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话 如梦

    更新时间:2018-05-04 14:46:36本章字数:3116字

    少依凡第一次亲眼目睹这样的“江湖人士”在自己面前出手杀人,与自己从父亲口中听到鲜血横流的画面截然不同,但却更让人震惊。睡梦中的纳兰云馨也被领头男子那一声大喊惊醒,揉着惺忪睡眼,看到眼前的场面后让少依凡放了下来,站在少依凡旁边,而少依凡活动了一下已经麻木的手臂。但是下一幕却让少依凡险些跌倒。

    “你!大晚上的在本公主面前耍什么剑,还不快退下,扰了我跟凡哥哥独处,当心我让父王拿你问罪。。。。。。”纳兰芸馨指着头领男子,趾高气扬的说着。

    少依凡嘴巴微张,心中却想:“傻丫头啊,你是没睡醒啊还是真的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公主脾气不是这个时候该有的,大写的‘服’啊。”

    少依凡没说话,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处境,只能无奈的用手拉了拉纳兰云馨的衣服。

    纳兰芸馨看了一眼少依凡,倒也乖巧,可还是说了句:“看在凡哥哥的份上,不与你计较,还不快滚!”

    听到这句话,少依凡心里哭喊:祖宗快醒醒。

    那女子却是一笑,赞叹道:“不愧是九公主,老身这就代您施以惩戒。”

    “穿针引线!盘针、钉针、抢针、满针!”随着声音清晰可见刚才被领头男子挡回的四根针线,由针牵引不断缠绕交错穿插逐渐形成一根比线粗一些的绳,四根针在前端像口器一样张牙舞爪,再次冲向男子扑去。

    男子不甘示弱,手挽剑花,口中振振有词:“腰间剑意,柔情似水!”

    剑花中数个剑的虚影逐渐弯曲,像水波一样荡漾开来,周围月光下的空气形成了一层模糊的膜,随着剑影慢慢挡在男子身前,迎着飞来的针线而去。

    女子不紧不慢,只说了一句:“六色生死绣,收针!”

    漂浮在女子头顶的线团直接消散,其上剩余的绣线全部飞出,在四根针与剑影相碰的瞬间,那些无针的绣线直接穿透剑影,在男子惊讶中透体而入。一声痛彻心扉的大喊,响彻半山。

    绣线沿着男子经脉游走全身,从皮到柔再到骨。上衣直接爆开,月光下男子肌肤上一条条暗红色的纹路逐渐增多,密密麻麻,到最后全身被暗红色覆盖。

    “嘭”的一声,皮肤爆开,露出被网状绣线包裹的紧致的血肉,男子没有皮的脸,仍然保持着痛苦的模样,眼球转了一圈,仿佛看了眼自己的身体后,掉了出来,显得异常狰狞。

    少依凡生平第一次惊悚的说不出话,提前已经用手挡上了纳兰云馨的眼睛。纳兰云馨听着少依凡沉重的呼吸,脸色一红,好像怀春少女般等待着什么,倒也没在意头领男子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喊。

    少依凡也毕竟是八岁少年,尽管出身将门,听着父亲血雨腥风的故事长大,但亲眼目睹这样的场景,依旧冷汗淋漓。

    与此同时,纳兰傲和少应天也赶到了天郁山脚下,听到喊声,顺着石阶飞奔而来。

    就在少依凡呆住的时候,更加令他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十几个被针线穿过的黑衣人,被线拉着,慢慢的靠近领头男子的尸体,组成一个类似圆形的怪异图案。用线穿在一起的黑衣人,以及上半身没有皮的领头男子尸体,诡异的让少依凡心跳加速。

    突然,一道身影从左侧林中窜出,直奔女子背后而去。一掌重重拍在女子后心,一口血喷出。女子对着少依凡和纳兰芸馨用尽全力说了一声:“快走!”之后便气绝。

    “坏我事情,杀了我的人,即便你绮罗斋是暗中保护国主身边家眷的,也得死。若不是趁你虚弱,想要偷袭得手还有些麻烦!”说完后转过身看着少依凡。

    少依凡不由自主的放下了遮住纳兰芸馨的手,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人。却忘了纳兰芸馨看到眼前这些尸体会有什么反应。

    “啊!”一声尖叫后,纳兰云馨惊吓中昏了过去,少依凡强自镇定,一把扶住纳兰芸馨,同时明白了那些黑衣人和眼前熟悉之人的关系,开口问道:“夏叔,为什么?”

    眼前之人,正是这几年来,经常出入府内,偶尔指导自己习武的都护夏梁,同样是常伴少应天的左膀右臂之一。

    “你问我为何?”夏梁略带嘲讽的反问。

    少依凡的机智只能想到三分,各种细节却琢磨不透,能做的只是尽量拖延。

    “我虽不知道夏叔意欲何为,但却明白自己不是你眼中的关键,而你的目的想必也快达到了。”

    “哦?不枉我几番教导,小小年纪能看到这点,很不错,可惜。。。。。。”夏梁说道这里,话语一顿,脸色不可察地一变,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盯着少依凡好像再考虑什么。

    也就在这是,让少依凡一路感到阴寒的气息再次弥漫在周围,仿若四周有个庞然大物盯着自己,而自己就在对方眼鼻之前,却感受不到对方。

    “尸鬼术,禁七魄困三魂,三尸夺神,封!”

    夏梁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按自己脑海中刚才听到的神秘声音去做。

    这一瞬间的少依凡,内心第一次被恐惧占据。突然间看不到一切,听不到一切,闻不到一切,身体不受自己支配,自己好像在一个只有黑暗的世界里,却无法呼喊,有的只有无边的漆黑带给自己的恐惧,像置身噩梦。

    无奈的摇摇头,暗自嘀咕:“只怪你生在八月十五,只怪你是少应天的儿子,让九公主陪你一起,你这短暂的一生,也赚了。”

    说着就走向少依凡和纳兰云馨。

    却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回头看到远处的石阶上数十人正在赶来,最前面的正是满脸焦急的少应天和纳兰傲。

    “来的挺快,是时候了。”夏梁眼睛微微眯起,流露出隐藏许久的恨意。

    少应天和纳兰傲一众人赶到后,看到站在少依凡和纳兰芸馨旁的只有夏梁一人,二人对视一眼,立即明白对方心中所想,这是数十年情同手足的默契。

    随后,少应天看了看少依凡,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尸体,目光转向夏梁。纳兰傲也在看到纳兰芸馨呼吸平稳,盯着倒在地上的绮罗斋女子看了几眼后,也将视线扫向夏梁,心中已暗自将眼前之人判了死刑,帝王家不可侮辱的尊严绝不允许眼前之人活着。

    “你把他们怎样了?”少应天有些怒意的开口。

    “你就不问问为何我会这么做?”夏梁没有回答,反问道。

    “我少应天只知道,伤害我儿就该承受怒火。”说着,少应天就要出手,却被纳兰傲拦住。

    “还是国主识得大体,分得清形式。你若轻举妄动,也救不了他,就算救下他,他也醒不了。”夏梁冷冷看着少应天,又继续说道。

    “因为你,年轻时一穷二白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霜儿被你抢走,夺人所爱这是其一。”夏梁激愤地说着,像陷入了回忆。

    少应天诧异:“你是说老四?”

    “因为你,娶了凡若灵生了个儿子,从此让霜儿受了多少冷落,弃如敝履这是其二。”

    “这其三,便是有人要你儿子的命,而你成为了绊脚石。”话落,夏梁拍了拍手掌,自己没有动。

    在少应天和纳兰傲的注视下,原本早已死亡的十几个黑衣人传出一阵阵骨骼碰撞的声音,就连那上半身没有皮的领头男子也慢慢靠双腿支撑着站起,掉落的眼球此刻一转一转,好像在寻找猎物般锁定猎物。

    纳兰傲带来的人都是死侍,平时经历修罗地狱般的生死厮杀,并不会因为眼前这一幕丧失战意,此刻一步未退,仍然在等待纳兰傲的命令。

    纳兰傲和少应天作为“人上人”,自然知晓普通百姓和军士不知道的内幕,比如道士与妖,比如鬼怪与仙。尽管内心有所准备,此刻还是有些震惊,异口同声的说道:“你,竟然会尸魁之术!”

    “哈哈,尸魁之术?或许在你们眼中是这般邪术。而在我眼里,他们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这是尸鬼术,让他们以另一种生命形态继续为我效力而已。”夏梁得意的说道。

    “杀!”没有任何花哨,人和尸,斗在一起。

    这些低级的尸鬼,行动和攻击都很简单,但是不知疼痛,无法杀死,倒下之后还会重新以一种扭曲心灵的姿势站起。反观纳兰傲带来的死侍,刚开始占据上风,随着体力下降,以及内心对这些尸鬼的束手无策,逐渐地有人死亡,变成新的尸鬼。

    知道依靠普通武艺,无法救出少依凡和纳兰云馨,少应天和纳兰傲也齐齐打出手印。

    “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常当视之,无所不辟”。

    “魂归身,身自在,魂归人,人清采,神兵火急如律令”。

    真言一出,那些低级尸鬼身体一震,有些之前倒地重新站起的,此时七窍流出黑血,更显狰狞恐怖。

    少应天和纳兰傲却是金光护体,直冲夏梁。

    夏梁眼中异于常人的红芒一闪而过,左手手指已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与右手交叉横在胸前,口中默念:“六神无主,三魂不在,以吾七魄献祭,请,三尸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