又重又硬,感觉随时都快要爆炸。我们之间除了心理上的相互依存,在生理上还存在着互相解救的关系。

    “我们应该快点,现在已经11点25了。”

    “好的,豆豆吃得差不多了,我再给她换个纸尿裤就可以出发了。”

    别的车已经出发了,剩下婆婆脸色不太妙地在花园里等着载我们。

    现在想起来,我那时真是迟钝至极,感知危机环境的触角被蜜裹得太严实。心大的认为大卷儿能搞定所有的事,所以即使发现了婆婆不太高兴了,没一会也就抛在了脑后。

    莱茵河,久闻其大名,这条风恬浪静的河流藏了多少秘密和故事?让人想入非非,想潜入其中探个究竟。

    面朝莱茵河就餐,这感觉很美妙。

    大卷儿对我说:“南边的人说莱茵河边的德国人不应该算是真正的德国人。”

    “为啥啊?”

    “因为莱茵河边的人都很自来熟,相当热情,而这份热情来的快去得也快。一面之缘的话语,通常不会挂记在心上。南边的德国人更难相熟,感觉更高冷,但是一旦成为朋友,就会视对方为一辈子的朋友。”

    “原来如此。所以他们的朋友不在多咯?”

    “对,是的,就真心相待的就那么仅有的几个就够了。我听说,斯图加特的人如果觉得这饭特别好吃时,给出的最高评价会是:嗯,这饭可以入口。” 

    “他们这么苛刻呢?”

    “也不是他们苛刻,他们的文化是这样的。”

    这么想来,大卷确实是属于典型的莱茵河边的德国人了,随和且善谈。

    3.跨年夜和元旦

    跨年,元旦是紧随圣诞后的又一个重大节日。

    这次的餐桌主题是动物狂欢。先搭建好雨林,沙漠,两极等动物的栖息地。然后再将熊猫,猴子,斑马,狐獴,北极熊等几十种世界各地的迷你动物请进各自的家园,汇聚一桌,陪我们一起跨年。

    大卷儿:“今年的 Dinner for one (电视短剧名称)是几点?”

    婆婆:“我早上已经看了报纸的节目单,说晚上7点15。”

    大卷儿同我说:“看这个来自英国的黑白小影片是德国人跨年传统,我小时候每年都会看。即使错过7点多的,估计8点多还会有,从下午到半夜循环播放。一会咱们一起去顶楼看吧?不过,请不要期待太多,你大概会觉得没意思”

    到底是什么样的剧让德国人每年必看无疑?我很好奇。7点15分节目开始了,这个十几分钟的短剧,讲述了英国贵族苏菲小姐想邀请她最要好的4位朋友来家里过她90岁生日。不过,4位好友都已仙逝。于是,老管家便滑稽的扮演起4位好友就坐用餐。剧中最常出现的一句话是:和去年一样吗?女士?

    对我来说,确实不怎么有意思,甚至它的幽默让我一度觉得很尴尬。它到底有什么魔力可以在德国经久不衰。或许是那一句“和去年一样吗?女士”打动了循规蹈矩的德国人?或许是德国人认为影片中的“疯疯癫癫”,“死守传统”和“永远泡在酒精里”符合现实英国上流的生活,从而产生共鸣?或是缺乏幽默的德国人更加倾心于英国的幽默?不得而知,据大卷儿说,这个影片火得很莫名其妙,每年按时追剧的原因也是个迷。

    楼下响起歌手Udo Lindenberg的歌曲,大卷儿说:“这是她们最爱的歌手,我们特别喜欢他的歌词。”我们追逐着旋律来到楼下,只见婆婆一改往日认真严肃的风格,双眼微垂,一手举着酒杯,身体随着韵律摇摆,白齿红唇间吐露着词曲,时不时呷口白葡萄酒,这好兴致!是忠实fan没跑了。

    婆婆痴迷于各类音乐。按李欧妮的话讲,婆婆对旋律有种敏锐的直觉。另一个让婆婆着迷的便是小动物。家里书柜里住满了有关动物的书籍杂志。夫妻俩人常年持有动物园的年卡,哪个动物有小宝宝了,哪又有新动物搬来......这些动物们的小八卦全逃不出婆婆的掌心。婆婆曾说,如果她不是老师,一定会成为一名兽医。婆婆退休前在一所中学任职,是学校的一把手,同时担任德语课和音乐课的老师。与李欧妮的相识便是在一次教师聚会上,李欧妮在邻城的中学任教。她们相识相恋多年,今天是她们结婚16周年纪念日。

    临近“倒计时”一个小时,双颊泛红,微醺的婆婆建议一起去顶楼看会晚会或者综艺节目。

    电视里的节目热闹非凡,我安静的坐在那边,什么也不明白,内心如爪子抓墙一般难受,哪怕是懂点广告也好。大卷儿忙前忙后的帮我翻译,这翻译的时差顺利的错过了大家的步调,剩我一个人傻傻的点头。憧憬着有一天,我也能融入她们之中,随心所欲的一起聊节目,聊嘉宾,一起吐槽,一起大笑。

    李欧妮刚去厨房把拿香槟回来,就开始倒计时了。五!四!三!二!一!电视里钟声敲响,大家欢呼一片,爱人相互拥吻。窗外绽开一朵朵烟花,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我们一同举杯“Happy New Year! ”新的一年,面对这新的一切,更多向往,自然也伴随更多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