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话 初醒

    更新时间:2018-05-04 14:49:35本章字数:3142字

    言尽,夏梁浑身渐渐变成灰色,眼中红光取代黑白,头发疯长过膝,寸许獠牙锋利,灰色指甲如猛兽之爪。在少应天和纳兰傲震惊之余,一爪自二人胸前横扫而过,护体金光暗淡,少应天胸前四道血痕不断有污血流出,但却被伤口上缠绕的丝丝黑气腐蚀殆尽,隐隐有尸毒入侵之兆。相比少应天,纳兰傲承受伤害较小,并未伤及根本。

    后退之余,看到夏梁再次冲来,纳兰傲挡在少应天前面。

    兄弟共患难之情,不言而喻。

    但是,就在夏梁冲到一半之时,随着一声:“孽畜,休要为祸人间!”一张朱砂写着“敕”字的纸符闪着光亮击在其胸口,纸符燃起,夏梁怪叫一声后退。

    却见一剑眉星目中年道士,从空中飘落在纳兰傲和少应天面前。随后手中拂尘一挥,低级尸鬼全部化作黑色血水消失,只剩下一件件黑色衣物。随后抛给了少应天一颗丹丸。

    “化阴丹可解一般尸毒!”道士便不再看这二人,转过脸打量着夏梁。

    “为何放着好好的人不做,去做这不人、不鬼、不尸的东西?我公羊治修道数十年,生平第一次见,不免好奇。”道士仔细看着夏梁。

    纳兰傲却是激动的问:“您就是九指神算,公羊前辈?方才不知,怠慢之处请您见谅。”说完向公羊治躬身抱拳一拜。少应天忙于祛毒并未起身。

    “无碍”。公羊治倒也没什么架子。

    夏梁还并未完全失去理智,口中吱吱呜呜:“恨,我恨人生如此不公,同样都是人,别人能得到的我却什么都不曾拥有,所以舍弃了人的身份,追随了主。。。。。。”说到这里好像被强行打断,再也说不下去,抱头大喊一声,浑身灰气暴涨。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废物到底还是废物,话也太多了些!”

    “我觉得二哥是在人间沾染上了凡人的习性,变的畏手畏脚,才会依赖这些低贱的尸体。”另一个声音附和。

    阴森的寒意随着两个身影的出现,更加浓郁。而此刻几乎无人注意,之前被夏梁封住少依凡,却在感受到这更加浓郁的寒意时,身体不由自主的动了一下。

    公羊治露出凝重的神色,因为他之前可以说一直在此地,却不曾感觉到眼前这两位是何时出现。而且其身上气息充满了怨恨、暴戾、阴寒,最主要的是死气极浓,犹如实质。这让公羊治有了猜测,对方并不属于人间。

    “这两个祭品我们要了,我不想废话!”声音从其中一个戴着人头盖骨面具的身影传出,顺便指了指夏梁不远处的少依凡和纳兰云馨。

    “二哥,直接带走就是,跟这群皮囊费什么话。”说话半句男声,半句女声。是另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长袍下的身影,月光下黑袍下无手无脚无脸,像一团黑气凝聚一般,。说完就目视少依凡,只见少依凡身体慢慢飘起,向其飘去。

    最先着急的,反倒是刚刚祛完尸毒的少应天,大吼一声不顾一切冲来。

    “放开我儿!”没有过多言语,明知差距也要拼劲全力。

    “不自量力。离魂唤魄,夺命!”男女和音之声再度响起,少应天的身子戛然而止,只见少应天七窍不断有黑气涌出,形成的黑线就要被吸过来。

    公羊治出手了。

    “太乙惊鸿剑,月华葬魂。”公羊治背后剑自动飞出,绕头顶三圈后,剑尖向上立于高空,月光照耀下,一柄剑以剑柄为中心不断旋转幻化成了一个圆,泛着和明月一样的光华,甚至边缘处还有华光。随后,无数柄月华形成的光剑,快速飞出袭向黑袍身影。

    黑袍身影放弃对少应天的出手,迎向公羊治。少应天虚弱倒地。而此时少依凡身体在公羊治和黑袍身影准备交手之际,又是微不可察的一动。

    “魂怨,咒怨枯骨!”黑袍身影周围黑气滔天,很快将周围全部覆盖,一个数十丈大小黑色的骷髅头在黑袍身影前凝聚,甚至头顶已经由黑气凝聚出了黑色的骨头,偶有月光穿过黑气照在其上还会发亮。

    公羊治的无数光剑轰击在骷髅上,不时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震的黑气更加汹涌,四处翻滚。

    “六弟,我来助你。”戴着头骨面具的身影一边低声道,一边从怀中掏出一物扔向黑色骷髅。

    “这次来凡间本不打算动用此物,今天就先用这最差的尸王心,试试臭道士的实力。”

    黑色骷髅在黑袍身影的操控下,一口吞下尸王心。异变陡生,四周黑气全部向褐色骷髅聚集,逐渐凝出骷髅的肋骨、躯干、手臂、腿骨、脚掌。之后更是在胸腔部位有一颗黑中透红的心脏开始有规律的跳动,随着每一次跳动,黑气不断的缠绕在黑色的骨骼上,慢慢生出腐烂且带有臭味的肉,不时有尸虫随着腐肉掉落在地上,沾上的青石板立即变成坑。

    黑气消失,纳兰傲看着周围,除了刚才虚弱倒下的少应天外,没有站着的人。若不是那位前辈在临行前赠自己护身符,怕此时也已倒下。

    公羊治见形势不妙,也不再藏拙。双手掐诀,拂尘横在胸前。

    “太乙惊鸿剑,破日惊仙。”一时间,圆月无光。之前剑影化出的圆盘不断变大,然后又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围成了一个近似圆的八卦,随着阴阳鱼眼转动,光芒大盛。阴阳鱼像门一样打开,一把形状怪异的巨剑露出的剑尖直指巨大的黑色腐尸。

    巨剑带着惊人的气势直奔黑尸心脏,但是碰撞过后却是没有惊人的能量爆发,而是黑尸被巨剑肉眼可见的粉碎、吸收,随后消失。公羊治退后一步稳住身形,显然施展此招,身心承受较重。

    黑袍身影和骨面身影身形挪动。未曾想对方出手毫无顾忌,略感震惊。

    “刚才的剑是。。。妖,所化,还是召唤而来?”二者内心疑惑不定。骨面身影却是大感不悦。

    “不管这是什么招数,到此为止了。”骨面男子身形一闪,抓起了纳兰芸馨。并且掀开骨面,露出一张惨白毫无血色的脸,张嘴露出獠牙咬向纳兰芸馨的脖子。獠牙咬入皮肤,刺痛让昏迷的纳兰芸馨尖叫一声惊醒,却又因为快速的失血而昏死过。

    “不要。。。。。。”纳兰傲嘶吼一声。

    公羊治却是暂时没有出手制止的能力,刚才耗费心力太多。知道喝止也无用,便盯着对方快速恢复着。

    就在此时,少依凡的身体第三次动了。

    不管是自己父亲的大喊,还是纳兰傲的嘶吼,最主要是命里注定与自己分不开的那个傻丫头的一声尖叫,让隐藏在少依凡身上的秘密,在这个月圆之夜,初醒。

    没有任何征兆,天空圆月由明亮变成了蓝色,然后由蓝色变成了青色。青,出于蓝。

    少依凡猛的站直身子,睁开眼睛,只是眼睛不再像正常人一样,而是一黑一白,白的无暇,黑的深邃。身体周围像形成了旋涡一般,疯狂吸收着弥漫在天地间的日月精华,一下子仿若真空的身边,让周围的空气全都向自己流动。

    最初是空气流动形成风,很快就是树叶、花草、砂石不断从石阶上、树木上剥离奔少依凡而去。然后在接触到身体时诡异的消失。直到少依凡的身体外慢慢形成一圈圈月晕一样的华光。

    骨面男子和黑袍以及眼神呆滞的夏梁都停下,看着少依凡目瞪口呆。纳兰傲面无表情,公羊治若有所思。

    几个呼吸之后,众人听到少依凡开口了。。。。。。

    “就是你,用那肮脏的爪子,还有暴露的牙齿碰了我的小九?”少依凡声音冰冷,黑白眼瞳中看不出喜怒。

    骨面男子沉默没有说话,暗自提起十二分戒备,直觉告诉他此时处境很危险。

    “就是你,区区一魂一魄,也配对我父亲出手?”少依凡转向黑袍。

    未等黑袍做任何反应,只见少依凡白瞳闭上。

    下一刻,众人只觉眼前一黑,四周黑到好像众人已瞎。紧接着一轮青色的月亮犹如一只巨大的眼睛在空中缓缓睁开。少依凡无意针对纳兰傲和公羊治,此刻二人只是一时间无法接受,而不会像其他几位正水深火热。

    夏梁毕竟连完全的三尸神都算不上,此刻看着空中的青月,目光呆滞,陷入无限循环的回忆,脸上时而痛苦、挣扎,时而欣慰、欢喜,两行血泪不自觉流下。

    而黑袍此刻,因为笼罩在外围的黑袍渐渐消散,露出了其中裹着的一团形状诡异的黑气,时而有光点在其中亮起。在青月的照耀下,逐渐变幻成不同表情的人脸,或许,这些都是死在他手中的凡人。

    “小子,我这一魂一魄消失前,告诉我,你叫什么?我鬼辰十六鬼,必定亲自找到你。”仍然是一男一女的声音,惨叫着说道。

    少依凡并未回答,且不说现在不能算是完全独立的自己,就算是,这个八岁的“男人”,也会有自己的脾气。

    再看骨面男子,除了脸还是那张苍白的脸,此刻眼睛完全是宝石一样的红色。只是脖子以下像烤肉一般,不断有腥臭的液体被沥出。这是所谓的“尸脉心血”。完全耗费光,就会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