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话 问

    更新时间:2018-05-05 14:00:00本章字数:3242字

    公羊治心中自然知晓少依凡话中的意思:“火离”为东,而今日岐山也是从东方而来,只是让他疑惑的是,岐山派今日来人中,应该没有给少依凡带来“桃花运”之人,如果是男。。。。。。

    想到这里,公羊治不禁摇摇头,为自己荒诞的想法画上句号。

    “是不是算到了什么?既然你已算出,为师也不便过问。”公羊治略有所思。

    少依凡却是开口:“弟子学艺不精,只能算出一二。”然后看着公羊治,等待解答。

    “你与我先到正殿,师叔应该已等候多时。有什么疑问,一会儿便知。”公羊治卖了个关子。

    二人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

    待再次出现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在正殿上首位摆放着五个圆形石台,而东南西此刻正盘膝而坐。显然是刚才正在修炼什么功法,但显然与少依凡现在所知的截然不同。

    见公羊治和少依凡到来,缓缓睁开眼睛。

    “你们来啦,不久将有岐山‘贵客’前来。而我西华山本应夹道相迎,可是出于一些特殊原因,今日抽不出那么多弟子,索性就我们这祖孙三代人迎接,倒也算不上有损我西华山名声。”东南西声音洪亮。

    “拜见师叔。”

    “拜见师叔祖。”

    “繁文缛节就免了,以后我西华山不兴这一套。外人又看不到,做给谁看啊?我老头子就不喜欢拘束。”东南西随口就来。

    公羊治却是郑重地盛声:“师叔,在岐山到来前,我这徒儿有些许疑惑,还是请师叔您亲自为其说明。”

    “你是觉得你说的话,份量还不够?还是你觉得凡儿这孩子从藏书洞所了解的依然太少?”公羊治反问。

    公羊治没有回答,但少依凡内心却惊涛骇浪:什么叫‘所了解依然太少’?我知晓了后道四山以青月宫为尊,而青月宫的底蕴可以和仙、魔、妖等几方势力争锋而不落败,这还了解的“少”?

    少依凡暗自嘀咕:难道我姓少,什么都是‘少’开头。

    公羊治沉默后还是开口:“师叔,您明白我的意思,而且由您开口再合适不过了。”

    “也罢,反正凡儿这孩子我看着顺眼,让他提前明白也好。”东南西看着少依凡,思索着如何开口。

    “在我解答你的疑惑之前,我会问你几个问题?”公羊治略一沉吟。

    “师叔祖请问。”少依凡平静地开口。

    “你可知道,为何只有我地辰星每三十天算作一月,每十二月算作一年,每六十年为一甲子,而其他星略有不同?”东南西问道。

    “阴阳域第八次大战后,青月宫以月作为封印,护住地辰星,此后才有了这一月、一年、一甲子。”少依凡流利对答,可直觉告诉他,师叔祖不会简单地问这种大街上老人孩子都知道的问题。

    “那没有青月宫,没有月亮以前呢?”东南西依然平静地开口,仿佛这些问题的答案都不算什么。

    可是少依凡竟无言以对。

    下一刻东南西开口:“青月宫没有出现以前,这里还是地辰星,凡人还是凡人。唯一不同的是地辰星笼罩在‘仙’的光环下,随后是妖魔鬼怪临世,佛来普渡人间。所以在那之前,‘仙界一天,地上千年’。这意思不光是说仙界一天的时间长,地上时间短,而是,我们在仙的眼中,就如刍狗,凡间刍狗活千载,不如仙界逛一天。”

    少依凡听的出神,至少这些,在书上没有。

    看着发呆的少依凡,东南西继续问道:“这最后一个问题,人从何来,道从何来,情从何来?”

    听着这最后一问,少依凡心想:这分明是三个问题。但脸上还是一副认真的说着:“盘古开天,女娲造人,道取自然,情由心生。”

    东南西看着公羊治,开怀大笑:“哈哈哈,难怪你说我来告诉他最合适不过,原来现在的他,如当年的你,就连答案都是书呆子风范,让老头子我啼笑皆非。”

    少依凡脸色古怪。

    “作答漂亮,全都不对。”东南西一脸认真。

    “盘古也好,女娲也罢。也许在这世间的传说中遥不可及,其实并非如此。”东南西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看向少依凡。

    “我今日所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至亲也不行,除非是活过一甲子的。”东南西沉声道。

    少依凡虽心中疑惑,但既然选择为道,就要有所取舍。

    “盘古是我族第九十九任族长的神号,女娲是我族第一百任大司月的神号。在地辰星、阴阳域,我们都被称为凡人,但是在阴阳域外遥远的星空,我们有另一个名字:月神族。我月神族,在浩瀚星空,是很普通的一个种族,甚至说弱小都不为过,即便现在你是修道之人,你也该感受的到,凡人和修道之人虽然差别很大,但是对于仙魔这样的存在依然无法逾越,这也和我月神族的特质是分不开的。于是便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说法。”

    说着东南西略作停顿,好让少依凡接受这一切,然后继续说道:“我月神族原来的所居之地叫‘月山河’。我族被几个强大的种族流放,至于是什么族,何种原因,以我现在的原因并不知晓。或者说,在这寰宇中:弱本身就是一种罪。”

    少依凡一头雾水,不解的问:“我辈修道摆脱凡尘,到达巅峰可战仙魔,这样的实力还弱的要被流放?”

    “我月神族被流放至此,而日神族却是负责押送。从那时起,日神族所在的阳辰星再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与这阴阳域任何种族往来。其中理由,恐怕我族中长老也不知晓。阴阳域仙魔妖鬼这些是原住民,数万年前本没有现在这样的实力,就好像从我族来到此地,才逐渐崛起一样,耐人寻味。”

    顿了顿,东南西继续说道:“我下面的话,你要谨记于心。不管是什么样的处境,实力都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而我月神族提升实力,犹如名字一样,先成月,后成神。成月期划分十二境,分别为:无月境、新月境、玄月境、半月境、残月境、满月境、魄月境、镜月境、灵月境、阴月境、归月境、皓月境。前六月修真,后六月修虚。成神期分九境,分别为:入神境、养神境、离神境、分神境、灭神境、纳神境、真神境、元神境、越神境。成神期每三境为分水岭。至于成神之后的境界,或许只有历代族长和司月知道吧。

    盘古虽强,只是分神境,而女娲是离神境。女娲造人之说:不过是为了针对我族而想出的一个权宜之计。我族弱,是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只能先修道,而后才能进入成月期,从而迈入成神期。一但成神,寰宇之内多数地方都可去的。在你的意识里,凡人二十成年加冠,六十花甲几乎走完人生。但是我族六十才算成年,若六十还未入道,则肉体凡胎生老病死,六十前入道,则才算我月神族真正的族人之一。而‘女娲造人’正式将我族一分为二:未入道者为凡,自生自灭;已入道者同族,荣辱与共。优胜劣汰虽然残酷,但至少可以让我族不会灭亡。”

    听着这一切,少依凡陷入沉思。

    他思念着快十年未见的爹娘,还有不知长成何样的纳兰芸馨。可刚才听到的这一切,仿佛一层无形中打不破的隔膜,让他和所念所恋之人的距离,瞬间被拉远。或许他心中,需要一段时间或者一个机缘,再去接受。

    公羊治看向少依凡,知道他此刻疑问更多了。“趁岐山众人还未到,你可以问出心中所想。”

    “我自小入山门,除了见过师叔祖、师傅、二师兄、小鼻涕还有厨房老大爷,其他人呢?”转而一想又赶紧问道:

    “青月宫是月神族的什么地方?我族既然有强者,为何还容忍阴阳域爆发几次大战?或者说我族很弱,为什么没有被瓜分奴役?”少依凡一连问出几个问题。

    东南西缓缓说道:“青月宫乃我族圣地,是大司月和少司月驻地,当然还有十二月魂。至于阴阳域大战为何我月神族第八次才出手,这其中缘由很多,难道你以‘天命阴阳术’还看不出其中端倪?这阴阳域没有地辰星和阳辰星的时候,只有八颗星辰。而自从我们被流放至此,八颗星辰便像被人安排好一般,布成了‘八绝困神灭元阵’将我地辰星困在其中,其阴险歹毒之意,恐怕连日神族都看得出了。不过这其中缘由,别说以你现在无月境的实力,就算你师傅满月境,也当跟我听听故事罢了。”

    说道这里,东南西已不在心静如水,放佛有什么话刚到嘴边又咽下。

    “我族虽弱,还没弱到任仙魔这样的土著随意宰割。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还未到。”然后便不再言语。

    少依凡心想:这是回答了还是没回答?就当回答了吧。

    我自认为修道快十年,总算有点自傲的资本,可是回头再看,我这将门之后的身份算什么?官二代吗?在凡人眼中自己高高在上一样,可在仙魔眼中是刍狗,在修道之人眼中这全都是被养育的孩子,待挑选的羔羊。

    而自己也成为了修道之人后,发现自己处境一点没变。浩瀚星空,没有任何人,是绝对的“人上人”。自己所拥有的,不过是那点短暂时间里的自以为是。

    少依凡暗下决心。

    而就在此时,一个苍老而豪迈的声音自殿外传来:“老东西,还不速来迎接。。。。。。”