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话 另一个少依凡

    更新时间:2018-05-05 01:00:00本章字数:3267字

    可是在这时,少依凡一挥手,周围又恢复了清明。明月还在空中,依然还是青色。但隔绝一切的黑暗消失了,能看见周围的天空,以及大片大片已经没有树叶,像枯死了几百年的树木。花草已消失,地面像铺了一层锅底灰一般,黑的没有生机。

    “我放你离去,他得永远留下。”少依凡仍然面无表情的指了指黑袍。

    强者为尊,骨面男子知道自己没有谈条件的资格,静静等待着少依凡的下文。

    “我放你,是要你帮我带两句话。”略微停顿继续说道:“今日,你以脏手碰我家小九,来日我会斩尽尸族双爪;你向我家小九露出獠牙,来日我必将尸族獠牙拔光。而你的,我会最后亲自去取,以你獠牙作饰,以你爪指作缀。当作我与小九大婚之时的聘礼。”

    “这第二句话,鬼辰十六鬼我少依凡不知晓,也没有让我知晓的资格。但是伤了我爹,不用你们来找我。有生之年,你们鬼辰星所有鬼,理清魂魄等我少依凡到来!”

    话音刚落,少依凡凭空出现在黑袍身前,睁开黑瞳,无视那团黑气的挣扎将其摄入。

    “滚!”然后一挥手,骨面男子如被巨大的外力扇飞,流星一般消失在夜空尽头。

    然后看着脖子血迹未干的纳兰云馨,白瞳眨了一下,只见纳兰芸馨脸上恢复了血色,脖子上被骨面男子咬伤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但是唯独疤痕留着,少依凡刻意没有抹除。

    然后又看了看只是过度虚弱而昏迷的父亲,笔直的倒了下去。

    公羊治低声呢喃:“阴阳眼、阴阳双重人格么。。。。。。那刚才是这小子的哪一面?如今失去意识,应该是初次觉醒,还掌握不了这种力量吧。”

    转头看向夏梁的时候,夏梁的身体已经大部分恢复了人的样子。

    夏梁看着纳兰傲,双膝跪下请求道:“国主,我不求原谅,只求我死后您不要为难我儿。”

    说着,猛然用还未变回原样的尸爪插向自己心口。。。。。。然后身体慢慢的化成了灰烬,最后分崩离析的脸上还带着愧色和悔意。

    。。。。。。

    纳兰傲无法同时带着还未清醒的少应天、少依凡、纳兰芸馨离开,而公羊治也并没有就此离去,显然是另有目的。

    片刻之后,纳兰傲打破沉默,恭敬地问道:“公羊前辈,感谢您刚才出手相助。”然后有些吞吞吐吐。

    “只是。。。不知道前辈肯不肯赏脸,去我这小小临安城休憩几日?”

    说完静静地等待公羊治的答复。

    而公羊治没有第一时间给纳兰傲回复,却是若有所思地抬头看着天上,那不知何时变回正常的明月。

    “青月。。。青月。。。难不成他跟青月宫有什么关联?罢了,罢了,该知道的,总会有揭晓的一天。”然后转过头看向纳兰傲。

    “我本是路过你南诏国,无意间发现这俩有意思的娃娃,才暗中逗留了片刻。却不曾想遇上了刚才之事,这也算命中注定的因果吧。而我也有些疑问,待他们醒来后问清来此缘由后,再一同去临安城吧。”

    纳兰傲听闻后确是一喜,反倒忘了现在还有几个昏迷不醒的人需要照看,暗自盘算该如何讨得公羊治欢心。

    反倒是公羊治,毕竟是修道之人,心系苍生。此刻分别查探了昏迷的三人后,给每人喂下一粒药丸后,缓缓开口。

    “虽然身体都很虚弱,但是有这月露养心丹,配上这十五月圆之夜的月华之力,不出一刻便可醒来。”

    “流年水知寒,柔情已逝。

    往事烟如画,此景谁知?

    看月下青阶,三三两两人。

    分不清哪一个像我,哪一个如你。”

    言罢,公羊治不再理会四周,静坐养神。

    。。。。。。

    半个时辰后,少依凡朦胧中缓缓睁开眼。看了看周围几人,有些不明所以。

    “这是闹哪样?夏梁那老王八呢?”少依凡大大咧咧开口。说着直接跳起拍了拍屁股。

    这一开口,少应天和纳兰傲一怔。心中暗道:“这小子神经受刺激了?怎么言谈举止跟之前截然不同。”

    公羊治之前虽然暗中对少依凡有所观察,但是并不了解。只是在他眼中之前的少依凡像豪门公子,有种自然而然的温文尔雅,现在就像市井出生的小痞子一样口无遮拦。

    几人的疑惑中,少依凡再次开口。

    “爹,这老道在这干什么?道士不去捉鬼,难道跟我们在这捉迷藏啊!”少依凡随口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少应天和纳兰傲的脸色。

    “凡儿,不得无礼。这位是公羊前辈,还不快来见过。这次若不是公羊前辈,恐怕你与云馨这丫头已经凶多吉少。”

    “噗~噗,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少依凡捧腹大笑,又继续说道:“公羊?还母羊呢,公羊是不是就那种头上两个角弯弯的,偶尔脾气暴躁,偶尔追着母羊到处浪的?”

    公羊治毕竟人老成精,此刻心中虽有不悦,但也没有动怒,转向少依凡:“姓与名,不过是称谓,我不会与你这娃娃计较。不过我倒是想知道,你想如何称呼我这‘老头’?”

    说时迟,那时快,在公羊治以及少应天和纳兰傲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少依凡扑通一下跪在公羊治面前,连磕仨响头后才站起身。

    “师尊,少依凡以后就是您的弟子了,您是不是多关照?”少依凡看着公羊治一脸狡黠的笑着。

    可是落在纳兰傲和少应天眼中,那就是:痞子带笑装憨厚,假的连自己都不信。但这事也不是他们二人能决定,看向公羊治的眼神充满期待。

    公羊治被这巨大的反差弄得一脸尴尬,干咳几声清了清嗓子,然后对着少依凡说:“老道我今日暗中观察了你一段时间,并以太乙神数推算出你阴阳双重人格,本就有收你。。。。。。”

    话到一半,又被打断。

    “果然,没安好心啊!幸好机智如我,不然还真不好套你话,老头儿,你居然跟踪我?”少依凡盯着公羊治。

    “公羊前辈,凡儿经历刚才的事情,可能精神上出了些问题,还请您不要介意。”少应天连忙解释。

    公羊治冲少应天摆摆手。

    “好一个阴阳双重人格!就冲你今日表现,你这徒弟,我公羊治收定了。你想反悔也迟了。哈哈哈~”公羊治开怀大笑。

    少应天和纳兰傲相视苦笑:前辈高人的性格还真是古怪。但也暗自松了口气。

    这时,纳兰芸馨也已经醒了过来。

    “凡哥哥,小九刚才做了个梦,梦见了一些很吓人的东西。。。。。。”

    少依凡走到纳兰芸馨旁,然后看向纳兰傲和少应天,郑重的开口:“今夜本来想带小九去山顶赏月的,没想到会发生这些事。抱歉,让爹跟傲叔叔担心了。不过我还是想继续走完我跟小九今日没走完的路,望你们成全!”

    纳兰傲和少应天异口同声:“好!我们送你们上去,然后再一道返回临安城。”

    “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两个老家伙架不住亲情牌。那我们就走起,难不成刚才的话是用来哄我们的啊。”少依凡又一个态度上的大转弯。

    少应天无奈地摇头笑着:“这小子,没大没小。不过今日是你跟云馨丫头的生日此事就不追究了。去赏月我跟你傲叔叔,额~也不好反对。”

    然后看向公羊治,似有征询之意。

    公羊治会意。默念口诀,御出飞剑,带几人往山顶飞去。

    也就几息时间,几人眼前豁然一片空旷。。。。。。

    山顶只有一颗不知长了多少年的参天大树,枝条上挂着许多褪了色的祈愿灯笼,拇指大小的的灯笼里放的不是烛火,而是祈愿之人写着愿望的布条。远远望去,就像整棵树都结满了“果实”。

    少依凡牵着纳兰芸馨缓步走到树下,靠着扭曲变形树根坐下。公羊治几人识趣地并未靠近,尽可能的给两个孩子空间,或许是他们心里明白,不久之后,这两个黏在一起八年的孩子,要就此分别。

    “凡哥哥,虽然我不是很清楚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你在小九身边,小九不想知道。。。。。。”纳兰芸馨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镇定的说道。

    少依凡看着山崖下,远方沐浴在月光下的村落,以及灯火通明且不时有烟火升空的临安城。随后盯着空中的明月,缓缓开口:“傻丫头,如此良辰美景,你就跟我说这个?”

    纳兰芸馨一顿,然后开怀笑道:“变坏了!那以后我也不叫你‘凡哥哥’了,哼!”

    纳兰芸馨索性故意让公主脾气发作。

    “想叫什么叫什么呗,也许明天哥就要离开了,到时候别想我哦~”少依凡一边坏笑一边盯着身旁的纳兰芸馨。

    “这可是你说的,别反悔,我想想,我想想。。。。。。有了,你我同年同月同日生,又姓少,以后就‘少年’啦”顿了顿又继续补充:“只许我这么叫!”

    “俗,太俗。你知道我这样年纪的有多少人被叫‘少年’?”少依凡强忍着要笑出声。

    可是眼睛却盯着空中的明月没有挪开,因为他看到一只鸟正在从月亮往自己飞来。

    纳兰芸馨嘟着嘴:“我不管!我不管!”

    少依凡刚要开口,猛然睁大眼睛,却见他刚才看到的那只鸟,在月光中,逐渐缩小变成了一个蛋,一闪之间没入眉心不见了。

    “什么玩意?!”少依凡惊异地失声开口。全然忘了刚才正要回答纳兰云馨。

    “少依凡!”纳兰芸馨气鼓鼓地盯着少依凡,眼神第一次想“掐死”眼前这个变化很大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