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话 八辰乱阴阳

    更新时间:2018-05-04 14:49:56本章字数:3031字

    “若灵当心,台阶。。。。。。不急,走慢点儿,谁要等不了,我可以让他现在就离开。”少应天一边扶着凡若灵胳膊,一边声中带笑,笑中带柔的说着。可却自话语中透出一股不怒自威的傲气。很难想象一个久经沙场的铁血男儿,会展现出足以刻骨的柔情。

    “应天,我没事,这么多人看着,我只是有点不太自在。”凡若灵悦耳的声音传到周围人耳中,几乎让所有人心中赞叹:应天王好福气,娶得六夫人不仅貌美,声音更是宛若天籁。

    唯独三人除外。四夫人轻哼一声,脸上露出不屑,可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只能小声嘀咕:“不就是有个种么,咱着瞧!”

    “啪”的一声碗碎之音传来,就见一使唤丫头一边跪在地上用手捡起茶壶碎片,一边说着:“对不起,夫人,奴婢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原本准备责罚这使唤丫头的大夫人刚要开口说话,却被少应天打断道:“好了,好了,这等琐碎莫要再提,此等良辰美景切勿扰了若灵和孩子。”

    然后又对着那使唤丫头道:“甄丫头你也下去吧,让后厨多备些茶水。”

    话音刚落,王府门外一声尖锐的嗓音响起:“迎~国主驾临!”

    百官跪拜,齐声道:“我等,恭迎国主大驾!”而此时唯有一人浑水摸鱼没有开口,正是刚才无视凡若灵之人,现在又如此不敬国主。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若是被人知道几个月前,那次应天王的秋狩他也在其中,则会让人为之联想而惊出一身冷汗。

    此刻,一队近卫快步进入府内,并快速分成两列面对面站在正道两侧。伴随着近卫身上铠甲规律性撞击声的消散,一对夫妇出现在正门处。男的身材魁梧,一身绫罗便服上锈一月二龙,颇有帝王之相,而此人正是南诏国主纳兰傲。

    而他身侧的同样是一个身怀六甲的靓丽女子。

    百官再次齐声道:“恭迎瑾妃!”

    少应天的几位夫人起身行礼,而少应天却是充满关爱的看着凡若灵一动未动,亦或者说是在看凡若灵肚子。

    纳兰傲倒也不摆架子,哈哈大笑道“应天啊,除了为你高兴,我不知该做什么,也就送了些东西过来给弟妹以及我未来女婿补一补,哈哈哈~”说着又看了看瑾妃。

    没等少应天开口,瑾妃立马心领神会,几步上前,就先拉住了凡若灵的手道:“若灵妹妹,看你这孕相必定是儿子,我这腹中千金以后就不再另觅婆家了,如何?”

    瑾妃说完,还冲纳兰傲使了个眼色。

    “应天,凭你我的关系,以后孩子成为一家人岂不是也算亲上加亲?还有什么可犹豫?”

    “这个。。。毕竟孩子还没出生,如若不然,若灵和她腹中孩子表态怎样?”少应天有些尴尬的转头看向凡若灵。

    “若灵也无法定夺。不如这样,我问一声,如若孩子胎动,则表示这孩子是赞同的,可好?”凡若灵略感无力。

    “我认为可行!”

    “好!”

    少应天、纳兰傲几乎异口同声,只有瑾妃拉着凡若灵的手拉的更紧了。

    凡若灵深吸口气,又缓慢呼出,如此三次后,缓缓的平复心情,温柔的开口:“孩子,娘亲知道为难你了。娘亲以后再补偿你好不好?乖乖听话哦,那现在娘亲问你,出生后是否愿意与对面的妹妹结成连理,携手白头?”顿了顿,又补充道:“如果愿意,可以踢娘亲一下,没关系的。。。。。。”

    众人的呼吸放慢了。。。。。。一息。。。。。。没动静。。。。。。两息。。。。。。没动静,直到第三息。。。。。。

    凡若灵肚子轻轻鼓起个小包,仿若一只小脚丫样的形状,落在了凡若灵心里。

    凡若灵正要激动的时候,又一次胎动,紧接着第三次,每一次更加剧烈,让凡若灵一时间身体有些站不稳,说不出话来。瑾妃拉着的手更用力了,少应天上前搀扶凡若灵坐下,纳兰傲也扶着瑾妃坐在一旁。

    “动了,孩子动了。。。。。。”凡若灵休息片刻低声说。

    此刻最震惊的不是少应天,不是纳兰傲,更加不是凡若灵,而是瑾妃。瑾妃心中如掀起滔天巨浪,因为她刚才清晰的感受到腹中胎动,虽然不如凡若灵强烈,但是冥冥中却有一个声音传递至她脑中:“我愿意,我愿意。。。。。。”

    瑾妃怔怔地望着纳兰傲,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就在这时。。。。。。

    大地突然晃了一下,天空明月逐渐被同样的圆形黑影快速覆盖。众人坐立不稳,凡若灵和瑾妃更是突然感受到腹中有阵痛传来,仿若心脏跳动,又好像撕心裂肺。。。。。。

    见状,纳兰傲和少应天互换眼神,同时暗运道法分别护住凡若灵和瑾妃。

    “速回宫!”纳兰傲说道,然后又看向百官。“你们也散了吧。”可是心里却暗道:哎,天狗食月遇十五,天下将分尘和土。

    瑾妃却是忍者痛楚,看着少应天和凡若灵说了声:“莫要忘了刚才所说”。然后随纳兰傲离去。

    。。。。。。

    少应天想说什么,却是感觉到怀中凡若灵气息紊乱,立即抱起,飞奔后堂,身后传来焦急的声音:“快叫稳婆,要快。。。。。。”因为少应天感觉到了抱起凡若灵的两只手,其中右手有不知是血还是羊水,在逐渐顺着手背滴落。

    。。。。。。。

    就在纳兰傲为瑾妃忧心,少应天为凡若灵焦急的时候,天上明月已完全变成了墨月,只是凡人没人会注意,墨月周围有色彩斑斓的月华出现,是九色,亦或者是十色。

    而在地辰星外的其他八个星辰,分别移动到了风巽、地坤、火离、泽兑、天乾、山艮、雷震、水坎八个位置,形成了八辰八卦位。

    几乎与此同时,凡间的南诏国临安城,诞生了一男一女。

    男孩子是早产,怀胎不足八月,然而奇怪的是生下来之后比较健康;女孩子怀胎足九月,可出生之后气若游丝仿若死胎,好在女孩子有个好爹,倒也让很多能人异士护得她度过了危险。

    没人知道,男孩子在早产前半个时辰本该夭折腹中,最后却是女孩子,以奇特的手法给了他相当于半条命的宝贵命格。

    没人知道,其实早在腹中胎动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就已经想要“私定终生”了。算是机缘,也是巧合,使得他们未来的命运,注定是分不开的了。

    更加没人知道,外人看不到的一幕,会给未来这片天地,乃至阴阳域带来多大翻天覆地的改变。

    或许到最后才会知道,有那么一个八月十五,八辰已乱阴阳。

    。。。。。。

    王宫,清心殿内。

    “应天,兴许是这俩孩子一时兴起又去哪疯了,你二人也不必太过担心,我已经加派人手前去他们经常去的地方寻找,且不要太过忧心伤了身体才是”。纳兰傲毕竟是一国之君,虽然此时内心也有些焦急,但却面色平静,除了帝王之威,看不出其他心思。

    少应天和凡若灵坐在右手边椅子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已经透着凉意的茶水,已然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瑾妃却是眼噙泪水,一边抽噎一边断断续续说道:“芸馨这~孩子,从小体弱,除了在宫中调养的时间,平日里都会粘着依凡。这七年多,我无时无刻都在想办法让孩子像常人一样,可。。。。。。。”。

    说道这她不由想起,芸馨出生前在腹中胎动的场景,话语一转继续道:“你是一国之君,她不是你唯一的女儿,可却是我唯一的骨肉,唯一的。”话语间,伤心之意更浓,渐渐吞没了说出的话语。

    凡若灵也红着眼,看着自己身边这个陪伴六年的男人,再等待着什么。

    一时间在这清心殿中,呈现出了一副旁人看上去古怪的画面:两个沉默的男人,和两个红着眼的女人。

    少应天的开口,打破了怪异的气氛,但也让几人心头更沉。

    “今日这俩孩子就满八岁了,从依凡出生那天起,到现在也快八年了。。。。。。”说着,陷入追忆,又继续说道:

    “这八年来,我南诏虽无大事发生,可也有很多至今悬而未决的怪异之事,相信纳兰你心中也有思量。

    但是再看看这天下又发生什么?东胜王朝一夜之间就灭了梁国,沙陀王朝竟然被一个新出现的奢比尸国逼退。

    再往近说,南诏周边的淳于国、吐谷浑、比丘国,现如今不是内乱就是正在招兵买马,南诏又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就算南诏想与世无争,这些年来各国中新出现的势力恐怕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所以我担心,两个孩子会不会不慎被牵连其中。”

    说完这番话,少应天一下子老了许多。这快八年的时间,他作为父亲给予少依凡的,不比凡若灵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